Article Index

我近來『讀經』『傳道』『祈禱』的經驗

王載

讀經──詩七十三25-28,一一六7,8,12,13,16,17
我講這個題目,覺得有些戰兢,因為座中有許多兄姊,信主比我更早,傳道比我更多,而靈交的程度,比我更高深,因而對於屬靈的經驗,當必比我更為豐富。那末,我這小小的經驗,怎值得說呢?雖然,我求主祝福我,如祝福當日那小孩的五餅二魚然,能令多人藉此獲益,使榮耀歸於主名。

信徒有三件要事,為每日所當履行的,即『讀經』『傳道』與『祈禱』是也。我近來對此三者的經驗如何?謹分述之如左:

一.讀經的經驗

我迴溯十三年前,簡直沒有讀經。我對於聖經,大概可分作三個時期:(一)反對時期(二)冷淡時期(三)日日讀經時期。我生長在不信主的家庭,從未入過教會學校念書。我第一次得來的聖經,是從父親那裏得來的。我不知道聖經裏面有何好處,但見其裝釘頗為美觀,乃拿來貼舊郵票。後來又把牠一頁一頁的撕去,那部聖經,而今尚在。我從前當牠是廢物,不知是寶貝,真如瞎眼一樣!

我的妻是個基督徒,她有本聖經,常勸我閱讀,並苦勸我信耶穌,我是時心裏覺得耶穌必是個非常的人,不然,為甚麼有那麼多人信他?

有人勸我讀經不可先讀舊約,蓋舊約太深,很難知其意義;當先從新約讀起,於是我開始便讀馬太福音,但一讀到一2那裏說:『亞伯拉罕生以撒,以撒生雅各,雅各生猶大,……』很覺索然無味,其後勉強讀下去,讀到五章的時候;見耶穌說:『清心的人有福了,因為他們必得見上帝。』於是我知道自己是個罪污的人。後又讀至第六章耶穌說:『你施捨的時候,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。』更知道耶穌與那些假冒為善的人不同,他的教訓是非常的;他不止是個好人,且是上帝的兒子,人類的救主。聖經確如一面鏡子,能照出人心的真相,使人知道自己曾如何得罪上帝及他人。在後我又從讀經所得,知道耶穌來世,是要替人贖罪,作挽回的祭品;將來還要再來,以審判天下萬人……等,怪不得保羅說:『這聖經能使人因信基督耶穌有得救的智慧了』。(提後三15)

我自從由讀經明白了得救之道後,遂受洗歸主,在名義上已正式做個基督徒了。不過受洗以後,倒很少機會讀經,有時到禮拜堂聚集,因為不熟聖經的緣故,致牧師講到以利亞,以利沙等,我茫然不辨是人名抑是地名。

記得有一次在南京一信徒家中做家庭禮拜,恰巧是讀利未記一二三等章,多是講到殺牛殺羊等事的,我心裏很不歡喜,於是很討厭讀利未記。其次使徒行傳,也是我初時所不歡喜讀的,因其地名,人名太多,但而今我覺得作主工的人,舊約應多讀尼希米。新約應多讀使徒行傳。

我從前很喜歡看小說及電影戲,每看小說等書,則興趣橫生;每看到聖經,則呵欠欲睡,有如以色列人每回到埃及的黃瓜菜等,對於曠野的嗎哪,則淡然乏味一般。詎知小說等雖饒有趣味,卻等於埃及的黃瓜;……聖經雖平淡無奇,卻等於曠野的嗎哪,大有補養生命的功能。

有時,朋友問我近來讀經否?我則支吾以對,蓋那時候,我的聖經確為灰塵所封蔽了。其後,我遂立志每日要讀經,但『立志為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,不由得我』。所以讀了幾天,便又中輟了,我想在座諸位,也有與我犯同一毛病的,在培靈會中,每天可讀經十餘章,但以後卻逐漸冷淡下去,遞減而至於零。實際上,我們讀經,不貴多而貴恒,若我們能有恒心,堅持到底,雖日讀一二章,亦得益不少。

我為何不喜讀經呢?因我素很貪睡,早上很晏起身,故大妨礙於讀經時間,在始初立志時,還能勉強早起,不久復為睡魔所勝。後忽讀到箴十九15:『懶惰使人沉睡』。……因此心裏大受感動,知道我是個懶惰的人,乃再立志:不讀經不喫早飯。其次,徒十七11亦教訓我不少,庇哩亞人天天考查聖經,並不是因人勉強他們,乃是他們自己甘心願意的,故我們讀經,也當如喫飯然,不要他人勉強,而且天天要喫,不可一日間斷。

我讀經有時不明白其中的意義,但我深信此言是出於上帝,乃祈禱以求聖靈的啟示,斷不因其不知而減少我讀經的興趣,有如『因噎廢食』者然。代下廿20說:『……信耶和華你們的上帝,就必立穩;信他的先知,就必亨通。』我們若篤信聖經是上帝之言,即現在或有不明,終底必得到豁然貫通的一日。

凡世上得上帝大大使用的人,必是個篤信聖經為上帝之言的人,如德國的路得馬丁,英國的施布真,美國的慕迪等是。故信徒第一要著,是信聖經是上帝的話,若能如此相信,則上帝亦將信託你。那麼,你的禱告與講道,必格外有力了。

我又很喜歡讀詩篇和箴言,蓋詩篇是教訓我們禱告,與上帝往來,箴言是教訓我們說話,與人往來,能熟讀此二書,則於對神對人之道,其庶幾矣!故我對這二書,讀了又讀,至今算之,已讀了九十餘次了。

從前我每日至少讀經十餘章,但好像一個重擔,讀了覺得很辛苦,不讀,良心又不安然,於是不得不敷衍從事。現在我改為每日讀五章,舊約二章。詩篇箴言一章。新約二章,這樣每年便可讀完舊約一遍。詩篇箴言二遍。新約三遍。我們不可因聖經太厚,而生其畏縮之心,若能每天繼續不斷地讀下去,必可以讀完的,我從頭至尾,已讀了十七次。我在此數年間,得聖經之幫助,安慰,勉勵……更多,覺得牠誠是我患難時的良友,孤單時的伴侶。

我記得早年上海發生風潮,許多學生工人,罷課罷工,他們請我去演講,我不知如何,乃求神指示,後得神賜我經訓,是在摩五13:『通達人見這樣的時勢,必靜默不言。因為時勢真惡』。於是我乃決定不去。

上帝常常藉著聖經教訓我,和我談話。我一次在床上病重甚危,中心頗為憂慮,後上帝亦用二節聖經安慰我,即士六23:「耶和華對他說:『你放心,不要懼怕,你必不至死』」。和詩一一八17:「我必不至死,仍要存活,並要傳揚耶和華的作為」。

我相信聖經,是生活之主的言語,我們若要多明白生活的主,必須多多查考聖經。不過有多人在聖經上加上自己的見解,或有時因事而求主指示,乃揭開聖經一指,以為指著的地方,就是上帝所指示他的;如此,則不免有錯吧了!聞說從前有一人因事求問主,不料揭開聖經一指,恰巧指著太廿七5:「猶大就把那錢丟在殿裏,出去弔死了」。他以為不對,說:主啊!我不是猶大呀!後又再如前一指,事有如此湊巧的,竟指著路十37下半句:「耶穌說:你去照樣行罷」!他不禁憂慟起來,你看以聖經為占卜的信徒,何等自尋煩惱啊!

雅一25:『惟有詳細察看那全備使人自由之律法的,並且時常如此,這人既不是聽了就忘,乃是實在行出來,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。』這裏教訓我們讀經有四要件:

(一)詳細,不是草率了事,不求甚解。

(二)察看,不是隨便略讀,乃要下深刻精密的研究。

(三)時常,要有恆心,不可一曝十寒。

(四)實行,聖經之道,貴於實行,能實行才能得福。

現在有許多人假託聖經而行事,在立論上頗有片面的理由,沒有可指摘之處,但若將其徹底研究一下,實際根本上有很大的錯誤。例如一次有安息日會的教友,勸我要守安息日,我問:施布真慕迪等,有守安息日麼?他答:沒有,他們是守七日之首日的,我遂對他說:我也不必守安息日了,蓋我很願意效法他兩人呢!他就無詞以對的退去。數年前我由曼谷往檳榔嶼,在火車上遇一安息日會的牧師,亦和他談起這個題目,我問他說:安息會謂人在現世則當守安息日,將來到天堂,還得守麼?他說:為甚麼不要,我又問說將來在天上,聖經謂沒有晝夜之分,那裏可分開七日而守安息日呢!這是他們顯而易見的錯謬。

在上海有一郇城會,這會最大的主張,謂人要受三次浸禮,即一次聖父,一次聖子,一次聖靈是也,必如此才能與聖經符合。我初亦以為然,以為受浸越多則越好,故幾乎為他所誘,後得我妻勸止,乃不果行,及今思之,始知他們是畫蛇添足的。

現今閩粵兩省,都有所謂真耶穌會,那會以為信徒必要說方言,不說方言,便沒有聖靈的充滿。故他們常在祈禱中說起方言來。那知有些方言,是由邪靈及人的矯楺製作而成的,比方你若不絕的說:『嗄哩路阿』『嗄哩路阿』『……』久而久之,舌部失其通常的作用,則所發的聲音,便不正確起來,而成為人不能領會的類似方言了。好像從前的老學究,他們在讀書寫作的候,其足常常動搖不已,以後習慣了,即欲不動搖亦不可得。大抵他們所謂方言,正類乎此。

在聖經中常記載異象的事。前在真光雜誌見福建海滄福音堂有一段新聞,謂忽然該堂內有種聲音發出說:我是某某牧師,(他死了已廿餘年)上帝特差遣我來請你們讀以賽亞書某章某節,蓋耶穌快要再臨呢。其後,又叫他們出外觀看上的的榮光,多人見了,流淚認罪悔改。有人寫信問我對此事的意見,我答他說:你們當小心這事,聖經嘗謂魔鬼亦可扮作光明的天使。所以現在有許多類似聖經異象的事,我們若不有屬靈的智慧,實難辨其真偽的。關於此事,曾有一位留美醫生黃和聲博士與石美玉醫生到福州來和我研究,黃醫生初亦很信,後我多方解釋,謂上帝是只要人與神交通,從沒有叫生人與死人來往的,看耶穌所設的比喻,亞伯拉罕既不打發已死的拉撒路來和那財主的五兄弟作見證,為何上帝而今倒打發那已死去廿餘年的牧師來對生人傳道呢?且謂他能答覆一切問題,我曾出過一問題請他答覆,就是根據約壹四1-3的話,問他『耶穌是否為童女所生』。那答覆卻為林前十三13,那節聖經,是說:『如今常存的,有信,有望,有愛,這三樣,其中最大的是愛』。所問非所答,於是知道他不能答覆這個問題,其為非上帝的靈,乃是敵基督的靈,可無疑義。

我信道初年,很想得見異象,往往睡到夜半,驚跳起來。感謝主!他不要我藉著這些認識他,他叫我們認識他,要以聖經為標準。

二.傳道的經驗

我在講道時,在想定講題後,有時有另一講題來進我的心中,使我戰爭起來,不知如何抉擇,有如以掃雅各在利百加的腹中相爭一般。但最後則看那個題目多提及耶穌的救恩為決定的標準,因覺我國還有多人未得救恩之故。在講道時常希盼多人因此得救,蓋此為我傳道的目的。從前有一傳道人問施布真先生說:我傳道已多年,為何總不能令人得救?他答:因你在講道時,未曾盼望有人得救,這話是不錯的。

我們傳道當效法保羅的『定了主意,在你們中間不知道別的,只知道耶穌基督,並他釘十字架』。(林前二2)許多人很喜歡節外生枝,於十字架之外,另加上些裝飾品,結果倒失了十字架的本色和原意,所謂『弄巧反拙』是也。例如:有人推測多馬在耶穌復活時所以不和眾門徒同在,是因為他往酒樓去喝酒。像這種『莫須有』的解釋,是過於聖經所記載的,我從來不敢出此。

我在講道時,很要緊顧惜光陰,蓋在講者方面,若虛費一分鐘,則在千百聽者中綜起來,則虛費千百分鐘了。

我講道很怕偏重一方面,好像現在有些人歡喜甚麼,便常講甚麼。聞說某牧師素喜講浸禮,所以無論講甚麼題目,都講浸禮去。有一次人請他講創世記一章上帝創造天地,他開首又說:地球上面水佔四分之三,陸佔四分之一,水多於陸三倍,於是又說到浸禮了。

我以為講道側重一個題目,是不可以的;但當注重講耶穌,蓋傳道的目的,是要高舉基督,故無論何時何地,都要講起基督來。我一次在南洋請求一間華人學校許我對他們的學生講道,但他們要我講『中國』為題,我乃先述說中國疆域如何的廣大,人民如何的眾多,物產如何的豐盛,及開化如何的早,民族秉質如何的聰明等,他們聽了,眉飛色舞,喜形於色,其後我又講到現在中國政治怎樣的腐敗,人民生活怎樣的痛苦,及共匪,土匪,鴉片……怎樣充斥,荒饑,旱潦,內亂……怎樣頻仍,他們頓然憂愁起來,最後,我便講到要打倒這些國家的仇敵,只有福音真理,故欲挽救中國的危亡,人心的衰敗,捨信耶穌外,別無他法。那時,他們不但不加反對,且多數均以為然。

講道最大的障礙,就是那個『我』,比方在講道時,見有幾位在主裏靈程很深,閱歷較富的人在座,便疑懼起來,恐怕他們要如何批評『我』。處處都以『我』為中心。但我們講道,當想到人們靈魂的寶貴,不可常想到自己方面。

講道也不可怕人。有一次我在某城講道,那城裏的神道學生,不知怎的對我抱著藐視的態度。我所講的,大意謂人信耶穌,方可為上帝的兒女,不然,必不能得救。不料他們中有人以為世人皆是上帝子女。遂不滿意多起反對。可是我並不害怕,因憶起賽五十7說:『主耶和華必幫助我,所以我不抱愧;我硬著臉面好像堅石,我也知道我必不致蒙羞』。

又有一次在上海某大學講道,講時,有一個學生拿刀向我威嚇,謂若再講,我必殺你!當時秩序稍亂,我乃鎮靜唱詩,他也無從逞兇。講畢,有多人護送我出校,第二天,其校管理人親來向我道歉,並問我如何處置那學生,我答他道:可作罷論,這是我們傳道的家常便飯啊!

在講道後,常遇有人稱讚我說:王先生!你講道很好,為我所從未聽過的。這些誇獎的話,很易令人跌倒,但我每聽到此話時,就求主令我不要驕傲自滿。亦有時,在講道後,有人寫信與我,謂你講道,有如鳴鑼響鈸一般,毫無感力。……但我亦不因之而灰心。

多數人講道,見聽眾擠擁,便興高采烈,起勁地講,若人數寥寥,則心灰意懶,隨便敷衍,我初時也是這樣,但後來則覺得是錯,故現在講道,無論人數多寡,亦一樣的不敢消極。記得有一次到南洋某島佈道,那裏的傳道人請我開佈道大會,並印發許多傳單,竭力鼓吹,於是我格外小心預備,誰知時候到了,一個人都沒有,除了我和兩位牧師之外。其後我就懇切祈禱,求主為我開傳道之門,一會兒,果然座為之滿。這是上帝想試驗我灰心與否,幸我不上魔鬼的當,誠感謝我主的恩典。

昨夜有一兄弟對我說:『我講道時,得主祝福,則驕傲;若不得主祝福,則灰心』。……若果如此,主將如何!我們傳道惟有以『神』為中心,不可以『己』為中心,不可想到自己的好處,不可想到自己的壞處,總當常常思想神。比方若有人常想到自己的肺,則很易成為肺癆;常想到自己的腦,則很易成為腦病。其實我們不必思想自己的。再設個比方來說明:我們人賴以生存的要件,當然是首推空氣,但我們呼吸空氣,是很自然的,斷沒有人掛慮到自己在睡覺時萬一忘記了呼吸便如何的,蓋有生命自然有呼吸,並不用我掛慮的。我們在講道時,能這樣存心,不思想自己,只思想耶穌基督,那麼,無論怎樣的環境,亦必不致有灰心喪膽了。

本來再想講論我近來祈禱的經驗,但為時間所不許,只好從略吧!

Copyright Notice

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.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. Copyright©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