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兩節寶貝的聖經

成寄歸

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,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門徒。你們必曉得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。(約八31,32)

我每次講道,總覺是在諸君面前作見證。我已經告訴諸位,我以前是最愛佛教的,以後決定作基督徒的時候,也是決定不但接受耶穌為救主,也是決定接受他的道,願意遵守他的道。在這裏我得到一個經驗,就是越遵守主的道,就越能曉得他的道,恰如主耶穌所說,曉得是從遵守來的。在這兩節聖經裏,叫我們看出三個極相關連的道理:

(一)相信耶穌的人,就要常常遵守他的道。耶穌對信他的猶太人說,『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門徒』。主耶穌就是真理,他的話真是沒有虛假,沒有錯誤。一個人若只相信他的道,卻不遵守他的道,他的信心不過是歷史的信心,是空無一物的。主耶穌說,『凡稱呼我主阿,主阿的人,不能都進天國,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,才能進去』。真是主的門徒,必遵守主的道;遵守主的道,才真是門徒,二者有連帶的關係。我們若把主耶穌的話換一個說法,就是『你們若不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不是我的門徒了』。保羅說:『你若口裏認耶穌為主,心裏信上帝叫他從死裏復活,就必得救』。心裏相信,就是『信心』,口裏承認,就是『遵守』。有了信心,自然就有遵守。這好像我們看見一個人拿著筷子吃飯的時候,我們知道他對於飯已經有了信心,相信飯是他活命的要素。只相信飯,而不實行吃飯,這樣的信心與他何益?信心與遵守自然是打成一片的,不能分開。

(二)常常遵守主的道就必曉得真理。一個人還沒有遵守吃飯的定理,實行吃飯,就已經曉得飯的滋味如何,那就斷無此理。照樣還沒有遵守真理,就已經曉得真理的滋味如何,也斷無此理。主耶穌清楚的告訴我們:『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是我的門徒,你們必曉得真理。』

『曉得』與『相信』是有分別的:曉得比相信更進了一步。比方這張木凳我曉得牠是木頭做的,我不能說我相信是牠木頭做的。因為我曉得,所以全世界的人都不能叫我懷疑,以為這不是木頭做的。只相信而不曉得,那就不同。一位天文家說太陽比地球大多少倍,我當時堅信不疑,但過些時,另有一位天文家說實在太陽比地球大的倍數不是如此,兩者各異其說,那麼就不能不令我變相信而為懷疑了。假如我不止相信,而且曉得,就沒有懷疑的餘地。我們應當曉得聖經真理,就像曉得木凳是用木頭做的那樣確實。保羅說:『我知道所信的是誰』(提後一12)他不說我相信,乃說我知道,這是他由相信而遵守,因遵守而到知道的地步。曉得真理並非一件難事,只要實在遵守主的道:遵守也不是難事,只要承認主的道,現在還要說我自己相信的見證:當我相信耶穌的時候,我承認主的道,因此知道我是死在罪惡之中,我不止是壞人,乃是死人。同時我又知道上帝不是叫死人變好,乃是另外賜我一個生命,就是耶穌的生命,使我這個死人,成為活人。有人以為生命不過是更好的一種生活,那是大錯,生命乃是實在的生命,不是比喻的話。生命就是上帝另外賜的生命,即耶穌藉著聖靈真的活在我們裏面,這生命不是他本來所有的。真有生命經驗的人,他要曉得在他接受這生命之後,明明另有一個新性情,兄姊們,你有這種靈歷否?

人若不曉一件東西,就必不知怎樣用那件東西。比方有的鄉裏人不曉得自來水筆是有甚麼用處,他必不知拿來寫字;不曉得電燈是個甚麼東西,就必不知用牠照亮。推而至於其他物件亦然。記得早年我們的地方來了一幫土匪,他們不曉得自來水筆當作何用,打字機當作何用,還有許多物件,他們都不知當作何用,以至弄壞許多東西,真是可惜。不止物件如此,對於我們的身體亦然。人犯罪,就是不曉得身體當作何用而致錯用。亞之所以犯罪,就是錯用了身體的原故。我再說,世上只有主耶穌是曉得身體,而善用身體。耶穌深知他的身體是出於上帝的預備,也曉得他的身體獨一的用處,就是表顯上帝旨意的器具,此外別無他用;所以他說:『你曾給我預備了身體,……上帝阿,我來了,為要照你的旨意行』。(來十6,7)

上帝做人是按著自己形像造的。身體的用處,就是表顯上帝的形像。我承認這個原理,所以我信主之後,最怕的一件事,就是在我的身體上,沒有上帝旨意的表顯,而自己作主,錯用了我的身體。我們的始祖亞當致死的原因,不是說他作了甚麼其他的壞事,不過違背上帝的旨意,沒有把身體作遵行上帝旨意的器具。請再看太七21說:『凡稱呼我主阿,主阿的人不能都進天國,惟獨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,才能進去』又約壹二17說『這世界和其上的情慾,都要過去,惟獨遵行上帝旨意的,是永遠長存』我信主以後就是頂怕我做的事,不是上帝的旨意。一件事,無論好到甚麼地步,若不確實曉得是出於上帝旨意,我就不敢輕於進行。從前先母曾命我進電報局去學打電報,當時我亦十分歡喜,可是進去不久,心裏異常不安。為何不安呢,那時我說不出所以然的原故,只知不安,以後想到一節聖經,即太六22,23說:『眼睛就是身上的燈,你的眼睛若瞭亮,全身就光明;你的眼睛若昏花,全身就黑暗;你裏頭的光若黑暗了,那黑暗是何等大呢』。那時我心裏的光真是黑暗了,故我的心感覺十分痛苦,我不便向人說,亦不敢向母親說,蓋亦沒有理由可說,惟有向主禱告,我心中也十分害怕,好像再不離開那裏,便沒有性命一般。感謝主,其後靠他的恩惠,和大能,斷絕了電報局的關係,然而這在神面前是有重大的原因,在人面前還是無原無故,即先母在當時,也全然莫名其妙。

此後我覺得主在我所行的路上,一步一步的引領我。有時雖免不了經過流淚谷,和死蔭幽谷,但主與我同在。我的本性喜歡自食其力,最怕作一個受人供給的,專門傳道的。不過到了一個時候,上帝的旨意要我如此,遂不得不作了。正如保羅說:『我傳福音沒有可誇的,因為我是不得已的。若不傳福音,我便有禍了。我若甘心作這事,就有賞賜,若不甘心,責任已經託付我了。』(林前九16,17)

當我起頭傳道的時候有一位西國女士MissV.M.ward 勸我入美國慕笛聖經學校的函授科,她說函授科有兩種課程,一是很難,一是較易,那極難的課程,恐怕你擔當不起,不若學那較易的吧。於是我就簽了名單,去上那較易的課,但在簽名的時候,心裏感覺不安,以後更是心裏不平安起來,因為曉得上帝的旨意是要我上那更難的課,然報名冊已經寄到美國,費已經納了,無可如何,只得到畢業再說。我讀了兩年畢業了,雖知道這個課程是好,但覺得心裏還是空的,沒有成就上帝的旨意,於是再和那位女士商量,再要讀那極難的課程即司可福函授聖經課程。TheScofieldBibleCorrespondenceCourse我知道這課程是不容易讀的,裏面有二千七百多問題,均須學者逐條解答,而且是用英文。然我深信這是上帝的旨意,我終於報名了。畢業之後,又覺得上帝要我把這司可福函授聖經課程譯成中文,以普及我國的教會,前後費了七年的時間,才把牠譯成。但完全出版印約費要三千元。雖然我是沒有分文的,但我深知上帝要成就自己的旨意。以後除有錢能完全出版外,且有餘資。上帝旨意的確實和奇妙,此時不能細說。現在上這個課的學生已有六百餘位,全國除新疆外各省及國外都有人加入。我這樣說一是作見證,二是證明我若曉得身體是何用處,才能曉得將身體用得不錯。『不錯』,就是真理,我以為這就是曉得真理。

(三)曉得真理就必得著自由,這裏不過略略講幾句,人犯罪就是虧缺了上帝的榮耀,虧缺上帝的榮耀,就是錯用了身體,沒有將身體榮耀上帝。身體既錯用了,沒有真理,就成了魔的巢穴,罪惡的奴僕,不能自由。請再聽主耶穌說:『你們若常常遵守我的道,就真是我的門徒。你們必曉真理,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』。又說『所以天父的兒子若叫你們自由,你們就真自由了』這就是曉得真理就必得著自由的原理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