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當榮耀上帝

成寄歸

請讀太七7-11:上帝是我們的天父,他所賜給我們的是餅,不是石頭,是可喫的食物。但願我們不要看上帝的話是語言文字,上帝真是要我們拿他的話當作食物喫下去。

我再要請諸位溫習我以前所講的,以後就更明白本題。上帝在創世記第一章先把萬物造成之後才造人,表明上帝所造的都是賜給人──給人管理,給人享用。但上帝若先把萬物給人,而不把生命給人,則萬物於人有何用處。比方父母生了孩子,只把財產等等賜給他,為他所有,而不乳養他,飢則不與食寒則不與衣不使他成為活人,這徒有承受父母財產之名,而無生命享受財產之實,有何用處!

創世記由二4起,則稱耶和華。耶和華的名字已經說過,特別是個救贖名字,表明耶和華上帝將他的命傾倒於人的裏面,但人一方面惟一的條件,必須做『人』。創世記三章便是人受了魔鬼的欺騙,離開『人』的地位去做神抵擋上帝。創三22說:『耶和華上帝說,那人已經與我們相似,能知道善惡』。人已經與上帝相似,上帝作主,人也可以自己作主;上帝自由行他的旨意,人也可以自由要做甚麼便做甚麼,心目中沒有上帝,自己就是上帝了,於是上帝只有把人趕出伊甸園,離開他的面,上帝與『舊人』告一落。以後亞當與上帝有的關係,乃是『皮子衣服』之『新人』的關係,此為另一問題,我們要注意的原理,就是人的墮落,失敗,滅亡,就是離開『人』的地位與上帝為敵,虧缺上帝的榮耀。

請看徒十二21-23:『希律在所定的日子,穿上朝服,坐在位上,對百姓講論一番,百姓喊著說『這是神的聲音,不是人的聲音,希律不歸榮耀給上帝,所以主的使者立刻罰他,他被蟲所咬氣就絕了』,請注意『希律不歸榮耀給上帝』,就因此而死,這裏所說致希律於死的原因不是別的,只說他不歸榮耀給上帝,雖道希律除了這件壞事就沒有做過別的壞事麼,我想他的壞事,是不計其數呢!但聖經在此偏不提別一樣的壞事,只說他不歸榮耀給上帝,就因此而死。聖經就是這樣常常引起我們明白聖經原理,叫我們明白不榮耀上帝,就足以叫人滅亡,就足以被上帝廢棄不用。聖經真是比一切利劍更快!

電燈泡的用處是要發光,──把電光表顯出來,這是他惟一的用處,若失去這個惟一的用處,雖沒有其他的壞處,就足以被人廢棄不用。上帝造人是照著自己的形像造的,人惟一的用處就是將他表顯出來榮耀他,人若失掉這惟一的用處,雖不做其他壞事,亦足以滅亡,被上帝廢棄。我說一句,亞當滅亡,世人滅亡,都是這個原理。

別的宗教昧於人對於創造主的虧欠,和人向他敵對的行為。他們所說的話,不過是在人面前當作甚麼,或不作甚麼,但基督教是說,人既因不榮耀上帝而滅亡,亦必因榮耀上帝而活命。所以基督教的次序是人因罪與上帝隔絕而死,人當接受上帝所賜的耶穌生命,而補滿上帝的榮耀。

羅三23說:『因為世人都犯了罪,虧缺了上帝的榮耀』。這節聖經是把人的兩種罪描寫出來,『犯了罪』是消極的,就是不當做的做了;『虧缺了上帝的榮耀』是積極的,就是應當做的沒有做,亦是不能做。我前已說過我們就是不做在何壞事,只不榮耀上帝,已足滅亡,何況既不榮耀上帝,而又犯罪害人,污穢不堪。這個電燈泡若壞了不能發光,牠只不發光而已,放在那裏尚不害人,但不榮耀上帝的人,既不發光,而又犯罪害人,既積極犯罪,又消極犯罪,欲不滅亡,其可得乎!耶穌來世,就是為我們解決這兩種罪的問題。請看林後五21『上帝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,好叫我們在他裏面成為上帝的義』。主耶穌在十字架上,亦就是我們在十字架上,與他同受罪的審判,罪的刑罰。(羅六6)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替我們死,已經為我們解決了罪的問題,但耶穌不光是為我們死,更是為我們從死裏復活,使我們得著新生命,積極的榮耀上帝。

一個接受基督耶穌的人,起碼就是『已經死了』。『一人既替眾人死,眾人就都死了』。他除在基督裏面活著榮耀上帝之外,就不能根據聖經找著絲毫為自己活著的理由。

請看林前六19,20:『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麼,這聖靈是從上帝而來,住在你們裏頭的;並且你們不是自己的人,因為你們是重價買來的,所以要在你們的身子上榮耀上帝。』保羅這裏不是說,巴不得你們的身子是聖靈的殿,亦不是奉勸你們的身子要做聖靈的殿,乃是說你們的身子,就是聖靈的殿,是過去的,不是未來的;是已有的,不是希望的。我們不是基督徒則已,如果是基督徒,那就已經是聖靈的殿,你們的身子不是別的,乃是榮耀上帝的惟一器具。

耶穌在約十七1,那裏發明一個榮耀上帝的原理。他在那裏祈禱說『父阿,時候到了,願你榮耀你的兒子,使兒子也榮耀你。』再請看約十三31,也有同樣的原理。主耶穌說:『如今人子得了榮耀,上帝在人子身上也得了榮耀』。這兩處的次序就是:先是兒子耶穌得了榮耀,以後才有榮耀歸給天父。不然的話,失敗的兒子耶穌,只能羞辱天父,那能榮耀天父呢。

主耶穌知道上帝為他預備了的身體,這身體除了遵行天父的旨意,就別無所用。他好像一張潔白的紙,完全放在天父的手中,讓天父繪畫,畫甚麼就是甚麼。他又像一團軟弱的泥土,在天父手中,完全讓他或方或圓隨己意摶成器皿。白紙沒有權柄抵抗畫師,故畫師能自由繪出種美妙的圖畫。泥土亦沒有力量抵抗窑匠,故窑匠能隨己意造成他要造的器皿。上帝造我們肉體是用泥土造的,那時泥土沒有抵抗力,故我們的肉體造得非常奇妙。可惜人犯了罪,不能再像泥土那麼順服;不獨不能順服,而且是敵對的。

上帝不但造我們體,更要造我們的靈體,成為奇妙的人。身體犯罪之後,依然有牠奇妙構造,但靈體因為抵抗上帝,不在上帝手中,敗壞不堪,毫無奇妙可言。我們看見教會中有些庸庸碌碌,毫無奇妙的基督徒,教會裏有他不多,無他不少,死了亦與教會毫無影響,這沒有別的原故,就是因為不像泥土在上帝手中,讓他摶造。主穌在舊約裏稱為『奇妙』,主耶穌真是奇妙,他的生活奇妙,這也沒有別的原故,就是因為他的生活,完全在父手中,像泥土毫不抵抗的讓他摶造而成。耶穌成為榮耀的兒子,就在乎此。耶穌不單在某事上榮耀天父,他乃是成了上帝榮耀的兒子。只有先成了榮耀兒子以後,才能榮耀天父。上帝是自己預備一切的,連他向人要的榮耀,也只能經他的手摶造而成。

主耶穌說:『我是真葡萄樹,我父是栽培的人』。主耶穌所以奇妙,因為有父的栽培。感謝天父,我們是葡萄樹的枝子,只要我們願意,我們就得著同樣的栽培。

諸君你是真的願意榮耀上帝麼?若是真的,就必當本著這個下列的原理:我們當相信耶穌已在十字架上擔當了我們的罪,我們罪惡的身體已和他一同釘死,我們又與他一同復活,我們已經有了基督的生命,我們的身體當在基督裏獻給上帝,使他榮耀的手在我們身上摶造,以致他榮耀的旨意,完全能在我們身上成就。那末我們就是上帝榮耀的兒子,榮耀的基督徒;只有得了榮耀的基督徒,才能榮耀上帝。

當日以色列人在曠野飄流,度那庸庸碌碌平常的生活,怎麼談得到榮耀他們的神。他們如果不是先作榮耀的選民,就不能榮耀他們的神,這是一定的原理。照樣一個庸庸碌碌度平常生活的基督徒,自然也不能在這個例外。

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死了,若只解決我們的罪,算不得是達到目的。比方我們到街上買甚麼東西,買東西不是我們的目的,我買這件東西是要用的,不用就不買,所以用東西才是我們目的。照樣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流血,既是買我們,那就該讓上帝用我們,才是他買我們的目的。

請聽,我們是重價買來的,所以要在我們的身子上榮耀上帝。親愛的兄姊,我們真的願意榮耀上帝麼?

Copyright Notice

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.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. Copyright©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