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一皮袋水和一口井

成寄歸

請讀創廿一14-19

這幾節聖經,記載亞伯拉罕打發夏甲和她的兒子出去,因為上帝吩咐亞伯拉罕必須照著撒拉的心願而行。

那一天早晨,亞伯拉罕拿餅和一皮袋水給了夏甲,又把孩子交給她打發她去。亞伯拉罕只把一皮袋水給她,不能把泉源於在她的肩頭上,使她長久不渴。一皮袋水是有限的,而且又走迷了路,自然不久便把水用盡了。旅行曠野沙漠之地,沒有水喝,是一致命的問題。夏甲知道自己和她的兒子都是必死的,心中難過得很;渴死的人,不是立時就死悽慘得很,她不忍坐視,就另把孩子撇在一小樹底下,自己走開約有一箭之遠,放聲大哭。上帝聽見童子的聲音,上帝的使者從天上呼叫夏甲說,不要害怕,上帝已經聽見童子的聲音了。以後上帝使夏甲的眼睛明亮,她就看見一口水井,便去用皮袋盛滿了水,給童子喝。請諸位注意:那口井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,也不是離他們很遠,不過就在他們身邊。若不幸她們母子乾渴而死,並不是因為她們不能得著水,乃是因為他們沒有看見水。他們因為沒有眼睛看見水而乾渴死了,真是冤枉可惜。李叔青先生說:在大饑荒的時候,許多人餓死了,我們不能怪他們,也算不得希奇,但若有人對著飯,沒有眼睛看見去喫,因之冤枉餓死,那就奇怪令人莫解!我們的主耶穌就是活水,擺在我們的眼前。主耶穌說:『人若喝我所賜的水,就永遠不渴,我所賜的水,要在他裏頭成為泉源,直湧到永生。』又說:『人若渴了,可以到我這裏來喝』!可惜許多人也是這樣對著活水沒有眼睛看見去喝,因之冤枉渴死。今日教會枯乾可憐,不是活水的問題,乃是眼睛的問題。所以保羅為以弗所人祈禱,求上帝賞賜聖靈,照亮他們心中的眼睛使他們真能看見。又徒廿六18說『我差你到他們那裏去,要叫他們眼睛得開。』眼睛是今日教會重大的問題。

諸君!這幾天到培靈會來聽道,我們也是天天講道,假如沒有因著培靈會所講的道並我們的的祈禱,使人心靈的眼睛睜開,實在認識耶穌,喝了耶穌的活水,那末諸位頂多不過聽熟一些聖經道理,得的不過是一皮袋水而已。因為人只能把一皮袋水給人,正如亞伯拉罕只能把一皮袋水賜給夏甲一樣。我們若要得到活水泉源,『取之不盡,用之不竭』,那就不是人的事,那是要眼睛被聖靈睜開。看見耶穌,所得著耶穌。主耶穌活在我們裏面,才是活水,他要在我們裏面成為泉源,直湧到永生。

一個聖經學校的責任是要引導學生到耶穌的跟前,使他徹底的認識耶穌,喝了耶穌的活水。假如聖經學校,只能幫助學生讀了一些聖經,學生的目的也只在讀完了功課畢業,卻有因著這寶貝聖經,使學生認識耶穌,喝了他的活水,那末學生從教員得著的,不過是一皮袋水而已,他還要乾渴而死。

長沙每年舉行一個秋令聖經研究會,有許多主的工人去聚會,這也是一樣的話。目的不是聚會,目的是赴會的人因著講員所講的道,能親自看見耶穌,喝了他的活水泉源。這其中自然有實在得了活水的,但不免也有人只聽了一些的講論,每年不過帶了一皮袋水回家。第二年又是一皮袋水回家,年年如此何等可惜!我此時在培靈會就有這樣的感想,但願我們懇切祈禱,得主的憐憫,不蹈這個覆轍。

剛才王載先生說:上帝把他的兒子賜給我們,上帝的兒子就是活水泉源,上帝真是把這活水泉源賜給我們,為我們所有。在上帝是賜給,在我們是接受,我們應當負責接受才是。

皮袋的水,是停住不動的,活水泉源是湧流不息,而且氣味新鮮的。我們的靈命還是停住不動,還是湧流不已,氣味新鮮呢?這能證明我們向來喝的是人給的皮袋裏的水,或是已經有了主耶穌的活水泉源。

我很喜羑研究聖經的原理,在約四6,7我們能看出一個得活水的原理。那裏記載說:耶穌因走路困乏,就坐在井旁,那時有一個撒瑪利亞的婦人,來此打水,耶穌就對他說:請你給我水喝!耶穌向他求水喝,然後告訴她,他有活水。這是很寶貴的次序:耶穌先要喝的,是人給的死水,然後他才有他的活水給人。

我們查考聖經,很能看出這是聖經中不能更變的定理。聖經中的次序,就是先把我們的『死』歸給耶穌;耶穌才有他的『活』歸於我們。先是我們與他同釘死,後才是與他同復活。(羅六4)先是麥子爛了,死了,後才是麥子發芽,長大,生氣勃勃。(約十二24)先是我們在耶穌裏面,後才是活耶穌在我裏面(約十五5)此外這樣例證不勝枚舉。

現在要請諸位特別注意約十五5的話:『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,常在我裏面的,我也常在他裏面。……』我們信耶穌的意思,就是把我們整個的身體,在耶穌的身上,讓他擔當。主耶穌是上帝的羔羊,背負世人罪孽的。主耶穌來,是擔當我們這整個的罪身。教會裏有許多人,還不知道耶穌到底擔當了我們的多少?以為他背負世人的罪孽,就是背負我們做的一些壞事,犯的一些罪,這是教會最普通的錯謬。聖經上是說,我們的舊人和他同釘十字架,使罪身滅絕。(參羅六6)所謂『舊人』,所謂『罪身』,當然是整個的,不是零碎的,是全部的,不是局部的。比方我們搭船,當然要讓那隻船擔當我整個的身體,才算是我上了船,那隻船才能把我帶到目的地。假如我的全身還沒有放在船上,而只把一些污穢的東西丟在船上,自身卻在岸上觀望,請問這船能把我帶到目的地去否。如果有人說能,那就奇怪。但教會裏竟有這樣奇怪的信徒,只把零零碎碎的罪惡交託耶穌擔負,而不肯把自己整個罪身,放在耶穌身上,這是錯誤,不是真理。這樣做基督徒雖能賴恩得救,但在他的生活上,不能逃出顛倒錯亂的定律,他的生活也終不得像個基督徒的生活。保羅說:『我真是苦啊!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?』……保羅叫苦,乃是苦於這整個的取死的身體不得脫離,並非零零碎碎,某種某種的罪。他感謝上帝,靠著主耶穌就能脫離了,這就是他的死身體──死水歸給耶穌,藉著十字架滅絕,於是有耶穌的活身體──活水,藉著復活歸給他。這是『脫離』的原理。

教會裏有許多人很喜歡單單把他的罪卸給耶穌擔當,而罪身就是他自己,尚在世上逍遙法外的過自己作主的日子。這是他們昧於『與主同釘』的原理。我恭恭敬敬的說:主耶穌是生命的主,絕對完全無罪,他本不能死,他以死的緣故,就是因為他甘心與我們的罪身同死,替我們成為罪。所以耶穌在十字架上的時候,上帝掩面不能看他,因為無罪的耶穌,替我們成為罪,那一刻他在上帝面前,不但等於罪犯,也是在實際上受罪犯的死刑。我們相信耶穌,起碼就是相信我已經死了,已經與耶穌同釘十字架。

耶穌渴了,要喝死水,你能止耶穌的渴,把死水給耶穌喝否,如果你願意藉著信心對耶穌說,能止耶穌的渴;那末他的活水泉源,就為你所有,在你裏面永流不息。我們若昧於這個次序,聖經要說我們是無知的人。『無知的人啦,你所種的若不死,就不能生』。(林前十五36)

聖經不光是講道理,講理論,乃是我們實在可以接受,可以實行的,等於家常便飯,日用所需。聖經一方面對我們講『活水』,一方面對我們講得活水的方法。這方法就是我們先把死水給耶穌喝──與他同死,耶穌就把活水給我們喝──與他同活。活水要在我們裏頭成為泉源,直湧到永生。我深信這就是主耶穌死,我們與他同死;他埋葬我們與他同埋葬,他復活我們與他復活;他升天我們『與他一同坐在天上』,他二次來到空中,我們與他一同在空中相會;他到地上作王,我們與他一同作王;他活到永遠,我們也活到永遠。從十字架起,主耶穌同我們一直湧到永生。

末了我再恭恭敬敬的說,我們若只從人那裏得著一些道理,而不認識基督耶穌,得著他的活水泉源,與他一同湧到永生,那不過是一皮袋水而已!還要乾渴而死,但願聖靈照明我們心裏眼睛,看見活水,就在我們面前,凡渴的,都可以來喝。

Copyright Notice

The above summary is for reference purposes only. The text was not proofread by the preacher. Copyright©2021 by Hong Kong Bible Conference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