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三、公義的王權

胡恩德先生講
譚雅芳筆記

經文:王上二1-9

所羅門的王權明顯是出於神,雖有人爭奪,但他仍照神所命定的坐在寶座上。所羅門為王,一方面有人的因素,神要看人的內心是否向他謙卑?亞多尼雅自尊作王,但終失敗,神按他所定的立所羅門為王。另一方面也有神的因素,神命先知拿單用膏油膏立所羅門為王。表明神一切的恩賜、權柄給他。膏油是從神的聖所中取出,證明是從神而來,有了權柄他作王便不能被廢棄。這裏,使我們想到主耶穌基督,祂的職份是神特別給與祂的。祂能行使神一切的權柄,正如希伯來書第一章,作者引用舊約的話「神阿,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,你的國權是正直的」。基督作王乃因祂在父神面前存順服謙卑的心,並非如亞多尼雅用手段,他的王權是從神而來,因此他的國,他的寶座是永遠的。

自古以來,不少人想起來推翻耶穌的王權,當耶穌出世時,希律王便要殺他,直至現今仍不住有這些的事發生。詩篇第二篇描寫預言中的那位彌賽亞,但也有不少人以為,詩篇第二篇寫作的背景可能與所羅門為王的事有關連,所羅門如何被亞多尼雅起來推翻,基督也是如此;所羅門如何被神所堅立,基督也是一樣。所羅門差不多成為耶穌的縮影。詩篇第二篇指明,「你是我的兒子,我今日生你,你求我我就將列國賜你為基業,將地極賜你為國度」。神把他立在聖山上使他得一切的國權,雖然如此,但詩人又預言到「列國的爭鬥,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,臣宰一同商議」,現今這時代,我們極容易看到這情形,各國聯合商討事情,直至末後有一天世上所有的領袖,都要一同商議反對神,敵視基督,然而詩人在詩篇第二篇中又告訴我們,雖然世上的人都起來反抗神,「但那坐在天上的必發笑,主必嗤笑他們說,我已經立我的君在錫安我的聖山上,受膏者說我要傳聖旨,耶和華曾對我說,你是我的兒子,我今日生你。」神必要主耶穌基督作王,雖然全世界的人集合起來反對他,動員全球的人力物力對抗他,要把耶穌的王權打倒,但我們必能看見坐在天上的發笑,因為耶穌的寶座是無法搖動的。

現今世界的人,甚至稱為基督教圈子以內的人,反叛的勢力相當大,他們要把耶穌的王權挪開,特別所謂「神死了」的理論,以為聖經中的那位神已經不存在,這位神可以跟著我們思想轉變而改變,由於時間改變而思想改變,思想改變則神的觀念也改變。這是信仰上基本的錯誤,因為神並不是我們思想上的產物,如同偶像無神的論調一般。神的名字稱為耶和華,意思表明他有自由又是自顯的,我們不能單靠我們的思想來認識神,況且我們的思想也並不十分可靠,人的思想可以顛倒曲直,正如以賽亞先知所說,「禍哉那些以光為暗,以暗為光,以甜為苦,以苦為甜的人」。人類可以用他們思想搜集許多的理論來為自己辯護,例如:世界大戰時有一德國的猶太人十分聰明,精通法律而專任辯護律師,任何一件案情只放在他的手中,他都能轉敗為勝。可見現今科學昌明,人的思想已達到把一切是非顛倒的程度。

神絕對不能用人的思想來尋找他,認識他,因為唯有神把自己啟示顯明出來,才能使人認識。雖然昔日人類被創造是按神的形像,但正如羅馬書一19所言:「神的事情,人所能知道的,原顯明在人心裏。」又因罪惡在人心中所行的破壞,甚至我們的良心也喪盡,我們的思想敗壞到沒有明白的」,我們的意志敗壞到「沒有尋求神的」,我們不會尋求神,只會尋求世界,我們對神的認識有如將殘的燈火,加以人糊塗錯誤的思想,便產生奇怪的宗教,如果人必要憑自己的亮光去尋求神這必然是失敗的,因為要認識神必須要神自己啟示出來。耶穌降世成人,這就是神顯現出來啟示與人,正如保羅所傳的福音,非由人教,乃是由神的啟示。舊約三十九卷,其中有一個特式,就是有關「耶和華說」,「神說」,「耶和華曉諭說」等的句語差不多出現一二千次,聖經寫作的人聲明,聖經的話是由於啟示,出自神,並非出自自己。啟示的意思就是以前是封密我們看不到的,但神願意把它顯露出來使我們明白,這不是靠人自己思想所得的。

聖經明載:當耶穌降臨時必有離道及大背道之事發生,正如詩篇第二篇所預言的,世上一切的君王都反對主,現今那些說「神死了」的人,其實也是極力反對主,與無神的理論只有一線之差,帶人到滅亡的地步。雖然人在教會中行使一切的破壞,但基督作王,他的王權是不能推翻的,因為耶和華已立他的君在錫安聖山上,正如昔日亞多尼雅推翻王朝,但到底所羅門仍是作王。在社會裏我們可以看見反叛的事越來越多,要推翻耶穌的王權,但我們要靠主站立得穩,認清楚基督的王權是堅定不移的,是永不改變的。

第一章裏,亞多尼雅要自立為王,有一班人跟隨他,但另有一班不從,他們要行在神旨中擁護神的受膏者所羅門。今日有不少基督徒也不肯服從聖經的權威,不要耶穌基督完全作王,對於真理只是部份接受,其他則任意而行,現在神所要求尋找的就是那些認識耶穌基督是神所設立的受膏者,知道他是基督,在神手中有一切的權柄,我們都要在他手中,雖然這類人的數目並不會太多,但神仍要尋求那些認識基督是神所設立,是與神有同等權威的人子。

很多基督徒走屬靈的道路,在開始時已走差了,基礎裏已有問題,只信耶穌是救主,能使人得福得永生,而罪又得赦免,與主同在好得無比,而不肯服在神前,自己仍要掌權,拒絕基督,不讓他作王。信主的人無心服事主,只想得福。我們必須認識當我們信基督時他便是我們的主,魔鬼常在我們心中擾亂,怕我們完全以基督為王,但我們該完完全全在祂的手中,以致我們得看神完全的能力。現今教會周圍的風氣就是敵對基督,但我們不可與時代同流合污,真理並不是相對的,神的啟示並不分時代性的,乃是直接給與罪人。

耶穌在住棚節最後的一天,高聲地說:「人若渴了,可以到我這裏來喝,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,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。」耶穌用水代表他所講的恩典及永生,也指聖靈。水是我們所需要的,水不受時代所限制。很可惜,現今多少青年基督徒,太多依照自己的意思而行,不認識耶穌的真理是啟示性的,耶穌的權柄並不因我們的時代不同而有所改變及取消,我們應一心一意服在神權柄之下。

第二章論及所羅門的公義。神的寶座不能沒有公義,大衛作王時他秉公行義,他臨終時曾吩咐所羅門行公義。公義就是正確的事,行在神旨意,神的法度律例之內。王上二章二三節大衛勸勉所羅門:「當剛強作大丈夫,遵守耶和華你神所吩咐的,照著摩西律法上所寫的行主的道,謹守他的律例誡命典章法度,這樣你無論作甚麼事,不拘往何處去,盡都亨通。」大衛勉勵所羅門要作蒙福的王,必先作一些公義的事,因為神是公義的神,我們應謹守他的誡命律例典章。

約押兩次犯了謀殺以色列元帥的罪,約押是一非常能幹的元帥,大衛生前未處理他,現在大衛覺得這事留下來,並不滿足神的心,因流人血的,他的血應被流,若把事情留下不對付,便留下污點不能滿足神的心,因此大衛要所羅門處理這事。

大衛逃難時示每咒詛大衛,大衛當時的境況中需要寬大,所以他曾發誓不殺示每,但示每究竟不是真心悔改愛神所立的王,後來大衛把這人心裏的不誠實試驗出來,故大衛又把他交與所羅門處理。

巴西萊,大衛逃避押沙龍時,得到巴西萊的好待,現在大衛吩咐所羅門也要好待他的兒女,如有好處合神的心意,便得到神公義的賞賜。

大衛是如此公義的王,他命所羅門作王也要如此,大衛不但處理國事的態度是公義,就是個人生活也是如此,他恨惡喜愛公義,正如詩篇一百零一篇所說的:「我要用智慧行完全的道,你幾時到我這裏來呢,我要存完全的心,行在我家中。邪僻的事我都不擺在我眼前,悖逆人所作的事,我甚恨惡,不容沾我身上。彎曲的心思,我心遠離,一切的惡人我不認識。在暗中讒謗他鄰居的,我必將他滅絕,眼目高傲,心裏驕縱的,我必不容他。我眼看國中誠實人,叫他們與我同住,行為完全的,他要伺候我,行詭詐的,必不得住在我家裏,說謊話的必不得立在我眼前,我每日早晨,要滅絕國中所有的惡人,好把一切作孽的從耶和華的城裏剪除。」大衛本性是追求良善,他憎恨罪惡的心有如對獅子一樣,不容許存留在他國中。

我們所信的神是公義的一位,我們所領受的是聖靈聖經,我們被主寶血洗淨稱為聖徒,我們必須要憎恨罪惡,不義的態度要除開。

當雅各臨終前,他為他的兒子祝福及說預言,西緬及利未受咒詛,雅各說:我的靈哪不要與他們同謀,我的心哪不要與他們聯絡。利未的名意是聯合,西緬的名意是聽見,他在預言中說不與他們聯合,又不願對他們有所聽見,可見雅各雖然是年紀甚老,對罪惡仍不疏忽。羅得是屬世基督徒的代表,但他在所多瑪城中看見罪惡的事,心裏天天傷痛,我們在罪中生活是否仍有難過的感覺,不願與惡同謀的心呢?

今天的教會有多少人真正憎恨不義的錢財,我們對公義的態度如何?對色情與主違背的事又如何處理呢?我們有否像大衛公義的態度?對罪惡的看法是跟隨還是推卻?我們作為神聖潔的兒女應該有神聖潔公義的心腸,罪惡就是罪惡,人雖忘記,不願對付,但神必不會忘記,必照我們所行的報應我們,只要我們肯承認自己的罪,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,必赦免我們的罪,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。我們既有王的地位也該有王的公義,羅馬書第二章告訴我們,我們要作公義,作用神給我們的權柄,所以我們要熟讀聖經,明白聖經,真正追求神的公義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