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第七個揭幕──祂是阿拉法,俄梅戛

啟廿一6「祂又對我說,都成了。我是阿拉法,我是俄梅戛,我是初,我是終。我要將生命泉的水白白賜給那口渴的人喝。」啟廿二:13「我是阿拉法,我是俄梅夏,我是首先的,我是末後的,我是初,我是終。」

聖經從開始到末了,都是講及主耶穌,祂是初,也是終。

(一)耶穌是救恩的阿拉法,俄梅戛

聖經是一本合乎理性的書,從始到末了都有次序的。創世記說到世人犯罪,全世界都表明人是墮落的,本性是壞的。本書第二十一及二十二章,我們可見一個理想的境界,因為耶穌來了,祂說了三個字:「都成了」。祂完全了救贖,世界便恢復原狀。起初,神咒詛地,地便生出荊棘,後來神咒詛人,若不守法,就要被咒詛。但這裏只有福氣。得救的人都身穿白衣服,被神潔淨了。從前在樂園中有生命樹,但主現在說祂是生命,凡到祂那裏的,都有永生。祂也有生命的水泉,因為地被咒詛,故有沙漠,這是罪的結果。人雖曾被趕出樂園,但現在可進入神的國,新耶路撒冷的門為我們而開。由此可見耶穌是救恩的阿拉法和俄梅戛。

(二)主是歷史的阿拉法,俄梅戛

啟二十二:16「我耶穌差遣我的使者,為眾教會將這些事向你們證明。我是大衛的根,又是他的後裔。我是明亮的晨星。」

這節聖經是關係歷史。美國有二位歷史家,最近寫完幾本世界歷史,寫了四十年。最後一本有結論,但我並不滿意。它的結論太悲觀,因他們從歷史覺得死了便完了,終於世界會變成一個死的世界。我有這本聖經,知道神在歷史中有一個結論,祂是有計劃的。

祂是大衛的根,說明祂是大衛的神。祂在世界上選了一小民族,便是以色列民;又尋找大衛,來完成祂的美意。詩篇二十二篇,大衛已預言到我們的救主要再來,描寫到主死在十架上。神和大衛立約,將來有一個後裔永遠做王。耶穌是大衛的後裔,祂亦是大衛的主,有一天,要坐在神的右邊,這要應驗先知的話。

主若不來,歷史便沒有結論,世界屬主,一切的盼望亦屬於祂,將來祂要來。主是晨星,晨星令人快樂,而且非常明亮。一切的權柄亦在耶穌的手中。世界上有很多人都想起來掌握權柄。拿破崙曾試過,結果失敗,在海島中,他說:他所有只是暫時的,因為是靠自己的力量,但主耶穌所有的,卻是永遠,因為是靠著愛。

(三)耶穌是聖經的阿拉法,俄梅戛

啟十九:10「……因為預言中的靈意,乃是為耶穌作見證。」啟廿二:6-10「天使又對我說,這些話是真實可信的,主就是眾先知被感之靈的神,差遣祂的使者,將那必要快成的事指示祂僕人。看哪,我必快來,凡遵守這書上預言的有福了。這些事是我約翰所聽見所看見的。我既聽見看見了,就在指示我的天使腳前俯伏要拜他。他對我說,千萬不可。我與你,和你的弟兄眾先知,並那些守這書上言語的人,同是作僕人的。你要敬拜神。他又對我說,不可封了這書上的預言,因為日期近了。」

看了這段經文,可知耶穌是聖經的鑰匙。我在日本曾做教會的司庫,只有一根鎖匙。有一天坐人力車時失去了。後來出高價尋找,那車夫便拿來還我。因為那條鎖匙給了他也沒有用,但於我卻是要緊的。

沒有鑰匙,看聖經便沒有意思。若認識主,聖經就給你打開了。聖經是為耶穌作見證,祂是聖經的阿拉法及俄梅戛,故我們必須看完全本聖經才有意義。以前馬克吐溫有一本書寫一半便沒有繼續,令人看了,發生很多問題。世界上一切的故事都沒有完結,但聖經就不同,因主是初,亦是終。將來我們到那裏理想的新世界中,耶和華便住在人間,那裏沒有流淚和死亡。我們現在便要等待和羨慕那一天。有一天,我們便要看見一個非常完滿的結束。

在第二十及二十一節,全都講及主耶穌,有三件事:(1)最後的應許,(2)最後的禱告,(3)最後的祝福。

很多人都喜歡爭說最後的話,但這裏是耶穌說最後的話。主在耶路撒冷的假日中,利未人拿水,記念摩西擊打磐石,向神獻祭。主耶穌站起來說:「人若渴了,可到這裏來喝,信我的人,就如聖經上所說,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」。天地都可廢去,但神的話不能廢去,一直存到永遠。祂既說再來,就必再來。我們若等到祂來才預備,便來不及,因為祂來時有如閃電。我們必須預備好,盼望那榮耀的日子來臨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