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十二、失去能力的教會

王永信牧師講
譚雅芳姊妹記

經文:士十三1-5,十五9-15,十六15-22,28-31。

教會若失去了能力,燈臺被挪開了;從外表看來,雖仍是一所教會,但裏面就失去屬靈的供應。從此再沒有聖靈的力量,活潑的生命,和完全的愛。雖仍有宗教的活動,而只不過是徒有外表,卻失去了教會的實際。

以色列人又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,所以神把他們交在兇殘的非利士人手中,讓外邦人管轄他們達四十年之久。四十這數目在聖經中常用,它的意義是「完全」,正代表了他們受了完全的轄制與審判。當神刑罰他們時,他們又開始想到神,神的恩典終於又臨到他們身上。神差遣使者向瑪挪亞顯現,預言他將要得一個兒子,這孩子要分別為聖,成為拿細耳人,專心事奉神。在舊約時代拿細耳人是一種特別的人,他們許了特別的願,又遵守好些規則,不用剃頭刀剃頭髮,清酒濃酒都不喝。因為喝酒代表放縱,身為一個拿細耳人,他的生命是受神的管制,一生要走在神的路中。他裏面有管制,外面有分別為聖的記號。我們新約每一個信徒都是拿細耳人,在我們身上應當受到聖靈的管制,走十字架的道路;外面應當有成聖與世分別的記號,基督的生命就自然在我們身上流露了。這不是個人的造作,乃是被十字架所破碎;受神對付的記號,所謂有諸內而形諸外。

參孫在神的應許中誕生了,他父母按照耶和華所說的,把他分別為聖,按照拿細耳人的規矩把他養大。正當那時,以色列人受盡非利士人的壓迫,他們極其痛苦,他們理當起來反抗,靠神的大能拯教自己脫離捆綁;但他們卻失去這種勇氣,安於現狀,甘願為奴。參孫知道自己身為拿細耳人,神在他身上有特別的使命,所以他不甘願自己民族受人欺凌,於是立定心意,要拯救以色列人脫離非利士人的轄制。參孫既有這樣的負擔,以色列人應一同起來殺敵,但可惜當參孫出去和非利士人打仗時,竟有三千猶大人聯同來到參孫面前,埋怨地說:「非利士人轄制我們,你不知道嗎?你向我們行的是甚麼呢?……我們下來是要捆綁你,將你交在非利士人手中……。」神差遣參孫作士師為要拯救他們,他們竟把參孫交在非利士人手中,置他於死地。耶和華的靈大大感動參孫,他臂的繩就好像火燒的麻一樣,他的綁繩都從他手上脫落下來,他又拿起一塊未乾的驢腮骨,擊殺了一千非利士人。

現今教會也常落在這光景,受盡世界的轄制,變成世俗化,失去一切反抗的力量;可惜教會卻滿於現狀,安於不冷不熱的情況中,從不感到難過。在這種軟弱不堪的情況下,要求神復興,神施恩的手便臨到教會。可惜復興還未來到,人倒懼怕;雙手把這一切祝福放走。中國前著名佈道家──宋尚節博士,他指責罪惡太厲害,信徒因此得復興;但教會卻把神的僕人捆綁起來,攔阻他工作,到處攻擊他,甚至把他交在仇敵的手裏。我們的主耶穌,他也是當日猶太人的拯救者,但那些猶太人卻把他交在仇敵手中,置祂於死地。教會現今的光景也是如此。

在士師時代,參孫的際遇與其他的士師有所不同。其他的士師興起時,以色列人便一同起來與他並肩作戰;但參孫自始至終都是獨行俠,赤手空拳地爭戰,沒有任何人支持與幫助。參孫另外一個與眾不同的特點,就是他有神奇的力氣,能以一敵千。這一個大能的勇士,倘若他能自始至終順服神的帶領,不放鬆自己,必能成為偉大的拯救者。但可惜參孫失敗了,聖經用一句令人非常難過的話來形容他:「耶和華已經離開了他!」他本來被聖靈大大感動,甚至用七條未乾的青繩捆綁著他,他都能弄斷;但現在耶和華的能力離開他了,從此,在他只留下了一個外殼,毫無用處了!

參孫是一個大能勇士,因著他的心意墮落,不聖潔,放鬆自己;眼睛便開始犯罪,甚至身體各部份也跟著犯罪;在裏面「放鬆」的人,外面也必定「放鬆」,他整個人在不知不覺中就陷在罪裏。任何一個人墮落都是從心裏開始,然後身體各部份纔相繼。底馬之所以離開保羅,不是一朝一夕的事,他能成為保羅的同工實不容易;但因為他的心離開了神,眼裏看見世界的誘惑,心思便發生傾慕,整個人便跟著去了。保羅很悲嘆地說:「底馬貪愛現今的世界,往帖撒羅尼迦去了……。」

身為拿細耳人絕不能沾染任何不潔,倘若心裏不潔,外表也會不潔;因著裏面沒有管制,外面的記號也改變了。裏面是好,外面也必須是好;裏面是壞,外面也必然是壞。參孫首先犯罪,後來頭髮也被剪了。因為他裏面失去聖靈的能力,外面便失去特別的能力。可憐神離開了他,他仍不知道!他犯了姦淫的罪,往妓女那裏去,受了大利拉的誘惑;大利拉有美麗迷人的魅力,表面上她深愛參孫,但心裏卻要害他的命。從大利拉的表現,可以正視魔鬼,她會裝作光明的天使,她是包著糖衣的毒藥;外表很好看,裏面卻充滿了詭計,使人防不勝防。倘若沒有大利拉,參孫的頭髮不會被剪,眼睛不至被挖;更不至關在仇敵營中推磨,受盡凌辱和譏笑。

參孫享有神特別的恩典,特別的能力;但裏面卻不能持守,不能分辨,以致根基不穩固,甚至失去了能力!神的恩賜種類很多,包括了頭腦的。身體的;但這一切恩賜都要以屬靈為根基,否則對己對人都有損害。正如一把鋒利無比的剪刀,他落在成年人的手中,用途甚廣;但在一個小孩子手裏,就可能造成損害。我們屬神的人,裏面應當有分別的力量,曉得分辨是非。神的恩賜用在一個有屬靈份量的信徒身上,這恩賜有如耕農的工具,又如戰爭的武器。反過來說,一個人沒有屬靈的根基,妄用神的恩賜;這一切的力量,就可能成為自己或別人的網羅。參孫就是在這事上失敗了,受了魔鬼的引誘,因著追求情慾而失去拿細耳人的記號。他寧可選擇大利拉而放棄拿細耳的職份;正如以掃寧可選擇紅豆湯而失去長子名份一樣。教會也常見這種情形,信徒為追求一點物質,貪圖一時安逸,便放棄了主給我們的大恩典。比如在參加教會聚集前,剛剛有精采的電視節目;那麼信徒便往往選擇了電視的節目,而放棄教會的聚會了。「電視」恐怕就成了我們的「大利拉」與「紅豆湯」了。

「耶和華已經離開了他」,可憐的參孫自己還不知道。昔日以弗所教會失去起初的愛心,它仍是教會;狄撒教會名生實死,老底嘉教會不冷不熱,但教會的名還在;而教會的實質就不見了。外表的形式可能繼續存在,直至考驗來到,才能分辨真假。屬靈的仇敵非利士人來了,起來壓迫教會,教會站立得住與否?全憑裏面的根基如何?一棵高大的樹能使多人在其蔭下乘涼;有美麗的外體,英雄的體態;但有一天樹忽然倒下來,原來裏面被蟲蛀通了,不能再繼續生存。

神沒有忘記參孫,在他受苦時,神特別記念他;這時候,參孫也想念神了。他後悔自己所犯的罪,求神再賜給所收回的恩賜;神答允所求,於是他便重新得力。他在非利士人的廟裏,寧可喪失自己的生命,仍要顯出神的榮耀,那日他所殺的非利士人比生前還多。

許多年青的弟兄姊妹,有恩賜可以為主用,但被世界的誘惑成了「大利拉」;「紅豆湯」成了心中的攔阻,毀壞了神在你身上的恩賜和計劃,但願神的話感動我們的心,使我們悔改,復興作成祂所使用的器皿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