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六、福音本是神的大能

周主培牧師講
雷麗端姊妹記

經文:羅一16

這一個時代是一個講能力的時代,一國工業的發達與否,與國家的力量是分不開的。古時用人力,後來用風力;繼之用水力,用電力,用原子能力,用核子能力。每個國家盡量擴展能力來源以求工業發達。第二次世界大戰後,香港逐漸成為工業城市。許多國家力求工業發展,因它給社會帶來繁榮。世界的工業的確日趨進步。但道德卻成了癱瘓的光景。人類可征服太空,但卻不能征服自己的情慾。人想盡辦法延長壽命,但卻無法改變生活。從前的人是滿了繭的雙手。現在的人滿了縐紋的額頰。在這世界,我們不能否認因工業發達造出各種機器,今日的機器靈巧像人一樣;但人卻慢慢地變成機器,人並無改變自己的生活。

海德公園是個任何人都可以講話的地方,演講的人可站在肥皂箱上發表,總會有人來聽的。某次,一位傳道人在那裏露天佈道,忽然有個急進的青年問傳道人說:「你講信耶穌可以得天上的平安快樂,死後可以得永生。現在站在我身邊的人,穿的是件破衣服,你能否給他件新衣服?」傳道人默默地感謝神,因神賜給他智慧作出如下的回答:「從他臉上我看出是個酗酒者,如果現在給了他新衣服,也不能擔保他永遠穿在身上。因他必將新衣服賣掉買酒喝。若他信耶穌,得到新的心;新的力量,生活自然也改變了。」

神的大能是改變人心的力量,給人有新的生命過新的生活,有新的力量走新的道路。今日人類一直關懷何謂左何謂右,而漠視何謂上何謂下。今日我們應當思想的,不僅是世上的事;我們應該相信神的力量,才能改變世界。曾有些學生問我,怎樣改造這世界?許多人對於這問題高談闊論。有的說:「要先改革政治。」但我們看見曾由君主改為民主,獨裁改為共和,還是不能達到改善的目的。政治的改革並不能改變人心,也不能改造世界。經濟系的學生說:「改造世界要從經濟著手,經濟發展,著人民衣食足;知榮辱,然後才能改變世界」。有許多罪惡,是有錢有勢力的人犯的。一個參議員駕駛車子,將自己的女秘書浸死。因他有錢有勢,結果若無其事,逍遙自在。在這個世界,偷一塊錢的是賊,偷百萬的倒是富翁。經濟不能改變人心。有人說:「教育普及,可以改變世界。」聖經告訴我們,「知識來,煩惱也來。」並不是說知識能代表煩惱,而知識不過是煩惱的說明書,知識不是悲劇而是悲劇的說明書。愚笨的人令人苦,聰明的人自己苦。知識越多,受教育越多,內心煩惱也越多。受過教育的人所犯的罪,是聰明的,令人不知不覺;沒有受過教育的,其中有些笨頭笨腦的,他們一犯罪就很容易被人揭穿。教育並不能改變人的內心,正如第二次大戰前,德國教育水準相當高;那時卻產生了一位名聞世界的獨裁者希特勒,和他的宣傳部長戈培爾,他是個具有博士學位的人。

如果要世界和平,每個人都應該放下武器;國家也不應製造重武器,世界和平才有盼望。我曾在日本住了三年,有一次我到早稻田大學講道。我一踏入他們的校園,就發現有許多標語,而且許多人圍在那裏看。我不懂日文,但標語上寫的是反對原爆,我會意是反對原子彈。我並不加以理會,一直行抵會場。經過介紹後,準備上台講道時,有個學生舉手說:「先生!我有問題要問「我們學校反對原子彈,每人都要簽名,你簽不簽?」這令我進退兩難。我唯有禱告,求主給我力量。然後我對他說:「在我未簽名之前,我必須知道為甚麼我要簽名。」他說:「這很簡單,為了反原子彈。」問我們:「為甚麼我們要反原子彈?」答:「就是反對戰爭。」我說:「我也反對戰爭。」但有一事我要問你:「在沒有原子彈以前,有沒有戰爭?」。他無言可答。我告訴他:「在沒有原子彈以前有飛機大砲,同樣有戰爭。」我繼續問他:「如果沒有槍砲是否沒有戰爭?」他默然不語。我說:「沒有槍砲也有刀劍。沒有刀劍也有竹竿木桿。沒有竹竿木桿,也有石頭,沒有石頭也有拳頭,還是可以打仗。」故此,我不簽名。他卻一言不發,無奈我何。我說:今天我來此所要講的,就是人的內心,怎樣才有平安?如困個人心內有平安,家才有平安,社會竹有平,國家才有平安,世界才有平安。除非接受那位和平之君,否則心裏永無平安。

世界怎能得到和平呢?人類怎能得到新的希望呢?政治,經濟,教育都不能解決世界和平問題。或有人說:「宗教可以改善世界。」但我告訴你,「不能」,甚至基督教也不能。第二次大戰後,日本興起了百餘種,大小不同的宗教。何謂宗教?就是人想尋求上帝,尋求到上帝那裏的途徑。這本來是好的,但是有錯。耶穌說:「我就是道路,真理,生命,若不藉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。」(約十四6)

福音是什麼?羅馬書第一章告訴我們:一、福音是神所應許的(一節)二、福音是神的兒子(四節)三、福音是神的大能(十六節)四、福音是神的義(十七節)五、福音是神的事情(十九節)六、福音是神的永能和神性(廿九節)七、福音是神的榮耀(廿三節)。

現在讓我對基督徒講幾句話。香港有四百萬人口,基督徒約有廿萬人,這心例實在太少了。香港有很多聚會的地方,但仍有許多人在黑暗中;原因是基督徒以福音為恥,不敢在人面前承認耶穌是救主。昨天午膳時,因為人多,只好和別人搭檯。我謝飯之後,見他們面面相觀。後來有人告訴我說:「他們也是基督徒。」基督徒若沒有清楚認識神的福音,便以福音為恥。保羅說他是神的使者,使者,換言之就是大使。如果一國的大使以自己為恥,那怎能辦外交呢,基督徒對於神的福音沒有清楚的了解,沒有真確的信心,便會以福音為恥。

福音不是空洞的理論,不是德的體系;福音是耶穌基督,本為神,後為人。道成肉身住在我們中間,充充滿滿有恩典,有真理。馬可一章一節說:「神的兒子,耶穌基督福音的起頭。」耶穌到世上來,不但傳福音,祂本身就是福音。有耶穌才有福音,耶穌到世上,將神的福音彰顯出來。由那裡彰顯神的能力?非常奇妙!神使兩根木頭成為十字架,顯出祂的能力。耶穌之生,死,復活彰顯了神的大能。感謝主!因著神的大能,主由童女馬利亞所生,被釘在十字架上,從死裏復活了。

我以為耶穌復活並不是神蹟。耶穌是神,如果一直在墳墓裏,那才是奇怪的事;我以為耶穌的死才是神蹟;永生神的兒子居然死了,為我們的罪甘心樂意死了。

聖經告訴我們,當人類犯罪時,神應許說:「女人的後裔要傷蛇的頭。」耶穌在十字架上已成就了這事,已經除滅了撒但的作為,為我們開了一條又新又活的路。藉著耶穌基督的死,讓我們能夠親近神。

十字架成就了非常奇妙的事,(請原諒我說)是人所不能解決的事,也是神的難題。(可能我言之過分)神的慈愛和公義,在神心裏同等重要。神的公義,叫人和神隔絕了;神的慈愛,叫世上的罪人得救,因此,十字架成就了神的慈愛和公義。十字架是由一橫一直,兩根木頭做成的。十字架的交叉點,就是神慈愛他和公義的匯合。

聖經告訴我們,耶穌在十字架上流血受審,付出祂的贖價。請問,由何處贖我們出來,贖價付出給誰?是否付給撒但?你想撒但敢不敢接受?難道神與撒但妥協?加拉太四章五節告訴我們,神將我們從律法之下贖出來。唯耶穌在十字架上流血,滿足了律法的要求,祂在十字架上說:「成了」,成了贖罪的救恩,使我們得著兒子的名分。叫一切在基督裏的人,不被定罪,成為新造的人,既然我們有這樣寶貴有能力的福音,為何我們不真正為主的福音齊心努力呢?

感謝主的恩典!神在香港興起了很多教會,特別對傳福音有負擔。中國人已往一直在接受的階段,很少派人到外面傳福音。我並不是說每個人都往外地福音,如果你不能在本地傳福音,難道能在外地傳福音嗎?這是不可能的,除非你像保羅說:「我不以福音為恥,因為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。」(羅一16)

我最近看一本福特先生所寫的書。他說,早在法國還在越南爭戰時,有個宣教士被共黨游擊隊擄去。因為他會講英語,青年軍官就跟他學習,二人就漸生感情。軍官對教士說:「幾個月來我跟你讀聖經,我發現其中真理,實在和共黨有很多相同之處;而且聖經中有很多,是我們所沒有的。我們認為共產主義,是世界上唯一重要的主義;所以我們寧願為黨而生,也甘願為黨而死;我覺得你們基督徒,獨惜沒有這樣的精神。」我看到這裏,心裏由衷地深受感動。

可惜基督徒沒有一顆,真正為主傳福音的心。路上行人絡繹,我不知道你們有否看到每個人裏面,都有個寶貴的靈魂?你是否以基督福音為恥?我們若沒有傳福音的靈,就不能像保羅「不以福音為恥。」不肯為福音而犧牲!如果香港每個基督徒,每年領一人歸主,不到廿五年,就可以領全港的人都信主了,但事情卻並不是如此樂觀的。基督徒自己認識主,也領人歸主;我相信香港教會必能得復興。如果每個基督徒真正不以福音為恥,我們就要看見神的能力彰顥。巴不得在坐每位都有這樣的負擔,有這樣的心志。對福音認識,對福音信任,知道福音就是耶穌基督,領人歸主,榮耀主名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