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八、「沒有異象民就滅亡」

周主培牧師講
雷麗端姊妹記

經文:啟一8-20

「當主日我被聖靈感動……。」(啟一10)在今天主日晚上,巴不得主自己的靈感動我們的心,叫我們有個被提的靈到祂那裏,看見神在我們身上的要求和計劃。

當約翰孤單地在拔摩海島上,那時教會被逼迫,使徒四散。這正是我們現今的境況,我們不知將來的遭遇如何。約翰在孤島上,好像四顧無望,在這情形下,他看見了異象。

今日教會需要神給我們看見異象。我們常常聽而不聞,視而不見。並非神沒有異象向我們顯現。因為我們的眼目昏迷,所看見的是世界上的一切,正如彼得在風浪中快要沉下。請看今天的光景:惡勢力日趨澎漲,人心充滿苦悶;甚至基督徒亦覺前途茫茫,我們怨天尤人,凌空下淚!

世界前途究竟如何?有誰知道!在這樣光景中,我們真需要神給我們看見異象。所謂異象,就是見別人所未見的。我常對青年弟兄姊妹說:一個人的看見能決定他的揀選,而他的揀選將決定他的一生。如果沒有看見就沒有決定;沒有決定,就沒有方向,沒有方向,就沒有前途。我們需要看見──一個更新的看見。當我們看見樹上掉下來一個果子時,我們就把它拾起來吃,這是普通的反應。但牛頓看見樹上的果子掉下來,他就發現其中有一種力量;結果,他發明地心吸力的原理。當我們看見水煮開了就沖茶,但瓦特看見水開了,發現其中有蒸氣的力量;結果,他發明了蒸氣機。

在這動亂不安的時代裏,求主給我們看見異象。約翰在拔摩海島上看見異象,叫他下垂的手舉起來;發酸的腿,再有力量奔跑前程。約翰聽見天上有聲音說「我是阿拉法,我是俄梅戛,我是首先的,我是末後的,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全能者」。

約翰所看見的異象:──

(一)神仍然坐在寶座上。  詩廿九篇說「洪水泛濫之時,耶和華坐著為王……直到永遠。」烏西雅坐在王的寶座上做王五十多年,當他崩的那一年,以賽亞說:「我看見主高高的坐在寶座上。」雖然世界會改變,人會改變,但我們的神永遠不改變。從摩西的禱告(詩九十),我們看見人的一生,是何等的短促,但是神從永遠一直到永遠的。歷史兩字,英文 History,照字譯中文是「他的故事」。神在歷史裏,神掌管歷史。

有時,我們抬頭問蒼天,為什麼神不看顧?為什麼神任憑世界到這樣的光景?弟兄姊妹!人所看見的不過僅是「一點」,而神所看的乃是「全面。」我有個特別的經驗。有次正是雨過天晴之際,我在天空中飛機裏,看見整個大圓圈的虹,是我有生以來所未曾見過的。平時我們在地面上所看見的虹,只有半個圈。由此可知,神所看的是全面的,人所看的不過是少部份。我還有個經驗。有一天,我在朋友辦公室的天台上(很高大廈的頂上)看遊行,居高臨下,看見全部的遊行隊伍。平時不上高處,只看見一隊過了又一隊,沒有法子可以看到整個的。我們在這世界所看見的也是如此,一朝又一朝,一代又一代;一個又一個過去了,好像遊行一樣。我們能看見的,只不過一部份。唯獨我們的神,祂是阿拉法,祂是俄梅戛,從頭到底,從首到尾,祂一目瞭然。如果我們知道神仍然坐在寶座上,當我們得意時,我們不會驕傲;失意時,我們也不垂頭喪氣了。

我從1949-1956年在印尼工作,開始時印尼剛獨立。因為各政黨勢力逐漸強大,教會漸受逼迫;困難,日見增加,傳福音的工作大受限制。到了一九六五年九月我們感到將有事情要發生,但不知何事。我們只有迫切向神禱告,感謝主!時局才轉危為安,,因此給全印尼教會帶來一次大復興。

(二)主耶穌站在教會當中。  聖經說:「有一位好像人子,站在七燈台中間。」雖然當時的教會有很多軟弱和失敗,但主不離開他的教會。那時教會的環境非常黑暗,撒但要毀滅神的工作;許多基督徒被迫害,四處失敗。除了士每拿和非拉鐵非以外,以弗所教會,失去起初的愛心。別迦摩教會,有撒但的作為。推雅推喇的教會,有自稱為先知的婦人。撒狄的教會,按名是活的,其實是死的。老底嘉教會,不冷不熱。

許多弟兄姊妹,特別是青年人;一看見教會冷淡?失敗,就想離開自己的教會。曾有個青年,對一位神的僕人說:「我發現我的教會,非常冷淡倒退;我很想參加另外的教會,你能否介紹一個較好的教會?」那位神僕說:「你千萬別隨意離開你的教會,除非這教會的信仰完全崩潰了。如果你找一個完全的教會,恐怕因為你加入了那教會,而變成不完全了。」在地上我們找不到一個完全的教會,我們不能單單消極的離開教會,我們應為自己的教會禱告。不久以前,美國有一間衛理公會的大學,校方充滿問題,教員中爭權奪利。有四個青年人跪在神面前流淚禱告,求主復興他們的大學。一天早禱會,聖靈在他們中間作工,兩晝夜聚會沒有間斷;無人想要離開聚會,復興的火就燃起來了。不但這所大學得復興,其他的大學也得到復興。

教會雖然失敗,軟弱,沒有讓主作主作王,主仍然沒有離開祂的教會。因為主是教會的元首,甚至老底嘉教會,主也沒有離棄,主仍站在門外扣門。每一個教會中,都有得勝的人,主要呼召那得勝者。雖然我們沒有讓主作王,我們失敗,虧欠,我們把主關在門外;只看見人作主,人掌權,沒有主的地位,但主仍沒有放棄祂的教會,主仍在教會當中。

(三)約翰看見自己是神的奴僕。  耶穌基督的真理,不是空洞的理論,不是僅外表上的承認;乃叫我們的內心,有親切的體會。「僕人」按原文英譯「奴隸」(slave)。起初我對於奴隸的身份沒有特別的感覺。某次,我被赴黑人弟兄姊妹的聚會。黑人善唱,他們的歌聲真是感動我心。他們聚會,情形和我們完全不同。我每講一句,他們必有回音的反應。當我講到 slave,全會場忽靜默無聲,我繼續地講;有的人在點頭,老年者在流淚。我才明白他們的祖宗做過奴隸,他們知道甚麼是奴隸。從那時我真正學到甚麼,叫做承認主是我們的主。我們接受主耶穌做我們的主,可是沒有真正將祂當作主。無神論者說沒有神。聖經說,惡人的心說沒有神,愚頑人的心說沒有神。其實基督徒也可說,是無神論者,因為常常隨己意行事,沒有尊主為大。我們稱為基督的精兵,但我們常常不服從主命令。有一次彼得正禱告時,看見一個異象,有東西從天下來,有聲音說:「起來宰了吃。」彼得說:「主阿!」這是不可的,凡俗物和不潔淨的物,我從來沒吃過。」我覺得奇怪,稱祂為主,卻說「不是的,不…… 不……」所說的都是不,豈不矛盾嗎?今天有很多基督徒,稱祂為主,卻不遵行祂的旨意。稱祂是光卻不跟隨祂。稱祂是道路。卻不行在其上。稱祂是牧人,卻不聽祂的聲音,我們實在虧欠主!

最後,我要做個見證:當家父將我奉獻給神以後,他一直提醒我說:「你是屬於神的,你要為神工作。」但是我不肯,家母也不肯,因為我是獨生的兒子,是三房唯一的男丁。家母說:「別的事情都可以做,千萬可別做傳道;信主可以,愛主可以,但不可做傳道。」

當我十二歲那年,我患了傷寒病,死去了三小時,母親焦急,向神許願:「若孩子活過來,就讓他做傳道。」事後,母親一直對我說:「孩子啊!我們已將你奉獻給神了。」到了我年紀漸長,我看見教會的黑幕及一切情形。我說:「我不但不願做傳道,連耶穌我都不願相信了。主的愛在我身上,主管教我。抗戰時期,我患惡性虐疾,又死過去了。那次我清楚知道,離開我睡的床,背起包袱一直孤單地走;那是下雨的晚上,我覺得那條路很難走,走到河邊,等候要過擺渡,有個人對我說:「今晚沒船,你回去吧!」我就回來,神又把我救回來。母親對我說:「若有人不愛主,這人可咒可詛,你要服事祂。」感謝主!主步步帶領我。一九四九年,神差遣我到印尼去傳福音。我將這事告訴雙親,父親當然無問題,母親卻問我印尼在何處?我就向她說明。她說:「孩子啊!你忘記你是我獨生的兒子,在我未死以前,你絕不能離開我。我愛主,但是我也愛你!甚至愛你勝過我的性命。我不願你離開我,願你留在中國,在你講道時為你禱告。孩子,你再三考慮罷!」後來,我們一同禱告,過了數日,母親對我說:孩子啊!現在我學了一個功課,禱告改變了我的心;叫我順服神,不要照我的意思成就,要讓神的旨意成就。你去吧!我的禱告與你同在。你若親近神,你就等於跟我在一起;你若離開神,也等於離開了我」。

我們常常盼望禱告改變事物,事情順利,困難沒有。想不到禱告以後,黑雲依然滿佈,道路仍然崎嶇;但神給我們力量,叫我們有能力勝過患難。基督徒所信的神,不是草草讓祂改變環境來適合我們;乃是改變我們,來得勝環境。我學習了這個功課,將主當作主,祂要我們做甚麼呢?是要我們完完全全順服祂!遵祂而行。

我和母親分別了廿多年,我相信有一天能看見她;如果不是在這地上,就是在榮耀裏看見她;要謝謝她!因為她教我學會了功課,就是禱告改變我們的心,順服我們的主;遵主而行,要將主當作主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!你是否看見這個異象──神仍然坐在寶座上,耶穌是教會的元首,我們是祂的奴隸。我們因愛心做祂的奴隸,因為祂用重價把我們贖回來,我們在身子上,應當榮耀祂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