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箴廿九18,結四十4

聖經告訴我們:「沒有異象,民就放肆;惟遵守律法的,便為有福。」「那人對我說:人子阿!凡我所指示你的,你都要用眼睛看,用耳聽;並要放在心上;我帶你到這裏來,特為要指示你,凡你所見的,你都要告訴以色列家。」這就是說,異象對信徒本身,是有重大關係的。若異象對我們沒有深切的影響,聖經就不會有這樣多的篇幅來記載,必沒有這麼多的人順服了。

異象的意義──就是神將未來的計劃,使有心追求的人、有負擔的人,給他們啟示,直到神的計劃完成。若沒有負擔、沒有追求的心願,決不能看見異象,因為這種人看不見神的心,摸不著神的心。故有異象之人,不論如何艱難,一定領受、一定接受負擔、接受神的託付擺上自己。以西結先知就有這樣的負擔,他是有追求、有心願的人。以西結雖在外邦人中間,神卻將未來的計劃啟示他。

所以「以西結」還有最大的異象、有最多的異象、_有最準確的異象。這對我們來說,也是最有價值的異象,而且是非常重要的。因為以西結的處境、他的地位、他的身份,與我們一樣。他是祭司,我們也是祭司。彼得前書告訴我們,信徒也是祭司,而且是君尊的祭司。我們有一個任務,就是要將人帶到神面前。雖然我們現在所處的時代,是一個彎曲悖謬的世代,被魔鬼擄去,被罪惡擄去,但我們是君尊的祭司,如果我們願意在神面前承認我們的職份,願意對神說:「神啊!你怎樣將異象給以西結,也求你怎樣將異象給我;以西結怎樣完成你給他的異象,也求你讓我也能完成你的異象。」諸位!神不是不願意將異象給我們,問題是我們是否願意擔起做祭司的職份!你若有心願、有負擔,神就會將祂的計劃、祂的託付,向你顯明,使你盡祭司的職份。以西結的心願是最寶貴的,他雖是被擄之人,又是在被擄之人中間;但他不是沒有負擔的人、不是沒有追求的人、不是沒有領受的人,乃是一個能領受神未來計劃的人。後來以色列人回國,都應驗了神給以西結看見的異象。

摩西在埃及時,雖落在外邦人的手,但他有愛國的心志,他在選民中間有心願、有負擔,他不願意神的子民建立在魔鬼的國度裏,不願意神的兒女作魔鬼的工。他動了血氣,出了問題,但他的負擔卻未完成。他逃到曠野,有四十年之久,作牧人,受盡折磨。但他對神的負擔未有減少、沒有看輕也沒有退後。一直在神面前等候、仰望、順服。時候到了,有一天,神不得不把異象啟示他,亦不得不將計劃告訴他。因為他在神前有心願、有負擔,故神將異象啟示他!

(一)異象的重要

異象對我們是非常重要的,因為神將祂的心意向人啟示,是神將計劃向人披露。故箴言廿九章四節說:「沒有異象,民就放肆。」就是說,沒有異象,人就馬虎;沒有異象,人就隨便;沒有異象,人就放縱肉體,看輕神的工作,不重視神的託付。今天,在教會裏面、在神的家中,這種人太多了。對神的工作,可有可無,可做可不做。如果有異象的人,也就不能放鬆,也不能放下,至死也要完成。在以西結身上,就可以看見這樣情形,他至死忠心,一領受,就立即付諸行動。

摩西也是如此,他不願做王子,寧願與神的百姓一同受苦。一個大有學問、大有智慧、大有抱負、大有雄心的人;若不看重異象,神就要挑起他的負擔,調整他應走的道路,可見異象對我們何等重要。

還有,異象是對付魔鬼最好的利器,以西結一章三節說:「在迦勒底人之地,迦巴魯河邊,耶和華的話,特別臨到布西的兒子祭司以西結,耶和華的靈,降在他身上。」可見,異象是針對魔鬼的詭計,是勝過魔鬼最好的利器。一個信徒有了異象,就有屬靈的智慧,在神工作上,就能識破魔鬼的詭計。

神要揀選一個人,就是亞伯拉罕,他是迦勒底吾珥人。神要揀選他,魔鬼卻要破壞他,神要用他,魔鬼卻要奪去他。神選召亞伯拉罕出迦勒底的吾珥,為要建立祂的國,使以色列人成為祂的民;魔鬼卻要摩西成為牠的奴僕,成為牠的囚犯。但神要對付他,他在甚麼地方跌倒,就在甚麼地爬起;在甚麼地方軟弱,就在甚麼地方剛強。這是神的方法,是屬靈的原則。神要在迦勒底找一個忠心的人,神要藉著異象叫他看見魔鬼的詭計,神要將祂的計劃藉異象啟示他。

以西結聽見神的異象,就拚命去傳,拚命去講,也不顧一切,因為他識破魔鬼的詭計,他看見了異象,就將自己擺上。

今天神也要找能承擔異象的人、有託付的人。但可惜在神家中,太多人忽略異象!在被擄之地,還以為平平安安;在撒但手上,仍以為平平安安。所以有人一離開主,就被撒但擄去了。神要呼召你出來,到應許之地,活在祂的家裏;這是異象,對我們是重要的。神要保守有心願,有負擔的人;神要藉著他們復興祂的工作,拯救被擄的百姓。

以西結雖在被擄的人中,但沒有被潮流沖倒。「他在迦勒底人之地,迦巴魯河邊。」他在河邊,不是在河中,表示不被潮流沖倒。一個有心願、有負擔的人,是站在潮流的河邊;不被潮流沖去,不被潮流奪走的。

弟兄姊妹!如果你在屬靈的事上,感覺放鬆了、感覺隨便了;在神工作上,感覺棘手,這就是潮流。這潮流很利害,把許多人沖走了!許多人因貪愛世界,走巴蘭的道路,拜金牛犢;就走上世界的道路,被世界擄去了。神所保守的人,是有心願的人;愛神的人,就是不隨從今日潮流的人。

弟兄姊妹!請問你今日站在何處?如果你站在潮流中,就不能作神的中流砥柱。神要保守的人,乃是為神擺上的人,是服從神權柄的人。

保羅在亞基帕王面前受審時,他說:「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。」這就是說,保羅一直受神的權柄管治。他好像說,我今日雖站在你面前受審,也是面對異象,你不過是我異象的一部份,所順服的,乃是神的權柄。所以我們要將神的權柄,在教會裏、在我們家中、在兒女身上、在我們的工作場所,不折不扣的表現出來。

有異象的人,不但順服神直接的權柄,也順服那代表神的權柄。因為順服直接的權柄易,順服間接的權柄難。神是聖潔、公義、慈愛、信實、不改變的;故此我們必須服從直接的權柄,也要順服代表的權柄。比方在教會中有牧師、有長老、有執事,我們也當服從他們的權柄。因為一個有異象的人,是必然服從權柄的。沒有負擔、沒有異象的人,才會藉口抗拒。但有異象的人,不但服從直接的權柄,也服從間接的權柄。

每一個國家,都有兩處地方是人所不願意去的;一個是警察局,另一個是法院。尤其是香港人,更深知此中情形。假如我們請求港督撤銷警署和法院,行得通嗎?當然不可能的。因為港督若真的撤銷了,那麼,治安不是更糟了嗎?可見在教會內,一定要學會服從代表的權柄,亦即服從間接的權柄。

馬路當中有許多鐵欄,為了確保人車的安全,你不能說左右都沒有車子開來,跳過去又何妨。但若被警察看見,就會給你告到法院去,你還得要認罪受罰哩。你不能說跳欄杆是我的自由,因為你必須服從代表的權柄。

又如有幾個小孩子,不願意受父母的約束,便開會,決議開除父母,想另找尋合心意的好父母,這當然這是不能的。

所以在教會內,沒有異象,就不能服從神的權柄,也不能服從代表的權柄,更不能完成神所託負的。唯一方法,求神給你異象,能服從直接的權柄和間接的權柄;盡心竭力,去完成神的託付。不然,問題便出來了,被世界的潮流沖去了。

感謝神!有心願的人,他頭上的天不是銅的,不是鐵的,乃是敞開的;神的話臨到他們,如同臨到以西結一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