經文:路得記二章

當拿俄米決意歸回本鄉,她和兩個媳婦辭別,我們可以想像到一幅動人的圖畫。他們婆媳三人站在摩押(拜偶像之地)和以色列(神所賜流奶與蜜之地)交界的山邊;各懷著沉重的心情。拿俄米為了兩年青守寡的媳婦著想,竭力催她們回去。俄珥巴終而回摩押地去了,路得和拿俄米仍留在那裏;雖經拿俄米再三催促,但路得決心要跟隨她,不肯轉回。

路得作了最後的決定,要跟隨耶和華,這完全是神的工作在她身上;並沒有人勸勉她,鼓勵她,催促她。她堅心的決定,完全是出於聖靈的催促,絲毫沒有人的成分在其中。

我在菲律賓工作廿一年,每年參加了很多的夏令會和冬令會。許多青年男女,他們在獻心會時奉獻自己;他們都是很好的青年,他們舉了手,站立起來;表示奉獻給主,要終身跟從主。起初,我們還擔心菲律賓聖經學院,可能不夠容納奉獻的青年就讀;但結果,竟然連一個了沒有!其最大原因,就是很多講師用了催請的方法,致他們迫於情面而舉手。當然不能說他們不誠心,但可惜出於一時的衝動,聚會散了之後,便忘記得一乾二淨。

路得所作的決定,實在令人欽佩!當時有很大的力量在催她回去;但唯有神,唯有聖靈,唯有主的話,唯有拿俄米以前向她所作的見證;在她心裏動工,這是主所動的善工。拿俄米沒有幫助路得決定,反而勸阻她的決定;再三催她回去,但她沒有消滅聖靈的感動。這樣的決定,才是有價值的,才能永遠長存。

路得的名,到底在主耶穌的家譜內。一個外邦女子,名字竟然列於主耶穌的家譜,存到永遠,多麼榮耀!這都是在於她最後的決定,她決定拒絕原來所拜的假神,揀選以色列的真神耶和華。

摩押的神名叫基抹。聖經說,基抹是摩押人可憎惡的神。是非常淫亂,敗壞,充滿邪靈的假神。路得堅決拒絕假神,選擇了又真又活的耶和華。她自己破釜沉舟,不留後路,因為她決意要跟隨耶和華,走向新的道路,永不轉回。我相信今晚在我們中間,有很多路得,已經決定,永不轉回!

路得不單選擇了一位真神,她也選擇了一個新的生活;她揀選了一個新的家庭,就是拿俄米小小貧寒在伯利恆的家。她拒絕了她的老家。她揀選了一個新的國度──以色列,拒絕了她的原籍──摩押,拒絕了榮華舒適的家。

相傳路得可能是摩押王室的公主,在大衛還未做王之前,掃羅屢次追殺大衛。大衛為策安全,他將雙親送到摩押王那裏請求庇護。由此推測,大衛家和摩押皇族必有親戚關係,因為大衛是路得的曾孫。

路得撇下了皇家,而情願揀選拿俄米孤寡貧窮可憐的家。她並不以此為恥,反引以為榮!路得清楚知道(羅十二2)神的旨意是善良純全可喜悅的。拿俄米的家,在人看來是可憐的,但實在滿有神的榮耀,平安,喜樂,聖潔和愛,這比皇家的東西寶貝得多。所以,她並不戀慕老家。皇宮雖然堂皇富麗,皇囿鳥語花香,皇室有的音樂,更有諂媚奉承的官吏僕婢;但其中所充滿,乃是野心,貪婪,妒嫉,誹謗,邪惡的穢史,污蹟。

路得那天在摩押邊界的山上,拒絕了一樣東西,也揀選了一樣東西。她對拿俄米說:「你在那裏死,我也在那裏死,也葬在那裏。」(17)路得拒絕了王室宏偉的墳山,而揀選了伯利恆城外牧羊地方小小的墳地。她這樣完全,絕對,不留後路的選擇,甚至天上的神都不能否認她的忠心。這種至死不移的選擇,在神面前是極其有價值的。

路得到了伯利恆以後,心中忽然有個疑問,而且疑問與日俱增;她又不敢告訴婆婆,恐怕婆婆憂慮過份!因為她們婆媳二人,赤手回到伯利恆。拿俄米呢,丈夫沒有了,兒子也沒有了,年紀又老又弱,未免心事重重。她們所住的,是以利米勒從前留下的老房子。住的方面雖然沒有問題。可是吃甚麼?用甚麼?這些都成問題。路得覺得自己年輕,應當負起家庭的責任。她心中有疑問,為了體貼婆婆,不敢張揚,自己暗暗流淚。我相信,她一定每天清早,跪下禱告她所信的神耶和華,將心中苦情告訴神。經濟問題,在她們家中固然嚴重,但路得心中感到另有一問題更加重大。她相信經濟問題耶和華必有預備;因為阿伯拉罕稱祂為耶和華以勒,在耶和華的山上必有預備。四十年之久神為整個以色列國負完全的責任,所以她具有極大的信心仰望耶和華。

路得心中的問題,是屬靈的問題。在各位心中有否屬靈的問題?抑或僅有經濟的問題?如果你信主以後,心裏只有經濟問題而沒有屬靈的問題;這樣的現象不太好,似乎夠不上一個信徒的資格。路得信主不久,心中已存在嚴重的屬靈問題。她說:「主啊!我揀選了祢,我絕對要跟隨祢,祢是我的神,我要永遠跟隨祢。我絕對不再轉回摩押地,我要追求認識你,我要向你表明,我已經撇下一切,跟隨拿俄米到祢的國度來。但祢未曾向我表示祢是否要我。」摩西在律法上曾聲明,摩押人不可入耶和華的會籍直到十代。自摩西宣佈這命令至今最多兩代,還要等兩三百年嗎?我渴望得到一個憑據,表示祢悅納我了。」路得每朝在橄欖樹下,為此事流淚禱告。她恆切的禱告,聖靈大大動了善工。

第二章記載路得出去找工作。我們中間,有沒有人正在找工作?這種味道,我也嚐過。害怕,找不到工作;盼望,找到工作;因為有了工作才有收入,才可維持生計。路得雖然有此需要,但她找工作目的,與一般人有所不同。她心中迫切的問題是「主是否要我?」她憑著信心出去找工作,目的在於找尋主的憑據;她盼望從耶和華手中,找到憑據,因她是個外邦人。如果耶和華聽她的禱告,帶領她到田間;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,受到莊稼之主的許可;這就是憑據,就是證明耶和華悅納好。

這是路得信心的試驗。

請原諒我,現在我又要講到自己和我師母的事。原來我們彼此不相識,她是美國人,我是加拿大人。她生長在中國,因為他的父母在中國傳道多年。主帶領我到中國河南省內地會當傳教士,恰巧和她同一工場。當時中國的風俗守舊,男女間的界線劃分清楚;禮拜堂不但男女分座,中間還隔一道牆。那時的傳道人從不敢向女界著眼,只尊向男界講道。這可知當時保守的情形。至於男子向女子示愛,求婚,更是聞所未聞的事。所以教會對於男女間問題,也就格外嚴格。如不守中國規矩的西教士,立即勒令撤職回國。所以我只好循規蹈矩。那時我實在很需要媒人為我和對方談親事,奈何求助無人!我就寫了封一本正經的信,將我的感動和經驗告訴她;並盼望她經過禱告之後,如有同樣的感動,回信給我。信發出之後,一天天過去都不見回音;我心裏害怕,不安,因為我愛她,盼望得到一個憑據,教我知道不是「一面熱」。(這是北方的俗語,人在冷天睡在石板,上蓋厚皮襖,上熱下冷的意思。)我一直等了十七天,終於收到她的來信了;這時,我萬分緊張,手拿著信發抖,不敢拆開;連忙跑進房間關上門禱告,求主安靜我。她來信說,接到我的信時,正忙於青年夏令會,沒有時間為此事禱告;會畢才尋求主的旨意,最後主用聖經的話,給她一個憑據。看到利百加,當亞伯拉罕差僕人,去為他兒子以撒求親時的故事,她家長問她:「你願意跟隨這人去嗎?」利百加說:「我願意。」

路得出去找工作那天,她盼望得到憑據,給她清楚知道耶和華要她。第三節告訴我們:「……她恰巧到了以利米勒本族的人,波阿斯那塊田裏。」這是主的帶領。

波阿斯是個很愛主的以色列人,行年五十尚未婚娶,他的母親是喇合;他從小有好的家庭教育,他是當時以色列的紳士。

當以色列人過了約但河,要攻打耶利哥城之前,先派了兩個探子去窺探,他們到喇合的客店去打聽消息。喇合是第一個聽見以色列人過紅海的迦南人;她也聽到神用大能的手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在曠野的四十年之久養活他們。她相信耶和華是真神,她和路得一樣有誠實的信心,所以神向她顯大能。她為兩探子保守秘密,幫助他們,用繩子從牆上縋下讓他們逃脫。她要求當他們來圍繞耶利哥城時,記念她和她的家。所以,她全家是唯一存留在耶利哥城;沒有被殺的迦南人,因為她虔誠熱愛耶和華。

路得入了波阿斯的田,他向她說了許多安慰的話。「波阿斯對路得說:女兒阿!聽我說,不要往別人田裏拾取麥穗;也不要離開這裏,要常與我的使女們在一處。」(9)波阿斯承認她是來投靠在耶和華翅膀下的,承認她是個真的信徒。所以路得聽了這些話,大得安慰。至此她清楚知道,耶和華悅納她了。

如果她沒有出去工作,在收割的人身後拾取麥穗,她就得不到這個安慰。

奉勸各位!牧師,傳道,好像是那些收割的人,他們領很多靈魂歸向主。靈魂好像麥穗,牧師,傳道會漏掉好多寶貝的靈魂,如同收割的人漏掉麥穗。基督徒們應學習路得,辛勤工作,在田間拾取,收割的人遺漏的麥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