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牧師

經文:但二及四章全

但二1-16,神乃歷史之主。在歷史進行中,神的手在歷史的巨輪上,當歷史在進行時,神要彰顯祂的大能;神是在歷史之中,也在歷史之上。藉歷史將祂的救贖心意表明,當我們讀舊約時,就可發現神是藉歷史將祂自己表現出來。

歷史乃神之啟示,歷史是動的而不是靜的,神藉歷史的每一細節要彰顯表明祂偉大審判的公義作為。故歷史不單說明啟示,也是一直向前的,有目的的。雖有人說歷史是重複的,如一巨輪循環着,但另一方面是有方向的,直到歷史結束。

在此章中,可見歷史之屬靈哲學。當我們研究此古代歷史時,見先知的預言,整幅歷史圖畫,見神所有歷史中之心意。雖然一般人注意歷史之事實,這是縱面而非橫面。「縱」是從一個年代到另一個年代,但以理為王解夢,從「縱」的方面看此像,是從頭到腳要一件一件的發生。從「橫」的方面看,則還有另一種力量,那就是一塊石頭扔過來時;就見到另一力量,這並非人之力量,乃是神的能力。神更藉着歷史彰顯祂的作為,但也藉着這橫的力量作屬靈的解釋。

所以,從縱的力量可見歷史之事實,從橫的力量可見歷史之意義。我們試看當時之背景,尼布甲尼撒在位第二年,即但以理正在受訓時──這問題會引起許多經學家的問題。其實計算曆法不一樣,因巴比倫之算法那二年是二周年,乃有歷史之根據。但以理是在主前六○五年夏被擄,同年九月七日尼布甲尼撒之父死,於是尼布甲尼撒開始作王。故在六○五至六○四年之尼散月──即今之四五月──,可算是但以理受訓之年月。但另一方面,六○四至六○三年,乃是受訓第二年,在猶大人算是三年,巴比倫算是二年。可見第二章之背景,乃當但以理受訓完之後,尼布甲尼撒作王二週年之時所發生的一件大事。尼布甲尼撒王作夢後卻不知道夢的內容。現在的問題是:(一)到底此夢是否神之啟示?我們可說不是的,因為一個信奉異教的外邦人,一個有罪的人,神怎會向他啟示呢?這不過是野心家的夢境,因許多的思想顯明政治的野心。一個暴虐之君王,充滿了許多夢想,憂慮和煩惱,故在白天所思想的,晚上就在夢境出現。因這種夢實在太雜亂,所以夢醒時就不知所夢的是什麼?甚至忘卻,心裏就非常不安。那為什麼又有神的心意在其中?神讓他的心覺得煩雜。(二)這樣的人就需要神的僕人,需要神的信息,需要神的警戒的信息,公義的信息。今日世界上多少人心裏正在覺得煩惱,他們不知自己的夢想,幻想和理想是什麼。他們的人生好像夢幻的人生,似夢非夢,人生在極端的困惑與迷惘中;他們需要我們這些知道神心意,明白神話語的人。(三)人需要從神那裏得着能力與智慧,因為沒有神的能力與智慧,就無法知道神的心意更沒有神的信息。尼王作夢並非神給他啟示,所以有了此夢後,心裏就很煩惱。這裏我們可以見到幾種的人:

(一)尼布甲尼撒乃暴虐的罪人──當時尼王召巴比倫術士解夢之人,他們乃虛妄的弱者。在某一狀況下就振振有詞,頭頭是道,可是卻毫無內容;充滿虛妄,在此特殊情形之下,他們就表現出懦弱無用的樣子。因他們沒有神,他們完全是迷信。今日的世代不也是如此嗎?不是充滿了虛妄懦弱和兇惡強暴的的人嗎?這世代何等需要但以理和他的同伴,需要有同樣的信仰的你和我!需要神的工人,需要有屬靈智慧的敬虔者,需要忠心願被神使用的工人,和那些肯真正把自己完全擺上的神的兒女。但我們知道那兇暴的罪人,要把所有的術士們殺掉,因為罪人落在罪人的手中是可怕的;但義人是否也落在罪人的手裏?在外表會有這危險,甚至但以理和他的同伴,也幾乎被殺。可是神有永遠保守的能力,那就是說屬神的人是否有此信心,是否信心使之鎮定?但以理是有信心的人,據經上記載,他不但告訴王的護衛長,更到王前說他能解夢,當王心情不好時,任何事都會做出來,也許連但以理也殺掉;因但以理不過是個被擄者,在君王眼中是個奴隸,根本不值得重視;人不重視他,神卻重視他。各位!你我都是神的兒女,神保護我們好像保護眼中的瞳人。祂看重我們,因我們屬於祂!但以理有此信心,故他雄赳赳,氣昂昂;光明磊落地站在君王前,宣告他能解夢,他的生命在神手中,因為但以理有堅強的信念,他不懼怕。有一些人會想,他這樣會有危險;可是神的兒女有此能力。不單不逃避,反而有堅強的信心面對現實。不僅把壞的變好,也把惡劣的改善,這是神蹟,因神要在歷史中彰顯祂的作為,隨時改變現狀,但以理就將整個情勢挽救過來。

在聖經上常有這種情形,如果人沒有在神前真真得勝,他不能逃脫神的忿怒;他只不過是在神的審判火中,抽出的一根柴,僅僅的得救,抽出後只能放在一邊。有人在神前的態度就如在危險的火中被人將他救出來,可是卻沾沾自喜,覺得很滿足,但這不是你我作神兒女的態度。因我們並非在神審判火中抽出的一根柴,而是可經過水火,進入豐富之地。又知環境的火如試煉般臨到之時,不是僅僅抽出的一根柴;也不讓火滅掉,而把火成為福音火炬;高高舉起,使多人看見。但以理就有這樣的態度,因他知道仰望神,並向祂禱告。

(二)便以理乃禱告的人(但二17-18):「但以理回到他的居所,將這事告訴他的同伴哈拿尼雅,米沙利,亞撒利雅;要他們祈求天上的神施憐憫,將這奧秘的事指明,免得但以理和他的同伴,與巴比倫其餘的哲士,一同滅亡。」但以理是禱告的人,我們也禱告,可是我們的禱告生活如何?但以理知道在此情形下必需要禱告,他回去和與三個朋友一同禱告。該知道當我們遭遇困難時,並非開會商議對策;不是在研究實際情勢,而是在神前好好地同心合意地禱告。那是何等的寶貴!主在馬太十八章19節說:「地上有兩三個人同心合意奉祂的名禱告,祂必定垂聽。」這裏的涵義可用馬太十八章中的「同心合意」來說明:這好似「交響樂」 Symphony,樂器不同,但是奏出來的卻是和諧的。為什麼我們的禱告會會冷落而沉悶呢!實在因為個人在神前沒有好好的禱告,如果每人先有好的禱告,那麼一起禱告才有功效。有時我們不想參加禱告會,以為這禱告會不好,其實是我們自己本身有問題,願神憐憫我們先自己肯好好地禱告。

看這個儆醒禱告的人:(彼前四7)「萬物的結局近了,所以你們要謹慎自守,儆醒禱告。」但以理和他三個朋友真的全交主手裏,專心地禱告。哥林多前書七5「要專心禱告」,四2「恆切禱告」,歌羅西四12「竭力的祈求」,這樣禱告才有功效。當他們禱告完畢,心中充滿平安,這幾個都是禱告的人,當他們一起禱告時則功效更大,雅各書五:16「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,是大有功效的。」一個義人禱告有功效,何況四個呢!神在他們心中充滿喜樂,於是但以理就安然睡覺。

那時神指示他明白夜間的異象,神把祂的心意說出。今日你和我都需要如此,基督徒沒有平安常有雜夢,與世人一樣,那是因為缺少禱告。我們沒有主的平安在心中,故當事情發生時;就十分忙亂,東奔西跑,不肯安靜起來在神前禱告,直至沒辦法時才在對神說:「人的盡頭是你的開頭,求你助我!」可是心中仍充滿了雜亂,這怎能得到神的安息呢!「人的盡頭乃神之開頭」,這話是不錯的,因人在活動時神不能工作。人的辦法太多了,神的辦法就顯不出來。但我們為何要等到人盡頭時才讓神來開頭呢?神是否喜歡我們在盡頭時才讓我們依靠祂?不是的,神不喜歡我們屬肉體的工作,和我們自己的方法。神也不喜歡我們忙亂。主說:我們勞苦擔重擔的可以到祂面前。主呼喊我們:來吧,快來吧!不要到別的地方去,不要再想別的方法;因這是唯一的途徑,到主前可得安息。在神前真得安息,神願我們開始時就仰望祂。但以理與他三友始終一的仰望神,仰望那信心創始成終的主;讓我們不要到自己的盡頭,才給神開頭。該神讓在我們身上掌王權,今日世代需要有禱告之人,像但以理他們一樣。因現世代尼布甲尼撒王太多了,他們好像有財力,勢力,但卻都是罪人。他們用許多暴力及不正常方法,心中沒有平安;他們需要我們的幫助,我們有沒有去幫助他們嗎?我們敢去嗎?我們是否因他們有財有勢而覺自卑?不敢把福音傳出?不傳福音的人有禍了!為何我們要自卑!我們有萬王之王。人們需要幫助,他們在尋找卻尋不見,心中沒有平安,我們敢傳福音給他們嗎?有信息傳給他們嗎?我們沒有能力,沒有見證,也沒有智慧!該知道智慧是從神而來,能力也從神而來!當我們見但以理在歌頌耶和華神時,他說:「神的名是應當稱頌的,從亙古直到永遠,因為智慧能力都屬乎祂。」(但二20)

許多時候我們說了許多話,可惜都是廢話,我們應說些合宜的話。在教會中也很少有屬靈的話語,如果我們真被神的恩典充滿,就會有屬靈的話語發出;可惜我們與外邦人異教徒無異!去探訪時你能說些什麼話呢?和世人一般嗎?這是我們主要的失敗,這失敗成為莫大的損失,這世界就因我們的軟弱遭更大的損失。

我們沒有禱告,所以就失敗,沒有禱告的事奉也就沒有功效,於是感到工作困難重重!試看舊約先知約拿,他違背神,不肯到尼尼微傳道而到他施去,於是風浪大作。船上的水手是信假神的迷信者,他們的禱告無功效,但他們仍知求告他們的神;可是神的工人,神的兒女在何處呢!他──約拿──卻在艙中睡覺!當這世界充滿了危險恐懼時,在動蕩不安時,你我都還在睡覺嗎?教會沒有禱告,神的工人,神的兒女沒有禱告,世界還有什麼希望呢!當時在風浪中的船又如何?反而是船主叫約拿起來。他說:「你這沉睡的人阿!為何這樣呢?起來快求告你的神。」各位!你是否聽見這聲音?這是世界發出的聲音,叫我們這些沉睡的人快起來。假如但以理和他三友都是沉睡的人,那早已被殺了!幸而他們是儆醒禱告的人。我們多麼需要神的憐憫,多麼需要禱告;今日最缺乏的是禱告,我們都明白這個真理,都知道這屬靈的原則,但是就不肯禱告。

今日社會為什麼如此混亂不安,我們卻好像是個旁觀者;毫無關係似的,其實是有密切的關係。今日教會與社會的關係只有兩個可能,如果不是教會影響社會的話;那就是社會影響了教會。今日教會之見證何在?立場何在?你我到底作了些什麼?我們需要禱告。當我們禱告時,神就會大大施恩,因祂要復興祂的作為,復興祂的教會,復興祂的兒女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