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牧師

經文:但二及三章全

(但二31-45)神在每一時代有祂的無限心意,並願將心意表明,使世人領悟;祂需要祂的僕人,將祂的話傳出來。如果沒有祂的僕人或祂合用之器皿,那麼祂的話語和心意,就沒法使人明白。

神為要使其他外邦人知道祂的公義審判,就必需祂的僕人傳祂的話。那麼,神是否向尼布甲尼撒王啟示呢?不是的,因為神不向罪人說話,但祂願將心意使罪人明白;知道祂的公義,並切實的悔改,所以尼布尼撒王的夢並非神的啟示。神不向尼布甲尼撒王啟示,而是向屬祂的人啟示;讓祂僕人再將祂的心意傳給世人,使他們接受救恩。但可惜每一個時代都很難找到合祂心意的人!

撒母耳時代,耶和華的言語稀少,不常有默示;因為找不到合祂心意的器皿,找不到合祂心意的但以理。各位!現今神也有許多的話語要讓世人明白,可是,合祂心意的人在那裏?有些人真的願把自己擺上,完全地奉獻,不保留,不猶疑,也不遲延;澈底地,始終如一地獻上,神要藉着這種人將祂的心意表達。所以從神的僕人來看,這夢是神的啟示,讓祂的僕人將祂公義的審判說出,神的啟示對於不信者是恐懼的,不安的,憂慮的。但對信靠祂的人卻是歡欣喜樂的,對不信的人是模糊的像在黑暗中。但對信的人,因是在光明中行有聖靈之光光照;就歡歡喜喜領受,因神要我們明白祂。

當時,但以理就是如此,所以能在王前解夢,因這夢是神的啟示。他解釋這個夢境,有一大像,這像很高大,很光耀且又很可怕;這像是象徵世界的權力,因世界之權力和屬靈之權力在爭戰中。世上權力看來高大──自高自大,很光耀──很體面,但卻可怕──因為是畸形的。注意這像,那是非常不正常的,因為是用不同的金屬造成:「這像的頭是精金,胸膛和膀臂是銀的,肚腹和腰是銅的,腿是鐵的,腳是半鐵半泥的。」(但二32-33),一個不同金屬造成的非常不正常的像。

(一)價值上的不正常──金子的價值是最貴的,其他的價值就每況愈下。世界亦是如此,初時來勢洶湧,但慢慢地價值一直減少。這不就是畸形的嗎?但在屬靈的事上則剛好相反,因神不但讓好的給我們;而且有更好的,甚至最好的也要賜給我們。

(二)重量上的不正常──金子是很重的,銀比不上金重,銅與鐵則更不如金。如研究它們的比重:則金是19.3,銀是10.5,銅8.5,鐵7.6,泥1.9,即泥的比重只有金的十分一,那可想像到這是上重下輕的像。試問這又怎能站得住呢,豈不是很易倒下來嗎?不錯,這根基太差,太脆弱,世界的事──屬世的事也是如此;完全沒根基,隨時會倒塌。

(三)硬度上的不正常──鐵和泥是最剛硬的,金是最軟的;那就是說愈來愈硬,這也是不正常的現象。但這就是屬世的東西,各位弟兄姊妹!我們該有屬靈的價值感和辨別力;要知什麼是有價值的和穩固的,什麼是沒價值和不可靠的。如果我們無屬靈的價值感,也就沒有安全感。所以當我們在神面前見這幅圖畫時,就何等需要神賜諸般的憐憫,使我們對歷史有更深的認識。

根據歷史的證據,一般的解釋是對的;金子是代表巴比倫,銀是指瑪代波斯,銅指希腊,鐵指羅馬。亦有人說,鐵是希腊,銅是波斯,銀是瑪代(瑪代和波斯分開),這都並不重要,不過我們見到當時的權力是如此:先是巴比倫,然後瑪代波斯,希腊,最後是羅馬,為何要從巴比倫開始呢?因那是外邦人的日子,(路廿一24),神的選民要敗亡,所以必須計算外邦人的日子。何時是外邦人日子完結?這是在主再來的那一天。其次,有兩隻腳,解經家說那是敍利亞和埃及,是世界的強權,亦可分東邊與西邊。至於十個腳趾我們在七和八章才研究。現今這世代也是包括在這一期間內,主必快來。

(但二34)「見一塊非人手所鑿出來的石頭」,這是一種感覺,好像一塊大石頭;其實這石頭大小並不重要,而能力卻很大。當這石頭擲過去時,就發出很大的能力,能把這麼大的像完全砸得粉碎。這是象徵着我們的主耶穌基督,祂雖是神;但祂要降世為人,祂是餘數的餘數。該知神審判人審判列國時,信靠祂的人就是餘數;當主被釘時,只剩下祂一個。但這生命的能力卻一直發展,主死後就復活。當我們讀到主從墳墓復活出來時,擋着墓前的大石頭被挪開,這石頭就成主復活的見證。生命的見證,象徵死亡的門打開。因主說:祂雖然死過,現在又活了,且活到永永遠遠,而且拿着陰間和死亡的鑰匙。死亡之門戶已經洞開,紀念的碑石已經豎立,表明耶穌基督得勝死亡。我們更知道信仰的基石也已奠定,因信靠主從死裏復活,才是有正確的信仰,且知道界限的石頭已安放,從此以後,生命與死亡已經分開,光明與黑暗分開,屬世與屬靈也分開。這石頭可象徵天國的磐石,主耶穌成為一塊非人手鑿成的石;生命的大能,能把世界的一切都砸爛。因祂已得勝,這非人手鑿成的石慢慢地擴充,石又怎能擴充呢?但見這石砸碎這像時,就變成一座大山,充滿天下。你我都是活石,要建立神的國,要將神的國建立起來充滿天下。彼前二章記說很清楚,我們都是活石,我們要與主一同建造。在十架以前,神只有一個兒子;神愛世人,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世人,叫信靠祂的不至滅亡,反得永生。但在主死在十字架以後,神就有許多的兒女,現在在這兒也有許多神的兒女。信徒們,神給我們一個責任,一個重大的使命;就是把神的教會建立起來,把聖山建造起來,把神的國建造起來!這是何等興奮的事!我們需要能力,需要信心仰望主。

(但三1-8),二與三章的關係甚為密切,二章的像是在夢境中;但三章則是尼布甲尼撒王把像建立。或許他感到權勢上受到威脅,或許是他不肯輕易地放棄他的計謀,所以就自己建造一個像。不但頭是金的,甚至全身都是金的,雖然當時但以理的勸告曾使尼布甲尼撒王受到感動,甚至說萬神之神,萬王之王,可是他心中恐懼,神的啟示對不信的人是恐懼與不安,故要建一個金像(大概這像是木頭造而外層包金。)(以賽書四十:耶利米十)。外強中乾,外表很輝煌,而裏面卻是醜陋,沒價值可言。且這像很奇怪,高六十肘,寬六肘,與一般人的身體比例不一樣。(六十肘即90呎,六肘即9呎),但這是巴比倫心目中的英雄造像,且「六」乃巴比倫人最喜歡的數字。那是說屬罪惡、屬世界的力量要想掙扎,要爭戰,要奮鬥,甚至用暴力以達目的。故王傳令所有的人,凡聽見樂聲都要跪拜,因這是他的方法;用暴力要得人的尊敬,用強制的命令要人順服;如有何人違反,他就嚴厲處置,甚至處死刑,這是惡者所發出的猙獰的狂笑。然而,用人的方法可以勝過一切嗎?信靠神的人在暴力下到底應有什麼態度呢?屬神的事與屬世的事到底不同;世上的人可用強制或暴力的方法,以求得外表的行動,至於內心如何就全不顧及。但神卻非這樣,祂從不強制,只以愛與勸說來感動。祂要我們甘心樂意到主面前將愛獻上,人雖常不尊重神,神卻尊重人;人雖常輕忽神,神卻從不輕忽人。尼布甲尼撒王用強暴的,強制的,壓迫的方法,果然有許多人去敬拜那「像」,可是但以理和他的三位朋友不肯,可見他們是真正屬於神的人。他們必受到控告,雖然這是事實,並非誣告,可是卻是個惡毒的控告。這「控告」在亞蘭文很有意思,是「撕碎」:野獸的動作,意要咬破至成塊,那就是野獸不是人了!這些迦勒底人簡直是野獸,是惡者,要到遍地去尋找可吞噬的人。他們的控告使尼布甲尼撒王震驚,直至他極其惱怒,因為人們不但控告這三位屬神的人,也控告尼布甲尼撒王。他們似乎說:「你這愚蠢的人,竟然重用這幾個猶大人;你這愚蠢的人,這些人根本不會效忠於你,他們的宗教給你這麼大的威脅,你的權柄在那裏?你的尊榮在那裏?」所以尼布甲尼撒王的心情非常不歡,為此,他一定要這三人跪拜。並且說:「如果不跪拜,那就立刻將你們扔在烈火的窑中,有那一位神能救你們脫離我的手呢?」他好像是有必然得勝的把握。試問這幾個敬畏耶和華的人,除了妥協之外,怎可能逃避這危險呢!」

16至18節是三人信心的宣告,信心是無攷慮亦不需充份的解釋,亦不需要辯論。三人對王說:「無論在何景況中,我們絕不妥協,因信心使我們如此。」他們三人到底有否研究對付的辦法,或是想去等候神的旨意呢?一切都沒有,許多時候我們說尋求神的旨意,其實神的旨意早就清楚擺在前面;可是我們不順服,總是還在理論,想辦法逃避,想辦法推辭,想辦法的妥協。還要說:神啊!我不知道是否你的旨意,現在暫時拜一拜,我外表拜而內心不拜不也可以嗎,直到我清楚你的旨意時再算吧。這三人是否如此?信心是不等候憑據的,多少時候我們在等候憑據;真的信心不需要計較後果,也不求神蹟。他們並沒有求神救他們,他們只對尼布甲尼撒說:我們的神若救我們,祂就一定能救我們出來;否則也有祂的美意,無論如何只有一個答案,只有一個方向;就是完全順從神,不順從人。有誰的信心比這更偉大呢!這是完全澈底地將自己擺上,因主有祂的美意;當時王怒氣填胸,要把火加上七倍,其實這是最愚蠢的事。火增加七倍倒不如減七倍更好,那可以使神的僕人在火窑中慢慢地燒死,不就更痛苦嗎?現在增七倍烈火,實在太猛烈了,甚至抬他們的人也都燒死。這些順服人而不順服神的人被燒死,神是不負這責任的。但那三個屬神的順服神的人,神負完全的責任。火窑的路既是神要他們走,那就甘心樂意地走去,但神卻負祂僕人安全的責任。他們穿着褲子,內袍和外衣;這可能是以色列祭司所穿的衣袍,因在出埃及記廿九章說祭司所穿的是長袍。他們如此穿着,也表明在異邦人面前作見證──敬拜神的見證。這是何等大的信心!當火加上七倍時,他們更感到神的同在,因有人與他們同在火窑中走;這是神,是道成肉身前的基督。當他們將自己完全交托神時,神就向他們施恩,他們沒向神求神蹟,但神給他們神蹟。沒求搭救,但神卻搭救。各位弟兄姊妹!我們何等需要神的恩典,我們如要得安慰,就必定會先有苦難;要保護就會有危險;要得勝,一定會有爭戰;要神蹟,就先會有試煉。有人說現今的世代沒神蹟,其實是有許多的神蹟;只是我們看不見,因為我們不禱告,不付代價,不為神作見證;神怎會將祂奇妙的能力彰顯出來呢!我們需要火般的試煉,我們需行走在火的行列。火對但以理三位朋友沒有任何作用,那像火一般的現世的力量,對基督徒也沒有作用。只要我們真正地仰望神,那麼火給我們的作用就是把我們捆綁燒掉。好似那三個人的經歷一樣。這是何等奇妙!世界有許多方法對付我們,但一切的方法都成為我們的祝福。這火的行列就是十字架的道路,我們需要走,因有主與我們同在並親自引導;只要看我們是否肯擺上,是否肯仰望神。

主在客西馬尼園禱告完畢時說:「起來,我們走吧!」我們需在這火的世代跟隨祂,只許向前,不許退後;只許成功,不許失敗,只許愛主,不許冷淡。若有人不愛主,那人是可咒可詛的,因為主已經近了。我們必需向前走,「起來,我們走吧!」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