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牧師

經文:但以理十章全。

(但十1-9)中,這是但以理最後的異象──這異象從十章至十二章有長篇的記載。可說本書是最主要之啟示真理,除啟示錄之外,再沒有別處經文如此清楚。所以這信息甚為重要。神給祂的僕人見異象,在舊約中有不同的用字一看見──屬靈的看見。就是有屬靈的眼光及見解,能見別人所不能見的或別人所看不清的。

當我們真的看見時,心裏就會有特殊之感受,那我們才能向神仰望,等候和順服。另一是「默示」原意是「負擔」有重的負擔。是人所不能承擔,定要卸下,須有堅強之心意;這是一種艱苦之過程,在耶利米書中就有這樣特別的解釋。因他覺得環境困難,不知該如何做,甚至想放棄不傳神的話;可是卻又不能,因神的話在他裏面,像火在骨頭內一樣;無法閉塞得住,一定要說出來。有異象就有話語,有話語就有信息。箴言書說:沒有異象民就放肆。亦有說:沒有異象民就消滅,民就死亡。這異象的意思並非能非常之景象,而是神的話語及心意,心裏明白及順服。先知們不是單見特殊的經驗就算了,而是實在見到異象,且化為話語。因「神的話安定在天,永不改變。」「神的話沒有一句不帶着能力。」「神的話就是靈就是生命。」在我們裏面發生影響和果效。

現在我們看這最後的異象,不單見其中的圖畫,並要見其中的話語和信息。當時是古列王及大利烏王,這兩王的時間很難算;可能同時代的,亦可能同是一個人──有各不同的說法。但無論如何,聖經告訴我們,古列王發出命令叫以色列歸回。在以賽亞書中,我們發現神對以賽亞所說的話:古列乃是神的僕人,神所膏立的,那又怎樣解釋呢?因古列是外邦人,他是異教徒,但神為以色列人用這君王,讓神歷史之計劃能澈底地完全實行出來。根據歷代志下,以斯拉,尼希米所記之背景,古列發出命令後,以色列人歸回,這是應驗耶利米廿五至廿七章所說的預言。內裏記七十年以色列人歸回,耶路撒冷荒涼要恢復。現在他們已歸回,那時神向但以理顯異象,但以理的感受又如何?應該充滿了喜樂才對,因神的應許已實現,神的選民可回到神所應許之地,以色列民可恢復敬拜,那是多使人興奮的事!可是在當時,但以理卻悲傷三個七日,為什麼?因他看到當時之情況,神的時候到了,神的計劃要實現,神要大大地施恩典。神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,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,永遠長存。可惜以色列人沒預備好,許多不肯回去;為什麼?因為他們生活已安定了。巴比倫乃是個物質豐富之地,生活方便,謀生不難;所以他們再不願返回故鄉,寧願在這無國家無民族身份的地方,只要生活安定就行了!今日世人也如此,甚至基督徒亦然,只要有安定的生活,其他一切都並不重要。但神要他們回去,而他們又不願去,那是何等可悲!神為我們預備許多屬靈的恩典,而我們所要的卻只是物質生活。我們把靈性的生活放在次要的地位,以至許多的恩典及福份無法賜給我們,這是多麼大的損失。但以理見到這情形,心甚悲傷。為何但以理自己又不回去?是因他正作迦勒底作官,生活舒適而不願回去嗎?可能不是的,也可能這是他悲傷的緣故,他想回去但又不能回;正如摩西在毘斯迦山頂看見應許地而不能去。也許年紀老了不易走動(那時約有九十歲)。他是何等希望與歸回的以色列人同行去建造聖殿。他見有許多以色列人不肯回去,也看見那些回去的人何等需要屬靈的帶領!神的時候已到,神的恩典已預備好,這種福份以色列人卻未預備去領受,那是多麼可惜,可悲及可憐!神應許許多恩典給我們,而我們不去接受;我們不願去,也不敢去。我們不肯付代價,不肯用信心的眼光去看祂,不敢伸出信心之手去領受。結果,就落在可憐可怕的光景中。

但以理是個屬靈的人,他心裏悲傷,因他見到許多別人所未能了解的事。在此時,他再沒別的辦法,他只有禱告,禱告是他的生活。當他在巴比倫時,他房子的窗戶向着耶路撒冷,他想望耶路撒冷,他等候更美的家鄉。在巴比倫城中有許多榮華美麗的景象他看不見;他所見的只是耶路撒冷,這是他心靈的眼。

看此處所記載的,他似乎不在城內,而是在希底結大河邊──希底結是巴比倫城外。可能城外有他居住的地方,當他有機會在城外時就禱告。他禱告的時間長達三個七日,即二十一日,一直在神前克苦己身地禱告。禱告時就是異象象中見到榮耀之主,因祂是無所不在的;是萬王之王,萬主之主,是管歷史的主。但以理見一人身穿細麻衣,腰束烏法精金帶,這是在啟一章中所描寫人子的圖畫。神的啟示何等奇妙,始終一樣地使人看見這榮譽的主,穿細麻衣,腰束金帶,因祂是位祭司。主為我們的大祭司,在天上為我們代求,那我們的禱告才有功效。

祂身體如水蒼玉,是透明的,是那麼榮耀美麗,面貌如閃電,眼目如火把,手和腳如光明的銅(但十6),這與啟一章所描寫的一樣,眼目明亮,看得那麼透澈,充滿公義與慈愛。「手腳如光明的銅」表明有力量,很潔淨;因銅是煉過的,所以光明。「說話如大眾之聲」,在啟示錄所說是「眾水的聲音」。表明聲音宏亮有力,而且是多種的聲音合起來;是和諧地合為一個聲音,一個啟示的信息。試看神的真理何等奇妙!人可從不同的角度,用不同的方法研究,而去解釋神的話但發現前後呈不矛盾,神的心意不會出爾反爾的。神的心意永不改變,祂有奇妙的心意要我們了解。

但以理見了異象以後就混身無力,甚至經受不住。我們該知道天上的異象,實在是地上的人所不能經受的。但我們也該知道,在神的愛中沒有懼怕,所以當讀下面經文時就可以知道,曾兩次提及「大蒙眷愛的但以理阿」。愛裏沒有懼怕,神藉祂的使者安慰祂的僕人。

(但十10-21)「大蒙眷愛的人阿!不要懼怕,願你平安,你總要堅強。」主要我們在祂面前有平安,也要堅強,從祂那裏得力量,才能聽祂的話。為什麼要用二十一日之時間禱告,這好像神的幫助及能力全未來到。經上說因上面有爭戰,這是屬靈的爭戰,我們禱告時神已立刻垂聽。天使已說明了當第一日專心求明白將來的事時,我就因你的言語而來;可是因有攔阻,那是波斯的魔君和希腊的魔君;他們是撒但的使者要控制世界,凡不信神的都在撒但控制之下。他要控制世上執政掌權的人,他們不擇手段以達強權的目的,這正好中了魔鬼的控制下,不過是魔鬼的奴僕而已。那我們這屬神的人又如何呢?竟在魔鬼的奴僕之下!受他們迫害,欺壓!我們何等需要神的憐憫,神能使我們得勝。我們要禱告,天上的爭戰一定會解決,上面的爭戰解決了才能解決下面的爭戰。我們在此也看見,這種爭戰甚至天上的使者也感困難,直至天使長中的一位米迦勒才能得勝。可見這是劇烈的爭戰,在羅八章及弗六章都有說及與空中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是我們所不能得勝的,除非神的恩典及能力臨到我們。

我們需要禱告,禱告能使們得勝,但禱告就是爭戰;地上在爭戰時需要有天上爭戰,才能見神的能力顯出。我們是否有這種爭戰的經驗?假若沒有,則難有禱告的生活。試看主在客西馬尼園之禱告,是多麼艱苦的戰爭。

(林後十3-4)「因我們在血氣中行事,卻不憑着血氣爭戰。我們爭戰的兵器乃是在神面前有能力,可以攻破堅固的營壘。」

怎樣才算是不憑屬血氣的爭戰?怎樣的禱告才算不憑血氣呢?

(但十12)中是但以理的禱告,也說明了一種真正倚靠神的禱告,有三方面值得我們注意的:

(一)克苦己心──這表明情緒方面,這情緒要靠聖靈引導,帶到聖靈裏面,在聖靈裏面禱告。情緒有時可能在聖靈之外,那是魂,那是屬亞當的,是人的活動;這種情緒很危險,是不能體會到屬靈的經驗。所謂克苦己心,是將「己」在神前對付清楚;神才能在我們裏面作主作王,聖靈控制我們整個情緒。

保羅在(弗五18)說:「不要醉酒,乃要被聖靈充滿。」為何醉酒會與聖靈充滿作比較?因人喝酒後情緒會興奮,那是一種犯罪情緒的表現。當一個人將他的情緒真正放在主手中時,完全讓聖靈掌管及充滿時,也會興奮。但有禱告,但讚美感謝和歌唱;這就全不屬魂的,乃是在靈裏享受的恩惠,真正要憑神恩典禱告時;就該切實對付,克苦己心的在神面前。

(二)要求明白──求明白是有理性的,有理智的,理智未必與信心衝突。假如人是憑血氣,則那種理性是與信心有衝突;但我們的思想也全交給主,由主管理。那我們的思想就有屬靈的成分,有深度的能明神的事,能參透萬事。

(三)要專心──專心禱告,這是意志方面,由神管理我們,以祂的道路為我們的道路。因神的道路非同人的道路,神的意念非同人的意念。完全奉獻,讓主完全控制我們整個的人格,情緒,意志,理情,三方面都全屬神時,就可得神的能力。

以下的經文,我們可以看到天使曾三次使但以理得能力:

(一)第10節中說:「猛然有一手按在我身上,使我用膝和手掌,支持微起。」這裏本來所用的字句是:有一手按在我身上,搖我的膝,很用力地搖,經這一搖,但以理就剛強起來。我們需要主的力量震動我們,在此特別注重膝蓋,「膝蓋」是指禱告,我們要禱告才有力量。

(二)第15-16節,「有一位像人子摸我的嘴唇」,為什麼要摸嘴唇?乃是讓他開口說話,開口發問題,開口禱告,及開口傳信息,我們多麼需要神的恩惠來摸我們的嘴唇。

(三)第19節:「大蒙眷愛的人哪!不要懼怕,願你平安,你要堅強;他一說話,我便覺得有力量。」單是說話就有能力,因他已有力量聽神的話,有能力禱告。我們必需好好地在地上禱告,在禱告中爭戰,然後上面的爭戰才能幫助我們。

在出十七章中,當亞瑪力人在利非訂和以色列人爭戰。他們在非訂山谷下面打仗,那麼如何決勝負?勝敗的決定是在乎上面而非下面,山谷上面有亞倫,戶珥扶着摩西的手在禱告。摩西何時舉手禱告,則以色列人在下面就得勝;上下要配合,上面與下面都須經過爭戰。

我們既知道上面有主在堅持的爭戰,那麼在下面的我們又該如何?我們為何禱告無能力,也不見神復興的力量臨到?乃因沒有付代價,沒有真正在禱告中爭戰。各位!我們是基督的精兵,需要為主爭戰,靠主爭戰。

有一位傳道人曾說:要得着禱告的祝福,必需有血,有淚,有汗的禱告。也就是需付重大的代價,讓我們禱告,在神前竭力地爭戰;因只有一點點的時候,那要來的要來,祂不遲延。在這最短的時間裏,是最危險,最可怕,最容易跌倒的時候。如再不儆醒,那又如何到神面前交帳?若我們再不愛主,那實在是可咒可詛的主已經近了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