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于力工牧師

經文:歌二2-6,六4-10

在本書二章告訴我們,如何安息在主裏,新婦形容她愛人如園中的蘋果樹。在這樹下,她可以歡歡喜喜地,接受蘋果的滋味,和其中的甘甜。但想到始祖犯罪後,他們躲在林中,聽見了神的聲音,心中就懼怕。他們的眼不敢看神,人犯罪後,就失去了那蘋果樹下的安息。由生命樹下,而進入分別善惡的樹下。他們沉重地背負重擔,壓力甚重,這是人犯罪後的光景。耶穌說: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裏來,我就使你們得安息。」人犯了罪,就背負重擔。

(一)律法的重擔──他們戰戰兢兢地守律法,怕守不住律法而不能得救,結果却為神所撇棄。為什麼呢?因他們雖然行律法,嘴唇雖親近神,而心却遠離神;所以神亦遠離他們。在他們身上有律法的擔子,因為守不住律法,所以緊緊抓住律法的條例。到了一個地步,這些條例就成為他們的重擔。他們真是苦!誰能救他們脫離這律法的重擔呢?他們在律法之下沒有自由,因為他們在禁果樹下過日子,所以沒有平安。

當初神在西乃山頒佈律法時,律法不是為他們得救而設的。按保羅說:他們過紅海,已經受了洗。(林前十1-2)他們是已被救贖的子民,已經得救,脫離了法老的管轄。亦已從埃及出來了,到了西乃山下,神纔給他們律法。不是要他們靠律法得救,乃是為幫助他們,要他們在主面前有享受,能過更完全的生活正如我們說「禮多人不怪」。禮貌是要教我們有一個好的,和正常的生活關係。神將律法頒下,也是要我們有正常的生活。當初亞當夏娃在伊甸園時,神對他們說: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不可吃,目的是要他們有正常生活;可是他們忽略了,而被引誘以至犯罪。人進入罪中時,就失去了平安。

(二)背負物質的重擔──人的心是沒有滿足的。神所應許給以色列人的迦南地,是流奶與蜜之地。但今天到聖地觀光,只見到處都是石頭。那麼流奶與蜜之地在何處?須知道以色列人犯了罪、地土就變為荒土。難怪主耶穌受試探時,第一個試探就是:「你若是神的兒子,就將這些石頭變為餅吧!」當主耶穌以五餅二魚使五千人吃飽時,那些人以為麵包問題解決了,從今以後不必再為吃的問題擔心了;於是他們都想擁護耶穌作王,他們就有了物質上的重擔。他們未嚐過生命的滋味,和蘋果的滋味,因此心中沒滿足也沒甘甜。當主耶穌看出他們心中的動機時,就遠遠地離開了。因主來不是要滿足人肉體之需要,而是滿足他們生命的需要。

(三)政治上的重擔──他們被羅馬所管治,失去自由;他們以為有耶穌基督作王,就可將仇敵滅絕。但主却不是如此,而且說: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裏來,就可以得安息。」所以我們可知真正的安息,是要從基督那裏領受。

(四)心靈裏的重擔──亞當夏娃犯罪時,就躲避不敢見神的面,為什麼?因在他們心靈裏有重擔。許多人心靈上有重擔,使他們煩亂。正如(詩四二5)說:「我的心啊!你為何憂悶?」這煩躁就是心裏的重擔,人被這重擔壓傷,他們就沒有安息。

在(歌二4)說:「他帶我入筵宴所,以愛為旗在我以上。」若有人要解決心裏的問題,心裏所有的重擔,就要到這旗幟之下。這是愛的旗幟,惟有愛才能滿足我們心裏一切的需要。許多人的問題,是因童年缺少了母愛和人的照顧,以至心裏無法滿足。神在舊約及新約中,都曾說及母親的地位,是何等崇高和重要。並且說兒女是耶和華的產業,所以母親的要愛自己的兒女。西諺有說:「搖搖籃的手,掌治天下。」一個作母親的,對孩子影響是大的,若能用愛去關心和注意,用正常的方法教導和帶領彼此間就可以得到滿足。嬰孩與母愛是分不開的,他需要母親的餵養與懷抱,他需要母親的溫暖。及至長大時,在他心中,仍覺得母親常在他身旁。基督的愛,也要這樣常在我們裏面,成為我們的力量,成為我們安息的泉源。只要我們向祂呼求,主的同在就向我們顯明。在主愛中生活,才能享到安息。愛的旗幟在我們上,我們就得到滿足,並享受到甘甜。

(歌六4):「我的佳偶阿!你美麗如得撒,秀麗如耶路撒冷。」得撒是個美麗的地方,耶路撒冷是大軍所在地,是敬畏神的地方。這極大的美麗,非言話或筆墨所能描述。這美是秀麗的美,也是神聖的美。這種美,我們是應該有的,應該有耶路撒冷的光景,在我們裏面。神所指定的地方,是神的保障,是神的座位中心。萬民都應回到此地來領受教訓。

「威武如展開旌旗的軍隊。」(歌六4)。「那向外觀看如晨光發現,美麗如月亮,皎潔如日頭,威武如展開旌旗軍隊的是誰呢。」(歌六10)。

在這裏說到威武的旌旗。我們應該安息,因這是我們裏面的操練,當我們真正享到這安息時,雖有人罵你,批評你,你都不會有任何的反應,因你裏面有了安息。正如關閉了的井,裏面的井水不會有波動的。基督徒裏面有安息,外面有威武,那是什麼一回事?基督是我們的旌旗,是我們的得勝,我們應有這屬靈的威風。這威風,並非我們的驕傲,知識及自我的誇獎,而是我們裏面的豐富,到了一個地步。我們親近神,魔鬼就離開逃跑了,基督就在我們心中作王,世界不再向我們起作用,這是屬靈的威武。保羅說:你們要作安靜的人。屬靈的威武是安靜,溫柔。主已留下了榜樣,祂的威武就是那溫柔,謙卑的樣式。這屬靈的戰爭裏,並不是那高聲的話語,或強烈的態度,而是我們在神前那謹守的心情。這旌旗,這威武,我們該如何表現出來?

(一)威武能使我們抵擋罪──任何時間有罪來到時,我們都能抵擋。肉體是我們最大的仇敵,魔鬼是我們的仇敵,的確是一大威脅。但聖經上說:如果我們能親近神,魔鬼就會離開我們逃跑了(雅四7)。世界是我們的仇敵,如果我們不去愛它,它就是死的。如果我們看世界是死的,那麼世界的一切就都不可愛了。所以我們最大的仇敵,乃是自己,保羅說:「我真是苦呵!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?」(羅七24)。我們常將肢體獻給罪,作不義的器具。(羅六13)。所以要勝過肉體是最困難的,因肉體常被罪所利用,又牽引我們進入罪惡中。肉體內有犯罪的性情,就是情慾,這情慾在我們裏面發動時,就叫我們去犯罪。為這緣故,我們應有威武,應把這旗幟舉起;將主的名舉起。若要勝過自己,就千萬不能靠自己。要藉着禱告,操練神的同在。有時神不聽我們禱告,因神要我們學習功課;要我們養成一個多禱告的習慣,要看見自己的卑微。在旌旗之下,日頭照着,月亮的光也照下來;使我們看見自己。讓我們學習到如何禱告。及讚美,生命就也豐盛起來。能抵擋罪,勝過肉體。

(二)為真道而辯護──我們要站穩立場,守住我們的崗位。新婦之威武是在旌旗下,你我是軍隊,應有軍隊之風紀,和操練。應順服,聽命,照命令去行事。經過操練的軍隊,然後威風才發出來;在旌旗之下,只許得勝不許失敗。

(三)威武使我們靈裏剛強──我們不斷在屬靈的爭戰中,應披上全副軍裝,以便抵擋一切問題的來臨。十字架的道路是一場爭戰,這爭戰,切勿用肉體,要用安息去爭戰。我們倚靠主,是在他旗幟之下,在他得勝之下而向前行。

在歌羅西書三章十七節說:「無論作什麼,或說話,或行事,都要奉主耶穌的名,藉着祂感謝父神。」在此經文中告訴我們有兩個秘訣:

a 奉主的名──我們的一切生活都在主的旗幟下,這旗幟是什麼呢?一是愛旗,另一是軍旗,這軍旗有基督的名字的。古代作戰時,每一軍隊作戰都有其統領的名字底旗幟,今日我們作戰的軍旗,就有基督的名字。當旗幟一張開,魔鬼就逃跑,罪惡就離開。因為無論作什麼,或說話,或行事,都要奉耶穌的名。

b 感謝父神──無論在何時何環境都感謝父神,在富有時,貧窮時都應感謝父神。接受父神為你所安排的一切。那麼,你的威風就可以顯出來,撒但要找我們的缺點和漏洞,當你埋怨或不滿時,撒但就乘虛而入。但若我們處處感謝主,將主的名字旗幟高舉,則無論在何時主的名字都得着榮耀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