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艾理德牧師

楊濬哲

本講道集與各位見面時,適逢是港九培靈研經大會,第五十屆金禧紀念之期;但願我們帶著萬分歡悅的心情,來迎接這盛大的紀念會。

由一九二八年一九七八年,這漫長的歲月中;神的眼,神的心,常看顧賜福與培靈會。五十年來播下的種子,經過多少眼淚和禱告的孕育,終於成長了。教會由極荒涼極冷淡的景況下,已甦醒過來,而且不斷地增長,更新,成熟;培靈會不敢居功,但對港九教會帶來的復興,也盡上了綿力!

我們更要感謝神的,近十年來,各神學院的質素,不斷提高,奉獻入學的青年,也陸續增加,而且多間神學院,甚至供不應求,有遺憾之感!培靈會在這方面,也有直接或間接的影響。

回憶初期的講道集,因限於人力,物力,都非常簡陋。有兩年合刊的,也有數屆停了出版的,總題亦欠完整的。直至六零年以後,方漸循完善。

本講道集是第四十九屆的講道記錄。三位講員的信息,都值得向各位推薦介紹。研經會由艾理德牧師主講。艾牧師是建道神學院的副院長,原文精湛,詳於解經,對約翰壹書有獨特的見解,很能幫助我們。講道會由張子華牧師主講,張牧師是中國神學院研究院的副院長,他對輔導工作,有特長之處;這次講解和諧生活,對基督徒個人與神、與人、與家庭的關係,都有深切的交代。奮興會是由戴紹曾牧師主講,提起戴牧師,我們會聯想到他的曾祖父戴德生牧師,中國內地會的創辦人。我們很幸福,得見到戴德生牧師的曾孫,而且他能繼承曾祖父的心志事奉主。戴紹曾牧師是中華福音神學院的院長。他對使徒行傳與今日教會的需要──聖靈的工作,分析得十分透切,誠屬不可多得的時代信息。戴牧師的中文修養是湛深的,可謂名實相符的中國通,可見他是如何的愛中國教會。深望每位讀者都能重溫本書的信息,使你靈性增益。

第四十九屆大會的人數,可說是空前的,不但正副堂滿座,連浸信會的主日學課室、詩班室、會客室,都擠滿了人;我們親眼看見神豐富厚恩,實在不能不發出感謝頌讚,歸榮耀給神!

蒙九龍城浸信會多年來接待,同工們的合作和招待,實在萬二分的感激不盡!

本講道集蒙鄧作良牧師,朱雷麗端姊妹記錄,朱建磯牧師編輯,朱楊麗華姊妹校對,得如期出版,他們忠心勞苦,願主記念!


第一講 「當心你的生活」

首先多謝港九培靈研經大會委辦會,邀請我擔任此次研經會講員。香港教會具有優良的傳統,其中心乃在一班教會領袖身上。我到香港工作,我的工作對象是中國的弟兄,而不是西方的弟兄;如今有機會與大家一同研經交通,實在是本人莫大的權利。這次選讀約翰壹書,每早晨從大綱中抽出一段;盼望盡我所能的,為大家講解得完備,使大家能明白經上教訓,並應用在我們的生活上。

引言

(一)歷史,宗教相關的問題

甲、當時背景教會成立初期,就有一新宗教運動發生。它有一基本假設——各宗教從不同的途徑達到同一目標。這說法和今日許多人主張的也相像。他們所提出的特別教訓大致有四點:

(1)物質世界是邪惡的。

(2)人的靈在肉身內被囚束縛,必須將受束縛之靈釋放出來。

(3)分別有黑暗世界和光明世界,光明世界是神的居所,而黑暗世界乃是世人所處之地。

(4)從黑暗世界渡到光明世界,必須憑著特別的知識;所以本書中常見「知識」、「光」、「黑暗」、等字眼。

在現今世代也常遇到這些。不久之前我在建道神學院辦公室內,秘書告訴我有兩位西方人來訪,接見後原來是兩個摩門教的傳教士。開始談論時,他們鄭重地向我介紹,他們具有的所謂特別知識和啟示;如果我肯接受就能得著真理云云。許多人著重特別知識,又有不少人主張各種宗教殊途同歸;以致當日信徒中間產生混亂。約翰就當時的需要,寫本書信,使教會信徒能辨別是非。

乙、基督徒與教會面臨的問題 當這新運動與教會接觸時,就產生以下的兩種難題:

(1)那些人能接納基督教,而基督教能否接納他們?我從前在加利福尼亞州攻讀博士學位,研究宗教哲學,教授為世界有名哲學家之一;我功課中之一項,要選擇一哲學家,分析他的思想並加以批判。我也曾在另外之哲學研究部門寫過類似的論文,並有很高的成績。於是就把那些資料交給我的教授。後來他約我到辦公室交談,對我的論文所作研究和批判表示讚賞。但他對我說:「你也應讓這哲學家改變你基督徒之信念。」基督徒批評他的思想,但也應接受他的思想;兩者調和才能有新認識,許多人對基督徒如此說,約翰當時也有這問題。(2)有許多人說:「教會須改變他的信仰,用現代的言辭來表達。」約翰稱這些人為假先知。他們的錯誤教訓有兩方面:

(1)否認「道成肉身」,以為神不能有身體。

(2)自以為具有特別知識,犯罪也不算為罪。故此,教會大受影響!教會合一大受破壞,正確教訓已經受混亂。使徒約翰關心教會面臨種種問題,故寫成本書,將正確的教訓述明,使信徒得到喜樂。

(二)解釋的原則:「相信與實行兩者的和諧。」

約翰作出一個假設,是他一切教訓中心——信仰與實行必須一致。人若認識神,要從生活行為上表明出來,不可背道而馳。為要更明白這中心原則,我們試從約翰福音和壹書中,歸納合併來看,以四句話來分別說明。

甲、基督教並非宗教,乃是生活方法。許多青年人說:我若能得多些關乎基督教的知識,就能夠成為一好信徒;也能與人交談辯論,將基督教的優越性向人表明。但基督教的真義決非這樣,乃從基督接受生命並與人分享。記得許多年前我在加拿大大學裏唸書,某個早上乘公共汽車回校上課。途中,想向鄰座男子分享我的信仰。一方面受到聖靈催迫,另一方面又怕對方提出難答的問題。終於打開話匣,並將話題轉到信仰上去。對方突然打斷話柄,反問我一問題:「神是否全能?」我答:「當然。」他說:「若然,則神會不會造一塊巨石,龐大到自己不能舉起的呢?」當時我不識怎樣回答,覺得非常沮喪。多年後我才找到問題的癥結:我們若把自己的信仰,作成一個思想體系好像別的宗教一樣。則這立論一被攻破,整個信仰就站不住腳。因此我重申:基督教是一個生活方法,我們從主接受生命,與神有交通,然後將生命與人分享。

許多人作基督徒時,自己定下許多行事的標準。例如每週崇拜聚會,每日如何讀經祈禱。然後循序漸進。但往往過去相當時日,基督徒的生活會從高峰掉到深淵,由於屢起屢蹶,就落在非常沮喪的光景,認為基督徒的理想生活是不能達到的。我們從教會歷史上,也可認明過去中世紀時,信徒也曾在這錯誤觀念上度過不少年日。今讓我們將這昇降梯子側放,倒能令我們找著正確的生長過程。

其次又有人以為,神掌管著一本其大無朋的書,書上載有各別信徒的名字。然後我們的一言一動,無不載在書卷內。但這也不過對神法則的誤解。

讓我們來作個比喻:我有三個子女,我的幼女現正開始學行路。我對他說:「行路有兩原則,一是要讓身體平衡;其次要將一足移到另足之前。這就是行路的方法。」我對她解釋清楚,然後放她自己學步。當然她不久傾跌於地,於是我又扶她起來,對她再解釋;又復叫她行走,結果不例外地又再跌倒,再三嘗試都是一樣,然後我又打她一頓,再將規則重頭說一番。許多時我們對神的設想也如此,我們的神有許多規則,希望有人將神所有規則教訓我們,我們就能作好基督徒。其實,我們教兒童學行,首先是放開她,讓她試著行路;又站在她旁邊注視著扶她。當她跌下時,我們就扶起她、哄她,並且抹乾她的眼淚。這樣,不久小女孩就能行、又跑、又跳。神在信祂人身上的工作也一樣。神不總是在計算我們的失敗錯誤。祂愛我們,樂意像慈愛的父親一樣,幫助我們生活得更完滿。當我們走錯路時,祂管教我們。好像孩子跌倒時祂又扶起。至終使我們能行、能跑、能跳。使我們知道如何敬拜、認罪、悔改、信靠、順服、愛神,而生活在基督裏。

乙、基督教並非信條,乃是團契交通。約翰福音曾用一特別名詞,英文繙為「交通」、「團契」。說明屬神之事能以交通分享。參林前十一章25-26節:「……若一個肢體受苦,所有肢體就一同受苦;若一個肢體得榮耀,所有的肢體就得榮耀。」對於這經文我們曾否實行?一位肢體受苦,其他與他一同受苦較易;若一位肢體得榮耀,各人與他一同快樂則較難。應知我們眾信徒在基督裏是合一的團契,彼此相愛應該表明在信徒之間。數年前,我曾乘渡海輪由九龍往香港,擬赴某處講道。正沉思講道內容,忽見坐在前列位有一女士,從座中起立高歌。揮動手臂,狀若曾服食迷幻藥。坐在她旁邊的人紛紛離座他往。我注視她的樣貌,恍忽見到她曾在這世上歷盡滄桑。我忽然想到是否在世上,有一人肯愛這樣的人呢?是否她還有一些地方,值得被人接納的呢?我便開始為這人祈禱,並且覺得有一個地方她應該去的,就是信徒的團契。在那裏她將得到接納和愛,她不需要隱藏她的罪過,她可以得著無條件的愛。在教會中,有些人將自己的難題深深地掩藏起來,裝作若無其事,因為恐怕別人知道後會有不良影響,其實這對教會屬靈生活有莫大傷害。過去曾有美國同工,為他女兒有些煩惱事,請我去與他女兒作個人交通及祈禱。事後,我問他為何將這些事告訴我?他說:「我知你知道這一切事,也不會改變你對我的看法。」如果有弟兄能與你分享一些內心的秘密時,你知道後是否會改變對他們的看法,抑或繼續不變地愛他?

丙、基督教並非倫理,乃作主門徒的回應。

丁、基督教並非定義,乃是宣告。基督教並非著重在許多名詞上加以解說。正如中國的儒家學說,論語對「仁」一字,孔子並不下定義而清楚解說。孔子明白到,重要的不在這字本身的意義,乃重在實行出來。哲學上多用定義來說明真理,但基督徒都知真理是甚麼。基督教不是定義,乃是宣告。從前我學中文,首先學寫自己的名。我照著教師所寫的來模倣。寫艾理德的「德」字時,先寫右邊,後寫左旁。教師糾正我,要從左邊到右邊。我初覺教師太武斷,何以不能兩者均可。但我知道不是教師的主觀,乃是中國文字的通則。這也可藉之說明基督教,並非了解許多知識,然後與人作學理的辯論;乃是基督所教導的,祂的門徒必須實行出來。人若認識神,必須與所行的一致。故此,基督教的本身,就是一項宣告。

今天講完本書簡單之背景,然後往後數天繼續查考內文。此書著重信仰與生活的實行。望各位能從本書得到幫助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