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前三個晚上,我們特别提到一位被聖靈充滿的門徒巴拿巴,他有美麗而具體的見證。今晚我們要繼續來看他的見證。

「巴拿巴原是個好人,被聖靈充滿,大有信心。」(徒十一24)甚麼叫做好人?(絕對不是好好先生)。甚麼叫做被聖靈充滿,大有信心?

首先,我們看見巴拿巴奉獻的心,是一種完全的奉獻繼之我們看見巴拿巴從心裡饒恕一個弟兄,這弟兄原是逼迫基督徒的;巴拿巴竟然饒恕他,且把這位弟兄帶進教會團契中。巴拿巴作為橋樑,使人和好,讓教會能夠同心合意興旺福音。昨晚我們看見巴拿巴順服的心。有一些受逼迫的基督徒,到處為主作見證,到了安提阿;他們以為福音對猶太人那么好,對外邦人也一樣好;所以就向外邦人傳福音。當耶路撒冷教會聽到這消息,就打發巴拿巴北上,巴拿巴遵命而去;這是今天基督徒應當學習的功课,教會安排的工作,我們應當謙卑接受。巴拿巴到了安提阿,我們看見他單純的心,他看見神賜福别人所作的工就歡喜,並且親自投入,來堅固這個工作當工作擴展,巴拿巴需要同工,我們再次看見他單純的心;他要找個同工,他所帶的同工是一位受過高等教育、有恩賜、個性很强的人,真是不容易。巴拿巴須付上代價!他不顧自己,只為了主名的緣故,巴拿巴將保羅帶到安提阿,他們足有一年的工夫,在教會一同聚集,教訓了許多人。本來,巴拿巴是勸勉安慰人的,我們又看見巴拿巴很關心教會的教育,有系统地將神的話教導神的兒女;他們需要明白真理,明白舊約和新約的基要真理。巴拿巴有條有理教導信徒們,讓他們知道怎樣把真理,在日常生活中活出來,使他們知道安提阿是個淫亂的社會,在此黑暗的地方,怎樣過聖潔的生活。商人作假不誠實,巴拿巴幫助弟兄姊妹作光明之子,在虚假的社會作真人;巴拿巴也幫助基督徒,知道在被逼迫之中怎樣在真道上站穩。

在已往的廿卅年,許多弟兄姊妹經過了相當大的考驗;這個考驗,也可說是福音工作上百年來的考驗。如果弟兄姊妹站不起來,是否証明我們已往在福音的工作上有所虧欠,沒有幫助基督徒知道,在逼迫之下應如何在真道上站穩,巴拿巴不但把基要真理教導信徒,幫助他們如何活出真理來;更重要的,他成全信徒各盡其責,讓弟兄姊妹都起來在福音的工作上有份,不單作個聽眾,更要作基督的精兵;不但聽道,還要傳道,若自己不明白真理,怎能事奉主!

在新約,特别是在四福音,主耶穌强調訓練信徒的重要耶穌說:「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,都賜給我了,所以你們要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」(太廿18 -19)耶穌給門徒的大使命,是使萬民作祂的門徒;接着有兩個步驟,耶穌說:「奉父子聖靈的名,給他們施洗」意思是悔改得新生命,第一步要有新的生命,才有資格作主的門徒,第二,耶穌說:「凡我所吩咐你們的,都教訓他們遵守。」請弟兄姊妹注意:使萬民作耶穌的門徒,包括兩方面,第一,傳福音,領人歸主,有新的生命;這是洗禮所帶來的意思;第二,教導他們,如保羅在以弗所書說:「要成全聖徒」在安提阿教會,他們被稱為基督徒是有原因的,因為他們活出基督的樣式。有一天,彼得和約翰站在公會中,反對他們的人,認出他們曾經跟隨過耶穌的;因為在他們的身上體驗到主的聖潔、主的能力、主的膽量。當時安提阿的人,看見信徒,就稱他們為基督徒;因為他們確實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式,並且他們在福音的工作上,日夜傳講耶穌基督,勸人信主,帶領人歸主。

我們在教會,很會「生孩子」;我不是說家庭計劃不好,而是教會的工作不夠,我們常開佈道會,吸引人來聽道,帶領人來信耶穌;信了之後,我們沒有計劃怎樣讓他們在真道上扎根。讓我冒昧地說,中國教會的主日學,(指台灣方面)只有兒童主日學,少有成年主日學,沒有好的計劃讓整個教會,對神的話有全盤的了解。求主幫助我們!

巴拿巴和保羅竭盡全力,幫助弟兄姊妹對神的真理有完全的了解,這件事對以後的工作關係非常密切。巴拿巴和保羅在安提阿只是暫時的一段期間;如果他們沒有把工作做好,就無法離開,但是由於他們對同工和弟兄姊妹訓練有方,所以當他們離開之後,教會的工作毫不受到影響;仍然有人負責傳道,有人負責教導弟兄姊妹。這是很好的榜樣!你自己所擔任的工作,你是否考慮:怎樣培養人才;到了有一天,你不在那裏,仍然有人代替你的工作。

關心同工的需要 第十一章末段告訴我們,當時的教會在差傳工作開始之前,先關心人在生活方面的需要。多少時候,今天的教會走上極端,有的只注意社會問題;在講台上講的是社會問題,工作上也是解決社會問題;有的卻從不考慮到社會問題,不顧到人的需要。

初期教會是個平衡的教會;不但注意靈命的培養,同時也關心社會的需要。當時有位先知指明耶路撒冷將有大饑荒,教會很關心這事,立即展開籌募;計劃先讓弟兄姊妹克盡己力,在這工作上有份,這是美好的見證。他們收集了奉獻,由巴拿巴和保羅帶到耶路撒冷。安提阿教會的弟兄姊妹,從未到過耶路撒冷,與彼得及眾門徒也從未謀面;但他們被主的愛所激勵;慎重其事、有計劃、負責任來進行,讓弟兄姊妹各盡所能。今天中國教會,也有很多福音工作;如大眾傳播工作、神學工作、差傳工作等,都進行緩慢,正因為弟兄姊妹沒有盡其力量。求主幫助我們!巴拿巴和保羅親自把奉獻送到耶路撒冷,然後回到安提阿。他們忠於職守、有始有終、清清白白、行在光明之中;他們活出的見證,足以作我們的好榜樣。

有個歷史家告訴我們,十七世紀時,英國幾乎走上法國內戰的路線;後來神興起約翰衛斯理,他和同工們到處傳福音。因此教會得到復興,扭轉了當時社會的危機。那時英國社會非常黑暗,在上有權有勢的貴冑,漠不關心窮人的困苦,沒有用公義管理國家。當福音傳開,這福音並非政治方面革命的福音;而是道德方面革命的福音,藉著福音改變了人心。約翰衛斯理每天早晨五點鐘,站在礦工調班之處,向上班及下班的工人傳福音,勸他們信耶穌,他們的生命改變了。同時,他用書信及各種方法,使掌權執政者大大改變;因此,當時英國就避免了一場流血的內戰。

香港的教會,有沒有關懷社會的事?青少年問題、吸毒問題、墮胎問題、窮人問題等等……。今天當我從新界回來,看見那些高樓大廈,又看見山邊窮人破爛不堪的房舍,我就想到一個問題:今天在香港的教會,如果來了一個沒有受過教育而且很貧窮的人,是否受歡迎呢?主耶穌說:「你們是世界的光,你們是世界的鹽。」基督徒應當關心這些問題,社會才不致繼續腐化。

有異象的教會 第十三章我們看見一個差傳的教會,在真道上有根基,有同工的帶領,有對社會的關懷。「在安提阿的教會中,有幾位先知和教師,就是巴拿巴,和稱呼尼結的西面,古利奈人路求,與分封之王希律同養的馬念,並掃羅。」(1節)當你讀至這些名字,是否覺得淡而無味,要打瞌睡呢?可是當我看到這些名字,我幾乎要跳躍起來;這裏證明教會的合一。合一的見證是差傳工作必要的條件。一般而論,先知的個性和作風古怪,脾氣急躁。教師則不然,慢慢地,逐句有條有理地講解教導弟兄姊妹;所以先知和教師在一起,很容易衝突的。至於巴拿巴是利未人,保羅是法利賽人,他們能在一起,實在是美好的見證!還有稱呼尼結的西面,「尼結」按英文是黑人,是從北非來的黑人。路求,這裏說他是古利奈人;但這名卻是羅馬人的名字。還有與分封之王同養的馬念,意思是馬念和希律王在皇宮一齊長大的,是相當有地位的人;還有青年人馬可從耶路撒冷來的。這許多人,其中有年青的、有年長的;有猶太人、有非洲人、羅馬人;有地位的、無地位的;保羅是受過高等教育的,他們共聚一堂,同心合意興旺福音,這是得勝的見證,是教會增長的表現;我們不能說他們之間沒有界線,但這界線並沒有攔阻福音的工作;黑人仍然是黑人,有地位和無地位的背景仍舊沒有改變;但是,不同的背景、不同的種族,並沒有影響福音的工作。

「聖靈說,要為我派巴拿巴和掃羅,去作我召他們所作的工。」(徒十三2)他們被聖靈差遣,開始在居比路傳福音。居比路是巴拿巴的老家,傳福音的工作由此為起點。佈道團出發時,由巴拿巴率領;但是當他們離開居比路往他處去;路加說:「掃羅和他的同人……」這時候,顯然保羅成為領隊者。由此我們再次看見巴拿巴的單純。保羅原是巴拿巴一手提拔的,現在竟代替了他的地位;然而巴拿巴卻不以為意。還有馬可就在此時離開。有的解經家說他是不同意保羅領隊,有的說他是思家;有的說他害怕,聖經卻沒有明說。這是一件嚴重的問題,多少時候,我們只顧自己,沒想到這是主的工作。當保羅前往許多新的地方傳福音,他需要同工;如果此時巴拿巴有所不滿而離去,福音的工作豈不半途而廢嗎?保羅需要同工,雖然巴拿巴現在不居於領導地位,但他願意支持神所重用的僕人。求主給我們有此寬大的心胸。聖經沒記載巴拿巴有沒有說方言、有沒有趕鬼、有沒有叫死人復活;但聖經中的記載,叫我們看見這位被聖靈充滿的僕人,有單純的心、有愛主的心;當主提拔他的同工代替了領隊的地位時,他欣然支持,同心合力,到處宣傳福音、設立教會。聖經記載,巴拿巴真是不顧性命安危,一次被驅逐,又一次被聖靈充滿;有喜樂、勇往前進。到了路司得,那地的人要拜他們,要宰牛獻祭;巴拿巴禁止他們,說:「不可以,我們是人。」巴拿巴幫助他們認識獨一無二的真神。在路司得,他們遭受極大的逼迫,那些反對的人,用石頭把保羅打得半死,拖到城門外去;但門徒為他禱告,他又起來了。這兩個同工離開路司得往哪裏去呢?弟兄姊妹!你認為查考聖經是件很困難的事嗎?有一次,我讀使徒行傳,邊讀邊看地圖;也許你覺得我不夠屬靈為何要參考地圖?但我從中受了很大的感動;他們在路司得遭遇最厲害的逼迫;其實越過一山便可到大數去;如果我是巴拿巴,我一定對保羅說:「回去罷,這裏離你老家很近,工作艱難,休息半年再說吧!」巴拿巴並無此心,他想到最初建立的教會;從路司得回到特庇,到以哥念、安提阿,一站又一站;他們堅固信徒,選舉長老,將整個工作交托主。

他們工作的過程:
1.在各地傳福音,他們在會堂、在家庭、在街道各處傳福音。
2.使人作門徒。
3.堅固信徒、造就信徒、教導信徒。
4.實行選舉。
5.禱告,把他們交託主。

多少時候,我們沒有按步就班,第一步,就跨向選舉。如果今晚是向西國同工講道,講至此,最少我還要講半小時;因為這是我們最失敗的地方,不懂得如何撒手。巴拿巴和保羅,他們懂得交託,讓主帶領祂的教會,讓當地的人起來作主的工。這是初期教會的見證。

巴拿巴和保羅為真理站穩 他們回安提阿向教會負責報告他們在外一段時間的工作情形。這時候,安提阿教會發生一個真理問題,他們倆位為真道竭力爭辯「因信稱義」的問題。當時有一些信徒從耶路撒冷來,告訴弟兄姊妹「如果不守割禮,不遵守摩西的律法,不先作猶太人,就無法得救。」我們早在第七章已經看見司提反的見證,他說明福音不能受地方的限制,這福音是為萬民的。猶太教不過是個過渡時期,福音要從猶太教延伸出去,不能重返猶太教。保羅和巴拿巴為了因信稱義這重要的真理站起來。中世紀時,神也興起馬丁路得為著同樣的真理;人得救不是靠行為,乃是因信稱義。我們需要明白真理,為神一次托付聖徒的真道竭力爭辯;不是作些吹毛求疵的事,乃是為基要真理站穩。可惜人常為了一些皮毛的字句爭辯;而自以為是為真理爭辯,以致教會分裂。保羅在加拉太二章告訴我們,巴拿巴幾乎有一度搖動,因從耶路撒冷來的壓力太大。彼得也幾乎搖動;保羅責他的見證不正。到了耶路撒冷,幸而巴拿巴和保羅為真理並肩站穩,在同一陣線,才不致造成教會分裂。感謝主!

可能你認為巴拿巴和保羅後來的見證不好;因他們不歡而散,當他們同心準備出發時,巴拿巴對保羅說:「我的親戚馬可,我們帶他一同去;雖然過去他虎頭蛇尾,我們再次提拔他吧!」但是保羅不同意,因他認為馬可是個失敗而沒有見證的弟兄;此去乃為堅固教會,非為提拔弟兄,應把他留在安提阿,讓教會幫助他。不錯,他們確因此不歡而散。

保羅在羅馬的監牢裡寫歌羅西書和腓利門書時,他沒有提到巴拿巴,却提到馬可,那時馬可在保羅身邊。保羅給提摩太最後的信說:「我離世的時候到了,那美好的仗我已經打過了;當跑的路我已經跑盡了;所信的道我已經守住了; ......你來的時候要把馬可帶來,因為他在傳道的事上於我有益處」(提後四7-11)巴拿巴成功了,他把失敗的弟兄帶領起來;當保羅在監獄時,馬可來服侍他。新約聖經,沒有保羅福音,沒有巴拿巴福音;可是有馬可福音,因為巴拿巴關心一個失敗的弟兄。

可能在教會中有位弟兄姊妹失敗了,需要你作他的巴拿巴,可能在座中也許有青年弟兄姊妹,好像馬可一樣。你有很好的開始,後來却軟弱了,失敗了!但你已經回頭,你就需要起來,跟隨巴拿巴,专心事奉主。

巴拿巴是個好人,他被聖靈充滿,大有信心;他饒恕别人,使人和睦;肯謙卑順服,有單純的事奉,他不但饒恕保羅,他也饒恕馬可;因此福音的工作就踏進一步。

但願感動巴拿巴的靈,感動我們每一個人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