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感謝主!這幾天晚上有機會和弟兄姊妹分享主的話。雖然我們工作地方不同,面貌不一樣,但我們好像一家人。最近在美國有一些新名稱,如ABC(American Born Chinese)那麼,我是CBA了。還有,僑居在美國多年華人的後代,他們是在美國出生的,被稱為「香蕉」,因為外黃裏白。我聽了哈哈大笑,他們說:「你別笑!你是煮熟的雞蛋,外白裏黃。」可是我兩個孩子都不以為然,他們在中國學校讀書已經五年了;有一天我送他們上學,他們不要我送到校門口;我覺得很奇怪,原來他們不願意同學們,看見他們的父親是外國人;因為他們和同學已經打成一片了。這幾天我感到和你們也打成一片了。

在未講道之前,我願意和青年人說幾句話:這樣的聚會是很難得的,不分宗派,聚在一起;好像主的靈特別在我們中間作工,許多人有特別的感動。但危險也就在此,如果我們只憑感覺,聚會進行期間,作個好的基督徒;有追求、有事奉、有讀經、很愛主;但聚會過了,感動就有所不同。我們是否就這樣冷淡下來?求主幫助我們!不僅作聽道的基督徒,也願意出去行道。求主幫助每一位,特別是數晚以來舉手的弟兄姊妹。主要幫助你遵行祂的旨意,你已經在眾人面前站起來了,求主使你站穩!

今天晚上,我們要一同思想的,仍然是初期教會的見證,在新約,這方面的信息很多。

耶穌帶領門徒,不斷對他們說:「你們在世上要我受苦。」耶穌未離世之前,門徒已開始為主受苦。耶穌離開他們之後,聖靈降臨在他們身上,他們到處為主作見證,他們真是明白主的心意!在使徒行傳中,彼得和保羅(尤其是保羅)在各處帶領教會,提醒信徒要預備心為主受苦。

當保羅的基督徒路程開始的時候,主藉祂的僕人亞拿尼亞告訴他:「主對亞尼拿亞說,你只管去,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,要在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,宣揚我的名。我也要指示他,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。」(九5-16)亞拿尼亞本不願意去見保羅,因保羅原是個逼迫基督徒的人;但主叫他「只管去,」別追究已往的事;因為「他是我所揀選的器皿」這句話我很喜歡。我們都願意作主重用的器皿。「要外邦人和君王並以色列人面前,宣揚我的名。」如果我們有機會在眾人面前見證神的恩典,傳福音,高舉耶穌,這是多美的事!「我要指示他,為我的名必須受許多的苦難。」作主重用的器皿誰都願意,站在君王面前,許多基督徒也願意;至於為主受苦,基督徒卻另眼相看,必須加以考慮了。關於保羅為主受苦,相信我們大家都很熟知;不過,多看別人為主之故受苦,對我們很有幫助;可能我們有著同樣的經歷,那就更能得到鼓舞。

首先,我們來看保羅在身體、物質,和環境方面所遭遇的。

聖經告訴我們,保羅身上有根刺,到底這根刺是甚麼,保羅自己沒有說明。有人說他的眼睛不好,需要別人替他寫信;當他簽名之後,他說:「你看!我簽的字多麼大!」他也對加拉太的信徒說:「你們愛我,甚至願意把自己的眼睛剜出來給我。」可能他的眼睛非常不好,這帶給他極大的痛苦;但主對他說:「我的恩賜夠你用的。」

在教會歷史上,主所重用的信徒,有的身體殘缺不全;但主藉著他身體上的痛苦來彰顯祂自己的榮耀。有個失明的姊妹,她從主所體驗的,作成詩歌帶給許許多多的人;蒙主賜福從幾百年前直到現在。我們真是看見了主賜福。

保羅在物質方面時常遭遇困難,有時吃不得飽、穿不得暖;當他乘船要到羅馬去,海中船被破壞;保羅告訴我們,曾一連三次他有這樣的經歷,甚至在海上晝夜飄泊。為主的緣故,保羅常受苦難。現今我們在物質方面的享受較好,但可能未來的年日,主要我們為祂而受更大的考驗;一旦苦難臨到,我們能否站穩呢?廿一年前,我曾在香港居留半年;有位從前內地會的教士,他曾經多年在山東事奉主,他也是位醫生,後來他在香港北角行醫;我初到香港時,他請我住在他家裏,特別為我在他的候診室之一角落,裝上簾子,擺好床鋪;我就住在那裏約有一兩個月。之後我到台灣的高山傳福音,在一個小村莊作開荒工作。那裏未有基督徒,也沒有旅店,我家住在山地同胞的石屋,那裏也是警方的派出所。過了一段時間我重臨該地,那時已有基督徒了;我就住在他們的家裏。在中華福音神學院,有一天,同學來報告說:「另一位同學不睡自己的床上,卻睡別處的地上。」經我了解之後,才知原來他是學習過簡陋克苦的生活,準備將來出去作開荒的工作,向自己的同胞傳福音。

保羅在各方面為主受苦 他在大馬色初信主時,當地的官長要捉拿他,看守城門防他逃脫;他到腓立比,挨打、被下監牢、受虐待;到耶路撒冷,百夫長和君王,在保羅身上施加壓力,處處都是不如意的事;但是保羅為主的緣故,謙卑忍受。保羅到了雅典,受到另一種壓力,乃精神的痛苦;他是個學者,在那些哲學家面前講耶穌復活,他被譏笑、受蔑視,然而他仍不以福音為恥。他在哥林多,那時眼睛已經失靈,他立定意志,不作別的,不講別的,不講任何高等學問;只講耶穌基督和祂的十字架。保羅受到自己的同胞攻擊,這是極其難堪的;他在耶路撒冷,起來反對他的,不只是羅馬人,而多數是自己的同胞;他在海外傳福音,反對最激烈的是猶太人。保羅說:「我是猶太人,我自己的同胞為何如此對待我?」他說:「為我弟兄,我骨肉之親,就是自己被咒詛,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。」(羅九3)保羅這樣的愛他的同胞,但他們卻誤會他。

戴德生在世上傳福音,很願意和中國人接近;我想這是許多人都記念他的原因。當他在上海開始工作,有次他到鄉村,穿著一般英國人所穿的衣服;他盡力講道,發現座中有位非常專心的聽者。他感到很欣慰,越講越起勁;講完道,看見此人舉手。說:「我有問題要問,」戴德生以為他大受感動,十分高興;想不到他問:「講道先生,你衣服上的釦子是甚麼意思?」從那時開始,戴德生不再穿西裝,他的穿著,盡量適應聽眾:不過,經此服裝改革,除了本身覺得不習慣之外,他本國英人對他的服裝大不滿意,認為這個英國青年,有失國家尊嚴,應穿本國的服裝才對。他的同胞不了解他,對他施加壓力;然而為了愛主,為了福音的緣故,他不顧一切。

我曾提過,巴拿巴需要同工,到大數去找保羅。解經家根據「找」這個字,證明保羅因信耶穌之故,回家以後與家人分手。如果我沒有記錯,席勝魔傳記,他信了主,家人極力反對,後來他帶領一位范先生認識耶穌;他信了主,回家時也受到家人厲害的反對。數年來,我發現神學院每年進院的新生,其中必有一兩個受到家庭極大的壓力。在四年前有個新生,他是已經讀完大學,服滿兵役,且是已結婚的青年;當時他的妻子將要分娩,進入醫院,寫了一封信給我。內容是說:「昨天他的父親到醫院來看我,對我說:「我兒子信了耶穌,住在神學院;如果他再不回家,我將與他脫離父子關係。」院長:請你鼓勵他繼續走奉獻的道路。」在兩年前一個晚上,有位女同學來告訴我,次日早晨她的父親要來領她回家。當晚,我和她為此事同跪在辦公室禱告;次日早禱聚會之後,她父親果然來了;我避免和他見面,因恐事態演變複雜,所以請同工輔導主任代為接見。他們又談了個多鐘頭,聲音越談越大,毫無結果;後來他說要見院長。我只好接見。我們大談了個多小時,最後他說:「戴先生!問題很簡單,今天我女兒若不跟我回家,就循法律途徑,脫離父女關係。」但是,感謝主!直到現在,那位姊妹仍在神學院,還有一年將畢業了,她的父親並沒有與她脫離關係。(時間關係不能詳述)因保羅一人站穩想給他全家蒙福。因上述那位弟兄和那位姊妹的站穩,想給家庭極大的蒙福;雖然在當時幾乎構成家庭分裂,但我多次看見因著一個青年基督徒肯站穩,不搖動,結果全家蒙福。正如保羅說:「當信主耶穌,你和你的一家都必得救。」約書亞說: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

保羅信主不久回到耶路撒冷,基督徒都不敢相信他,這實在是很大的考驗!過了一段時間,一班猶太派的信徒常不了解保羅;以為他不愛國、不愛摩西、破壞舊約;所以他們反對保羅。有更多的例子記載在哥林多後書,保羅詳細說明他為主的緣故受苦。

保羅看「為主受苦」的角度和感受 保羅認清為主受苦是必然的,他對提摩太說:「你要和我同受苦難,好像基督的精兵。」(提後二3)這句話我很喜歡,保羅並非自己高高在上,過著舒適的生活,而給前線上的小兵寫信;保羅卻是在監牢中寫信給提摩太。感謝主!提摩太知道!他家住在路司得,親眼看見保羅第一次到路司得,幾乎被敵人用石頭打死;他知道作為基督徒要為主作見證必須受苦。保羅也對提摩太說:「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裏敬虔度日的,也都要受逼迫。」(提後三12)他們看為主受苦是一種榮耀。有的基督徒受到苦難時,怨天尤人,以為主不愛他。第五章41節記載,那些門徒挨打,遍體鱗傷;但「他們離開公會,心裏歡喜;因被算是配為這名受辱。」求主給我們有這樣的看見!

各位青年!各位弟兄姊妹!在學校、在家中、在工作處為主的緣故;受欺侮、遭逼迫、有壓力臨到,我們能否欣然接受?因被算是配為主受苦;但是我們對此應加小心,因為在中世紀,有種錯誤的觀念進入教會,有些基督徒故意尋找麻煩;教會歷史記載,一直到第四世紀,有許多基督徒願意殉道,此後羅馬帝國漸受基督徒影響,甚至包括皇帝在內;所以基督徒再不受苦了。

保羅所受的苦很多,他把自己所受的苦難一一顯示出來,來證明他是神的僕人。求主給我們有這樣的心,當苦難來到,主看得起你,才讓苦難臨到你;因為你是主的僕人。

保羅清楚看見比身體的舒服、安全,甚至比他生命更重要的,就是當跑的路要跑盡;所以有一天,保羅到了該撒利亞腓利的家,門徒攔阻他上耶路撒冷去。保羅說:「你們為甚麼這樣痛哭,使我心碎呢?我為主耶穌的名,不但被人捆綁,就是死在耶路撒冷,也是願意的。」(徒廿一13)。

保羅關心弟兄姊妹,他要堅固教會,他關懷弟兄姊妹愛主的心,由多方面可以見得,保羅在路司得被敵人用石頭打得半死,他起來之後沒有回家;雖然距他老家「大數」僅一山之隔,但他繼續前往特庇又轉回路司得,就是不久之前敵人要把他打死的地方。然後他到以哥念,到安提阿,為要堅固各教會的弟兄姊妹,因恐他們所受的逼迫過於嚴重,為了弟兄姊姝的緣故,他冒著生命的危險!他輕視自己的身體,輕看自己所受的痛苦。其實,他最後一次回耶路撒冷,並沒有重要的信息要傳,他可以不去。聖經告訴我們,他是把哥林多、帖撒羅尼迦、腓立比的弟兄姊妹愛心之奉獻帶去;讓耶路撒冷的弟兄姊妹看見,這些外邦教會願意站在同一陣線;看見希臘的教會,和耶路撒冷的教會是合一教會。保羅為了合一的見證,費盡心血、遭受苦難、冒大危險;他更關心的是主耶穌的榮耀,他看見將來的榮耀,輕看目前的苦難;兩者相比,苦難不過是至輕至暫的,榮耀才是永遠的。

保羅具有上述種種的認識,才能夠在苦難中站穩,他決意要順服主。當他在亞基帕王面的時候說:「我沒有違背從天上來的異象。」主耶穌特別強調基督徒要學習順服。主說:「遵行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天國。」重點在於順服。主耶穌所講蓋房子的比喻,兩個蓋房子的人的分別要緊在於基礎。保羅說:「那已經立好的根基是主耶穌,此外沒有人能立別的根基。」(林前三11)耶穌說:「凡聽見我的話不去行的,好比一個無知的人,把房子蓋在沙土上。」「凡聽我的話就去行的,好比一個聰明人,把房子蓋在盤石上。」(太七24-27)我們不但聽道,也要行道,奠定牢不可破的基礎。我們應當順服!

保羅常與基督徒有交通,他初得救時,在大馬色常與門徒在一起,繼之;他到耶路撒冷,也是和門徒在一起;後來到了羅馬,從弟兄們得著鼓勵,得了安慰,重新得力。各位基督徒!個人孤立,容易跌倒,和基督徒在一起,有一種能力。(來十25)說:「你們不可停止聚會,好像那些停止慣了的人,倒要彼此勉勵;既知道那日子臨近,就更當如此。」感謝主!香港的信徒,許多工作都以教會為中心,這是應該的;因為在神的家中,彼此有交通,軟弱時,互相幫助,得著安慰。當一個基督徒覺得無需別人時,他必站立不住。求主幫助我們!但以理有三個朋友,當他有困難時,立刻把問題帶去,請他們代禱。我們需要禱告的同伴,基督徒的交通實在蒙福的,可帶來力量。在主裏的交通,主裏的關懷,實在太重要!兩個人在一起,主就在他們中間。

主應許祂的同在,不是一種感覺;有時保羅的感覺很不舒服;但主在他身邊,他有喜樂。他是第一個到歐洲的傳道者,不受歡迎,敵人用棍打他、被下監牢、全身痛楚;在潮濕的腓立比監獄,他不能睡;此情此景,他卻唱歌禱告;因主在他身旁。感謝主!主與我們同在。

我們若在苦難中,忠心順服主,與弟兄姊妹保持交通;有主的應許、有主的同在,我們能勝過一切的考驗。前面的預言,有許多考驗,可能有許多苦難;求主幫助我們,定睛在祂的身上,祂作為我們的榜樣。我們應當忠心順服祂!

當你看完使徒行傳,你是否有奇異的感覺?使徒行傳斷了嗎?結論在哪裏?我的回答是:結論在你我的手中!因為行傳還未寫完,歷史尚在延續。未來的一年,在港九培靈研經會未臨之前;你的生活、你的見證,要成為這歷史的重要部分。但願感動使徒的靈,感動你、帶領你、賜能力給你、充滿你!阿們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