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ticle Index

第一講(概論)

繆紹訓

感謝主,使我有那麼大的權利,到這裏來,和各位一同追求屬靈的事。今日在此見這麼多的兄姊,共敘一堂,我的心不禁大受感動,因在廣州有多人信求主的名,但主曾應許賞賜一切信求他的人,我深信各位到此唯一目的,是要得著主的恩典,和福氣,然得了未?在主方面,已預備了;不過在人方面,肯不肯信求而接受耳。望主今年在我們當中,做一件新奇的事情。

兄弟的講題,是:由埃及至迦南,這講題非常要緊,因內裏包括許多靈訓,可以指導我們信徒的靈程。我得此信息,幫助自己許多,望主亦將此信息幫助各位!

以色列人由埃及到迦南的歷史,是記載在舊約出埃及記,民數記,及約書亞記等書中,我們若要清楚知道,就當詳細查察那幾部書記。或謂:以色列人的歷史,和我們有甚麼關係?我們研究牠做甚?但保羅說:『聖經都是上帝所默示的,於教訓,督責,使人歸正,教導人學義,都是有益的。』又說:『從前所寫的聖經,都是為教訓我們寫的,叫我們因聖經所生的忍耐和安慰,可以得著盼望。』可見舊約的聖經,都是為新約的人而寫的,我們不能說只要新約,不要舊約,若然,則必失去許多福氣。哥林多書說:『他們──以色列人──遭遇這些事,都要作為鑑戒,並且寫在經上,正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。』(林前十章十一節)在上一至十節,就是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一段簡史,然則誰謂與我們沒得關係呢?這裏鑑戒兩字,英文譯作預表,即謂以色列人作的事,可為我們的預表。考上帝有兩種選民:一為舊約的以色列人,一為新約的信徒。舊約是屬地的,新約是屬天的。故舊約的可為新約的預表,在地的可為在天的預表。這裏又說是警戒我們這末世的人,末世是頂黑暗的世代,因為那生命之光的主,快要再來之故。既然如此,我們生長這末世的人,──尤其是末世的信徒,怎得不加以注意呢?

怎樣預表?以色列人預表信徒,埃及是預表世界,以色列人在埃及,是預表信徒在世界。埃及五法老,是表世界的五魔鬼,以色列人從前在埃及做法老的奴隸,是表信徒前在魔鬼的權下做牠的奴僕然。

以色列人在埃及做苦工,非常痛苦,法老叫他們造城,想用此法以消滅他們,這圖裏的棺材,就是代表以色列人的結果是死亡。法老對付以色列的毒辣手段,於此可見。故以色列人在埃及所謂的代價,不外勞苦與死亡二者而已。現在世人,亦何嘗不然?

上帝後來俯聽他們的禱告,挺生摩西,要求法老釋放他們,但法老不肯,致上帝降十件大災難於其國中,最末的一件,是擊殺他們的長子。惟以色列人的長子,則得免於難,因有羔羊的血,塗在門楣之故。此逾越節成立所由來也。逾越節後,以色列人即出埃及到蘭塞去,從此不再做奴僕,不再有勞苦與死亡。這是表信徒靠著主之寶血,離開魔鬼的統轄,去到自由的境界,而為得救之人。其後以色列人過紅海而經曠野,這段歷程,預表信徒更大更多。以色列人在曠野,有時順服上帝,有時悖逆上帝,今日向神讚美,明日則向神嗟怨,……這是一種屬肉信徒的寫照。其後經過很大的掙扎,終於到達迦南。迦南不是表天堂,蓋天堂是沒有打仗的,惟在迦南則常有戰爭的恐佈與事實。且摩西亞倫不能進到迦南去,難道他倆不能到天堂麼?然則迦南是表甚麼?是表信徒快樂,安息,得勝的生活,換言之,是表屬靈的信徒,所到那屬靈的境界。

保羅在哥林多書曾描寫三種信徒;

(一)屬血氣的,(林上二章十四節)凡未得救者屬之,以色列人在埃及,是其預表。

(二)屬肉體的,(林上三章一節)凡未得勝,在基督裏為孩提的信徒屬之。以色列人在曠野,是其預表。

(三)屬靈的,(林上二章十五節)是指已經完全得勝的信徒,如以色列之完全脫離埃及和曠野的生活然。以色列人在迦南,是其代表,屬血氣的人,又可謂為一種有名無實的信徒,他們心裏雖稱耶穌為主,心裏卻是遠離主,還未得主血淨盡其罪污,故還感受在埃及的痛苦。屬肉體的人,雖已得救,做個信徒,可是常度其漂流,失敗,犯罪,痛苦,不滿意……的生活,常為上帝所責打,怒棄。至於屬靈的人,是一種不特得救,並且得勝的信徒,有如以色列人之得進入迦南然。

簡括的說:埃及是沉淪,曠野是得救,迦南是得勝。又埃及是犯罪,曠野是稱義,迦南是成聖。

我們在三個仇敵:心中的情慾,是內裏的仇敵;週遭的世界,是外邊的仇敵;空中的魔鬼,是上面的仇敵。底馬,是為世界所勝;大衛是為情慾所勝,彼得不認主,是為魔鬼所勝。古今中外,不知何許人屈服在三大仇敵之下,我們若要做個屬靈人,必須靠主戰勝此三大仇敵。

勝過世界的,是信主得救的人。這世界日漸敗壞,耶穌謂:『挪亞與羅得的日子如何,人子降臨的日子也如何』。挪亞時代,上帝用水淹滅全世界;羅得時代,上帝以火燬滅所多馬城。將來此世界的結果,彼得亦曾預言:『但現在的天地,還是憑著那命存留,直留到不敬虔之人受審判沉淪的日子,用火焚燒』。甚麼地方有罪,便甚麼地方有上帝的審判震怒,臨到那裏,今日世界罪惡瀰漫,難道上帝不看見麼?可是感謝我們的主,他已把我們從這個世界裏救贖出來,我們已不在埃及,已經脫離世界,區別過來了。

出曠野是表我們勝過了肉體及其一切情慾;進迦南是表我們勝過空中的惡魔。當日約書亞曾得勝了迦南地三十六個王,所以空中也有許多惡鬼邪靈,我們須勝過牠們,才能達到屬靈的地步!

以色列人出埃及,必須渡過兩條大水:一為紅海,一為約但河,上面所講的那三地方──埃及,曠野,迦南,──即為此三水所劃分,成了天然的界限。他們想入曠野,必須渡過紅海,想進迦南,必須渡過約但河。此二水預表甚麼?是表耶穌的死,不過紅海是表耶穌之死的這一方面,約但河是表耶穌之死的那一方面吧!蓋耶穌之死,是有兩方面的,凡為信徒,都當認識。紅海是表耶穌代替的死,哥林多前書說:『基督照聖經所說:為我們的罪死了。』(十五章三節)這裏的罪字,原文含有多數的意思,即指我們行為的本罪,所謂罪行是也。今耶穌己為我們一切罪行而死,我們信他,則一切行為上的罪愆,皆可赦免。約但河是表耶穌代表的死,羅馬書說:『他──耶穌──死是向罪死了,只有一次。』(六章十節)為罪死與向罪死,是有分別的:為罪死,是為罪行而死;向罪死,是向罪根而死,蓋原文此罪字是單數的,故是原指罪而言,毫無疑義。故耶穌之死,一方面是為我們的原罪──罪根;一方面是為我們的本罪──罪行。代替的死,是救我們脫離罪的刑罰;代表的死,是救我們脫離罪的權勢。

我們相信耶穌是替我們的罪而死,即得拯救,若更要做個得勝的信徒,就必須再渡過約但,即與耶穌第二方面的死聯合,將我們的舊人舊性,和主同釘於十字架,後不再犯罪,因為知道我們的舊人,和他同釘十字架,使罪身滅絕,叫我們不再作罪的奴僕。因為已死的人,是脫離了罪的。

時間很促,不能更詳細討論,不過請各位多注意幾本書,是保羅寄給七個教會的,即羅馬書,哥林多前後書,加拉太書,以弗所書,腓立比書,歌羅西書,帖撒羅尼迦前後書是。舊約書,是舊約選民的天路歷程;此七本書,是新約選民的天路歷程。例如:

(一)羅馬書是描寫世人屬血氣的生活,一章至三章廿節,是言世人皆有罪,三章廿一節以後,則言流血救贖之理。可比以色列人在埃及地然。

(二)哥林多前後書,是描寫信徒屬肉體的生活,蓋此兩書,保羅常指摘哥林多教會的罪惡,如淫亂紛爭等是。他們有如以色列人在曠野的情形,故此書可謂為信徒曠野生活歷程的紀錄。

(三)加拉太書是記載信徒過約但河的經歷。因牠裏面曾言及三個十字架:

(1)在二章廿節言之

(2)在五章廿四節言之

(3)在六章十四節言之

十字架是死亡的記號,而約但河也是死的預表。我們果能把世界和自己的邪情,私慾,與主同釘十字架,即是過了約但河了。

(四)以弗所書是記載信徒進迦南的生活,因牠曾五次說到天上的事情:

(1)一章三節說:『願頌讚歸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父上帝,他在基督裏,曾賜給我們天上各樣屬靈的福氣』。這裏有個『曾』字,可知天上屬靈的福氣,不是等到主再來接我們時才享受的,乃是現在可享受的。以弗所信徒,已得著了,難道我們未得嗎?

(2)一章二十節說:『就是照他在基督身上,所運行的大能大力,使他從死裏復活,叫他在天上坐在自己的右邊。』耶穌已經升到天上,為其如此,故我們現在亦可升上,不觀乎保羅曾被提到三層天之上嗎?還繼續廿一節說到耶穌在天上的光景,即遠超於一切的;我們的靈性,若亦能與主同在天上,則亦必能遠超于一切。

(3)二章六節說:『他又叫我們與基督耶穌一同復活,一同坐在天上。』怎能與主同坐天上?必先與主同復活,怎能與主同復活,必先與主同死,所謂先須渡過約但河,才能進入迦南,就是這個意思。

(4)三章十節說:『為要藉著教會,使天上執政的,掌權的,現在得知上帝百般的智慧。』

(5)六章十二節說:『因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,乃是與那些執政的,掌權的,管轄這幽暗世界的,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。』(天空應譯天上)迦南有仇敵,天空也有仇敵,故以弗所書是言信徒靈程中的迦南。

(五)腓立比書是表信徒靈程進到迦南的喜樂。

(六)哥羅西書,是言。在基督裏的豐富,即表在迦南地的豐富。(參看一章十九節,二章九,十節)

(七)帖撒羅尼迦前後書,是言聖潔無瑕疵,即成聖之道,此也是進了迦南的光景。

這樣看來,舊新約的真理,我們當將其互相對照,因大有相得益彰之妙的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