緣起(一章一,二節)

黃原素

照這個題目,似乎側重傳道人,但看赴會的人數,和本會的目的,講這顯目,我認為是聖靈的引導。

我講本書的動機,非敢謂教訓傳道人,蓋我也是傳道人之一,惟有求聖靈藉著本書,自己教訓我們而已!

依本會聚集的時間,區區『八講,』實不能殫述本書的要義,不過只摘書中最重要而又獨立的八個論題,撮要言之吧了。

我們讀哥林多前書,須把自己放在平信徒的地位,讀本書後須把自己放在傳道人的地位,這樣,於己有切身的關係,才能得到其中實在的益處。

近來有人編輯『傳道經驗譚,』我說:本書就是保羅的傳道經驗譚,我們要多得傳道的經驗,最好是多讀本書。

本書依敘述的順序,可分三大部:

(一)傳道人的工作(一至七章)

(二)捐輸的道理(八至九章)

(三)傳道人(保羅)對於使徒權責的辯論(十至十三章)

一個傳道人的經驗(一章三至十一節)

以下三件經驗,都是傳道人所當有的,現在設為問題,逐件分論。

(一)在甚麼事上絕難 傳道人有兩種:一為有經驗的傳道人,一為沒有經驗的傳道人。凡是真正良好的傳道人,必須在主裏有絕難的經驗。保羅受甚麼絕難?大約是指從前在以弗所遭遇的事。(?)(參行傳十九章)他在這裏怎樣記述其事?『弟兄們,我們不要你們不曉得,我們從前在亞西亞遭遇苦難,被壓太重,力不能勝,甚至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。』(一章八節)

一個上帝的用人,是必有苦難的,這苦難並不限於肉體,也不關於心靈。主耶穌的苦難,可在『人子』兩字上表顯出來。故上帝無論放我們在甚麼苦難的地方,都當感謝上帝,因為上帝是要我們得著苦難的經驗和益處。為甚麼有人讀孫達傳而流淚?是因給他苦難的經驗所感動,又為甚麼有些傳道人整日在講台上大叫大跳,講到聲淚俱下,都不能令一個人受感?是因沒有苦難的經驗之故。據說有些教會的傳道人,例定作了三十年的工夫,便可以自由告老,逍遙快樂,度其餘年。這樣,恐怕對於苦難,沒有多大經驗啊!

世界不是我們的安樂窩,我們在世界多活一天,就要多刻苦一天,除了肉體斷了氣息外,實在沒有告老的可言,看撒母耳雖在龍鍾潦倒,還應允為子民祈禱,便可知道。

我們即不去找苦難,苦難也來找我們。所以說:信耶穌尚易,若真正與耶穌同行,則難,因耶穌之路,就是十字架之路哩!

我稍微有這樣的經驗:我每在心靈失去平安,鬱鬱不樂,讀經無味,祈禱無力,講道乏趣……的時候,偶遇苦難,就立刻會復興過來。在這裏實令我不能不信『萬事都互相效力,叫愛上帝的人得益處』的話。願望主賜我們都有這苦難的經驗。

(二)在苦難中有何辦法? 一個共產黨徒對一個基督徒說:『我的犧牲大於你,因我連天堂都犧牲不要。』這雖近似笑話,但亦可借來教訓我們過於自愛的人。耶穌為救我們,曾捨了自己的性命,保羅作主工,亦謂:『我卻不以性命為念,也不看為寶貴,只要行完我的路程,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,證明上帝恩惠的福音。』(行傳廿章廿四節)

傳道人受苦難,不可懷上帝太忍心和不公義,蓋上帝在我們受苦難時,自有辦法的,只要我們肯靠賴他而已。保羅在絕難中,──在自己心裏也斷定是必死的時候,能殼『不靠自己,只靠叫死人復活的上帝,』故後來得著經驗,能用上帝所賜的安慰,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說:『遇見的試探,無非是人所能忍受的,上帝是信實的,必不叫你們受試探過於所能受的,在受試探的時候,總要給你們開一條出路,叫你們能忍受得住。』(林前十章十三節)

(三)得了甚麼拯救?十節裏有三個救字要注意:

(一)他曾救我們

(二)現在仍要救我們

(三)將來還要救我們。

不止保羅,從前大衛亦有這樣的經驗,他對掃羅說:『耶和華救我脫離獅子和熊的爪,也必救我脫離這非利士人的手。』(母上十七章廿七節)

所以得了甚麼拯救?就是得了完全的拯救。

 

一個傳道人的行為(一章十二至二章十七節)

黃原素

一個信徒的行為,比較世人,特別惹人注意;一個傳道人的行為,比較信徒尤特別惹人注意,那末,傳道人對於行為,當如何當心啊!

(一)對自己為人是靠主的(十二至十四節) 『不靠人而靠主,』說之則易,行之很難。傳道人工作繁冗,百事臨頭時,很易於用人的方法去謀應付,若求其能謙卑忍耐等候主旨的,實鳳毛麟角,無怪工作常遭失敗,沒有果實結出了。某信徒說:『人心急急,上帝慢慢,』事實倒似如此,那末,我們惟要把百般事情,交在主手,求主負責而已。

大衛一生行事,多能靠主,無論事之大小,皆先求問主而後行。保羅在這裏亦自證說:『我在世為人,不靠人的聰明,乃靠上帝的恩惠。』他們所以能為靈界裏的偉人,就在於此。

傳道人的資格,不在本領,而在信心,故靠主一件,實是傳道人信心的試金石。惜許多教會聘用傳道人不以這件為標準,只問其本領如何,不問其信心如何。但請問一句:能夠造就信徒靈德的,在信心乎?在本領乎?

(二)對真理不是反復不定(十五至廿四節) 哥林多教會的信徒,見保羅屢說有意到他們那裏去,都成紙上空談,沒有實現,遂懷疑保羅是個反復不定,忽是忽非的人。最傷心的,他們因此而懷疑上帝的真理也是這樣的,故保羅為辯護主道起見,不得不鄭重申明。哦!傳道人的行為,於真理的影響,多麼大啊!

傳道人在真理上當持守堅定,免中異端邪說的毒害。同是對於心志上亦然,不可忽然這樣,忽然那樣,遷變無常,像海上的飄萍,隨風蕩漾。

保羅在這裏很肯定的說:『我在你們中間所傳上帝的兒子耶穌基督,總沒有是而又非的,在他只有一是。上帝的應許,不論有多少,在基督都是是的。』惜許多傳道人,將『是』的真理,而加以『非』的解釋,沒有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。故不能救人,倒是害人。例如有某傳道人說:所謂永生,就是精神不死,所謂耶穌捨身為眾贖,即殺身成仁之義。……請問這種論調,造就人抑傾跌人。

(三)對教友是寬容大量的(二章一至十二節) 傳道人對待教友,大概有兩個字:就是權與愛。到底那件合用?從前哥林多教會發生淫亂的事,保羅曾吩咐把行這事的人從他們中間趕出去。(林前五章二節)這是保羅之用權。但現在保羅因那人有些悔悟,遂改變而寬恕他,特對他們說:『這樣的人,受了眾人的責罰,也就彀了,倒不如赦免他,安慰他,免得他憂愁太過,甚至沉淪了。所以我勸你們,要向他顯出堅定不移的愛心來。』(二章六至八節)這就是保羅之用愛。大概對付罪惡當用權,對付個人當用愛,若在兩難之間,我則主張用愛多於用權。主耶穌嘗教訓我們赦免兄弟要至七十個七次,因為四百九十,就是恩典最後的次數呢。

總之,我們當用愛心赦免人,不可令一人做我們的仇敵,也不可令一人與我們失和。記得從前因派送佈道單張,給一警察誤會而遷怒於我,我心甚覺不安,但卒之要設法與他和好,心始釋然。

(四)對社會是有基督香氣(十四至十六節) 這裏所說的香氣,怎樣解釋?是因羅馬有這樣的規例:在戰場上獲得俘虜,其中有些被處死刑的,也有些得慶生還的,當其在街上走過時,沿路有人向之播揚香灰,人們嗅著這些香氣,則知在香氣之下,必有兩種人──生人和死人。保羅就拿此作個比方,說我們傳道人傳道,是活像顯揚基督的香氣,在這裏有人聞道覺悟,悔改信主,就作了活的香氣叫他活;有人聞道不服,更因而剛愎自用,就作了死的香氣叫他死。關於這層,主自己亦曾應許過:『凡你們在地上所綑綁的,在天上也要捆綁;凡你們在地上所釋放的,在天上也要釋放。』(太十八章十八節)『你們赦免誰的罪,誰的罪就赦免了;你們留下誰的罪,誰的罪就留下了。』(約翰廿章廿三節)故保羅就很戰競說:『這事誰能當得起呢?』然在基督裏誇勝的人,是有這樣的權柄的。

(五)對工作不混亂上帝的道(十七節) 這裏說:『我們不像那許多人,為利混亂上帝的道。……』甚麼是為利混亂上帝的道?即如那些一面傳道,一面謀利,把主道放在金錢之中,將教會建立在名利之上。好像那些奸商,把劣貨攙雜正貨之中,(賣米混沙,賣牛奶混水之類。)希圖從中取利。這樣詭譎害人的行為。是不是傳道的機關和傳道的人所當為呢?

 

一個傳道人的態度(四章一節至五章十節)

黃原素

照本書所記,大約可有十一個當具的態度:

(一)不喪膽(一節) 從前曾說過傳道人有種種的困難,因此有許多人喪膽。傳道人的戰爭,是常有的。但不當有喪膽。喪膽就是魔鬼攻擊傳道人的利器,故當謹慎提防!

為甚麼不喪膽呢?因為我們得受斯職,不是我們自己揀選的,是主自己揀選我們的,故遭遇困難時,可直接呼籲他,仰望他,主是大有憐憫的,那有不負責幫助我們之理?

(二)不行詭詐(二節) 甚麼是詭詐?大凡行暗昧可恥由事情去順應潮流;施委曲婉轉的手段,去迎合人心等是。但聖經之道,是永不改變的,我們是就說是,非就說非,不可是而又說非,非而又說是。我們當誠實對主對人,縱教會不能容納你,但上帝必收留你。

(三)不謬講上帝的道理(二節) 不講上帝道固可怕,但謬講上帝道更可怕。惟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,才是真正的工人。

講道的目的,是表明真理,不特口講,更當把自己薦與各人的良心,這樣,我們講的話,雖覺逆耳,深信他們的良心,必大受感悟。

無論在甚麼人的跟前,都當把天堂,地獄,赦罪,救贖,的大道,直講不諱,他們雖嗤而不信,可是我們的責任已盡了。所以我們當記得:『如蒙我們的福音蒙蔽,就是蒙蔽在滅亡的人身上。此等不信的人,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,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,基督本是上帝的像。』(三四節)

(四)不傳自己(五節) 傳道人有兩種傳法:一傳耶穌,一傳自己。保羅之所以如是言,是因哥林多教會裏有些偽師,是在宣傳自己的東西,──傳耶穌為名,傳自己為實。我們當效法保羅,對內則傳基督為主,對外則傳基督為救主。

(五)似賤而貴(七節) 保羅這裏所謂瓦器,是指我們;所謂寶貝,是指聖靈,所謂寶貝放在瓦器裏,是指聖靈入於我們的心而言,傳道人有聖靈則有能力為主作工,不然,則將為魔鬼的器皿,觀於參孫,可為鑑戒。故在主裏而言,我們不當看重自己,不過有主靈同在,然後得成為貴重器皿吧了。

(六)似危而安(八九節) 這裏所謂:『四面受敵,』是指外之難;所謂:『心裏作難,』是指內之難,無論屬內屬外,隨地隨時,都可有苦難危險,但有主同在,必不至瀕於絕境,且能反危為安的。

(七)似死而生(十至十五節) 保羅天天冒死,身上常帶基督的傷痕,不止傷痕,且是死亡,雖然如此,而基督之生,卻也顯明在保羅身上。

故傳道人的生命,照表面看來,真是『好像定死罪的囚犯,』但實際上乃是永生之神的兒女。保羅說的話,是大堪尋味的:『因為我們這活著的人,是常為耶穌被交於死地,使耶穌的生,在我們這必死的身上顯明出來。這樣看來,死是在我們身上發動,生卻在你們身上發動。』

(八)內心日新(十六節) 我們這個外體,有老,病,衰,弱,死,故必有毀壞的一天;但內心卻要使他一天新似一天,不可有老,病,衰,弱,死。

『內心』兩字,客語聖經,譯作『內人,』意即身體是『外人,』心靈是『內人,』外人是身外物,內人才是身內物,故內人為重,外人為輕,內人為第一位,外人為第二位。兄姊們,請問你的內心如何?

(九)顧念所見(十七八節) 我們有兩雙眼睛,即肉眼和靈眼是。肉眼只可看見物質,惟靈眼才能看見屬靈的福氣。

傳道人若斤斤然顧念可見,那末,你勸人尋求天堂永福,其誰信之?一次,有友人勸我為兒女儲備教育費,自己防老費……友人的美意,雖很感激,但在傳道的立場上,覺有些不對,因為我們應當專心做傳道工夫,把一切旁的事情,盡託於主;若挂慮這件,籌謀那件,對於主道主工,豈不大礙?主耶穌說:『你們要先求他的國,和他的義,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。所以不要明日憂慮,因為明天自有明天的憂慮,一天的難處,一天當就彀了。』願我們三復斯言!

(十)盼望復活(五章一至四節) 這裏所說的:『地上的帳棚,』是象徵肉體;『天上的房屋,』是象徵靈體,然若沒有復活,怎能『脫下這個,(肉體)穿上那個,(靈體)好叫這必死的被生命吞滅』呢?故我們當以復活為盼望的目標,以永生為盼望的實底。

(十一)預備審判(五至十六節) 世人將來必須受罪的審判,這是毫無疑義的。但聖經亦謂『上帝之家,必先受審,』可見信徒亦須有審判,不過不是罪的審判吧!保羅在前書曾說:『各人的工程,必然顯露,因為那日子要將他表明出來,有火發現,這火要試驗各人的工程怎樣。人在那根基上所建造的工程,若存得住,他就要得賞賜;人的工程,若被燒了,他就要受虧損,自己卻要得救,雖然得救,乃像從火裏經過的一樣。』(三章十四五節)未知我們的工作,在將來審判時怎樣?到那日,深信必有人歡喜,也必有人悲哀的。同勞阿!儆醒吧!

 

一個傳道人的動機(五章十四至廿一節)

黃原素

凡作一事,必先有動機,故傳道人亦必有其傳道的動機在。考傳道人的動機,大概可分三種:最上乘的,就是保羅這裏所說的,也就是本文所要討論的。中乘的是由環境的催促和親友的勸勉。最下乘的,是為解決飯碗和地位的問題而去做傳道。

茲依保羅所言,分論於下:

(一)因基督之愛激勵(十四節上半)保羅豈不知傳道的困難麼?所以不因難而止的,是由於基督之愛所激勵吧了。記得某青年初因怕傳道艱難,不願獻身為主,後讀到這一節聖經而大受感動,卒捨去一切,入聖經學校讀書。

凡為基督之愛所激勵而作傳道的人。雖備嘗艱苦,亦必甘心,這是當然的。且甘心確是傳道人的要件。保羅說:『我若甘心作這事,就有賞賜;若不甘心,責任卻已經託付我了。……然而我甘心作了眾人的僕人,為要多得人。』(林前九章十七至十九節)舊約祭壇的四角,有捆綁牛羊的地方,這是表明死祭是出於勉強的;惟新節獻的不是死祭,而是活祭,故當先得基督之愛所激勵,而後能收美滿的效果。因此保羅對羅馬教會的信徒說:『弟兄們!我以上帝的慈悲勸你們,將身體獻上,當作活祭』了。

(二)因明白基督代死之理(十四節下半)信徒所以無力勝過罪惡,是因不明代死之理。若能明白耶穌在一千九百年前被釘十架,那時,即是我們同釘十架的奇妙原理,則必向罪是死,向義是活,不敢輕於犯罪,抑且能不犯罪。

加拉太二章廿節說:『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,現在治著的,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裏面活著。並且我如今在肉身活著,是因信上帝的兒子而活,他是愛我,為我捨己。』哥羅西三章三節說:『因為你們已經死了,你們的生命與基督一同藏在上帝裏面。』這兩節聖經,就是解明代死,同死的原理的。我們一明白這個原理,則不得不作傳道,好像保羅所說:『我傳福音原沒有可誇的,因為我是不得已的;若不傳福音,我便有禍了。』

這個代死的原理,是基督教獨有的,和實際的,寶貝,我們有此寶貝,怎能秘而不宣?

(三)因明白為主而活的利益(十五節) 為主而活,是傳道人的本分,也是傳道人的利益。我們得救後的生命,是屬主的,而非屬我的,故我們的生活,當完全為主。惜多人與世界攜手,妥協,致為世界為自己而活,在主前一些兒價值都沒有。

腓立比一章廿一節說:『因我活著,就是基督,我死了,就有益處。』反過來說:若我活與,就是自己,或就是世界,那末,我若死了,就必有損害了。

平常人總是誤會獻身是作傳道,其實我們若為主而活,就是獻身。國民黨的黨員,尚有人能真正獻身黨國,難道我們不能真正獻身於天國麼?

(四)向耶穌的認識(十六節) 保羅這裏說他從前曾『憑著外貌,認過基督。』這是真的,他從前認耶穌是破壞摩西律法的大罪魁,猶太教的叛徒,法利賽黨的仇敵。……後得聖靈光照,即從外貌的認識,轉到內心的認識;從錯誤的認識,轉到真正的認識去了。

我常常說:傳道人對於耶穌,要比平信徒有更深的認識,不然,則不能得耶穌更深的生命,為耶穌作更深的工夫。

(五)因明白重生的實在(十七節) 『若有人在基督裏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,都變成新的了。』這是重生的話。舊人必須重生,才能作個新造的人,否則不過是改善的人吧了。重生之道,也是基督教的特色,為他宗教所無的。既然明白重生要在基督裏,若不宣傳基督,怎能使人重生呢?

(六)因明白與神和好的必要(十八九節) 福音使者的重責,是勸人與神和好。世界的人,通都是與神為敵,倘若不是靠賴耶穌與神和好,就必成為沉淪絕望的人。我們睹此,必怎能忍?其必發起熱誠,獻身作主之工也明矣。

以上六個動機,非敢謂概盡一切,然亦可想見其一斑了。故我們要做好的傳道人,必先有好的動機,蓋動機好,目的必好;目的好,結果也必好,這是一定的阿!

 

一個傳道人的試驗(六章三至十節)

黃原素

教會聘用傳道人,不可單獨試驗其學識如何,口才如何,經驗如何,及在何校畢業,作主工多少年等,更要依保羅這裏舉出幾件為試驗的標準。

(一)不傾跌人(三節) 保羅這裏說!『我們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,』就是不傾跌人的意思。傳道人若非真正愛主愛人,是最易傾跌人於不知不覺之間的。世人向信徒講甚麼壞話去譭謗主,不能令信徒跌倒,因明知他們是福音的門外漢,和敵對者之故。若傳道人謬解聖經,言行不符,思想錯誤,態度消極,……那就真是信徒的絆腳石了!

故傳道人不是造就人,便是傾跌人,全在一念之分罷了。某聖經學生,平日對主頗稱熱心,不料因聽了某傳道人的一席灰心話,便如冷水澆背,登時退步冷淡下去。又某信徒很虔誠事主,不料見教會裏那傳道主任,吸煙喝酒,……全無敬虔生活,此後,他的敬虔,亦漸漸懈怠了。又有某會教友,很喜歡喝酒,每飯不忘,傳道人勸他戒去,他對傳道人說:先生,我之每日必喝酒,和你每日必喫雪糕,有甚麼兩樣?喫雪糕本不是罪,但日日喫牠,成為嗜好,那就不是好的榜樣了。這樣說來,誰說傳道人的言行生活,不與教友直接間接發生好的或壞的影響呢?

保羅在這裏說:『我們凡事都不叫人有妨礙,』與在羅馬書十四章廿一節說:『無論是喫肉,是喝酒,是什麼別的事,叫弟兄跌倒,一概不作纔好。』同有一樣意義。我們要步武保羅的工作,還須先步武保羅的心志和人格。

現在傳道人,我覺得有些太自由了,差不多除了幾件顯然罪惡不敢作外,甚麼都可作,但請靜聽保羅的勸勉:『只是你們要謹慎,恐怕你們這自由,竟成了那軟弱人的絆腳石。』(林前八章九節)

關於吸煙喝酒問題,許多人聚訟紛紛:有些以為不可,也有些以為不妨,但最好以聖經的話為標準。保羅說:『所以食物若叫我弟兄跌倒,我就永遠不喫肉,免得叫我弟兄跌倒了。』(林前八章十三節)喫肉若能叫弟兄跌倒,尚在當戒之列,況吸煙喝酒麼?故我們行事為人,當以『不求自己的益處,乃要求別人的益處』為標準,極力避免一切與人有礙的事,不可因口腹之慾而傾跌他人。

(二)忍受苦難(四五節) 我們有甚麼憑據表明自己是上帝的用人?就是在許多忍耐、患難,窮乏,困苦,鞭打,監禁,擾亂,動勞……等事上表明。將來上帝在他的用人身上,不是找甚麼文憑,乃是找甚麼傷痕,那些為主名而致受傷的,將來必得賞賜。傳說歐戰時,英皇出迎凱旋將士,見一車廂,滿載傷兵,他即揭帽致敬。深信主將來恩遇那些凡為他名忍受苦難的忠僕,比之英皇恩遇傷兵,將有過之無不及。

傳道人不當存逸樂的心念,傳道人有如世人所謂『犁頭命,』不作工則生銹的。惟要刻苦工作,流血流汗,背著十架,直至主來。

(三)敬虔生活(五節下六節上句)約分兩件而言

1)儆醒 儆醒即不放鬆不懈怠的意思。先生對學生,父母對兒女,若『放鬆一尺,虔放肆一丈,』我們若不時刻儆醒,未有不陷於誘惑的。故要保持敬虔的生活,當保持儆醒的心。

2)廉潔 廉潔,是人生一件美德。傳道人若不能廉潔,不但於德行上有虧,即於敬。生活上,也有影響,故傳道人對於衣服等項,宜格外小心,要擺脫一切時髦奢華的習尚。凡社會上跡近縱情的地方,如戲院,舞場,娛樂團體等,均不宜插足其間,以免廢時耗財。總之,當把整個生活榮耀主,在敬虔上操練自己。因為:『操練自己,益處還少;惟獨敬虔。凡事都有益處。』(提前四章八節)

(四)屬靈本領(六七節) 保羅這裏分對內對外兩種:

(一)對內的,如:聖經的『知識』,辦事『恒忍,』對人的『恩慈,』『聖靈的感化,』『無偽的愛心』是。

(二)對外的,如用以應付環境的,有『真實的道理,』靠著站立得穩的,有『上帝的大能,』以之抵抗仇敵的,有『仁義的兵器。』果我們有這些對內對外的屬靈本領,則應付一切可以游刃有餘了。

(五)超奇的態度(八九節) 傳道人有時得榮耀,有時得羞辱,有時得美名,有時得惡名,有時升至高天,有時降至地下,但無論如何,不可稍露驕傲或灰心的態度。

但保羅在此還舉出傳道人幾個當有的超奇態度來:『似乎是誘惑人的,卻是誠實的;似乎不為人所知,卻是人所共知的;似乎要死,卻是活著的;似乎受責罰,卻是不至喪命的;似乎憂愁,卻是常常快樂的;似乎貧窮,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;似乎一無所有,卻是樣樣都有的。』

至於世人的態度,恰巧和此相反,若倒轉過來讀,倒很有趣。『似乎是誠實的,卻是誘惑人的;似乎是人所共知的,卻是不為人所知的;似乎活著的,卻是要死的;似乎不是喪命,卻是要受責罰的;似乎快樂的,卻是常常憂愁的;似乎富足,卻是叫許多人貧窮的;似乎樣樣都有,卻是一無所有的。』

我們傳道人,經過這幾個試驗,若能驗得中,存得住,就必得著賞賜。

 

一個傳道人的職權(十章一至十一章十節)

黃原素

關於傳道人的職權,教會裏歷來也是聚訟紛紛,莫衷一是,有些以為傳道人宜行使職權,有些則以為當放棄,前者好像失於太過,後者好像失於不及,但保羅在這裏卻提出一個折衷的辦法來。

(一)職權不在外貌(十章七至十一節) 令保羅感覺痛苦的,是哥林多教會裏有些偽師暗中唆聳信徒,反對保羅,輕慢保羅,說他怎樣『氣貌不揚,』怎樣『言語粗俗,』委實令保羅難堪。然而保羅外貌雖沒有可誇之處,而內在靈性的充實,和生命的豐富,恐當時沒有人能望其肩項。

他們偽師所持的理由,以為像保羅這樣外貌鄙陋的人,實不配行使其使徒的職權。那知主是不看人外貌,只看人內心的。若不圖實事之求是,獨肆外貌之誇張,將必為主所唾棄。

有某信徒,身有廢疾,人皆輕看他,但他登壇講道,卻有大能力,令多人聞而受感。昨日報載:某公司的經理,常請傳道人在主日到他那裏講道,不料一次請了一位神學畢業生作他們的顧問,不久,竟敗壞了許多人的信心,連那位平日熱心主道的經理,也因而跌倒。這樣看來,作主工的,是憑著外貌麼?故傳道人使用其職權以造就人則可,若使用其職權以敗壞人則不可矣。保羅說:『主賜給我們權柄,是要造就你們,並不是要敗壞你們,我就是這權柄稍微誇口,也不致於慚愧。』

加拉太五章廿五節說:『我們若是靠聖靈得生,就當靠聖靈行事。』許多傳道人得了職權之後,便靠己而作工,而行事,不肯虛心靠聖靈的引導,致使教會中人,意見紛岐,彼此鉤心鬥角,這實是令聖靈懷憂的事!

我們讀這段經文,則知保羅不是沒有職權,他說:『倘若有人自信是屬基督的,他要再想想:他如何屬基督,我們也是如何屬基督的。』……保羅所以不願意分外誇口──顯赫其職權的,是欲表明他是靠著聖靈而作工,而不是靠著職權而作工耳!

(二)誇口不在分外(十二至十八節) 那些偽師是『用自己度量自己,用自己比較自己』的,但保羅『不敢將自己和那自薦的人,同列相比,』做那不通達的事。蓋保羅所以只求聖靈度量自己,不肯自己度量自己,是恐落於驕傲自恃的窠臼。

十三節說:『我們不願意分外誇口,只要照上帝所量給我們的界限,搆到你們那裏。』這是謂哥林多教會的界限,乃上帝所量給保羅的意思。因此順便討論一下工場問題。我們的工場,要以為是上帝所劃定的。不可貪新厭舊,自己選擇適意的工場。也不可以為自己學問,才識,經驗,都超過他人,不屑在小的工場作工,須知保羅欲到哥林多去,並不是因那裏交通利便,文化發達,乃是全聽上帝的差遣和安排。

(三)為信徒熱情(十一章一至三節) 保羅在這數節書裏,表現出他愛信徒的熱情來。傳道人本具有兩職:

(一)父親

(二)師傅

但這兩職,是大有分別的。比方學生犯罪,為之師者,只盡分管教他,不聽,便把他的名字開除而已。惟父親則不然,常有見父親因兒子不肖,而致憂鬱而死的。蓋師傅可以辭職,父親是不能辭職的;師傅可以有偽,(如偽師是)父親是不能偽的。所以師傅可以有許多個,而父親則只有一個。故傳道人當為教會之父,不只為教會之師。但請問我們為教會有如父親之發起熱情愛心否?

二節說:『我為你們起的憤恨,原是上帝那樣的憤恨,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,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,獻給基督。』可惜後來竟聽從了偽師的誘惑,致『他們的心偏於邪,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,』始正而終邪,始潔而終污,多麼痛心的事!

四節說:『假如有人來,只傳一個耶穌,不是我們所傳過的;或者你們另受一個靈,不是你們所受過的;或者另得一個福音,不是你們所得過的;你們容讓他也就罷了。』保羅本非贊成這個,不過是一種傷心憤慨的話而已。因為耶穌是獨一的,聖靈也是獨一的,福音也是獨一的,若有其二,那便是出於魔鬼了。哦,哥林多教會,是保羅所創立的,尚有斯弊,可概其餘了。

(五)與偽師挑戰(五六節)

1)在靈智方面挑戰 五節所說:『那些最大的使徒,』恐不是指彼得約翰等而言,乃是指那些偽師自稱是最大的使徒者而說吧。依六節所言,保羅豈真言語粗俗麼?不過那些偽師,在演講時,喜炫所長,往往援經引典,嚙字咬文,非如保羅之平鋪直敘,照事直陳耳。因為保羅所重的,不是世智,乃是靈智,他曾立定心志,不用高言大智和委婉的言語,去宣傳上帝的奧秘;乃用聖靈和大能,去證明十字架的福音。至若巧言令色,強詞雄辯,則不是保羅所取,也不是我們傳道人所宜效法的了。

2)在犧牲方面挑戰(七至十節) 本來『工得其值,』是合宜的,但保羅卻不受教會的供給,在哥林多住了一年有奇,都作工度日,自食其力,沒有累著他們之中的一個人。這種犧牲精神,豈偽師所可望及?在這裏亦有教訓我們;不但不可因工場而生爭執,即工金方面,也當帶著犧牲性質,不可斤斤計較。

3)在愛心方面挑戰(十一節) 『為甚麼呢?是因我不愛你們麼?這有上帝知道。』只此一句彀了。保羅在各方面,都全獲勝利了。

 

一個傳道人的誇張(十一章十六至十二章十節)

黃原素

傳道人本當謙卑自處,不可有甚麼誇張;但老實說,傳道人確有可誇之處。保羅這裏自誇,初非他所願意,無奈勢逼處此,故聖靈亦許可他了。觀於保羅所言,自可了然:『我再說:人不可把我看作愚妄的,縱然如此,也要把我當作愚妄人接納,叫我可以略略自誇。我說的話,不是奉主命說的,乃是像愚妄人放膽自誇。既有好些人憑著血氣自誇,我也要自誇了。』

(一)誇地位(廿二三節) 保羅不是誇自己的學問才情,乃是誇自己的地位。保羅有何地位?

1.是希伯來人 希伯來人無論在舊約或新約,都有相當地位的。十二使徒,都是希伯來人。

2.是以色列人 以色列人是上帝的選民,地位更為重要。

3.是亞伯拉罕的後裔 我們今日憑著信心來說,也是亞伯拉罕的後裔。(加拉太三章七節)

4.是基督的僕人 保羅比偽師更是。保羅有以上的地位,可以自誇了。

(二)誇患難(廿三至廿九節) 有此二十多件患難,不可以自誇麼?保羅有這樣的傷痕,保羅即有這樣的榮耀。兄姊們,這廿多碗苦菜,你嘗過幾碗呢?你為主下過監牢麼?受過鞭打麼?冒過死麼?被棍和被石打了幾次呢?你出門傳道遇過船壞麼?屢次行過遠路及遭過江河,盜賊,同族,外邦人,城裏,曠野,海中,假兄弟等等危險麼?亦受過勞碌,困苦,多次不得食,不得睡,不得喝,不得穿等等貧苦麼?若有的話,請你在那裏點一小誌,看看有幾件。哦,恐怕我們一件都未曾受過吧!但保羅謂還不止此,『除了這外面的事,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,天天壓在我身上。』保羅真是一個為主備嘗多難的人阿!

所以,傳道之工,是最易而又最難:敷衍了事,則最易;認真負責,則最難,在這個原則之下,遂形成苦樂不均的兩種傳道人。請問你屬於那一種呢?

(三)誇軟弱(廿九至卅三節) 保羅除了身體以外,無論那方面,都是十分健全的,為甚麼誇其軟弱呢?他自己曾答覆這個問題:『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。』因為主的能力,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的。保羅在這裏特別提到他從前在大馬色地方,用筐子從城牆上被人縋下來的事情,就是誇弱的表示。不然,以一個迦馬列門下大數人的掃羅,為何要這麼受凌辱呢?再考保羅的名義,也很有趣。保羅是『小』的意思,他從前叫掃羅,是『追求』的意思。昔日的掃羅,是有雄心大志,甚麼都去追求;今日的保羅,則甘居細小,坐在筐子裏。這一點,就是保羅可誇之處了。我們人總喜歡由小而大,由低而高,昔日名為『謙,』或名為『小』的,今或名為『驕,』名為『大』了。豈不是適與保羅相及麼?

再看十二章一至十節,那裏有兩件東西,也很值得一談的,就是:『三層天』和『一根刺。』二節所說『那個在基督裏的人,』是保羅暗指自己,可無疑義。但保羅在十四年前,(未作主工之前)曾被提到三層天上去,(被提到樂園裏去)聽見隱秘的言語,這是多麼可誇的事。若是我們,朝得此奇遇,夕即宣揚屋頂而誇耀於人了。惟保羅則否,他竟舍此而不誇,而誇其『一根刺。』『一根刺』是何意?有說是指肉身的痛苦,也有說是指心靈的憂傷,但無論如何,是保羅一件極難忍受的事。蓋保羅曾為這事,三次求過主,叫這刺離開他。主卻對他說:『我的恩典彀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,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』在主的意,以為那一根刺,是大有造就於保羅的,不然,恐他要急於榮耀其『三層天』,而不待十四年之後,才隱約說出了。

各位,你們也有自己的一根刺否?若有的話,能善用之,至少可得幾件的幫助。

1.助人自卑 耶穌說:『自卑的必得升高,』彼得說:『上帝阻擋驕傲的人,賜恩給謙卑的人。所以你們要自卑,服在上帝大能的手下,到了時候,他必叫你們升高。』但人必先經歷苦難,挫折,打擊,……才肯自卑的。所以說:『刺,』就是上帝助人自卑的一種方法。

2.助人忍耐 上帝不即代人拔刺,不是他的殘忍,正有他的苦衷在,是要我們學習忍耐的功課呢。我們若能忍耐等候主旨,及至時候一到,主必為我開一出路的。

3.助人信靠 學習忍耐是難,學習信靠更難。許多時我們要等到甚麼都妥當了,才去動手,這不是行信靠之路。凡行信靠之路的人,必是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,唯主旨是從,不看環境,不順情慾的。甚麼是主旨?依我的經驗,凡是難而且苦的事,多是主旨,易而又樂的事,多非主旨。早年有人叫我往南洋佈道,我的私心竊喜,其後在祈禱中,覺得不是主旨,遂作罷論。各位,你作事有沒有看看是主旨或是己意呢?事實昭示我們!行主旨者,必獲成功;從己意者,必遭失敗。我們當小心出之!

4.助人知足 這根刺亦可教訓我們知足。這似乎是『牛頭不對馬嘴』的話。但細味主答保羅之言:『我的恩典,彀你用的,』則知實在不錯。故無論受甚麼的一根刺,倘能執住主這已成事實的應許,那末,知足的心,自油然興起了。

各位,你要『三層天,』或要『一根刺』呢?若兼而有之,你誇甚麼?求主使我們的誇張,不過於聖靈所許。

 

一個傳道人的存心(十二章十二至末節)

黃原素

傳道人的存心,是極關重要的,故保羅在末後便討論到這個問題。傳道人應如何存心。

(一)不累教會(十四節)這不消說是指著錢財方面說的。保羅不願增加哥林多教會錢財上的負擔,寧可自食其力,上面已經說過了。這節的兒女和父母,也許是一個比喻:父母,是保羅比作自己,兒女是保羅比作哥林多的信徒。

傳道人,最好不取教會薪金,但現在教會是薪金制的,我們也不要破壞。聞某熱心司堂者捐盡所有於教會,自己卻受月薪二元,這堪為我們的模範。現在教會有兩個危險:第一,是有些傳道人每年向教會領大筆薪金,為教會之累。第二,是有些掛著自由傳道的招牌,遇事往往不肯負責,且欲以此傲人。所以我勸凡可以過得去的傳道人,不要多受薪金,免為教會之累。也勸凡要獻身做自由傳道的可愛同勞,要認清楚主的旨意,若非主的許可,總要領受些薪金為宜。在近日中國教會快要實行自理之時,照我的意思,傳道人的生活,要十分簡單,薪金要受,但不宜過多,依這原則做去,則教會可不為其累了。諸君以為然乎?

趁此,也和各位討論傳道人欠債問題。我以為傳道人不當向人借債,尤其不可拖欠人的錢債。若然,這便是罪惡。我曾向人借過債,後來有人說我是罪,我心不服,及今思之,實在是罪。聞某傳道人,因結婚而欠下人們一筆大債,現在生了兒女,還未清還,致教會蒙羞,主名受辱,而工作亦受很大的影響,這不算是罪麼?或說:傳道人薪金菲薄,處生活程度昂高時代,雖欲不欠債,其可得乎?答:我提議傳道人當力避浮夸,奢侈,時髦的習尚,實行刻苦簡單的生活,就是為此之故。若大家能切實遵行,教會受益不尟。

(二)為信徒靈魂甘心費財費力十五節)(傳道人為要救人靈魂,有時不止費力,更要費財。保羅更不止此,他說:『我是大有憂愁,心裏時常傷痛,為我弟兄,我骨肉之親,就是自被咒詛,與基督分離,我也願意。』(羅九章二三節)故我們這樣做,若能稍收果效,還得些安慰,最怕,是費財費力,而結果卻等於零,那更難堪。像保羅說:『我越愛你們,你們越不愛我。』

古時摩西亞倫等,怎樣為以色列人費盡精力,引領他們由埃及地出來,但以色列人如何待他們?一遇有試煉時,即向他們發怨言,說:『巴不得我們早死在埃及地,或是死在這曠野,耶和華為甚麼把我們領到那地,使我們倒在刀下呢?……我們回埃及去豈不好麼?』但摩西等遇著這樣橫逆時,便怎麼樣?民數記十六章四節說:『摩西聽見這話,就俯伏在地』。把此事告訴主,祈求主,讓主解決。摩西不像我們,稍遇難堪,即大燒其『檯炮,』摩西所燒的,只是『膝頭炮』而已。若能如此,必終獲全勝的。

腓立比二章十七節說:『我以你們的信心為供獻的祭物,我若被澆奠在其上,(請注意)也是喜樂。並且與你們眾人一同喜樂。』帖撒羅尼迦前二章八節說:『我們既是這樣愛你們,不但願意將上帝的福音給你們,連自己的性命也願給你們,因你們是我們所疼愛的』我們向教會,向信徒,能有此存心否?

約翰十章十一二節說:『我是好牧人,好牧人為羊捨命若是僱工,不是牧人,羊也不是他自己的,他看見狼來,就撇下羊逃走,狼抓住羊,趕散了羊群。』這裏分明繪畫出兩種傳道人的影像來:牧人式的傳道人,雖為羊捨命,也含著笑臉;僱工式的傳道人,見有困難,即放棄責任,惶恐奔逃。

(三)不佔教會便宜(十七八節) 保羅立志不佔教會便宜,不特保羅自己是這樣,連他的同工──提多等,也是這樣。

我們在教會裏,寧可吃虧,不可佔便宜。以利沙的僕人基哈裏,想佔些便宜,便替乃縵而長大痲瘋。其次如亞干掃羅等,都是在欲佔便宜上傾跌。我們又怎可蹈他們的覆轍,而不步保羅的美跡呢?

(四)為教會擔憂(廿至末節) 哥林多教會的信徒,有兩件顯而易見的罪:

(1)黨慾,他們各位黨派,分門別戶,互相鬥爭。

(2)情慾,他們之中,犯淫亂之罪的有人,犯飲食之罪的有人。……要醫前病,須用愛心;要醫後病,須用聖潔。保羅處在這樣不完全屬主的教會裏,怎能不為她憂心悄悄呢!(十二章廿一節)老實說句:今日的教會,何嘗不有這些罪惡?我們除了為她憂愁外,更要秉公道,存愛心,靠靈力,肅清之,不要徇於情面,不要姑息養奸,致貽後患無窮。

這就是哥林多後書所給我們傳道人八個最扼要的教訓,望主把牠存在各人之心,更能顯之於實行,有厚望焉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