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博士

(亞一14-17)這一段經文中,第二、三個異象分別出現於第十五、十六節。今天我們要看的第四個異象,則在第十七節──「你要宣告說,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,我的城邑必再豐盛發達,耶和華必再安慰錫安,揀選耶路撒冷。」

在前三個異象中,是要以色列人特別注意歷史的苦難,他們從苦難中看見神的恩惠。這是兩方面的──是公義與慈愛,也是懲罰與揀選。第四個異象,是要他們更看出自己,同樣教會也可以在神面前看見自己的光景──因此,審判必須從神的家起首。神是公義的,所以當教會失敗,軟弱和退後時,神一定要管教,但祂並不丟棄屬祂的人,祂要保護他們如同眼中的瞳人。罪惡必須消除,而最重要者,還是我們必須有屬靈的眼光,得見神的作為。不論在任何環境,不可失望、灰心, 要知道神是奇妙的主;即使處身在低窪的山谷中,我們還須抬頭仰望神,因為祂必向我們施恩。在第三個異象的末了,先知要以色列人低頭靜默敬拜。敬拜是首要的,不然我們就沒有好的領袖和事奉。因此,在第四章中,特別看到祭司的工作,自被擄歸回,以色列人中有兩個領袖。所羅巴伯是政治的領袖,大祭司約書亞是宗教的領袖;此外還有先知哈該和撒迦利亞同期工作。

第三章記載的第四個異象中,主要的人物是大祭司約書亞。這異象好像是一個法庭,神是審判官,歷史每一件事,都與神的審判有直接的關係。歷史中的危機,都在表明神公義的審判。審判者是神,撒但是原告,大祭司約書亞卻是被告。當約書亞被起訴時,神責備撒但,這並非說撒但的控告沒有憑據,身為大祭司的約書亞該是潔淨的,不但是內在,更需要外表的潔淨。不過經文告訴我們,他穿著污穢的衣服,他就沒有資格事奉神。這樣看來撒但的控告是有憑據的,但神責備的卻是撒但。對於認識撒但,新約比舊約解釋較為清楚,舊約只有約伯記曾提到撒但,其次本書也有提到;撒但受責備是因為牠不尊重神的心意。牠的控告雖然是對的, 約書亞實在是犯了不潔的罪,但神的心意,卻要安慰錫安,揀選耶路撒冷,所以神要責備撒但。神有揀選的恩典,這非撒但和一般人所能明白的。神的工作,要藉祂工人表達出來;所以尊重神的,就必須尊重神的心意和神的工作,特別是祂的工人,因為他們是神的代表。在這裏,我們要注意,以色列本是神所揀選的;在創世記中,特別強調神的揀選,而出埃及記對神揀選的恩典,有更透澈的說明(出十九5)。神說:「你們若實在聽從我的話,遵守我的約,就要在萬民中作屬我的子民。」神揀選以色列的目的,並非因他們的民族優越,有輝煌的歷史和文化的遺產。他們本是一個弱小落後的民族,居於中東的一隅,過著半游牧的生活,實在沒有可值得揀選的地方,唯一的原因,是神的恩典。我們得蒙揀選,亦並非因我們有甚麼好處,完全是出於神的恩典。今天我們在神面前成為何等樣人,都是神恩典造成的。所以我們必須尊重神,並祂的工作、心意和祂的工人。若不然,我們必像撒但一樣,受到責備。

大祭司約書亞獨自面對審判,並非因他罪大惡極,乃因他是全以色列會眾的代表;這是希伯來人的思想,稱為積聚人格。換言之,約書亞是神的僕人,他失敗,就要受到責罰和審判;因為審判是從神的家起首,他要代表全以色列受審判。神在公義中還充滿無限慈愛,神說約書亞是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(也包括全以色 列)。神是烈火,故公義的審判,要臨到以色列。神是信實的,祂的恩典不改變,祂有無限的憐憫,祂是守約施慈愛的主,以色列像是「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。」 阿摩司書四章十一節也有同樣的說法。阿摩司是主前第八世紀以色列第一位寫作的先知,是四位重要先知之一(即阿摩司、何西阿、以賽亞及彌迦),神分別使用他們。身為南方人的阿摩司,是向北傳道,何西阿亦向本身的北方人傳道,而生於皇宮貴族的以賽亞,則向自己南方人傳道。相反的,彌迦是在鄉村長大的,他仍用不同的方法,把神的真理表達出來。阿摩司講說公義責備人,極其嚴厲。何西阿身為北方人,是慈愛的先知,心存愛同胞之心,流淚、嘆息地傳神的愛。以賽亞出身貴族,有特別的風度;彌迦卻是鄉下人,說話極率直。以賽亞重聖潔,彌迦總匯三者之內容。他說神要求我們行公義、好憐憫、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。我們讀聖經,須下功夫。神的啟示是一貫的,我們若能了解這四位先知的信息,就能明白其他先知所傳的,能以經解經了。「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」這句話,可使我們聯想到傳公義的阿摩司。不過神在公義中仍有憐憫,如果人願意悔改,就可以獲得神的憐憫。審判中有一個極重要的信息是「餘數」或稱「餘民」。神實在捨不得滅絕所有的人, 甚至是外邦人。神盼望人悔改,所以在先知書中,說出「餘數」的真理。這些人都是敬虔的,而且是切實悔改的以色列人,他們有真信心仰望神,其中更有外邦人的餘數。聖經中明說,若外邦人願意悔改,神也照樣讓他們蒙恩得救。因此,我們不該有狹窄的思想,以為以色列人必得救,倘若他們犯罪,照樣是會滅亡的。當他們不接受神揀選的愛時,就會在恩典中墮落,神只得把他們放棄,這是極重要的真理。

我常感覺中國教會,受許多不大正確的觀念影響。比方我們非常強調一種意義,舊約是律法時代,新約是恩典時代;時代的真理是正確的。但我不同意以上所說,因為舊約也有恩典,恩典與律法是相輔相承的。若我們相信神的啟示是合一的話,就不能以此劃分新舊約,當我們讀新約時,必會想起律法,就如約翰一章17 節所說,律法是藉摩西傳的,恩典和真理都是從耶穌基督來的,這是非常寶貴的真理,先律法,後恩典,沒有人能靠律法稱義。但舊約,我看恩典還是在律法之前, 神先有揀選,是以色列的恩典,然後才叫他們愛神。如在出二十章,傳十誡以前,神說,我是耶和華你們的神,曾把你們從埃及為奴之地領出來。出埃及完全是神的恩典, 以色列人並沒有作甚麼,是白白得著的。新約保羅在以弗所書前三章說恩典,神的拯救,基督把其中的牆拆毀,使我們能到父神的面前。然而在四章一節說:「你們既然蒙恩,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。」這是律法,律法中有恩典,恩典中亦有律法。保羅好像不著重律法,因為是針對猶太人以為行律法可以得救。對於西方 的思想,就受到希臘的影響,而中國教會的傳統,則受宣教士的影響。猶太人具有希臘影響的西方思想,所以對新約比較舊約明白,東方人較容易了解舊約,但可惜跟隨了西方人的路線,好像要跟猶太人一樣;先進入了律法,然後又從律法中出來,實在沒有這個必要。在舊約中其實有無限的恩典,神白白把救恩給以色列人,從埃及拯救他們出來,完全是無條件和無須付代價的。我們若不重視恩典,恩典就變得太隨便了。我們雖然不好,神卻仍舊愛我們。因為各人都有軟弱,會隨便、馬虎, 以為自己已蒙恩得救,就放縱自己,這是非常危險的。神的恩典每每賜給我們,也附帶有條件的;條件是我們要信靠順服,並且接受祂,不然,祂的恩典不會臨到我們。

中國教會也很喜歡講預定論。我們得救都是神所預定的,不能得救的人也是神預定的,這種思想完全錯誤。神預定所有人得救,不得救的,是他個人不願意得救。聖經早已說明,我們個人、家庭以及教會,在神面前都要負責任,這就是「餘數」的道理。神願意恩待每一個人,神愛世人,所以揀選以色列,給他們差傳的工作,作全世界的宣教士。在賽四十二章說以色列是神揀選的僕人,他們要成為眾民的中保,作外邦人的光。所有的人都在神的愛中。神有自己的方法,祂先揀選以色列,然後由他們把恩典帶出去。這也是教會的真理,神揀選我們,要我們把恩典帶出去;若我們失敗,神的審判就從祂的家起首。但不是每個人都失敗,我們會先受警戒,好叫我們悔改,作敬虔的人,我們好像從火中抽出來的一根柴一樣,悔改後,我們這些「餘數」,將成為復興的核心;教會的復興,就是從這些願意切實悔改的 人起首。

當時,以色列要有大祭司,我們的大祭司是主耶穌。祂沒有犯罪,祂豈不是不會有約書亞的不潔問題嗎?事實上以色列全族,都是祭司的國度,這思想在新約也有,彼得前書二章九節說每個信徒都是君尊的祭司。在教會歷史上,曾把人分作聖品與俗品,這並非聖經的真理;明白真理的人,都知道每個信徒都是君尊的祭司。馬丁路德改教時,也重視這真理。但近年來,全世界教會都有一種趨向,在信徒運動聲中,以為平信徒可作任何職事,因此就漠視專職的傳道人,這一點實在是錯誤的。不懂敬拜,是今天教會最大的問題;缺少等候及個人靈修,自然不可能在團體中有好的敬拜。今日的牧師、傳道人及幹事因事務太忙,以致缺少了禱告等候的時間,甚至長執們也是如此。主日崇拜只是象徵式,在教會舉行過,來參加崇拜的人,也得不著甚麼。須知道祭司的工作是獻祭與奉獻,熱心的信徒只注重事奉, 而缺乏真正的敬拜,詩班更鮮有做到帶領會眾讚美神,更甚者,是常聽道而不行道的,甚至有人人連聽道也不會。二百年前福音傳到中國,神興起不少奮興佈道家, 中國教會雖未因重敬拜儀式,而忽略聖經話語,然而卻常停留在道理的開端。佈道家的信息雖好,他們卻沒有栽培的恩賜,以至不能幫助中國教會在神的話語上建立。一般人聽道的程度,是易的,喜歡故事、見證、笑話一類輕鬆愉快的;卻沒有在神話語上下功夫,這是教會的重大損失。到教會聽道的人太多,卻缺少行道的人;聽道的人,只喜歡聽外來的講者,而忽略了自己的牧者。反觀舊約祭司是教導神話語的人,他們多不解釋,只直接地告訴人,今天中國教會,極缺乏神的話語; 講故事在講道中雖然有此需要,但也有取代神話語的危險。好的敬拜,要安靜等候,不單聽人講,也要自己去領受。祭司不隨便解釋神的話語,但常見人在佈道會中,說太多而不正確的話,忽略了神話語本身的功效。祭司且有醫治的責任,除了敬拜,奉獻和帶領別人,還要安慰幫助有需要的人。此外,祭司要把人帶到神面前,祭司必須清潔,正如約書亞要換上華美的衣服,戴上潔淨的冠冕,準備作神的工。今天我們有很多重要的責任、使命等待著,但必須先潔淨,而且要有祭司型的屬靈經驗。「萬君之耶和華如此說,你若遵行我的道,謹守我的命令,你就可以管理我的家,看守我的院宇,我也要使你在這些站立的人中間來往。」要管理神的家,必須先管理自己的家,熱心的信徒,卻沒有使自己的家榮耀神。我們需要先自潔,然後才能管理神的家,且在神的使者面前來往。

有三點我們要注意的:

第一,「我必使我僕人大衛的苗裔發出」,苗裔即樹枝,不像柴被砍下,大衛的苗裔是指彌賽亞,但教會是彌賽亞的團體,這說明我們有君尊的身份。

第二,「看哪,我在約書亞面前所立的石頭,在一塊石頭上有七眼。」又說要雕刻這石頭,石頭像摩西說的,耶和華是磐石,或彼得所說的,我們都是活石。七眼,表明神的看顧,祂是無所不知,奇妙的神,祂把智慧賜給我們。

最後,「你們要請鄰舍坐在葡萄樹和無花果樹下。」意味著不再有戰爭苦難,我們都在永久的平安中。現在還有許多人沒有在平安中,這是我們的失敗和忽略,因為仍穿著污穢祭司的衣袍。神的工作已成就,把罪人提升至義人,祂使我們因信稱義,但請注意,千萬不可在恩典中墮落,求神興起我們,管理神的家,在神使者中蒙恩更深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