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博士

今天我們要思想撒迦利亞所看見的第五個異象。第四章第一節說:「那與我說話的天使又來叫醒我,好像人睡覺被喚醒一樣。」看完第四個異象之後,撒迦利 亞處在一個非常深切的屬靈感受中,他的生命溶化在異象裏面,可是神還有進一步的啟示,還有更重要的真理。於是便叫醒他,問他說:「你看見了甚麼?」記得耶 穌曾經有一次問一個瞎眼的人說:「你看見甚麼?」那瞎子因為得到耶穌的醫治,非常興奮,忙說:「我看見了!」只是他所看見的仍不清楚,他看見人好像樹木一 樣,而且行走,他雖然開了眼,但所看見的並不正確。今天在神的教會內,你和我也好像瞎眼的一樣,看得不清楚,不準確,不澈底。我們真要求問主說:「這到底 是甚麼意思呢?」我們不要自以為是,自圓其說,乃要像撒迦利亞一樣,求主給我們解釋明白。

撒迦利亞所看見的這異象,和前面的異象有非常密切的關係,這章聖經的主要人物是所羅巴伯,前一個異象即第三章內,主要人物則為約書亞,這二人同是被擄歸回的主要人物。大祭司約書亞是當時屬靈的領袖,而所羅巴伯則是行政的領袖,是個省長。在第四章末了的地方,天使問撒迦利亞說:「你知不知道這兩根橄欖枝在兩個流出金色油的金嘴旁邊,是甚麼意思?」撒迦利亞回答說不知道,天使便告訴他,這是兩個受膏者,站在普天下主的旁邊。這兩位受膏者,就是大祭司約書亞和行政領袖所羅巴伯,為甚麼兩人這麼重要呢?原來約書亞在第四個異象中,是代表以色列整個的民族,因為以色列是祭司的國度,神要藉他們把福音的計劃帶給 普世,但以色列人失敗了,他們祭司的外袍污穢了,所以神責備他們。雖然如此,但神並沒有丟棄他們,神要潔淨大祭司約書亞,要他誠心實意的做大祭司的工作, 在潔淨之後再蒙差遣。但這個異象還未講完,第五個異象便是更進一步的說明,其中出現的人物,雖然只是行政首長所羅巴伯,但他卻是非常重要。

所羅巴伯的重要,是接續第四章所講到大衛的苗裔,大衛的子孫,這和彌賽亞的預言有非常密切的關係。神曾和大衛立約,應許他的家有永遠的王位,可是自 所羅門以後,國家便分裂為二;十個支派在北國,由耶羅波安統治。他們和大衛的系統完全沒有關係,所以他們國內政治混亂,而且速速敗亡。但南國的兩個支派, 就是猶大和便雅憫的支派就不同了,神始終保存猶大支派大衛家裏面的人;甚至到被擄時期,還是大衛家的人。後來到波斯王讓以色列歸回的時候,設巴薩仍然是大 衛家的人,至於所羅巴伯,他是撒拉鐵的兒子,撒拉鐵是約雅敬的孫,換句話說,所羅巴伯就是約雅敬的曾孫,還是大衛家的人,一直到彌賽亞,仍然是屬大衛家 的。由此讓我們看見神的信實,和祂奇妙的保守。彌賽亞必須是君王,這是先知以賽亞的預言中所非常著重的。彌賽亞既然是君王,是祭司,有榮耀的身份,我們接 受了祂的生命,相信祂的人,也同樣有君尊的身份,也同樣是君王,是祭司,這是第四和第五個異象的主要意思。

跟著第四章第二節:「他問我說:你看見了甚麼?我說:我看見了一個純金的燈台,頂上有燈盞,燈台上有七盞燈,每盞有七個管子。」燈台是在會幕和聖殿 內的,一個純金的燈台,是純粹而且尊貴的,教會是燈台,它應該有聖潔和尊貴的地位;如果我們查考出埃及記,便知道金燈台是用一塊金子造成的,這表示基督的 身體只有一個,聖靈只有一位,直正的教會是合一的;有一樣的信仰,一樣的見證。當然,金子要變成純金,必須經過錘打,那就是說,教會也必須經歷許多的操 練。

基督徒的生活,是一種操練的生活。我們要在敬拜上操練,敬拜的真義,就是體會神的同在,不是單在外表儀式的聚集,乃要體會神與我們同在,從而起敬畏的心,這經驗是我們一生要學習的功課,我們要在主面前預備,等候,讓神向我們顯現,引導我們,這是一種不斷的操練。另外,我們要在禱告上操練,我們是祭司,是負責清理燈台的,燈台清理乾淨,加上油之後,才能發光,照亮他人。如果我們不好好學習禱告、操練禱告,教會怎麼會有生氣呢?因此我們務必在敬拜和靈修的生活上操練自己。還有,我們的事奉也必須經過操練,這事奉並不單指工作上的事奉,還有心靈的事奉,敬拜的事奉,生活的事奉等等,這一切都需要我們不斷去操練。很多時候我們說事奉神,其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,表現自己的才幹而已,並不是真的服事神。教會裏面如果產生問題,往往是那些最熱心的弟兄姐妹,有事奉的弟兄姐妹產生的,原因是各人以自我為中心,缺少禱告、缺少靈修、缺少弟兄姊妹的相交而形成的。也有不少信徒,在主日沒有敬拜,他們有太多的事奉,以致沒有在神面前安靜等候。美國一位很出名的哲學家曾說,今日教會最大的問題,就是後排的基督徒太多了。甚麼是後排的基督徒呢?就是那些袖手旁觀的信 徒,是一位旁觀者,不參與任何工作,甚至可以遲到早退,這是後排的基督徒,不過,我也發現很多有事奉的人坐在後面,因為他們要做招待或別樣的工作,所以坐 在後排,但他們沒有多的領受,沒有好好的敬拜,奉獻,結果完了聚會依然故我,在屬靈方面沒有長進,最熱心的人也不長進,教會的毛病便是在此。我們要好好做 祭司的工作,整理燈台,燈台本身並不能發光,但這裏說有七盞燈,七個管子,加起來便有四十九個,可以讓油能正常不斷的供應。我們需要在神面前領受恩典、能力,才可以發光。

撒迦利亞並不明白這異象的意思,萬軍之耶和華便說:「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我的靈,方能成事。」根據撒迦利亞書本來的字眼,勢力是指軍事和政治的力量,我們可以簡稱它為「人力」,即人的力量;才能原來是指財力、物力,那就是說,不是倚靠人力,不是倚靠財力,乃是倚靠靈力,這是個很重要的真理。保羅也曾說,所有的事都本於神,依靠祂而歸於祂,如果我們的工作不是出於神,神不會負責,即使我們很熱心、很努力的做,我們所建造的不是靈宮,只是巴別塔而已。

今天我們看見差傳的工作很興旺,但我們不要犯上西國教會宣教工作的錯誤,他們把本末倒置了。我們做神的工作,必須有三方面的力量,就是靈力、人力和財力,但他們卻把財力放在第一,開宣教會議的時候,最主要是大家捐錢,然後便找人,找到之後便發展工作,到宣教士或工作人員寫信回來作報告時,才說要禱告,這是本末倒置了。錢不是不重要,但不是最重要的,我們有了錢,但不一定有合適的宣教士,有合適的宣教士,也不一定能有效的做宣教工作;我們應把聖靈放在第一,惟有耶和華的靈,方能成事;有了靈,便一定有人,因為聖靈會差遣合適的工人,至於金錢,在神眼中實在是微乎其微的。同樣,我們若單在宣教工作上捐錢,這也不表明我們是真正關心宣教的工作,我們乃要在神面前等候,讓神來差遣我們。很多時候我們犯了一個很嚴重的錯誤,好像亞伯拉罕的兒子以撒一樣,不曉得自己就是那燔祭的羊羔。我們常禱告求神差派工人,但我們自己卻不準備回應神的呼召,這樣的禱告是空洞的。我們是祭司,應該隨時蒙潔淨,隨時接受操練,又隨時蒙差遣。

跟著的聖經說,撒迦利亞看見有一塊石頭在殿頂,這和第四個異象中冠冕栽在人的頭上的象徵很相似,這石頭不單像冠冕栽在殿的頂上,而且要成為地的根基,讓神的恩典藉著這些工作得以完成。誰能藐視這件事為小呢?雖然開始時不為人注意,但聖靈的工作一直在發展,而且非常偉大。只有當我們真正做主的工作時,神的恩典就帶出了。今天,教會是金燈台,我們需要神的靈不斷供應我們,使我們能在夜深黑暗的時代中,為神大發光明。還有,為甚麼說約書亞和所羅巴伯二人是受膏者呢?我們說受膏者的時候,不是指彌賽亞嗎?不錯,彌賽亞意思即受膏者,但我們知道大祭司是要經過按立的,就好像有首詩篇形容把油倒在亞倫頭上, 一直流到他的鬍鬚、衣襟,油是表示神的能力,我們也必須這樣。另外,君王也是要受膏的,所以這裏提到受膏者,是表明神把權授與他們,要他們做神的工作。今天,我們是君尊的祭司,也是君王的身份,神的靈澆灌我們身上,所以教會應該注重聖靈的工作,讓神的靈在我們身上發生功效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