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焦源濂牧師

(伯一6-22)

昨天我們講約伯記大綱,本書討論一個最古老的問題,是人人所必發生的;它使基督徒困擾,它對於信仰是個極具挑戰的問題。神為了解答義人為何受苦的問題,為使基督徒能在義人受苦的事實,找到清楚屬天的啟示;教我們受苦時,知道如何面對事實,也知道如何勝過;神就揀選了義人約伯,作為真理的懿範。

從第一章一至五節,我們看見受苦之前的約伯。昨天曾經講過,第一,他有最幸福的家庭。第二,有最美好的靈性。

今天我們來看約伯另兩個為人的特點:

第三,他有難能可貴的朋友,一般財主的朋友,不外牌友(雀友)馬友、酒肉朋友、玩友、假友,勢利朋友非屬此輩。我們從聖經看見,當他失去一切之時,他的三個有道德、有修養、有學問、靈性高的朋友;不遠千里而來,為他所遭遇的痛苦而安慰他。他們看見他所受的苦,非憑言語可以安慰;所以想尋找他受苦的根源,然後給予澈底幫助。由四至卅一章,都是他們長篇談話的記錄,他們的話講了又講,或者會使讀者覺得厭煩;但這些冗長的談話,反使我們覺得這樣的友情,何等可貴!他們都是民族領袖,是學者,是道德家,是約伯的知友。

第四特點,約伯有尊榮的地位。「在東方人中,就為至大。」在當時的社會裏,他是一個在各個不同階層人士,共同敬愛的領袖,連王子對他也肅然起敬。他能得尊榮,並非因財富多、勢力大所形成的;乃因他是個天然的領袖,是受人尊敬的對象。無論學問、修養、性格、靈性、個人生活、家庭生活各方面都完全,而眾望所歸,成為一個公正的好領袖。以上各點,我們可下個結論;約伯乃古今罕有的完全人,世上少有的幸福人。照人的眼光看,約伯是沒有理由要受苦的。

按一般情形而論,人受苦是必有原因的:例如因貧窮、無知、兒女不孝、社會歧視、身體軟弱、結交損友、性格古怪等等都是造成痛苦的因素;但這些因素都與約伯無關。另一方面,因犯罪和犯錯誤也能使人受苦;大衛犯罪受苦,摩西犯了錯誤受苦;但是約伯卻完全正直,敬畏神,遠離惡事,為何他也受苦呢?他在未受苦之前,自己十分有把握地說:「我必平安離開我的安樂窩。」誰料到他不但受苦,而且還苦上加苦。

約伯記告訴我們:義人為何受苦?首先要知道,義人受苦是個屬靈的問題,並非一般人所能了解明白的。因它的根源是屬靈的,是隱藏的。魔鬼卻在背地工作。叫義人受苦。這一點,就是令人費解之處。按我們肉眼所見的都是人間的活動,但本書在開始時就把我們帶到天上,讓我們明白苦難發生之前,天上曾經發生過一件事。魔鬼製造苦難來對待約伯,預謀破壞他的信仰;牠要藉此以不費吹灰之力,也破壞其他信徒的信仰。牠若打倒了屬靈的領袖,其餘的就可以不攻自破了。這就是撒但使約伯受苦的主要原因。

主的門徒彼得,是撒但在主未上十架之前,所要打倒的對象。主為他禱告說:「西門,西門,撒但要篩你們,如同篩麥子一樣。你回頭以後,要堅固你的弟兄。」西門是領袖,是撒但所注目的;所以主為他禱告,因為他跌倒會引致其他弟兄跌倒;他剛強,可使其他的弟兄堅固剛強。

神容許義人受苦,為要高舉義人,叫撒但蒙羞;這是屬靈的爭戰,有爭戰就必有苦難。創傷纍纍的兵士,乃是經歷苦戰的記號,義人就是基督的精兵。保羅對提摩太說:「你要和我同受苦難,好像基督耶穌的精兵。」(提後二3)義人受苦,為要把義人的尊貴顯明出來。經歷苦難的義人,對神纔有更深的認識;神藉苦難把義人的生活,帶到更深的境界。

本書末了約伯說:「我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。因此我厭惡自己,在塵土和爐灰中懊悔。」(四十二5-6)苦難使義人踏入屬靈新境界,打開義人屬靈的眼睛,看見屬靈的新事。

從約伯和三個朋友指責他的談話中,我們看見約伯對自己的認識膚淺,對神的認識也膚淺。保羅雖有三層天的經歷,但他說:「我不是以為我已得著了,我乃是忘記背後,努力面前的,向著標竿直跑。」約伯在屬靈的事上停頓,不知追求長進,所以神容許撒但攻擊他;但是臨到約伯的一切苦難,都會經過神的衝量,沒過於他所能忍受的。神限制撒但,不准牠越過範圍來傷害義人;因為義人在主的眼中是極為寶貴的。我們在主裏,主藉著這樣一個義人苦難的奧秘,和實際的經歷,來表達在我們面前;這個教訓,不是道理,乃是事實、是見證。義人應從本書得著極大的激勵。

撒但對約伯的第一次攻擊(二1-3)

(一)天上的辯論(一6-12)義人在地上發生的事,根源在於天上。約伯是神、撒但和天使共同注意的中心。基督徒應時常提醒自己,注意事情發生的根源在哪裏,不要小看自己,以為自己算不得甚麼。約伯成為神和撒但爭辯的對象,天使是見證者。「神的眾子」在詩篇中是指眾天使而言(參詩二十九1)本書第一、第二章都有說:「神的眾子來待立在耶和華面前。」從聖經看來,眾天使在天上經常有聚集:但在這段時間,「撒但也來在其中。」撒但突然出現,一定有牠的動機和目的。撒但是墮落的天使長,牠的名是敵擋的意思;當神問撒但「從哪裏來?」回答說:「我從地上走來走去,往返而來。」地上是撒但活動的範圍,由牠回答神的話,約略可見牠的性格和態度是何等的狂傲;但也可見到牠失喪和不安的情形;好像動物園的狂獸不斷走動侷促不安,意味著內裏受限制沒自由。另一方面亦見到牠的狡猾和詭詐,神出鬼沒令人冷不及防,防不勝防。所以保羅教我們要小心,免得撒但趁機勝過我們;人以為平安穩妥之時,災禍忽然臨到。

「從地上走來走去,往返而來,」這話也表明撒但終日忙碌作工。「魔鬼如同吼叫的獅子,遍地遊行,尋找可吞吃的人。」(彼前五8)所以遊手好閒的人最易被魔鬼得著。當大衛睡到日頭平西時,他就犯了罪。懶惰的人,沒有目標的人,最容易被撒但所吞吃。

神對撒但提到約伯之後,約伯就開始受苦。神為約伯辯明:「地上再沒有人像他完全正直,敬畏神,遠離惡事。」(一8)撒但要苦害約伯,早有預謀;可是牠走來走去,往返而來不得其門而入因為神「四面圈上籬笆,維護約伯和他的家,並他一切所有的;他手所作的,都蒙神賜福,……」(一10)基督徒應該曉得,你和你的家和一切有平安,並非我們有甚麼本事,也非偶然;而是神用籬笆維護,我們應當感謝神。撒但在神前控告約伯,目的是要剝奪他一切所有而打倒他;但神預先知道的,約伯能夠站立得住。

(二)辯論的發生 在宇宙間神所創造的萬物之中,人是神最獨特的創造。按軀體來說,人是軟弱的。詩篇第八篇說:「人算甚麼?」但在靈界說,人較天使微小一點;比天使軟弱的人和神之間可有純潔、親密、自發、鞏固的關係,這是天使所比不上的。這關係在穹蒼和主宰之中非常甘美,是宇宙中最奇妙的事。約伯和常人到底有何不同,他的美麗、尊貴何在?不是單看他的外表、性格和美好的生活,有好的家庭、好的成就;神使他有純潔美好的信,非任何人事物可以將他毀壞的。神對撒但說:「你曾用心察看我的僕人約伯沒有?」但是撒但對約伯另有看法,牠認為約伯和神之間的關係,不十分純潔,也不尊貴;約伯無非是是出於自私自利而信靠神。神稱讚約伯,撒但大不贊同,向神抗議說:「祢且伸手毀他一切所有的,他必當面棄掉了。」但神卻不願意伸手使約伯受苦,神十分清楚、相信約伯的為人,必能勝過撒但所加害給他的一切試探,所以才將約伯交給撒但;因為神的手是施恩的手,不是降災的手。由此可見人的尊貴和受苦,有很大的關係。經過撒但的試探,約伯真正的尊貴就顯明出來,他和神的維繫不是財物,而是屬靈純正的信心。經過試驗,可見財主約伯,遠超乎一般財主之上;他有尊貴的信心,純潔的信仰。證明詩篇八2-8節這段經文,我們看見人是軟弱,算不得甚麼;然而神卻高舉人,給人管理萬有,戴尊貴榮耀的冠冕。神讓約伯受苦是要他向全世界證明,苦難是可以得勝的;撒但雖然猖狂,但神若不許可,牠不能在神兒女身上任意妄為。人勝過苦難,撒但便蒙羞逃遁,人雖軟弱,但靠主就可向撒但誇勝,因我們爭戰乃是與天空屬靈氣的魔鬼爭戰。

約伯受苦彰顯了神的榮耀。一般宗教,人和所信仰的對象,都是互利的,惟有基督教能顯明我們與神的關係是特別的。神無條件愛世人,神也盼望祂所愛的人能真誠愛祂。不是因為任何好處,乃因神是我們的主;我們的好處不在祂以外,這樣才是好的見證。

但願我們學習大衛說:「祢是我的主,我的好處不在祢以外。除祢以外,在天上我還有誰呢?除祢以外,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。」

但願我們在主面前,從約伯身上學習功課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