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焦源濂牧師

(十一1-12)

兩個失敗的安慰者,以利法注重經驗和見識;比勒達根據古人的學說和真理勸導約伯,說人若離棄神必發生問題。這話是不錯的,但卻不能說,沒發生問題的人,就與神有良好的關係。比勒達堅定相信自己的話是絕對的,所以刻薄殘忍的責備約伯。真理若應用錯誤,不但無助於人,反叫人心靈受傷和痛苦。比勒達第二次說的話仍使約伯無法接受;因而他第三次發言很短(載於二十五章)。一方面顯出他的話已經說完,另一方面顯示他不甘承認失敗,繼續爭取最後發言權;他強調神有治理的權柄,人無法持強取勝。

第三個失敗的安慰使者瑣法 第十一章1-12節顯示瑣法的性格粗鹵爽直,他以衛道英雄的姿態出現,以家長的態度教導約伯;他輕視約伯,指他是個虛妄、蠢笨如野驢駒子的人;他不能忍受約伯之狂言亂語,巴不得神罰他更加痛苦。瑣法是個自命不凡的人,以為自己所說都是真理奧秘之言,視約伯為無知、不可教之材。

約伯對以利法的話雖然不滿,表示失望;但他能忍受。約伯對比勒達則有諷刺。對瑣法更毫不客氣地說:「你們所說的,誰不知道呢?」(1-3節)說瑣法所知有限,豈非藉著地和走獸、空中飛鳥、海中的魚所指教、告訴、說明,才能明白嗎?(7-8)約伯把瑣法所說的道理,作進一步的批判:「你們是編造謊言的,都是無用的醫生。惟願你們全然不作聲,這就算為你們的智慧。」(十三4-5)「你們以為可記念的箴言,是爐灰……可靠的堅壘,是淤泥……。」(12)約伯對瑣法的態度非常頑強。瑣法是約伯三朋友中言論實質最短少的,只說了兩次話便無言可說。瑣法見識多,是古時有學問屬靈的長者,他首次發言記於第十一章,可分為兩段,首段論神奇妙的作為。(7-12)第二段論悔改之道,悔改可蒙福(13-20)人悔改必須先預備自己的心,切實向神求告;禱告之後,必須離棄所知的罪,然後在人生中改變行為。這篇悔改之道,因時間關係,未能詳說。總之,和新約論悔改是完全一樣的。

瑣法第二篇的說話,記於第二十章,也可分為兩段,論惡人的報應。約伯和他辯論,約伯說義人受苦,惡人有時也享福。瑣法說惡人享福是非常短暫的。(二十1-19)繼續,他又說惡人必定有報應,而且來得突然。(20-29)按字面說,惡有惡報,善有善報;這話是不錯的,在人看來,這是世界普通的現象。因果律和屬靈的律有關,但世上有很多事實,是這律所不能解釋的;這律並非絕對的律,乃神所立道德之律;凡律是永不改變的。但在現今邪惡的世代,關於這律何時絕不改變,卻得不到最完滿的答案。不過等主再來時在永世裏,才可以見到這律乃是真正的律,惡人必定受苦,善人必定蒙福。現在是恩典時代,神使日頭照好人,也使日頭照歹人。罪人仍有自由的時間;如果神今日執行這律,那麼,一切罪人都要滅亡。瑣法誤解了這律,以為這樣在今世可解答人一切的問題。

以利法認為神對罪人報應單在物質方面。瑣法屬靈的深度不及以利法。其實,最大的咒詛不止於物質方面;而罪人因罪致影響性格,受到損害,才是最大的刑罰。

我們從瑣法得到教訓,千萬不要憑眼見判斷人,憑成敗論英雄。在屬靈方面,家庭興旺,便以為靈性好,神施恩;世事和屬靈事上很多時候可說糢糊不清。希伯來書第十一章,論古時信心的英雄;我們讀後覺信心真是了不得!「因信制服了敵國,堵住獅子的口,滅了烈火的猛勢,脫了刀劍的鋒刃。」(來十一33-34)但是;不可忘記,他們因著信,「有人忍受嚴刑,不願苟且得釋放……,又有人忍受戲弄、鞭打、捆鎖、監禁,各等的磨練,被石頭打死、被鋸鋸死、受試探、被刀殺……受窮乏、患難、苦害 ; 在曠野、山洞、地穴飄流無定。」(來十一35-38)在人看來,或以為他們的信心不足;所以受苦致死;但是,在神眼中,他們確是信心英雄。

以世事來說,夫婦感情破裂、離婚,他們彼此都覺痛苦;他們受苦乃因有錯、犯罪;但是他們的兒女卻無辜受苦。常有人問我,世上因戰爭造成許多孤兒寡婦,許多人飄流無定。為何神要叫這樣的事發生呢?今天的世界常因人犯罪而帶來苦難;人常以此歸咎於神。如今還是神容忍的時候,必然還有罪惡,所以必須禱告,求主快來,求主多加能力,叫我們引人歸主;讓無辜受苦的人得以減少,脫離罪惡;信主之後,自有平安。家庭方面也是如此。

關於約伯三個朋友,因時間關係,只能如上作簡介。

現在我們來看約伯,對於三個朋友勸勉的反應。歸納而言,從約伯十次說話,可知他對三朋友的反駁和辯論。請弟兄姊妹注意!約伯的話,可表明無辜受苦人的心態,他裏面的思想,對於因受苦在他身上所產生,靈裏的光表達出來;所以許多人在受苦時愛讀約伯記,覺得約伯是最同情自己的人;自己有苦難言的話,約伯都代為表達了。茲分數方面來介紹:

(一)約伯受苦時對於人生的觀感 人受苦時,常想到人生問題,平安幸福之時則不然。受苦時感嘆人生如夢,灰暗悲觀,毫無意義。(請參看七1-10;九23-37;10:18-22;9全;十四全)約伯那時說,他的人生如同戰場,你爭我奪,不得安息;人生似牛馬,充滿勞苦血汗;人生如織布,日月如梭,生命不過一口氣;人生如煙雲,轉眼消散。他感慨生命之弱,人生之凄涼;他又形容人生充滿災難,如空虛的夢,深感人生沒意義。

人若不怕死,可算為勇敢;不怕受苦而活,更為勇敢。當我們受苦時,就逐漸忘記人生另有一精彩的形態;基督徒的悲觀,是個屬靈的問題,因為他榮耀神的人生觀未曾建立得完全。人多受苦時對社會的觀察,非常敏感,不滿現實,當人在苦難中,平時毫無問題的事,也成為問題重重。

(二)約伯受苦時,對社會充滿嚕囌疑問 他說,人類歷史充滿疑問,很多問題都難尋答案;人類歷史混亂,沒有是非道德的原則。(二十一1-16):社會是惡人享福,義人受苦的社會。正與瑣法之「惡人必然受苦」的論調相反。第二十四章約伯論混亂的世界在(十二13-25)首先論神在大自然的能力,無人能阻;但他看不出全能者無所不能的神,對人類社會作事清楚的原則。在這段經文,他論到各種不同的人,也論到國家興衰所有的變化。他看不出有何道德原則,又說到神對待人有各種不同方式。有的聰明人忽變為愚蠢,有能力的突然失敗;並非他們犯了罪而遭變化,也非因愛神而突然興旺。約伯對於這些問題,始終不明白,都是在他未受苦前從沒想到的。

在二十四章約伯看到社會黑暗的一面,(5-8)說被壓迫者飄流無定,受苦可憐的情形。(9-17)說壓迫者強暴橫行,所以社會充滿悲哀。約伯埋怨為何袖手旁觀,置之不理。(18-25)

(三)約伯對神的反應 約伯受苦時沒有失去信心,仍以神為獨一無二,奇妙大能的真神。他說神創造天地萬物,行大事不可測度,行奇事不可勝數。(九8-12)這話以利法在五章9節曾經說過。但是約伯不明白,神為何要對付他至此地步。(七17-20)說,偉大行奇事的神,為何在苦難上看中了他:他覺得神對他真是小題大作,絲毫不願放過他。

記得我小的時候,有一次家母問我們幾個兄妹,長大了作甚麼?她對大哥二哥和妹妹各人的志向都感欣慰;惟有我說長大要打魚,令她非常失望難過。這是出於愛。

人在神的心目中何等寶貴!「人算得甚麼,你竟顧念。」奇妙的愛,未有十字架之先,神己經愛我們;十字架是愛最高最明顯的標誌。

另一方面,約伯對神的性格,覺得很難理解,(九13-24)約伯大膽訴說:神對他發怒,蠻不講理,不垂聽他的禱告,又殘忍無情,持勢欺人,獨斷獨行,善惡不分,幸災樂禍,放縱罪人。(十六6-14)約伯更把自身痛苦的原因歸咎於神,埋怨神對他不公平;使親友都遠離他;興起惡人聚會打擊他,且把他當作箭靶。三個朋友如箭手四面圍攻他,神親自攻擊他。怒目相看,向他咬牙切齒,逼迫他,搯住他的頸項,撕裂他的肺腑,傾倒他的膽,將他破裂又破裂。雖然約伯對神諸多指摘,但神卻不伸手打他:可見神之寬大,民主。無所不知的神深明約伯的內心,約伯雖滿口埋怨神,但卻緊纏著神。

人生最大的痛苦莫如被棄絕。舊約該隱殺了兄弟;神責備,他仍不怕;後來神把他逐出人群,不能見神面。於是他懼怕地說:「神啊!祢使我不能見祢的面。」主耶穌在十字架上,忍受一切的羞辱,門徒的背叛;祂都默然無聲;但祂卻呼喊:「我的神,我的神,為甚麼離棄我?」

約伯不單肉身的痛苦,他認為那些算不得甚麼,最大的痛苦乃神向他隱藏、棄絕他;這叫他擔當不住;他極力要尋找原因和答案,他發出被棄絕的哀聲;他的話無形中表達了神的愛.(七7-21)他兩次向神撒嬌,情感自然流露。真是個愛神瞭解神心意的人!他懷著極大的盼望,在神面前多次要求,一再辯論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