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十八世紀的英國,(那時還沒有美國)有位青年名戴雅各,他就是戴德生的曾祖。在外國,同時代用同名名是可以的,也是常有的。JamesTarlor的名於八代之間已有六代出現。

戴德生的曾祖戴雅各JamesTarlor在他的時代,英國很亂。他雖然也到教會,但還未得救。約翰衛斯理和傳道人到他的地方,都不受他歡迎,有時他甚至反對得很厲害,竟然準備爛蕃茄和壞雞蛋,在開會時,目標向著傳道人搗亂。某次,正當他站著瞄準時,忽然聽見神的話,講員講約書亞記廿四章15節: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他聽了就擲出所攜帶的臭物,擾亂聚會;但神的話卻銘刻在他心中。過了一段時間,當他結婚之日清晨,他想;今日結婚是我終身的大事,必須作好準備,於是就到田間安靜思想。這節經文不斷在他腦中,雖然極力想擺脫;可是欲罷不能,聖靈在他心裏作工。最後,他跪在田間,接受耶穌基督作他個人救主。並對主說:「主啊!我現在真的說: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婚禮的時間已到,他急忙回家更衣向著禮拜堂直跑;他的朋友見他來了,才鳴鐘進行婚禮。禮畢茶會,沒有講道;他卻站起來說:「今天婚禮我遲到,很對不起大家。」他繼續說,他遲到的原因;新娘一聽之下,氣昏了,很不高興地說:「他信了耶穌,難道我嫁的是個傳道人?」,可是也無可奈何!戴雅各的心裏一直禱告,求主讓他的新娘早日接受主,同心事奉主;豈料他越禱告,她的心越剛硬。他問主:「主啊!你不是要我和我家事奉祢嗎?為何她的心如此剛硬?」有一天他回家,覺得有點受不了,忽然抱起新娘到樓上臥室;用手壓她,迫她跪下;自己也跪下,流淚禱告說:「主啊!這些日子我所求的是照著祢的話「全家要事奉祢,」如今全家還有一半不認識祢,求祢感動她,叫她早日認識祢。」這時,她也哭了;他以為手壓她太重;原來她也在禱告,認罪禱告,接受主。

各位青年,今晚一開始,我就講了這個見証,並非告訴你們一個新的佈道方法。如果你也這樣做,說不定會給太太打你一拳;這要視乎是否出於神的感動才好做。

十八世紀的英國,神作工,戴雅各和妻子接受耶穌;他們一生事奉主,他們的子孫,以至他們的曾孫一直在事奉主。

戴雅各的曾孫戴德生是我的曾祖,他生長在基督化的家庭,他父親是個藥劑師,母親是虔誠的基督徒;在家常聽見他父母的見証,他父親常常在教會講道。戴德生出了學校,在銀行工作;那段日子,結交不良的少年,誤入歧途;他心裏痛苦,明知神要他走傳道的道路,可是他愛世界。有一個假日,他進父親書房看書,發現有些福音單張標題寫著:「基督完成的工作。」他原想閱讀的是故事。不料這個新鮮的題目吸引了他;他越讀就越明白得救的真理:只要我們信祂,接受祂,不須我們付任何代價。耶穌基督在十字架上,已經為我們預備救贖,使我們可與神和好,罪得赦免。原來就在這一天早晨,他在遠處的母親去探望親戚;有了感動,就跪下為兒子禁食禱告,她心裏得著平安,深信神必聽禱告。同日,戴德生對妹妹說:「有件事我只告訢你,就是我今天得救了。」他還囑咐妹妹別告訴任何人。過了幾天,母親回家,戴德生想告訴母親,母親卻說:「我已經知道了。」「是妹妹說的嗎?」「不是的,那天當我為你禱告時,深知神聽了我的禱告;今天你親自告訴我,我更加歡喜。」

過了不久,戴德生開始為中國有負擔;其實,他的父親早就有意到中國傳福音,所以凡有關於中國題材的刊物必買。因此,家裏有很多這樣的資料。他從中發現到,每月有百萬不認識耶穌的中國人離開世界,這個統計打動了他的心;他幾乎受不住,覺得需到中國傳福音。與此同時,他認識了一位很有音樂天份的女朋友;他想,若一同到中國去傳福音,互相配搭,是很不錯的,初談此事,頗為順利;有一天,女朋友對他說:「談到我們倆的事,我父親不反對,他很歡喜你;但是他覺得到中國去的觀念要早日取消;傳福音,當牧師,這很好;在英國也是一樣;如果你堅持到中國去,我倆的婚事就不必再談了。」

各位青年!面對這樣的選擇,怎麼辦呢?隨著感情,是最容易的;而且按理,留在英國也是一樣事奉主,也可一生事奉主。可是,神的呼召不是這樣,不遵主旨意,就是妥協。鮑院長在早堂的聚會,一再的問:「我們為主到底撇下甚麼?」你甘心放棄甚麼?我們肯不肯為主的緣故這樣作呢?相信當時戴德生心裏有很大的掙扎;到中國去路途遙遠崎嶇;不如留在英國吧!各位青年!可能你的父母,你的先祖有機會聽福音;乃因著一位英國的青年人,作了決定。女朋友可以不要,中國卻不能不去;因為這是神的旨意。巴不得我們中間許多青年有相同的心志。

保羅說:「我活著為基督,我願意為祂撇下萬有。」他在腓立比書三章說他把萬事看作糞土,他的地位,背景,家庭,一切都願放下,他愛主愛家。他說:「為了骨肉之親,與主隔絕;若能叫他們可以得救,我也願意。一個基督徒並非不愛家,但必須愛主過於一切。

戴德生開始訓練自己,他覺得需要學醫;就在一位醫生手下學習。他也開始訓練自己的信心,臨別時,父母對他說:「你若有任何需要,我們願意在經濟上支持你。」他回答說:「請放心吧!一切都預備好了。」當他到了醫生那裏,醫生也對他說:「你有任何需要,請勿客氣;告訴我,我一定供給你。」他說:「請放心吧!一切都預備好了。」於是,醫生以為有他的父母負責;而他父母以為一切有醫生負責。至於戴德生的觀念,卻是一切有神負責;祂是耶和華以勒,祂要我去中國,祂一定負責。戴德生懷著這樣的信心開始學醫,週末他在人口頻密地區傳福音。有一個主日,他整個下午傳福音,派單張完畢,已相當疲倦;在回家途中,覺得背後有人緊隨著他;回頭一看,有個衣服襤褸的貧民。對他說:「戴先生,我妻病重在家,你可以為她診病嗎?」他這時雖然需要休息,但他認為有更重要的事要做,遂轉身和那人同去,到了一個又黑又小的房間,看見婦人臥在地上;就急忙為她診病,然後吩咐買藥。但他心中覺得有聲音對他說:「你這假冒為善的人,明知他沒錢請醫生,那有錢買藥呢?為何不把你口袋裏五塊錢給她呢?」他說:「主啊!我只有五塊錢,明天還要吃飯哩!我不能給。」主一再摧促,他也再三推辭;這時,他還要顯出一副屬靈的面孔來,對那人說:「我為你的太太禱告。」(這都是一般基督徒的所為)於是他跪下來禱告。事後他自己作見証,說那次的禱告通不到天上。各位!請不要弄錯,奉獻有奉獻的時候,禱告有禱告的時候。當他離去,神的聲音就對他說:「戴德生!你要到中國去,你今天在倫敦敢不信我,你到中國怎能信我?到時你的朋友離你很遠,誰來幫助你,你怎麼辦呢?」他遂拿出那五塊錢,心裏想,「我早就對主說,如果五塊錢可以分得開,我是會分給他的。」各位青年!有時主在我們身上的要求是絕對的,主要我們完全地順服。戴德生終於拿出那五塊錢,吩咐那人趕快去買藥。關於這事,戴德生在他的日記寫著:「當我走出門口,我的心和我的口袋一樣輕。」口袋裏沒有錢,可是心裏有平安;他相信有一位信實可靠的主。他回到家裏,把門關好,上樓準備睡覺;忽聞有扣門聲,原來郵差來送信;打開信封,內有五拾多元,他說:「主啊!赦免我,我的信心太小。」後來他自己說:「我們的主是信實的,快速勝過銀行,連本帶利都還給我了;且主給的利息比銀行更高,我要把錢存在主的銀行裏。」他一生在福音工作上,從來不接受教會奉獻的錢。內地會工作要開辦,他不肯去捐錢。他說:如果弟兄姊妹有奉獻的心,神有感動,他可以寄來;但我們不捐錢,相信神自己有預備。一個同工,十個同工,百個同工,或一千個同工在中國;神是信實的,祂為一個工人預備,也必為百千個同工預備;因為我們的神沒有難成的事。

今天因時間關係,我只好帶著各位走馬看花。

戴德生到中國之時,正是太平天國之時代,洪秀全攻佔上海。戴德生到了上海,學習中國語言,過了一段時間,他開始下鄉傳福音。有一次他想去南京向太平天國的人傳福音,可是沒有法子進去。他覺得穿著洋服,會攔阻他傳福音;他認為必須與中國人更加接近,聽者才能接受福音。因此,他改穿中國服裝。那時,上海的英國人對他非常不滿,認為這英國青年有損國體。可是,他好像保羅,為了福音的緣故不顧一切,同胞不諒解仍屬次要;傳福音使人接受耶穌作個人救主,是最重要的,他的同工也是如此。

神帶給戴德生作配偶的女子,名叫以馬利亞是個孤女;她的父親也是宣教士,神奇妙地帶她到中國寧波。(今晚無時間講,請參閱戴德生以馬利亞)戴德生在一八五四年到上海,過了六年才離開;當時他身體甚弱,醫生告訴他,恐怕一輩子不能再回中國。在那段期間,他進行翻譯工作。四年之久他不在中國,他禱告神將新異象給他,啟示他:「中國沿海一帶,大港口已經開放,有很多宣教士在那裏傳福音;可是內地有千千萬萬的人沒有福音可聽,你要進內地去。」他以為沒有可能,因為他本來不屬任何宗派,可憑著甚麼去呢?而且還要帶領同工同去。他到各宗派詢問,到處被拒絕。到了一八六五年某主日,可說是他重要之日,那時他在英國南邊;是日清晨,他無心去禮拜,他想,在英國每主日有人傳福音,許多人都聽到福音;然而中國內地,成千上萬人從未聽到福音。他在沙灘徘徊;主對他說:「你肯不肯去?是否願意接受挑戰?照著我給你的異象,開始禱告,也為24位同工禱告。」很奇妙!神帶領24位同工,組成中國內地會,他們就開始在中國內地傳福音。

由一八六五年至一九○五年,四十年之久,神幫助祂的僕人傳福音至每個省,雖福音還沒有完全傳開,可是在中國內地各省,都有祂的使者傳福音。

我的祖父生在中國,後來又回中國傳福音,他名戴存仁。我的曾祖按著中國人的規矩,老大名存仁,老二存義,還有存禮,存智,存信。戴存義也在中國傳福音。

戴德生在山東煙台,為他同工的子女設立學校,兄弟也曾在該校就讀。

差傳工作應面對同工子女教育問題,教會打發工人出去,孩子們的教育需要解決;若無妥善計劃,可能被派出的宣教士,很難久留在原工作地。

當我的祖父回英國就讀大學時,有一天,他的父親來信囑咐他回煙台,剛創辦的學校任教。(時在一八八一年離今正百年)祖父放棄讀大學,順服父命,離英赴中國山東,幫助教育宣教士的子女,他這方面的奉獻,是為了福音的緣故。他年老退休,那時我被關在日本集中營,有機會服侍祖父。他恒心愛主,每清晨五時起床,唱歌禱告,終身事奉主。

家父名戴永年,生於蘇格蘭,未滿週歲到中國;他也是一生在中國傳福音,他在上海得救的;後來到開封內地會醫院當藥劑師,作福音醫療工作。他有渴慕的心,自知雖已得救,但未過得勝聖潔的生活,亟需聖靈潔淨和充滿,故竭力追求,神大大賜他,得到聖靈充滿聖靈潔淨。他想繼續進修,因而寫信和他的叔叔聯繫,遂即到美國讀書。這件大事一方面考驗他的信心;他離中國時,盤資只夠到美國西岸,距目的地尚遠,但他深信神必有預備。到了西雅圖,住在朋友的地方;雖然囊空如洗,卻仍收拾行裝往火車站,上了櫃台;忽有人近前對他說:「弟兄!我有感動,我覺得應將此奉獻給你。」後來家父讀完大學,回到中國,帶著家母同往傳福音。

最後,我要見証,一九三九年中國抗戰時期,家父無法留在開封工作,就到山東,擬帶全家赴美;因為戰爭爆發,日本佔領之地,無法進行福音工作。家父到了山東,訂了船票;可是經懇切禱告,終而放棄此行;於是把孩子們留在山東,家父母又進內地去了。先到開封,再到陝西,西安一帶。家父心有負擔創辦聖經學校;當時西北常遭日機轟炸,朋友們認為不可能招得學生。家父為此禱告,求神預備地方,第一要水源充足,第二要安全地帶可以避免日機轟炸。過些日子,西北內地會同工報告家父,在保基有適合地點;於是設立西北聖經學校。五年之久,家父母在那裏教書。那裏院子很大,有五口井,用水不成問題,也沒有日機騷擾。到了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八日,報紙大事標題日本轟炸珍珠港,家母閱報大為震驚,她想到四個孩子在日軍佔領之地;她無法繼續閱報,急忙回到房裏,跪下痛哭。她不會禱告,只想到日軍進入南京和上海時,那些殘酷行為的報導,她想到自己的女兒,她哭了很久,直到主的聲音在她心裏:「女兒,你忘記我的話嗎?你還在山東時,我曾對你說,你若順服我,我必看顧他們。」主曾給家母一節經文:「要先求神的國和神的義,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。」(太六33)有一位老牧師將此經文翻成自己的話:「如果你關心神的事情,神要關心你的事情。」請看保羅,他關心主的事,一切都為福音的緣故;所以神關心保羅並使用他。家母跪在主面前,主說:「你若先求我的國關心我的事,我必照顧你的孩子。」「神的事情,」對家母來說,是在西北地方,有許多沒有聽到福音的人;許多中國同胞需要耶穌基督的福音。這是神所關心的。家母對主說:「主啊!我願意。」

過了不久,我們全校師生被擄囚禁集中營,和父母隔絕了五年半。感謝主!一九四五年八月,我們出了集中營,搭飛機到西安。去年我重臨該機場,回想卅五年前我初次抵達這個機場,不禁淚下,說:「主啊!你是信實的。」

當時,家父為我們一切都安排妥當;但他沒有告知家母。我們到西安的翌日早晨,有中國同工來接機,帶我們乘搭火車到小鎮,轉坐馬車;約經十五英哩路,時屆黃昏,抵家已八點鐘了。沿途羊腸小徑,人地生疏,加以言語不通;但是,神終於帶領我們四兄弟姊妹安抵目的地。有個西北聖經學校的學生迎面而來,領我們回到家中;老師們正開會。我們一到,他們欣然散會,留下家父母和我們,全家團聚。我實無法形容當時的快樂!五年半我們見不到父母,但信實的主沒忘記我們;雖然日本管轄之下,我們並不在日人手裏,卻在主的手中。

感謝主!你若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,先關心祂的事情,以主和福音為前提;神會帶領你一生,神會使用你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