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差傳的同工是由教會打發出去的,他們工作完畢回到教會,報告傳道工作,神在他們身上的恩典。

昨晚題到三種不同的宣教士,一種是持守本位的同工,在極大危險之中,使徒仍然留在耶路撒冷;主安排他們在那裏工作,他們持守本位。第二種是隨走隨傳的同工,他們因著逼迫不能留在耶路撒冷。解經家告訴我們,特別是生長在猶太以外的猶太人,他們遭受更厲害的逼迫,以致無家可歸;可是他們沒忘記自己的主,他們離開家庭卻不離開主;主給他們使命為祂作見證,所以他們邊走邊傳。他們北上,神使用他們。路加說:「主與他們同在,信而歸主的人很多。」可能有人說,今之教會不需要這種同工;有持守本位的同工,有隨走隨傳的同工夠了。

近數年來在各地舉行大規模的福音會議,都特別強調這件事,現世界人口已增至40億,其中基督徒最多僅佔十億。(此統計乃包括天主教和一般掛名基督徒在內)換言之,世上還有四分之三的人不認識耶穌;且卅億世人中,僅十億人住的較接近基督徒,持守本位的同工可以向他們傳福音,不必被差派出去。但是,世界人口還有半數以上(廿億)不靠近基督徒,也沒有教會,這樣的人怎得聽福音蒙拯救呢?或有些隨走隨傳的人可以把福音帶給他們,可是相當有限。針對這廿億人口,差派同工出去的問題,是值得考慮的。由此可見差派的重要性,因為全世界半數以上的人口需要福音,若沒有人把福音帶給他們,就永遠聽不見耶穌基督的名字,永遠聽不到福音。保羅說:「凡求告主名的,就必得救。然而人未曾信祂,怎能求祂呢?未曾聽見祂,怎能信祂呢?沒有傳道的,怎能聽見呢?若沒有奉差遣,怎能傳道呢?」(羅十13-15)廿億人口,等待基督徒關心,他們的靈魂,需要被主差派的人;才能得到福音,得蒙拯救,和我們同享救恩之樂。

昔日安提阿教會作差派事工,有三方面的特點:

第一個特點 安提阿教會開始有基督徒的名稱。一班使徒到安提阿傳福音。教會便成立,基督徒的名稱是從安提阿開始的;顧名思義,一定是該教會的弟兄姊妹,有特出的表現,給人感覺他們有種力量,基督的能力在他們身上;他們不是為自己活,乃是為基督而活;他們生活的表現,實在令人想到耶穌基督。相信另有個原因,他們整天嘴唇講基督;勸人信基督,告訴人信耶穌基督的好處,且告訴人如何信法,基督徒應如何生活。

各位兄姊!青年們!學生們!別人看見我們的生活方式,言行舉止;能否令人想到耶穌基督那樣的愛心,溫柔,關懷別人?我們生活表現能否與基督徒的名相稱呢?

第二特點 開始社會關懷,社會關懷亦即教會關懷。安提阿教會收奉獻送交其他教會,因聽說那處有飢荒,有孤兒寡婦。安提阿教會不只自己生活有見證,個人生活有見證,大家集中力量;基督的愛在他們心裏,他們收奉獻送到耶穌撒冷;幫助難民,幫助那些飢荒中缺乏日用飲食的人。

第三特點 安提阿教會作超越文化的差傳工作,打發巴拿巴和掃羅出去;工作以教會為中心,差傳工作與教會是不能脫節的。持守本位的同工以教會為中心,隨走隨傳的同工也出發於教會。在聖靈帶領之下,安提阿教會打發兩位同工出去,出發點仍然是教會;他們出去有很清楚的目標,清楚的使命,要設立教會。安提阿教會的同工團在一年之中,至少設立了四個教會,而去處不止四個;教會增長,福音傳開。

安提阿教會是合一的教會 弟兄姊妹若不同心,若分門結黨,實在談不上差傳工作。弟兄姊妹同心,不一定是背景相同。第十三章告訴我們,那班人是來自不同的背景。那些到居比路去的,和古利奈人,都是無名信徒,直到今日,我們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。從聖經記載的人名,我們可知這些基督徒的背景。路加說:「在安提阿教會有幾位先知和教師。」這是教會的職份,是教會的恩賜,作先知的不一定說預言,可能述說神的救恩,包括兩方面。聖經上所記的先知,有的很特別,在舊約和新約,在行傳中,至少有兩次題及一位先知名叫亞迦布,他預言耶路撒冷將遭飢荒。在廿一章,亞迦布要攔阻保羅南下耶路撒冷,「就拿保羅的腰帶,捆上自己的手腳。說:聖靈說,猶太人在耶路撒冷要如此捆綁這腰帶的主人,把他交在外邦人手裏。」(11)但是保羅不顧而去,果然事情發生在他身上。先知的個性很特別,很強,作事劇烈,動作戲劇性;無論舊約新約都是這樣。我有時想,幾十年前中國的先知必是宋尚節,他在中國,東南亞作工,他的個性很強;有時候他講道,傳譯的人如果不夠快不夠順,他就把那人推下。

至於教師的個性是慢吞吞的,循規蹈矩,正與先知的個性相反;兩者若在一起,真是不得了!

安提阿教會,先知和教師一起事奉,一起禱告,一起禁食。

求主幫助我們,別堅持個性,不與別人合作;當然你不能,但是,神能幫助我們同心,祂已將各種不同的恩賜給祂的兒女。我們的身體,不只有眼睛,還有耳朵;不只有手,還有腳;如果身體只有一個肢體,那是多怪多可怕呀!身體的美,有不同的肢體;身體的利害,是不同肢體的運用。照樣,教會的美,在於不同的樣子,不同的表現,不同的恩賜。如果每個人都像你或像我,那麼,教會的力量就大大減少了。

利未人巴拿巴,生長於居比路。西面被稱呼尼結:(「尼結」英文即黑人)他是北非人。路求是羅馬人的名字。猶太人,非洲人,羅馬人都在安提阿教會,不分種族。馬念與分封希律王是在皇宮一齊長大的,出身於貴族。在安提阿教會,有名的,無名的;有地位的,無地位的都在一起。保羅也在其中,他是受過高等教育大有學問的人,他也謙卑和那些沒受過教育的人在一起。安提阿教會是個參與差傳工作的教會,是同心合意的教會,傾聽主的話。保羅在(以弗所書四章11-16節)描寫教會,他所描寫的,可以說是安提阿教會。安提阿是同心的教會,是禱告的教會;差傳的負擔乃產生於禱告,他們迫切禱告,禁食禱告。

今日的教會常忘記禁食禱告。在差傳事工上,我們不要忘記禁食禱告。多年來,神在內地會,在海外基督使團,藉著同工禁食禱告,幫助我們勝過很多難處。沒有禱告,沒有迫切禁食禱告;有時我們實在缺少帶領,缺少聖靈的能力。安提阿教會是個順服的教會,順服神的帶領。差傳的教會,必須順服神。

但是,請各位注意!神的帶領有很多不同的方法;單就這段教會歷史,可以看見各樣不同的方法。例如那些來自安提阿的弟兄姊妹,隨走隨傳的同工,他們的帶領,不是馬其頓異象,也沒有聖靈的感動;神用逼迫的環境來帶領他們,在逼迫的環境中完成神的美意。過了一段時間,耶路撒冷教會聞安提阿方面有事發生;這裏給我們看到第二種帶領,教會打發巴拿巴北上,不一定是個人的感動。親愛的青年們!我們要很小心,多少時候,基督徒有個人主義,自己沒有感動,不去,不幹。這裏我們看見教會的分派。昨晚我們也題及撒瑪利亞人聽見福音,乃由教會派彼得和約翰去的;都非出於個人的感動。教會打發巴拿巴出去,他即時遵命。求主給我們有謙卑的心;教會所安排的工作,我們須謙卑接受,或者你以為自己的力量,恩賜,經驗不夠;但是,教會的安排,是因牧師信任我們,覺得我們有這樣的潛力,靠神能力得以勝任。巴拿巴工作很忙,覺得需要同工,就帶保羅同去。保羅在加拉太書信特別強調聖靈在他身上的帶領;可是路加告訴我們,另一面是巴拿巴帶領他去的。是的,有時神藉著一個屬靈的人的勸勉,把祂的旨意表明出來。所以,有時我們的思想過於單純,滿以為自己沒有感動,也沒有馬其頓異象。以保羅來說,巴拿巴帶他去之前,也沒有馬其頓異象,只是一位屬靈的弟兄,到他的家把他帶出來的。神用各樣方法帶領祂的兒女。第四個方法是,聖靈在教會中作感動之工。有時藉著先知說預言,聖靈感動安提阿教會,帶領教會打發同工出去,初期教會是順服的教會,是遵命的教會;雖然神的帶領不一,方法不同,無論如何一概遵命。

巴拿巴的勸勉,堅固教會的信心;保羅有恩賜,講神學,幫助信徒們有堅強的信仰。還有一些無名的基督徒,來到安提阿,神使用他們;其實,那時教會可以從無名基督徒中選出數人派出去;但是,教會卻把最好的同工釋放出去。

今天華人教會,肯否把最好的打發出去?華人教會中,有許多基督徒父母,可能想把最聰明的孩子栽培做大生意,多多賺錢,或當醫生,或在政府機構做事;而把最沒出色,沒恩賜的孩子,讓他如有感動,就去傳福音,或是女兒,神有揀選,就讓她作主工。這種情形,真是可憐!

請看保羅,他是個受了高等教育的人,當他離開耶路撒冷到大馬色時,他未信耶穌,他手持一些證書。數月前我讀經時得到新的亮光,聖經說,那時保羅的證書是從祭司長得來的。是否年青的保羅,連以色列人的大祭司,祭司長,他都認識,與他們常過從。當保羅出發至大馬色,他的生命全面改變;因耶穌基督得到了他,他就稱耶穌為主。進到大馬色,那些證書無用了;他去找基督徒,在該地為主大發熱心。過了一段時間,他回到耶路撒冷,他沒有去找大祭司,也沒有找以往的朋友;他所找的是基督徒,這個小群,被人鄙視,被人厭棄,保羅願和他們在一起。保羅說:「我們不以福音為恥,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。」保羅所看見的,是今日許多基督徒所沒有看見的;他出去的時候,是天國的大使,是耶穌基督所特派的,要在世界講耶穌基督的福音;他昂首前往,因他知道所事奉的是誰。

想到宣教的歷史,在美國有位耶魯大學的畢業生名威廉波頓,他是當時百萬富商波頓牛奶公司的少東。他聽見主的聲音,要他去中國傳福音。有一天他想到差傳工作,當他看見工人搬木頭,一端有數人,另端僅一人;他心裏思想,如果自己去幫忙,當然幫助一人的那邊;因此他決定到中國傳福音,他撇下一切,離開家鄉,起程前往。到了埃及,他害病身亡;可是他的臉仍然朝向中國,要傳福音。

英國劍橋七位青年,拋下一切,獻身到中國傳福音。

教會歷史上,我們看見這樣的見證,使徒時代,近百年來,都有同樣的情形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!華人教會面對差傳工作,我們的反應如何?求主幫助我們!神的靈在我們中間,祂在你心裏說話。我可以不必講完今晚的信息,明天可以續講。我深深感到神在我們的中間,祂要揀選我們。

我們看中國教會史,有許多見證。宋尚節離開福建到美國攻讀博士學位,得到化學博士銜;當時他心裏大受感動,感到神要用他。那時美國大學聘請他,他認為美國不需他的學位,中國更需要。他堅決回中國,那時中國南京北京數間大學都請他,他都拒絕;其實,教書也是正當的事業,照樣可以榮神益人;然而他決定將一生年日完全用於神的工作上。於是他帶著完全奉獻的心回國,在中國許多地方及東南亞一帶,忠心熱心為主作見證。今日許多地方的教會傳福音工作,乃因宋尚節順服神的帶領,願意把最好的奉獻給主。

主對我們說:「要先求神的國和祂的義。」我們願意順服否?神對安提阿教會說:「要把最好的打發出去。」我們願意嗎?

基督徒的父母!如果神要用你的兒女,你願意嗎?像哈拿一樣;像教會歷史上許多人一樣,用禱告,用金錢,用眼淚,用書信,來支持你的兒女,順服神,傳講主的福音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