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聖經記載亞居拉和妻百基拉,遭遇了不幸的事,他們本在羅馬行商;因凱撒的命令,革老丟要驅逐猶太人離開羅馬;他們就來到哥林多。據歷史家說,當時猶太人中因有一人的名字(Christer)和基督的名相似,引致猶太人起了爭論,所以該撒不讓猶太人留在羅馬。尼羅王一向憎恨猶太人,尤其是基督徒。不過,所發生的事是在尼羅作王以先。那時基督的福音已傳入到羅馬,可能這對夫婦那時就信了。我也能接受這個說法,因為保羅每當題及他們時,始終沒題到是他帶他們信主的。至於其他由保羅帶領信主的人,保羅稱他們為兒子,或者題及怎樣帶他們信主;所以很可能這對夫婦未離開羅馬以先,已經接觸了福音,信了耶穌。他們被逐來到哥林多,工作須由頭做起,重建家園,困難重重,那段日子實在難渡!可是遭遇並無影響他們的信仰,他們沒有埋怨神。

各位青年!我們的神並沒有應許我們在一生的道路上,因信祂就都順利亨通。有時,我們難免有非凡的痛苦遭遇。保羅覺得身上有根刺,巴不得把它拔掉;可是欲脫不能,他呼求主,求主拔掉那刺。主對他說:「我的恩典夠你用的。」願我們抓住主的話,我們當學習這重要的功課。前面道路,無論你的家,學業、職業,可能遇風波,路途崎嶇險阻;看見別人亨通,以為神愛別人不愛你,以致放棄信仰,那你就錯了。請看這對夫婦的榜樣,遭遇逆境,仍然持守所信的道;在不違背信仰之下,他們聽從凱撒命令離開羅馬;然而對耶穌基督的愛,堅貞不渝。他們原來經商,遷徙異地,要重新建立市場,處處費盡心思精神,但是他們不讓工作影響信仰,他們明白「人活著不是單靠食物」的真理。固然要謀生,更要親近神。

現時代的青年基督徒,出了學校,踏入社會,立家立業,壓力重重,常常連禮拜的時間都沒有,沒有時間讀經禱告,也沒時間事奉主。這樣是錯誤的;應該讓信仰來影響我們的家庭和工作才對。

當時哥林多是個繁榮的商業地區,東西各有港口,有如香港。那對夫婦來到哥林多,非但不讓工作影響信仰,反而因信仰改變他們的工作。他們尊主為主。求主幫助青年們,特別是近年進入社會的青年,你掙扎,立業,思想,千萬別把時間用盡;信仰,教會,事奉,甚至你的主,你是否都不要了。這是多麼可憐!保羅有位同工底馬,愛現今的世界,離開主,離開保羅去了。

哥林多是個腐敗之地,大致上各處港口都是如此。數年前我到荷蘭阿姆斯特丹,那地實在很美!但另一面是個很骯髒腐化之地。哥林多就是這樣。古時如果有人說,某人是哥林多化,即表示他犯了淫亂的罪;若說,那人是個哥林多朋友,乃指那人是妓女。地名和淫亂的罪有關連,可見腐敗地步至此。

保羅在(林前六9-11):「……不義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國……無論是淫亂的,拜偶像……都不能承受神的國。你們中間也有人從前是這樣;但如今你們奉主耶穌基督的名,並藉著我們神的靈,已經洗淨,成聖稱義了。」

感謝主!亞居拉夫婦和保羅,把耶穌基督的真理帶到腐敗的哥林多,那地的人就改變了。亞居拉夫婦,靠著主,不同流合污,顯出聖潔的,新的見證。哥林多教會,後來有些人失敗了;(五1-2,六15有記載)可是這個家庭在腐敗黑暗環境中,靠主聖潔。

當保羅從雅典下到哥林多,有很大屬靈的爭戰。向那些哲學家,猶太人,傳講福音不是容易的,林前二章3節,保羅描寫自己:「我在你們那裏,又懼怕,又甚戰競。」可能那時保羅的病常發作,他到了哥林多;神預備了亞居拉夫婦的家,他們把門打開,保羅便進到他們的家。

多年前,我在台灣作山地工作,那地從無人傳福音;初抵該地,不知住何處;根本沒有基督徒接待,也沒有旅店。當晚是週末,我住在派出所,很多小朋友把我腰帶周圍咬的遍滿紅斑,非常痕癢。當我第二次重返山地傳福音,情形大不相同;基督徒把門打開,接待我,表示他們信了主,很是高興。

保羅到了哥林多,有個敬畏神的家庭,歡迎他,同情他,和他同工,並帶給他很大的幫助。「如有人接待你,就住在他的家。」我想保羅根據主教導門徒的真理,就在亞居拉夫婦的家住下了。他在哥林多十八個月,享受他們的接待,實屬難得!據路加說,保羅投奔他們,還另有原因,他們之間本系同行,保羅小時曾學過織造帳棚的技術;亞居拉夫婦正是作此行業。

話至此,我想到神在每個人身上有祂永恒的計劃。各位青年!當你在學時學習的功課,你不曉得,將來長大踏入社會,如何應用。

保羅在神永恆的計劃中,小時所學的正與傳福音事工互相配搭,他一邊親手作工織造帳棚,同時也傳福音,神的計劃奇妙!

(第十八章18-21節)記載亞居拉夫婦因逼迫離開羅馬,來到哥林多,此次離開哥林多他往,是為了福音工作與保羅配搭;保羅要離開哥林多到以弗所,他們認為須與保羅同去。保羅卻把他們留在那裏,他們幫助保羅立將來工作的基礎。以弗所是保羅早就要去的地方,他第二次出外佈道,心向以弗所。神的靈不許,(我曾題過保羅工作的計劃是有戰略性的都市)因神的時候未到,要他直往特羅亞;後來他看見馬其頓異象,先進入歐洲!在腓立比一帶傳福音;但是保羅心裏嚮往以弗所。現在帶了亞居拉夫婦到以弗所,留下他們先作初步工作。他們不讓工作影響信仰,也不讓工作影響差傳的事奉。相反地,他們將工作和差傳事奉配搭,他們手作的工,符合差傳工作。這是多美的見證!早期教會,他們的心在福音工作上,在差傳工作上逼切地步至此!為了福音的緣故,離開哥林多,就到以弗所。

以弗所的工作展開了(十八24-28)保羅早就願意進到這個大都市;可是他來了遂即離開,他有一種敏銳的心,他明白神的旨意。我們看見一個對比,在腓立比時,保羅被下監,半夜地大震動,門打開了,保羅可以離開;但是他不離開;結果,帶領了一些人歸主。此次來到以弗所、門開了,猶太人歡迎他;他把同工留下來,自己卻回耶路撒冷。

求主給我們,個人、家庭、教會,有敏銳的心,無論去留,遵主命令。

有個猶太人名叫亞波羅,他生長在北非的亞歷山大,來到以弗所;他是有口才有學問的人,最能講解聖經。這人已經在主的道上受了教訓,心裏火熱;可是在真道上還不完全,所明白的不夠;他只曉得約翰的洗禮,對基督的救贖,復活的主,聖靈的工作,都不明白。他講解只是一部份,帶領人只能帶到一個地步;這樣有恩賜的人,當時在以弗所工作。亞居拉夫婦到會堂聽亞波羅講道,他們極其留心聽道;不像一般人,只注意講員的口才,內容的興趣;他們感到亞波羅所講的道美中不足;若能講到耶穌的復活,耶穌所應許的聖靈,那就更寶貴;更加造就多人,使人得到更大的祝福和幫助。教會的工作,差傳的工作,福音任何方面的工作都很重要。亞居拉夫婦在聽道不滿意之情形下,並非起而公開指摘,若然,不但分裂會堂,且不能幫助保羅立下好基礎,反而造成破壞。他們有智慧,不單懂得聖經的真理,更懂得聖靈的工作,聖靈在他們裏面。有些人為了一次托負信徒的真道,竭力爭辯;到了一個地步,他們的態度,作法,違背了所爭辯的真理。亞波羅不明聖靈的工作,有聖靈在他們身上的夫婦,他們肯接待亞波羅到他們的家,這是基督徒的交通,基督徒的愛;他們將神的道給他講解更加詳細。說耶穌接受約翰的洗禮,約翰為耶穌作先鋒;耶穌死了復活了,向祂的門徒顯現;對他們說:「父所應許的,我都要給你們,我升到父那裏,要將聖靈賜給你們,在聖靈能力之下,把福音帶到地極。」亞居拉夫婦如此教導這位有才學的亞波羅,不以自己才疏學淺以織造帳棚為生的小民而膽怯,不敢啟齒。這是聖靈的工作,他們以謙虛的心幫助亞波羅。感謝主!

親愛的青年!我們聽道,當有辨別的靈,不要吹毛求疵,任意批評。

亞居拉和百基拉的心,實在很美!

聖靈說:「要用愛心說誠實話。」主告訴我們,如果你知道有錯。人家得罪你,你該去找那人。在教會中,我們常違背耶穌的命令。聖經明文,你若不去做,就變成雅各書三章所說的「有毒的舌頭」。舌頭是全身最可怕的肢體,應當榮神益人才對;可是基督徒常用舌頭敗壞人。哥林多教會也是這樣,他們很會說方言,但是他們敗壞人。

保羅的同工不是這樣,該在人面前講的就講,該在家講的就在家講;結果,整個教會得幫助。以弗所沒有分別。到了哥林多,亞波羅幫助這許多那蒙恩信主的人,在眾人面前極有能力,駁倒猶太人;無論主內的人,或是猶太人,亞波羅都有貢獻,有幫助。這是多美的見證!過了些時,保羅到以弗所開始工作,就在亞居拉和百基拉的小小基礎上傳福音。保羅再次和他們一起配搭。這幾個晚上,我們將看見以弗所如何蒙神拯救;這對夫婦在差傳工作上擔當了重要的角色,他們離開家,到了哥林多。他們得勝,他們的家成了基督化的家庭。保羅題及他們,不但說是他的同工,還常說,問候在他們家的教會。可見在哥林多,在以弗所,在羅馬,他們的家的就是家庭的教會,他們的家是傳福音的家,是差傳的家。我們看見他們的同心,愛心,熱心。求主幫助我們,在福音工作上,能有更多青年,更多年青夫婦和中年夫婦,效法亞居拉夫婦的榜樣。相信福音在香港,在東南亞,在全世界將越發傳開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