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博士

(經文:結卅三1-9)

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以西結,稱他為「人子」意即脆弱的人。神對他說:「我要用你作以色列家守望的人。」在第三章,神要他吃書卷,要他受命把祂的信息,傳出來作以色列守望的人。這裏重複第三章的內容。

神不但對以西結這樣說,他對歷代的工人和教會這樣說。教會在這時代,要聽見神這樣的命令。我們不過是人,是脆弱軟弱的,不能作偉大的工作。

主耶穌基督是人子,當祂作人子時,他卻不是脆弱軟弱的;他成為人,但他是最完全的人。祂已為我們留下榜樣作了表則,教我們隨祂足蹤行。祂曾作以色列家的守望者,作全世界人類的守望者。你我也當作守望者,正如主耶穌和以西結一樣。

在舊約聖經所見,守望者的形象有兩種。一種是專責在戰爭將爆發,危急時刻高守遠望,儆醒等候。一發覺敵人,便大聲疾呼,向百姓宣佈,警誡他們危險來到;叫人不但逃避危險,還要應付戰爭。不但防守,還要攻打;要及時回頭,應付危急時期。神所要的就是這樣的守望者,每個時代都需要守望者。教會在這時代,更需要守望工作;因為面臨最危險的時期,所以我們必須在神面前等候。另一種守望者的形象非在戰時,乃在平時。聖地耶路撒冷的錫安山上,每晚祭司要作守望的工作;在漫長寂靜的黑夜中,按班次站在錫安山上守望,等候天亮。在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時刻,就是人們昏昏入睡的時刻;守夜者更加要儆醒,手持號角,挺胸昂首聚精神會伐步。面向東方,等待曙光出現,大聲吹角,叫醒耶路撒冷的居民到聖殿去獻早祭。這是很重要的敬拜,這也是教會應作的守望工作。我們今天在屬靈的高山上,要向人們宣告黎明的來臨。作黑夜中的守望者,每晚必須如此。本章所指的是非常的時期,而祭司的守望卻是在平常的日子。

教會在這時代,無論平常時期,或非常時期,均須作守望者。

先知以賽亞聽見從巴勒斯坦南方發出聲音:「守望的呀,夜裏如何?」(賽廿一11-12)聲調非常焦急,沉悶,懼怕,困惑,迷茫地問:「黑夜何時纔能過去?」黑夜象徵苦難。當人們在苦難中,就會發問苦難何時過去呢?

整個歷史的記載,使我們看到個漫長的黑夜;甚至我們想到在伊甸東園的黃昏,當耶和華在園中行走,天起涼風之時,人已犯了罪,逃避了神的面。從那黃昏開始,人的歷史就進到黑夜裏;人就在罪惡痛苦無知的黑夜裏,不見天明,沒有早晨,一直在黑夜中。

當以色列人出埃及之前,他們希望到曠野敬拜耶和華;但埃及王不許。大能的神降災給法老王,叫他的心回轉;但是一次又一次法老的心剛硬。到了第九次黑暗之災,(埃及人拜太陽神)埃及人之神失敗了。我們的耶和華仍是全能的神,除耶和華以外沒有別的神。那一次的黑暗災殃,使全埃及陷於黑暗中;惟有以色列人的住處,纔有亮光。因為耶和華要向全世界宣告,黑夜的消息。

主耶穌來到世界,每逢聖誕節,有美麗詩意的描寫。但是,當主耶穌降生那時,世界充滿著無邊的黑暗,人類在極大痛苦之中;以色列在異族統治的鐵蹄下,政治上沒有自由,經濟困難,社會不安寧。從耶路撒冷到耶利哥,沿途有盜賊出沒,既危險又可怕。當人類在極其失望,在苦難之黑夜中,那希望的星辰出現,神的兒子來到世界,光來到世界。約翰福音告訴我們;光來到世界,但世人不接受光;因他們行惡,拒絕光,他們情願在黑暗中。他們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,當時從午正到申初,遍地黑暗;神再次宣佈黑暗的消息。雖然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;但當祂為你我、為全世界人類擔當罪惡之時;父神也掩面不顧祂。那時耶穌說:「我的神阿!我的神阿!為甚麼離棄我?」主耶穌死了、埋葬了、復活了;那天早晨,就是人類在歷史中,最光明的早晨。黎明把生命的意義,重新解釋了。當耶穌升天之後,教會建立起來;信靠祂的人,就被稱為光明之子,白晝之子。教會在神的光中,跟從祂的人,就不再在黑暗中走,乃要得著生命之光。可憐今日教會的光景仍在黑夜裏。

啟示錄記載,使徒約翰被放逐到拔摩海島,在那裏有一主日;他被聖靈感動,看見天開了,人子從天而降。他說:「看哪!祂駕雲降臨,眾目要看見祂;連刺祂的人也要看見祂,地上的萬族都要因祂哀哭。」耶穌基督一定再來,要結束這世界的秩序。當人子降臨之時,祂的面貌如日頭放光;這位榮耀的人子,行走金燈台中間。燈台是夜間用的,要照亮黑暗中的人。耶穌基督設立晚餐時是在晚上,祂要教會守晚餐;教會不吃早餐,午餐,只吃晚餐,乃因要常提醒我們是在晚上。我們必須成為黑夜的守望者,我們要等待天亮,要儆醒謹慎帶著盼望等待,主必再來,決不遲延。榮耀的黎明就要來到,教會在這時代必須作守夜工作,等待主再來。彼得說:「萬物的結局近了。」千多年已經過去,現在不是更近了嗎?彼得教我們要謹慎持守,在神前等候。

我們必須謹慎,否則容易受世俗虛謊所影響。不大愛主的人易於隨從世俗。約翰說:「我們若與世俗為友,就與神為敵了。人若愛世界,愛父的心就不在他裏面。」(約壹二15)多麼危險啊!我們的環境充滿世俗成份,在濁的世俗潮流中;我們切勿隨波逐流,而應當作中流砥柱。為了主的道,我們萬勿隨從世俗,我們當謹慎持守,作忠心的守望者。較為熱心的弟兄姊妹,很容易受虛謊影響。今天有很多假先知,包括那些異端邪說,傍門左道的,也包括那些信仰純正的。信仰純正怎會虛謊呢?照本章聖經說,若非出於神直接啟示的話,照著自己的意思來說,就是虛謊。許多人歡喜聽末世預言,但我們應有末世的意識,來聽那許多的預測;我很慚愧地告訴各位,同時也警告各位,不要隨便聽那些末世的預言。因為很多人所講的是錯誤的解釋。耶穌說:主來的日子自己都不知道,惟有父知道。以往在許多年代,直到如今還沒有人知道主耶穌何時再來;我們相信主必再來,一切預言必定應驗;但人若照己意講解,那就是假先知假教訓。雖然我們所聽的,有在原則上是對的;但我們必須有屬靈的辨別力,不隨便聽信接受。要好好的在神面前追求,在教會聽神的工人為我們分解的真理,這樣纔可避免聽信虛謊。

我們在黑夜中危險中作守望者,不但要謹慎持守,也要清潔,專一愛神。我們要聖潔,否則不能作聖工,不能見我們的神;不聖潔就沒有見證,不會明白聖經的話語,就沒有屬靈的辨別力。

在黑夜中更須儆醒,因為夜間精神疲乏,昏昏欲睡。彼得說:「要儆醒禱告。」耶穌在馬太廿四章,特別論及祂再來的情形。雖不詳述細節,但叫我們務要儆醒。廿五章十個童女的比喻,童女之中五個是聰明的,五個是愚拙的;祂並沒有說五個是良善的,五個是罪惡的。所謂聰明,乃因他們的燈預備了油,而愚拙的因為沒有預備油。表面上她們都是在迎接新郎,但實際上卻有很大的差別。耶穌說:「新郎遲延未到,她們都睡著了。」聰明的童女怎能睡著呢?今天教會許多所謂聰明的童女正在睡覺,值此危急之時怎能睡覺呢?現在應是睡醒的時候。耶穌說:「你們要儆醒!」彼得說:「要儆醒禱告。」與神有親密的交往。我們的禱告,不是只想自己的需要,也非僅為教會的需要;我們當將禱告的範圍擴大,為萬人代求。我們當為所居住的城市禱告,為世界和平禱告;正如亞伯拉罕為所多瑪,蛾摩拉二城在神前祈求一樣。若城中有五十個義人,求神不要毀滅;甚至減剩十個義人,神也答應不毀滅那城。可惜全城連十個義人都沒有。神差天使搭救羅得和他的家屬,他的女婿還以為是戲言不信;羅得就帶了妻子和兩個女兒逃出。他的妻子回頭一看,就變成一根鹽柱;剩下羅得和兩女兒,而兩個女兒居然犯起亂倫的罪來。這豈不是歷史的悲劇嗎?我們多麼需要為所居的城市,為世界的平安禱告!我們不能像先知約拿,風浪大作是為了他一人的緣故,因他違背了神,不作傳福音的工作。照樣,因你我不順從神,神的兒女工人不順從神,以致世界紛亂。當遍地烽火之時,我們怎能像約拿在船底睡覺呢?非尼基的水手禱告他的假神,雖然沒有功效;但他有禱告,可惜神的僕人約拿卻不禱告神,船主叫醒約拿,說:「你這沉睡的人快起來禱告你的神吧!」這世界越來越危險,原因和理由很多,但最主要的是因為我們不禱告。我們多麼需要神的憐憫和幫助,叫我們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。世界安危在我們身上,我們是守望者如以西結一樣。我們要吶喊,要警誡;因為危險來到,還有人不知道不領會!先知能見人所不見,明白人所不明的;教會是先知的團體,有神的話語。我們聽明白,看清楚,有先見之明有神的話語,怎能不出聲呢?我們當吶喊,當大聲疾呼,要警誡!在此非常時期守夜,必須儆醒禱告,謹慎持守,吶喊,警誡。危險緊急嚴重的時期,不容等候,遲延,猶豫;我們必須吶喊。在這社會,有沒有聽見福音的吶喊聲呢?在這世界裏,教會有沒有發出警誡的聲音呢?若有,而人不肯悔改回轉,守望者就沒有責任;否則守望者就要負起重大而可怕的責任。

教會在這時代必須作守望者,要吶喊警誡;因為處境危殆,刻不容緩。

我們要歌唱讚美。「神使人在夜間歌唱」(伯卅五10)夜間,苦難,危險,困惑中還能歌唱嗎?惟神使人在夜間歌唱。今天我們聽見社會,世界那些嘈雜爭鬧,淫亂的聲音,給人帶來痛苦煩惱,很多人遭難,正在嘆息哭泣呻吟;聽不見聖潔的歌聲;難道我們無動於衷嗎?難道你毫不介意,毫無屬靈的感覺嗎?教會在這時代,應有敏銳屬靈的感覺,不可充耳不聞。我們要歌唱讚美,要從教會裏向外看;大家庭要歌唱,小家庭也要歌唱;我們四所聽見的都是電視、打牌的聲音;我們有責任把歌聲傳出來,從教會裏唱到教會外,從晚間唱到早晨,甚至從地上唱到天上。將來我們在天上還要歌唱,所以我們作守望工作,就是在地上學習天上的生活。保羅和西拉在監獄中歌唱,眾囚犯側耳而聽,因此幫助腓立比管獄的歸向神,成為腓立比教會最基本的會友。保羅對腓立比教會說:「你們要喜樂,我再說,你們要喜樂。」因為他實在有喜樂的經驗。

我們在守夜遇危險時,我們一面工作一面爭戰。要建立神的工作,建立神的教會,建立靈宮。爭戰是必然的,因地上有惡者屢加侵犯;我們須有勇氣,我們不但防守,還要進攻。工作和爭戰是分不開的,有時我們在教會中有工作但是沒有爭戰;以致仇敵侵襲,我們便失敗了。

教會一旦發生問題,對一般不熱心者似乎無關重要,但對那些最熱心的弟兄姊妹,卻發生問題;因為他們只有工作沒有爭戰,結果被魔鬼打敗。本應合力對付魔鬼,可是為了工作卻造成對立,彼上成為仇敵,這是多大的悲劇!我們應學習尼希米建造城牆時當眾宣佈,各人應一手拿工具,一手持兵器,邊工作邊爭戰。

教會在這時代,是爭戰的時代,是爭戰的教會,我們要重視萬世的戰爭,在每時代,教會不能安逸安穩,要隨時備戰,人人成為基督的精兵。教會在這時代,是爭戰時代的教會。

以西結是神的守望者,很多神的工人是神的守望者;很多神的兒女,也是神的守望者。

神要在我們中間尋找守望者,誰是神的守望者?神說:「要立你作守望者。」你的回應如何?

但願我們如以賽亞說:「我在這裏,請差遣我!」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