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唐佑之博士

(經文:結卅四1-6,11-19,23-27)

感謝主!耶和華是我們的牧者。

以西結接受神的命令,傳信息的內容是要責備那個牧人,因以色列的牧人失敗了,以致羊群四散,牧人沒盡其責。

人雖失敗,但神卻不失敗;耶和華要親自為牧人,耶和華的旨意要祂的兒子成為好牧人;且希望屬祂的人,跟隨好牧人的腳蹤行。

本章是一首牧人的哀歌。耶和華是牧人,為以色列的悲哀;為許多屬祂的人悲哀,為各時代的教會悲哀。求神憐憫!讓教會在這時代,完全轉向我們的牧者耶和華;讓祂親自來牧養我們;而且讓教會在這時代,能看到我們的需要。

舊約時代的牧人,不像今天教會的牧者,不是專責牧養工作。以色列人有君王牧養他們,所以這裏的牧人,是指以色列的君王;我們若略知歷史背景,就有助我們明白。當摩西領以色列人出埃及到曠野,一般觀念都認為摩西是他們的領袖;不錯,摩西在屬靈方面領導他們,但在行政上,卻非他們的領袖,也非他們的王。以色列人的王是耶和華,其他的人是耶和華的僕人;都是服事祂的,也是服事眾人的。

在耶和華為王的整個神權觀念裏,神權政治,是以色列民族的信仰。若在這方面偏差,就整個都偏差;若這方面對了,就完全正確了。所以當以色列民進入迦南美地之後,他們從半遊牧生活而進入到農業社會,他們是無法適應的,於是神就興起士師來照管他們。士師也非君王,不過是耶和華的僕人作神的工;耶和華纔是他們真正的王。可惜以色列民不尊耶和華為王!

在士師記有句重複的話:「當時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。」(士十七6,廿一25)那些士師也不能作耶和華的工人,故當時非常混亂。以色列人心中切望有王,到了撒母耳的時候,百姓求撒母耳為他們立王;撒母耳心中很難過,覺得他們的態度不對。我們讀這段聖經時,很容易會發生誤會,以為以色列人不可有君王;其實不然,以色列人需要君王;但這君王必須為耶和華的僕人,因為最主要的是耶和華作王。並非他們求立王不對,乃是他們的態度不對,他們不尊耶和華為王。

我們想到教會需要僕人的領袖,我們需要牧者,需要領袖;但最重要的務必尊重我們的牧長耶和華,尊祂為王。若在這方面失敗,問題就發生,正像當時以色列人的失敗一樣。當他們有了王之後,雖有先知指導那些君王,但有的君王很差。

神是信實的神,讓大衛的王位得堅立。(記於撒下七16)神雖與大衛立約,可惜他死後,以色列國南北分裂了,以致失去了合一的精神。北國完全偏離了神,而南國亦軟弱無能。以色列國王朝失敗,因他們不尊重耶和華為王。

我們可以把以色列民族,失敗的歷史經驗,應用於歷代的教會,特別是應用於今日的教會。這是我們讀舊約主要之目的。從以色列民族歷史信仰的經驗中,可以看到教會的分裂,而應用在我們各人的身上。耶和華是王,耶和華作王之時,纔有真正的平安,有真正的秩序,然後纔有和平的生活。

在本章中,先知得著神的命令,要攻擊責備那些牧人,那些君王領袖們;他們自私,沒有關懷別人,沒有真正尊耶和華為王的態度。

請看今的教會,我們有否尊耶和華為我們的王,有沒有尊基督為教會的元首,有沒有尊重神的全能呢?

以色列的牧者失敗了,他們自私,不尊重耶和華為王;只注意自己,不關懷別人。全民族敗亡的原因很多,最主要的是因為工人軟弱。

在座有很多神的工人,我們當在神前坦白,謙卑承認我們沒有作好的牧人,致令教會大受損失!瘦弱的沒有養壯,有病的沒有醫治,受傷的沒有纏裹,隸屬的沒有領回,失喪的沒有尋找;作為教會的教牧同工們!求主憐憫!我們多麼需要在神面前認罪悔改!因我們的失敗,軟弱,自私;讓好多弟兄姊妹也失敗軟弱自私;教會不興旺,以致不能復興,不強壯,也不剛強。靠著主的大能大力,我們工人須切實在神面前認罪;弟兄姊妹也要在神前認罪。有時牧人失敗,乃因信徒沒有讓牧者好好地事奉神;有時信徒軟弱,因牧人沒有好好地帶領。神為今日教會哀哭,我們有沒有聽到牧者的哀歌在教會裏?神的心焦急,因祂的工人失敗,羊群分散。受傷的不得醫治,軟弱的不得幫助,是誰之責?我們在神面前當加以省察。

在這時代環境中,牧人受了重大的壓力,飽受困難,這些都不成理由。我們若真正作神要我們作的牧養工作,必須在神面前忠心。很多弟兄姊妹,在教會中感到失望;因牧者不負責任,有時確實如此;但有時信徒對牧者的認識不夠,觀念不正確,要求不合理;不尊重牧者,沒有讓牧者有機會發展工作。這是值得我們深切思想的,常聽見有人投訴說,他教會牧者不行。這樣到底對不對?我們當省察,到底是哪方面不行呢?你有沒有為他禱告,有沒有補充他作不到之處。到底你是仰望他的牧養,還是仰望主的牧養呢?這裏聖經說:王要親自牧養我們。有時我們以為牧者無助於我們,我們就失望;我們沒有仰望耶和華作我們的牧者。有時我們沒有好好地為我們的牧人禱告,沒有尊重他,以致他失敗了。

有一次我在韓國,看見那裏教會的光景,信徒都非常尊重傳道人,那些傳道人也不一定顯得完全;但信徒們因尊重耶和華,因主的緣故,他們尊重神的僕人。我發現,信徒若尊重牧人,牧人不能不自重。這是華人教會少有的,所以牧人失敗,很可能是因信徒們不尊重他。我們有否尊重神呢?若有,我們必須尊重神的工人;並非尊重他的個人,乃是尊重他的職份。當他被尊重,他就沒法馬虎隨意自私,他曉得必須盡力而為。

掃羅仇視大衛,大衛有幾次機會可殺害他,但是卻沒這樣做;並非掃羅人格高尚使大衛尊重他,大衛尊重他乃因他是耶和華的受膏者。大衛不是尊重人而是尊重神,所以也尊重神的僕人,尊重耶和華的受膏者。

讓我再說,我們首先要尊重耶和華;因祂是我們的牧者,我們的牧長;因重祂,我們也尊重教會的牧者。若教會牧者不如理想,我們要以禱告來幫助他,而且我們當作他所忽略的;尋找失喪的,我們也有責任,失散的我們也當領回。我們應作醫治和纏裹的工作,靠著主的恩典,讓瘦弱的得以強壯。關懷別人,不僅是牧者之責,也是我們每個人所當作的;若得不到教會牧者之助,耶和華是我們的牧者,祂必親自帶領,我們必須仰望祂。

有人說,牧師喜歡強調權柄,我覺得這是不應該的;因為大家都是神的工人,每個工人應當謙卑在神前服事;若神的工人教會的牧者強調自己的權柄,恐有偏差之處。另一方面,雖然他不該強調權柄;但我們當尊重他三方面的權柄:

(一)蒙召的權柄,他是蒙神選召的;若非神選召的,當然就沒這權柄;雖在教會工作,遲早要被挪開。

(二)因受過特殊訓練,所以他有權柄。教會中雖有長執,亦有許多教會領袖們;但對於屬靈方面卻不甚了解。至於蒙神選召者,他們曾經受過神學訓練,長期造就,屬靈的事理應明白更清楚。

(三)事奉的經驗,生命的經歷,或者你說:「我們的傳道人不屬靈,經歷不行。」那就他們應當自己向神負責,因為一個真正事奉神的人,應有生命的經歷,事奉的經驗。

一個神的工人,固然不應強調權威,但是我們卻當尊重他的權威。這是教會的次序,有了次序纔有和諧。有時教會信徒的權力太大,甚至作王,要管理傳道人;他們忘記了耶和華作王,牧師和其他的,不過是僕人。信徒必須尊耶和華為大,尊重神也必定尊重神的工人;神的工人既被尊重,若他自暴自棄又自私,神怎能容許他們呢?如果他們不悔改,終必被神棄絕,所以不必信徒來對付,因我們的神有絕對的權柄。最要緊的,我們須彼此認罪。傳道人有很多的軟弱,不潔,虧欠;不但當向神認罪,也當向信徒認罪。信徒也當向傳道人認罪,這樣纔能看見聖靈的工作,看見復興的異象。

有一次,某教會請我去培靈會講道。會前牧師告訴我,那是他在該堂最後的一週,因他已提出辭職。弟兄姊妹為了對付牧師,而安排數日聚會;特別有研討會,提出許多問題,讓講員作出答覆;然後根據作答的話,來對付牧師,當面指責他。我聽了頗為難,到時我好像個審判官;但是我又不能不照聖經的話講。我惟懇切禱告仰望神,使我有智慧誠實不遷就任何人。那天的聚會人數眾多,真是來勢;可是,神作了極奇妙的工作;那班人完全沒有責備牧師。翌日,我在主日講道完畢,牧師起來講話,當眾承認自己的軟弱虧欠,流淚認罪。那時弟兄姊妹們並不因此沾沾自喜;他們也都起來認罪。那場合實在太感動人!當他們彼此認罪後,教會就因此而特別蒙福。

教會須要彼此認罪,我們都有很多的軟弱;工人也有很多的軟弱。有時因工作太忙,缺少顧及弟兄姊妹的需要;弟兄姊妹也忘了顧及工人的需要。有時工人只注意弟兄姊妹的需要,顧不到自己的需要;工人有很多需要,工人的家庭有很多需要;但弟兄姊妹沒有關懷,我們覺得有很多的虧欠。求主憐憫!求主的聖靈感動我們的心,讓我們深深感到必須認罪;不但向神認罪,而且要彼此認罪,惟有這樣,教會纔能得復興,神的工作得發展。

當我們讀到此章牧人哀歌時,好像看見神含淚為我們嘆息說:「我要親自牧養我的羊群。」牧者失敗了,教會工人失敗了,弟兄姊妹失敗了;但神沒有失敗,神是我們的牧者,要親自看顧我們。神說:「我必在美好的草場牧養他們,他們的圈必在以色列山肥美的草場吃草。」(14)正如詩篇廿三篇「躺臥在青草地上,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。」羊若飢餓不吃飽是不躺臥的。

感謝主!耶和華是我們的牧者,祂叫我們飽足,叫我們沒有驚駭,叫我們有平安,叫我們在溪水旁。我們一定要仰望神,尊重祂是我們的王是我們的牧者。這樣,不但我們的需要得到滿足,也會顧及別人的需要。若我們單仰望教會的牧者,我們將會失望不得滿足。我們當彼此勉勵,一同在神面前受祂牧養。

第16節說:「失喪的我必尋找,被逐的我必領回,受傷的我必纏裹,有病的,我必醫治;只是肥的壯的,我必除滅。」上述最後的一句話,我們實在不明白。在手抄本,特別是舊約繙的希臘文,乃說肥壯的,還要繼續看顧他們。當我們生命健壯時有兩種可能,一是繼續需要神保守我們;另一可能是當我們生命稍為堅強,就驕傲自大。18節說:「用蹄踐踏草地……用蹄攪渾清水。」強壯力量很大。這是今天教會的問題。軟弱的須剛強長進。有的人長進之後更加謙卑,更願意服事;但是有的人稍為長進,就以領袖自居,自以為了不起。表面上好像幫助人,其實就如肥壯的羊,把草地踏踐,把溪水攪成混濁。我曾提過,教會有問題,不是出於那些軟弱,不熱心的信徒;因根本他們不參與,問題乃出於熱心事奉者。在教會有職份有參與者,義工們長執們;按理他們生命豈非長進嗎?可是肥壯的,反而踐踏草地,攪濁清水。求主憐憫保守我們!讓我們真正知道謹慎,不然我們易於失敗。

有的人願意事奉,但卻要照他的意思作。我們別選擇來工作,當選擇作神的工人,作神的僕人。我個人最反對領袖這名詞,唯有主是我們的領袖。雖然牧師可帶領我們,但牧師也不是領袖;長執以及所有負責的弟兄姊妹,都不是領袖。我們都是工人,都應有工人的心態。工人沒有自己的選擇,沒有自己的意思;只能照主的意思,工人是要服事的,不是領導的。那麼,牧師長執及負責的弟兄姊妹,可否領導?我想可以,不過途徑方面當注意,我們是藉著服事來領導;正如主耶穌基督一樣,祂並沒有對門徒說你們要服事;乃是祂親身作服事的榜樣,為門徒洗腳。並說:你們現在不明白,將來一定會曉得。我們若照樣作,一定蒙福的。

各位!我們別選擇服事。很多人的服事有所選擇;隨己意服事,要人聽他的話。這樣算是服事嗎?他不是作僕人,而是作了主人。

教會的人太多,僕人太少;神無法工作,無法施恩,我們沒有讓神與我們同工。我們當尊耶和華為我們的王,讓基督作教會的頭;我們只作工人,工人要順服。我們當彼此服事。

教會在這時代,是服事的團體,我們每個人必須服事;務必尊耶和華為大,為聖,祂是我們的王,是我們唯一的牧者。我們若真正有此態度,教會事工纔能發展,教會興旺,得復興。願神這樣恩待我們吧!

教會在這時代,我們特別想到本章聖經末段說:「我必使他們與我山的四圍,成為福源;我也必叫時雨落下,必有福如甘霖而降。」(26節)

我們希望神向我們施恩典,我們期望恩雨大降,期望神賜福給教會。那麼,我們今日當作甚麼呢?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