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史保羅牧師

請看(結三17-19)留意第18節末了「喪命之罪」原文作血,請大家注意!

我小時候最喜歡爸爸的書房。媽媽告訴我,當我學會爬行時,常常爬進書房。我所以歡喜爸爸的書房原因有二:第一,房中牆壁掛著許多美麗的油畫。畫面只有海和羊兩種,有的是羊和牧羊的人。我很喜歡坐在書房欣賞那些畫。

我父親常到世界落後的地方,有時離家半年之久,因那時遠行都是乘輪船,所以往返需時。父親回來時,常常帶了一些外地的東西,放置在書房裏,有次他帶了一把土人的矛回來,有次帶了一支用口吹的毒鏢回來,有次帶了一件大蛇皮回來,有次到印度帶回來一件老虎皮,把它放在地氈上,老虎的頭仰在地上。我小時候常進書房坐在老虎頭上,觀看房中所有的東西;但是有幅畫我不明其意,畫仍裝有框架,畫的背景全是黑色,黑色的後面是白色線條,我只知道那不是海,也不是羊和牧人。我覺得毫無意思,後來到了我上學讀書,開始學習;我仍常進書房,欣賞那些東西;原來我看不明白那幅畫,白的線條是些字母,拼成了字,造成句子,加上問號,我每天看見那些問句。到了我長大了,在教會也常見同樣的問話;很多時候也聽到父親講,有關那些問話的信息。那些問句是:為甚麼有的人能夠聽到福音只一次,有的人能夠聽到福音兩次以上?

耶穌餵飽五千人的時候,(聖經有多卷題及此事)聖經說五千個男人。我想其他一定還有女人和小孩,或者約有萬人吧。耶穌知道這班人生活厭倦單調,他們住在小的國家,與整個世界的局勢無關;當時巴勒斯坦沒甚麼特別的事情發生,住在鄉村的人很少有趣的事。耶穌說,這班人不是來聽我講道,乃是來看我行神蹟;他們對我的教訓沒有興趣,他們的生活一向單調,若看見神蹟必定非常興奮。第二,耶穌說:「他們困苦流離,好像群羊迷失沒有牧人一樣。」他們沒有領袖領導,他們的人生漫無目的。第三,耶穌知道他們肚子餓,因離家來到曠野已經整天了。耶穌對門徒說:「我想我們應該餵飽他們。」門徒說:「主人啊!這是很愚蠢的事,要花多少錢買食物才能餵飽他們呢?附近又沒有商店;最好還是叫他們各自回家吧!」耶穌說:「我要給他們食物。」耶穌問門徒有沒有任何食物,門徒說:「有份小孩子的午餐在我手中。」

我實在很想知道,門徒如何從小孩子拿到那份午餐,聖經沒有記載。有時我想,門徒是否靜悄悄從小孩子背後拿過來,或者用說服的方法,或者小孩子自動交出來的。這份午餐包括五個餅和兩條小魚;對這麼多人實在無濟於事。一份孩子的午餐要餵飽五千個大人哪裏可能呢?你有沒曾經對神或對自己這樣講過?或許大家都聽過全世界對福音方面的需要,有多少的人從未聽過福音;有的國家我們非常難以進入,你有否看見自己手中可奉獻給神的是甚麼?或者你小小的祈禱生活;或者你想,晝夜禱告有何用呢?世界上有許多人等待拯救,有多少財政方面的奉獻,可以作福音之用,少許的金錢不足以供普世傳福音的工作。

我曾講過,多倫多本教會每年供給百萬以上的加幣,作全球宣教工作。或者大家心目中認為這是筆大數目;但是照我的想法,全世界有許許多多的人等待福音,而願意出去工作的工人很少,且所需要的費用很大;百萬加幣正如一份小孩子的午餐,要分給五千人吃飽,實在微不足道!一點點的數目,對於浩大的需要何用之有!當我們民眾教會收宣教奉獻時,我教導主日學教師,怎樣灌輸宣教工作給小孩子們,告訴他們所收的奉獻如何用在工作上;讓每個孩子自己決定可以奉獻多少。有的每月承諾獻一毛錢,有的兩毛半錢,有的每月一元;同時,以門徒同樣的問話說:「主啊!從一個孩童那裏拿了一元二毛錢有何用呢?從一個孩童拿了三元有何用呢?一年收到十二元,能夠傳福音給幾個人呢?」回答的話是,「用這些錢可以傳福音給任何人。」

大家有沒有自問,自己所有的究竟對個人多有用呢?如果今晚我問各位,請你做個宣教士,離開家庭到落後的國家去傳福音;或者你需要學習新的語言,或者生活沒有現在過的舒服;或者你所在地方的文化完全不同,這就是宣教士的生活了。一個青年宣教士說:「我願意離開我的家庭,離開大好的前程,到神要我去的任何地方。」如果今晚我問各位:「誰願做個宣教士?」多少人要回答說:「全世界人口太多,未聽過福音的人實在太多,我這小小的生命對於偌大的需要有何用呢?」這樣的回答正像門徒對主的回答一樣,他們在主前拿起小孩子的午餐說:「這些在廣大會眾面前有何用呢?」你的奉獻、你的生命,不能夠把福音帶給世界,禱告也不夠用;我們的生命、禱告,奉獻都像那小孩的午餐,確實無濟於事。除非我們把一切所有的放在主耶穌手中;我們禱告是為耶穌,奉獻是為耶穌,當宣教士也是為耶穌;那麼,耶穌將加上祝福,使小小的午餐達到整個世界。

看!你的潛力多大啊!這裏在你的周圍,還有幾千人,請各位忘掉其他的人,我要使你認識你的生命、禱告、奉獻,能夠接觸到整個世界。

門徒怎樣把餅和魚分給會眾,請大家注意我所要說的故事對不對。門徒把餅和魚拿到左邊的第一排,按次序傳遞各人領取,在第一排來回繼續分派。

耶穌基督的教會,兩千年來把福音從有文化的地方傳出去,也以百分之九十的傳福音使者,對百分之五的人工作。本教會的工作是向著第一排的人工作,牧師、主任與我,都同樣在教會工作;每主日向同一批會眾講道,盡教會的能力適應會眾的需要。我們派發單張、探訪、也在電視中工作、派巴士出去帶未信主的人到教會來。本教會的工作至今廿五年了,我也作了廿五年了,這是神呼召我作的事;但是我也有機會到世界各地,對後面的人工作;我曾去過未聞福音的地方,因那裏的人沒有機會接受耶穌基督。

兩年前我到非洲撒哈拉沙漠的南面,那裏的部落非常缺乏食物和水,每四至五年便有一次大旱災,因此很多居民逐漸餓死,最先死的是牛,因為缺乏水和食料;每廿四小時有一萬七千人餓死。有日我經過一處,看見一個年青婦人在沙灘上側臥,用手托著頭,因無食物面臨死亡,她瘦削如柴,甚至可在十碼距離看見她胸前有幾條肋骨;她的嬰孩坐在她面前飲泣,我想他一定是無力大哭,看來快要餓死了,他薄皮包骨,非常的瘦;無論由前面或後背都可看清楚她的心臟跳動。我俯身看看婦人和嬰孩,這時他停止飲泣,似乎要喝母親的奶,可是無奶可喝,又開始飲泣;過了片刻,他又嘗試俯下喝奶,仍然沒奶喝;一次又一次地嘗試都喝不到奶。這個年青的媽媽本身將飢餓至死,情境實在悽慘可怕;但更加悲慘的乃是她親眼看見自己的嬰孩逐漸餓斃。那天我們試要幫助這對母嬰,但是已無可救藥了。

我離開了那地方搭機返加,抵家已是週六下午,在機上約卅六小時。第二天早晨,我們打開衣櫃,選擇要穿上到禮拜堂的衣服。我想到我們生活在這世界上,很多人僅有一件衣服,在加爾各答,很多人睡在街上;寒冷地帶許多人沒足夠的衣著而挨凍。禮拜日早晨,我們選擇了衣服穿上,就下樓預備吃早餐,我們吃喝可以隨意選擇。我想到非洲每日一萬七千人餓死,我們實在吃不下任何東西,只喝了半杯黑咖啡,然後就上禮拜堂。整個上午我坐在講台上,望著親愛的弟兄姊妹們,我相信他們所過的生活和牧師一樣。我不能不想到我們,為主耶穌基督的工作,甚至一毛不拔,從未作過任何犧牲的事,從未為主受過苦。有時我思想到一個現象,看見我和弟兄姊妹在天家,圍著神的寶座而坐,有整隊的男女排列在遠處,其中有黑、黃、白、紅、各種的人,他們向著懸崖走去,到了邊緣跌下去,那裏永遠黑暗,永遠與神隔絕;其中有我在非洲看見的那年青的媽媽,她已餓死了,再沒機會聽到耶穌基督的福音;我還看見,當他們臨跌下去時轉身望著我,並聽見她說:「神啊!沒有人關心我的靈魂。」於是他們永遠消失了。我心裏被譴責,我知錯了!在異象中我問神說:「神啊!我豈是看守我兄弟的麼?」神回答說:「你兄弟的血,有聲音從地裏面出來向我哀告,你兄弟的血從非洲、從日本、南美、中國,各地出來向我哀告。」我自己卻在天上;但我手中有男女的血,我沒盡力把福音帶給他們,我要為未嘗聽過福音的人負責。

既在天上,手裏有血是甚麼意思呢?我不知道為甚麼,我也不想找出為甚麼;因為在很多年前我感到有責任把福音帶給整個世界。很多年前我知道教會有責任,把福音帶給整個世界,很多年前我把自己獻給神作此工作;在神面前我說,我作為教會的牧師,我要將餘下的時間奉獻,把福音信息帶給全世界所有的人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