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吳 勇長老

瑪拉基論到漂布的鹼、煉金的火。(瑪三2)馬太說:「……蠓蟲你們就濾出來……駱駝你們倒吞下去。」(太廿三24)提摩太前書三章16節論到敬虔的奧秘,被天使看見、被世人信服、被聖靈稱義、被接在榮耀裏。被聖靈稱義意即在靈性上稱義。啟示錄十九章講到穿細麻布的衣服,就是聖徒所行的義(8)。廿二章論神的話不可刪,也不可加(19)。三章論老底嘉教會(14-20)。二至三章論及七個教會,其中示每拿教會和非拉鐵非教會是好的;其他五個教會是不好的。老底嘉是最後一個教會。請看這教會的沒落。

第一點,神對沒落教會的意見,其中有三個境界:

(1)老底嘉的名字。

(2)老底嘉不冷不熱。

(3)老底嘉教會看似富足,卻是貧窮。

老底嘉教會自欺、其實無有;看自己富有、自以為是。所以神對沒落的教會有三個警戒。

第二點,神對沒落教會的勸勉有三點講到「買」。第一買「火煉的金子」。第二買「白衣」。第三買「眼藥」,買眼藥才能看見。

神對沒落教會的警戒,老底嘉的字意,「老」意即人、「底嘉」則風俗或意見,老底嘉即人的意見、風俗。風俗含有遺傳,他們把遺傳當作道理教訓人,如洗手、洗腳都屬遺傳。風俗另一意思是裏面的喜好,照心中所喜好而行;他們把信仰變成一套外表的儀式。耶穌在世上時,和撒瑪利亞婦人談話,那女人說:「我們拜神在這個山上;你們說拜神在耶路撒冷。」耶穌說:「不是在這個山上,也不是在耶路撒冷。」山和耶路撒冷都是外面的東西:「拜神要以心靈和誠實。」耶穌來到世上,那時代的信仰已經沒落了,已經變成一套外面的儀式;所以耶穌要把他們從外面導入裏面。人喜好的神蹟,喜動不喜靜;動則注重工作;靜則注重生命;而人喜好工作,不喜好生命。耶穌在伯大尼,祂說馬大是好動、好工作的;馬利亞是好靜、好生命的。主對馬大沒有稱讚,只對馬利亞有稱讚。今天教會也是以工作代替生命。這是人喜好之一。

老底嘉教會既是講到人,他們決定事情,並非向神尋求祂的旨意,乃是大家一起尋求人的主意,非以聖經作根據;乃以人數多少作根據,因此教會中充滿了人的意見;教會成為人治而非神治。只有人在其中,神卻不在那裏,氣氛毫不嚴肅;只是發表個人的意見,沒有求告神的旨意。這是沒落教會的光景,主把這種光景公然指出。

沒落的教會不冷不熱,按理教會是基督的身體,也是基督的器皿。「教會是祂的身體,是那充滿萬有者所充滿的」(弗一23)既是這樣,充滿者如何,被充滿者也如何。耶穌在世上作甚麼,使徒教會也應作甚麼;耶穌在世上時叫瘸子起來行走,使徒的教會也叫瘸子起來行走;耶穌在世上叫死人復活,使徒也照樣叫死人復活;耶穌趕鬼,使徒保羅也趕出污鬼。所以那充滿者作甚麼,被充滿的器皿也照樣作甚麼。這是我們從使徒教會看出來的。但是老底嘉教會並非如此;因其教會中不是充滿神的萬有,乃是充滿人的萬有,人的意見才能,充滿人的肉體和血氣。耶穌禱告「願祢榮耀祢的兒子。」天上應說「我已經榮耀了我的名,我還要再榮耀。」這裏有兩個榮耀,第一個是耶穌來榮耀;第二個是等眾教會來榮耀。沒落的教會所充滿的不是神的東西,而是人的東西,神、耶穌怎得榮耀呢?

不冷不熱正如溫水一樣,就是「一半一半的意思」今天基督的教會,我們所見都是一半一半,道理如是。神的兒子是耶穌,名字的意思是要把人從罪中救出來;又叫以馬內利,意即神與人同在。應當傳神的兒子,我們只傳耶穌,沒有傳以馬內利,不過只傳一半。耶穌曾說過「初熟的果子」。既講初熟,理應講繼熟;初熟味道是甜的,形狀是圓的,顏色是紅的;而繼熟的樣子卻難看了。基督為我們的罪死了,又照聖經所說第三天復活了。(林前十五)福音,一個字是「死」,一個字是「活」;可是今天傳的福音,只傳死沒傳活,只有一半。還有,屬靈的事,聖餐是屬靈的事情,浸禮也是屬靈的事情;我們領聖餐把餅擘開把杯舉起,有餅有杯,這是物;吃餅飲杯,這是事,屬靈的事情,一部分是事和物;另一部分是意義。餅擘開的意義,就是耶穌的身體擘開;杯裏葡萄汁的意義,就是耶穌流下的寶血;可是人領聖餐,顧及事物而沒顧及意義,這都是一半。浸禮入水中是事,這是事物;事物之外另有意義,浸入水中與主同埋葬,從水中出來與主同復活。許多人行浸禮,只顧及事物不顧及意義,一半一半。我們聚會,用耳朵聽神的道,也要用手腳來行神的道;若聽神道不行神道,也只有一半。老底嘉教會,就是一半一半。神怎麼接受呢?

所羅門時代,有兩婦人,其中一個把孩子壓死了,彼此爭奪活的孩子;所羅門勸她們別爭論,叫人拿刀來,要把活孩子分開各得其半;活孩子的生母不忍孩子被宰開;自願把完整的活孩子給對方。一半一半的,人都不能接受,神怎能接受呢?

老底嘉教會,道理一半一半;屬靈的事也是一半一半。理應榮耀神,但擺上的卻僅一半。這是老底嘉教會被責備的第二件事。

沒落的教會自滿富足,實際貧窮。曾有人到羅馬參觀聖彼得堂,該堂富麗堂皇,金銀滿目;領人參觀的神父自誇地說:「從前彼得沒有的;現在我們有了。」參觀者中有人回答神父說:「但是從前彼得有的;你們現在卻沒有。」從前彼得進入美門時,有個生來瘸腿的求彼得賙濟,彼得說:「金銀我都沒有,只把我所有的給你;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,叫你起來行走。」

老底嘉教會是個自欺的教會,我們應該注意的是生命,應該有的是能力;但老底嘉教會所供應的道理,只不過增加頭腦的知識卻沒有生命。我們應當講究豐盛和長進的生命;豐盛生命就是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」耶穌在我們裏面興旺;這才是豐盛的生命,我自己在我裏面衰微,才是生命的長進。我們應該有的是能力。「……蠓蟲你們就濾出來,駱駝你們倒吞下去。」(太廿三24)蠓蟲是很小的,駱駝是巨型的。罪對付屬靈的事。

各位弟兄姊妹!我們的信心是一輩子的,悔改也是一輩子的。我們常為小罪悔改而大罪不悔改。小罪是顯而易見的,是一般人普遍有的,不至引以為恥;大罪是隱未現不為人知的。若洩漏出來,會被人譏笑;所以不敢認罪,沒有能力承認大罪。「祂來的日子,誰能當得起呢?祂顯現的時候,誰能立得住呢?因為祂如煉金之人的火,如漂布之人的鹼。」(瑪三2)這裏給我們清楚看見,布是外面的東西,表面的行為;金是含有礦物質及其他金屬,必須用火提煉。煉金的火代表人的個性;人的行為容易對付,然而個性是難以對付的。教會需要能力,才能對付個性上的軟弱。

我有個學生,個性特別,和任何人都合不來;他的心胸狹窄,脾氣暴躁;弄得學校苦無寧日。此類學生,就算成績多麼優良,畢業之後在教會怎能牧養羊群?他承認自己毛病卻無力改過。為了造就他,我就派他到工廠去,和不信主者在一起;那廠長是位弟兄,我告訴廠長;因這學生不合群,我想藉此磨煉他;過了兩週,廠長告訴我;此人來了之後全廠大亂了。於是我對這學生訓話;你到處與人不和,怎能為神工作呢?有一天,他參加一個聚會,禁食禱告;神的能力降在他身上,他完全改變了。

弟兄姊妹!教會有的應該是生命,不應該是知識;教會有的應是能力,不應單有儀式。老底嘉教會,卻非如此,而是困苦、貧窮、可憐、瞎眼、赤身,何等痛苦!教會中充滿意見的紛爭、聖經亮光的紛爭、權位的紛爭。真是痛苦可憐!好像畢士大池旁,許多瘸腿、瞎眼、血氣枯乾的。老底嘉教會正是如此!禮拜堂富麗堂皇,主卻不在其間;聚會多,卻有名無實,不能供應生命。示每拿教會也貧窮,但她是物質上的貧窮;老底嘉教會並非物質貧窮,而是靈性貧窮;信徒只喝奶不能吃乾糧;恩賜上貧窮,缺乏各樣的人才;瞎眼,對神的道,神的啟示都看不見。老底嘉教會赤身,聖經說我們應當穿上全副軍裝,用真理作帶子,公義作護心鏡,平安的福音當鞋穿,信心作盾牌,救恩作頭盔,神道作寶劍。老底嘉教會卻一無所有。

神對沒落的教會勸勉說:要悔改!要買火煉的金子、買白衣穿、買眼藥。

「買火煉的金子」就是信心;我們的信心必須經過試驗。試驗有兩種:一是貧窮苦難的試驗,一是富貴安逸的試驗。今日極權的世界就有這些試驗,試驗結果有真有假、有信有不信;試驗越多裏面越火熱越堅固;教會受此類試驗後,非真則假,非信則不信。在自由境界的試驗,這就是安逸富貴的試驗,和另一種試驗的境界完全不同。我們在香港,受的是世界的試驗,結果模糊地作信徒;不愛主、不追求、不戀慕主。基督徒從世界中間出來,按理應有所分別;但結果仍和世人一樣,基督徒理應是光、是鹽,是有功用的;可是經試驗後,卻變成無功用。世界有事、有物,我們有工作的事,有讀書的事。至於物,我們衣食住行都是物。神造亞當時,許可他有事,叫他修理看守、治理管理,這就是事。園中果子都可吃;果子是物;事是神許可的,物也是神許可的。到了有一天,事物累住我們的心;這樣的事物就謂之世界。比如我們看小說不是世界,可是一旦看到入迷,費了多半的時間,損害了身體精神,再也無暇追求神的話了;這樣,小說就叫做世界。人需要運動,因不運動膽固醇增高,身體肥胖;但如果運動太多,連週日也拼命運動,連禮拜時間也去運動;這樣就叫做世界。

各位親愛的弟兄姊妹!罪和世界哪樣可怕?罪叫人污穢,世界也叫人污穢;但是世界也會叫人很文雅的;既如此,為何世界比罪更可怕呢?因為世界能迷惑人、霸佔人。我們是自由世界的基督徒,和極權世界的基督徒不同;可是他們越試驗越堅固;我們卻發現越試驗越軟弱。聖經告訴我們,「買火煉的金子」,就是要追求經得起試驗的信心。

「買白衣穿」白衣不是基督的義;如果解釋為「基督的義」是錯誤的;因為基督的義不必買,是白白賜給的。啟示錄十九章說的白衣是信徒所行的義。「大哉,敬虔的奧秘……」(提前三16)「敬虔」,就是神用你的肉身將祂發表出來,這就是信徒所行的義。

有位太太的丈夫忽然死了,他是當廠長的,工作時被機器壓傷,以為小小的傷略為消毒就包紮起來;遂即搭飛機往日本接洽生意,次日發燒,至第三天仍不退燒。到醫院檢查,發現患了白血病,急忙打電報通知他的太太,到達時病人已奄奄一息而死;於是遺體火化,骨灰帶回台灣。這軟弱的婦人最大的兒子僅四歲,小的兩歲;她痛不欲生。住她隔壁一位本堂姊妹把這情形告訴我內子,內子就去陪她,她說太陽下山時最害怕;因為每天那時,她丈夫下班,孩子放學回家;如今丈夫不再回來了,那個時刻是最難挨過的。因此我內子每天去陪她,都在太陽下山之前到達。經過數星期,她說:「吳太太,謝謝你!時間能把感情沖淡,經過了這些日子,我已漸習慣了;這個時間不但是我忙的時候,要為兒女燒飯,也是你忙為兒女燒飯;我已可以面對現實,明天你可以不必來陪我了。」

「敬虔」就是神要藉著祂的兒女,將祂的愛活出來。「……就是神在肉身顯現,被聖靈稱義、被天使看見、被傳於外邦、被世人信服、被接在榮耀裏。」世人信服基督徒,並非你懂得禮拜,懂聖經知識;乃是你能作他所不能作的,說他所不能說的。如果你能夠靈性稱義、行為上稱義,你就被接在榮耀裏。你有基督的義嗎?當耶穌再來之日,你被提至天空;但如果單有基督的義,不一定能接在榮耀裏;當你被提到天空,主要審判你,這審判與得救無關;但與得賞有關。如果你有基督徒所行的義,在聖靈裏稱義,你就可以進而與祂一同坐席。當耶穌從天空回來,祂榮耀的再來,祂帶了千萬聖者同來;那時你若在其中,就被接在榮耀裏了。所以我們不但要有基督的義,還要在聖靈裏稱義,在行為上稱義;基督的義只能叫你得救,行為上稱義才可以叫你得賞。

「買眼藥」叫你能夠看見,看得見是很重要的。有一天,耶穌從約但河走過,約翰說:「看哪!神的羔羊。」約翰和耶穌是表兄弟,他從前沒看見;現在看見了,聖靈叫他看見。西緬也是如此;當馬利亞抱耶穌到聖殿,他接過耶穌來稱頌神為大:「主啊!祢可以釋放僕人安然去世,今天我親眼看見祢的救恩。」那時耶穌才降生幾天;一事不作,一言不發;西緬能知道是神的救恩,因為聖靈給他看見。

傳道人應當看見,講篇道不是說內容、組織、比喻、口才如何;應有兩個條件,一是聖經的根據。啟示錄末章所載,聖經是神的話不可加也不可減。加的意思,不能在神的話之外找話;刪的意思即不能在神的話裏否定神的話。所以傳道人講道應以聖經為根據。還有一點很要緊的,要有聖靈的解釋,就是聖靈給他有所看見;看見的問題要對,傳道人負上的責任是很重要的,尤其對基督徒更是重要。世界使我們昏昏沉沉、軟軟弱弱,所以我們需要看見;因有看見,才能站得起來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!約翰勸勉我們要買三樣東西,買是要付代價的,我們得救是本於恩,白白得來無需代價;有的人因此誤解,既可白白得來,便無需付代價。但是這裏明說「買」,買是要付代價的。不錯,得救不需付代價,但得賞卻需付代價。我們應付何代價?有的人清早起來,把最好的時間親近神、讀神的話,這就是代價。今日世界,忙忙碌碌,雖有悠閒卻把時間犧牲了;追求事奉主就是付代價。這時代物質發展快速,地上的水喝了再喝;但有人以為這是身外物,都要過去,少賺些沒關係,不想把全身精力投入;因到頭來不過兩手空空,所以不被世界物質迷住,一切視為淡薄。這就是代價。

求主施恩!苦難的試驗,這一端雖然可怕;但是富貴的試驗那一端更加可怕。所以要追求經得起試驗的信心;不然將會被消除,被推出去。

在這時代,我們應當付代價,萬勿落到老底嘉教會地步。

要付代價!起來追求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