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在以色列的歷史,神的百姓常常遇到破口;神興起亞伯拉罕、約瑟、摩西、約書亞和迦勒要堵破口;雖然他們出生的時間不一樣,當時的需要也不同;可是神都使用他們。

當我們看撒母耳生平時,也許我們會感到那時處於政治方面的危機;因在他們西邊的非利士人常常進攻威脅以色列人;但是破口不在此,真正的破口不是非利士的威脅,也非敵人的壓力。如果要知道破口是甚麼,我們必須了解以色列人的光景;我們若不注意他們內在的情形,社會、道德的墮落,他們屬靈的光景;只看他們的歷史,只看敵人的威脅;我們會忽略那破口。

當撒母耳起來時,他主要的是面對百姓屬靈方面的需要;把神的道傳給他們。撒母耳是士師和君王中間的橋樑,他是祭司;雖然他不是亞倫的後裔,他是利未的後裔。利未有四個兒子,暗蘭是亞倫的父親,第二個兒子生了一子名叫可拉,此人嫉妒摩西,起來反對;神的忿怒臨到可拉。撒母耳是可拉的後代,雖然可拉大大失敗;可是神仍然關心他的後代,也使用他的後代,撒母耳是個很美的例子,他是祭司,他的孫子希幔會唱歌;在大衛設立聖殿詩歌時,希幔負重任。我們看見,從失敗,神就興起祂的榮耀。

撒母耳是祭司也是先知,掃羅的僕人說,「這城裏有一位神人,是眾人所尊重的,凡他所說的全部都應驗。」(撒上九6)甚至新約聖經提到撒母耳說他預言耶穌的時候,聖靈降臨的事情,(徒三24)可見他是偉大的先知,當時不叫先知,叫做先見;因他先看見了。

以色列國當時的破口到底有何現象?我已講過,外來的壓力是非利士人的攻擊,許多以色列人害怕這些敵人;但這不是最重要的事情。士師記四次提到,當時「以色列國沒有王」無人領導國家,政治方面是個真空,屬靈方面更是如此!以色列中沒有王,各人任意而行,這是很可怕的情況;事實上國王太多了,而每個王都任意而行、為所欲為、不顧他人、不關心他人的需要;當時也沒有屬靈的領袖,以利老先生,在他年青時也許有其魄力、有其貢獻,可惜聖經隻字不題;當以利在聖經上出現時,年紀已經老邁,聖經描寫這位老先生,都是靜坐他的座位;大概年紀老了行動不便。年紀大是自然的現象,每個人都必走上此路;可是到此階段,許多工作不能進行,已不能扮演原來的角色了。

聖經記載以利尊重兒子過於尊重神,這話很可怕!如果我們尊重兒女或父母過於尊敬神,一定會發生問題。這個領袖怕得罪兒子,怕惹他們的氣,他沒想到影響別人;雖然以利知道兩個兒子犯罪作惡,他沒有阻止他們;沒盡為父的責任,以致他們隨己意而行。以利對兒子極其寬容;但對別人卻非常嚴格。有一天,以利在會幕坐於自己座位,他看見一婦人進來,他眼花耳聾,只見婦人嘴唇抖動,但聽不見聲音;所以懷疑這婦人喝醉酒。因為這樣的事素常發生;可見當時社會的腐敗。以利不問青紅皂白,破口就責備哈拿到底要醉酒到幾時?過了一段時間,撒母耳聽見主的聲音,次日早晨,以利和這青年講話:「昨天晚上主向你講的話是甚麼。你要告訴我;如果你不全部照實講,嚴重的後果便會臨到你。」以利對撒母耳那麼嚴格,對哈拿也那麼厲害;而對自己的兒子卻不干涉不攔阻。

我們為父母的,有沒給兒女作榜樣、教導、攔阻、鼓勵他們,盡父母的本分,在神的家,我們有沒有做到這些呢?

以利的兩個兒子,何弗尼和非尼哈很壞;第二章記載,他們不認識耶和華。我想,第二代、第三代的基督徒,都是同樣的危險。以利認識神,一輩子要順服神,可是他兩個兒子,繼承父業,根本沒有生命;雖是以利的兒子,但是他們不屬於神。可能有些生長在基督化家庭的青年,父母是虔誠的基督徒,認識主、愛主、會禱告、喜愛神的話;可是自己至今尚未重生得救,父母給了好的榜樣,在教會常有機會聽道;可是自己還沒有屬靈生命。兄弟一直到十七歲處於這樣的環境,我父母是宣教士,我生在中國內地會學校讀書;所以在家、在學校,都有機會讀經禱告,可是我沒有生命;一直到我從日本集中營出來那天,在安徽參加佈道會,我看見一些青年歸向耶穌,我受了感動;他們是第一次聽福音的,他們接受耶穌;我多次聽過福音,在我心深處有聲音說:「你是該死的。」意思是,主說:「你生長在這樣的家庭,上這樣好的學校;抗戰時期許多人死亡,我保存你的性命,有機會和你父母團聚,你不懂得感謝,還不肯將心歸我。」我看見中國青年歸向主之時,我受感動,十七歲時接受耶穌作我的救主。我常講「我的同胞」因為我生在中國、重生在中國,是在中國青年歸向主之時,我才認識耶穌。朋友!你生長在基督化的家庭;如果你沒有生命,你真是要接受耶穌作你個人的救主;你父母的信仰不是你的,他們的信仰可以感動你的心;可是不能代替你去相信。我們真是需要謙卑在主面前,接受耶穌作我們個人的救主。

以利兩個兒子,這兩個不認識耶和華的祭司,藐視神的祭物;神責備以利和他兩個兒子,聖經用「服己」來形容,他們利用宗教信仰發財,他們只想到自己的享受。眾弟兄姊妹們把祭物帶來會幕;因為他們有罪,深深感覺神的忿怒會臨到,盼望這些祭司作為中保,接受他們的祭物獻在祭壇上,幫助他們的罪得赦免,與神和好。真是可憐的光景!這兩個祭司到聖所,不是為了神和人之間的中保,乃是為自己的肚腹、為了肥己。他們貪污,在聖潔的神聖所裏與來敬拜的婦女犯姦淫。

今天在教會事奉神的人,身為牧師、長老、執事,我們扮演的到底是甚麼角色?是幫助人親近神嗎?還是只顧自己的前途、自己的享受?

各位!我們看見當時國家的破口,宗教墮落,信仰和生活完全脫節。今日基督徒多有同樣的情形,禮拜天,使徒聖經背得滾瓜爛熟;到了禮拜一上街、上班、上學,忘的一乾二淨,信仰和生活脫節了。

何弗尼和非尼哈不聽父親的話,不孝敬父母,犯了第一條帶應許的誡命。在當時,宗教的形式最重要;可是信仰的實際完全沒有了,形式漂亮,實際沒有了。我們在信仰、在宗教,有很多的符號,十字架代表甚麼?舊約的約櫃代表甚麼?這些都是符號;但這些符號已經失去內容,只成了一種形式,沒有真實,沒有意義。

當非利士人進攻以色列,以色列人害怕;有人提議請何弗尼非尼哈把約櫃搬出來戰場上,這樣,非利士人定不能勝。約櫃是神與人,人與神立約的符號,約櫃很漂亮,外面都是金的;但價值不在於金子,不在於漂亮;價值乃在於神與人,人與神立約;當人偏行己路,約櫃還有何用呢?這約我們已不承認,已經不要了;各人照自己的意思過人生,已經沒有約了。可是敵人也很迷信,他們害怕,因為他們懂得以色列人的歷史,甚至比他們更清楚;他們聽見以色列人喊叫,約櫃出來了。照敵人的判斷,帶以色列人出埃及的神與他們同在,祂怎樣救他們脫離埃及,經過曠野,進入迦南地;這位神現與他們同在,我們沒有辦法了;只好大家勇敢吧!可是那天敵人卻未遭遇到困難,很容易把以色列人打敗,兩個祭司被打死了,約櫃被擄去了。事實上,約櫃已失去意義。在舊約聖經,我們看見掃羅也有這樣的觀念,他和亞瑪力人打仗以後,沒有順服神;把上好的牛羊帶回來,當撒母耳來見掃羅時,掃羅對他講了很屬靈的話:「你吩咐我作的事我都作完了......我們把最好的牛羊留下要獻給神。」撒母耳對掃羅說,你錯了,神要的不是你的祭物,神要的是你的順服,順服勝過祭物。彌迦書六8告訴我們:「世人哪!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;祂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!只要你行公義,好憐憫,存謙卑的心,與你的神同行。」

在教會,我們多少時候有同樣的迷信,有的人受過浸;可是沒有重生,沒新的生命;水不能代表新的生命;因為沒有接受耶穌作個人的救主。有的女孩子頸項掛個十字架,十字架是順服耶穌的意思,追隨為我們死在十字架上的耶穌。如果我們天天犯罪,明知故犯,掛個十字架不過是裝飾品,毫無意義。有的人,把聖經擱置,沒有讀經,也沒有遵行聖經的話;聖經不可能把神的恩典帶給我們;如果我們像以斯拉一樣,專心查考神的話,遵行神的話,教導神的話,這樣才有意思。

在以利那時,神的話稀少;甚至可以說神的榮耀離開了;以色列人大聲喊叫,可惜他們沒有能力,沒有辦法勝過敵人。請看!面對這些破口,神如何興起撒母耳並使用他。有解經家告訴我們,在整本舊約聖經,以色列人達到第一個高峰就是摩西帥領以色列人離開埃及,第二個高峰就是撒母耳時代,神如何地使用撒母耳,並將當時的情形扭轉過來。

「耶和華的言語稀少,不常有默示。」(撒上三1)「耶和華又在示羅顯現,因為耶和華又將自己的話默示撒母耳......」(撒上三21)在此,我們又看見一位堵破口者。

撒母耳的父母有虔誠敬畏神的態度。父母影響撒母耳太重要,真有決定性。我們曉得孟母三遷,對兒子有很大的影響。哈拿對撒母耳的影響當然很大。西諺說:「搖搖籃之手,統治天下。」這句話值得各位父母思想;這些人忠心敬拜神,雖然當時四圍是腐敗的環境,雖然以利和哈拿,到了節期,都忠心到會所去;可是哈拿帶著沉重的心情;因為好像神沒有聽她的禱告,當她很痛苦之時,以利還責備她,真是火上加油!可是哈拿仍謙卑對以利說話,她傾心吐意,把心中隱憂向神申訴。在第二章,我們看見哈拿真是個會禱告的母親。第一章記載她心中有負擔,生活有困難,她把這些問題都帶到神面前。正如詩篇所說:「當將你的事交托耶和華,並倚靠祂,祂就必成全。」(卅七5)哈拿明白了,把心裏的負搪帶到神面前,她的禱告充滿了讚美,她九次說神是主,她知道神是歷史的主、是國家的主、是她家中的主,她尊神為主:祂是救主、是聖潔的、是獨一無二的、可靠的、全知全能的,供應一切所需要的;審判世人的主。神聽了哈拿的禱告,照祂所求的把撒母耳賜給她。我想,撒母耳出世以後,哈拿或有許多的想法;這是我的獨生子:示羅地腐敗,以利兩個兒子太壞,我沒法實行所許的願,相信神會了解,不如把撒母耳留在家裏,自己好好照顧他。哈拿並非這樣的人,她怎樣許願必照看行:她的信心,相信神聽了她的禱告,把兒子賜給她,她更相信神必保守她的兒子,她把兒子帶到以利的家,她相信神是信實的,神必保全一切。

撒母耳個人的生活是很美麗的見證,無論他四圍環境如何惡劣,聖殿中有淫亂的事:可是撒母耳持守他的聖潔,過神所喜悅的生活,忠心事奉神。他也尊敬以利老先生,雖然以利兩個兒子不聽話,可是撒母耳卻很尊敬他。有一天,撒母耳聽見神的聲音,他再三地跑到老先生那裏,以為老先生叫他:他的言行舉止都有很好的表現,雖然老人家有很多的困難,到底他是神的祭司,撒母耳尊敬他、伺候他。

撒母耳也順服神,神所說的,他都作了,他留心聽神的話。在示羅地方,他聽見主的聲音,在伯利恆地方,當他要選個王代替掃羅,他的心親近主,敬聽主的話;他得到神的啟示,聽了就順服。主與撒母耳同在。

撒母耳一切公開的事奉 當神向他顯現,神對他說話,然後他忠心地把神的話傳達給以色列人(三21)他不折不扣、不保留地把神的話都釋放出來:撒母耳召集他的同胞。向他們傳道,要他們悔改,說:「你們若一心歸順耶和華,」(七3)一心就是全心、歸向並順服、要歸回神的家、要順服神,過去約櫃已經失去意義了;可是現在要重新與神立約,要一心歸順耶和華:要把外邦的神一概除掉。親愛的弟兄姊妹!這裏有個佈道大會,有個奮興大會,撒母耳呼召百姓要歸向神,要離開罪惡,離開偶像,除去那些代替神在他們心裏的事,要專心一意事奉神。

宋尚節在中國教會歷史中,他在中國內地,和海外地方,大大蒙神使用。「宋尚節傳」的英文版本,司徒德先生寫序言,他提及神使用宋尚節的四個重要原因:第一,宋尚節是完全奉獻的人。有人說:「若沒有大的捨去,就沒有大的使用。」我相信宋尚節的見證也是這樣:他如何放棄美國的生活、放棄他在大學的寫作,放棄教書的機會:甚至他的父母對他很失望,可能他的同學也是如此,他把文憑丟到大海:並非他看不起學問,而是他真正破釜沉舟地要跟隨主:因他曉得這些東西是試探,他願意不保留地追隨基督。神使用這樣奉獻的人。

第二個原因,宋尚節懂得能力的來源──神的話。他用很多時間禱告,他曉得十字架的重要:在自己的身上、生活、信息:十字架是能力的來源,還有聖靈都是能力的來源。

第三個原因,司徒德告訴我們,宋尚節十分真實,毫不虛假,他不怕得罪人:但他又常常得罪人,他問宣教士,問牧師得救了沒有。記得家父告訴我,他到河南開封,有位上官醫生還未信耶穌;我父母特請他來聽宋尚節講道,他根據聖經講「罪」,那醫生愈聽愈氣,會畢,他對我父親說:「我不再來啦,這人講道由始至終都在講我的事,他為何如此得罪我?家父對他說:「宋尚節」不認識你,也沒人把你的事告訴他。」宋尚節不怕得罪人,只怕得罪神:好像約瑟一樣,他要的是神的喜悅。我想,撒母耳也是如此。

第四,宋尚節一切的工作都是透過教會。神使用宋尚節。

各位!今天神在香港,尋找合乎祂用的人,要堵破囗。我們的社會和撒母耳時代的社會不一樣,那時是農業社會,情形較簡單:今之社會非常複雜,是科技社會;但是很多方面也有相同之處,社會的腐敗,神百姓的需要,今日亦然。

撒母耳的父母都很敬畏神,懂得禱告,許過的願一定要償還。撒母耳無論是他個人的生活,外面的事奉,大大蒙神使用:因為他要討神喜悅,他得著神的話,然後在自己生活中活出來:別人看見他,都喜歡他:因他十分真實。路加形容耶穌,說「祂蒙眾人的喜悅。」撒母耳也是這樣,神和人都喜悅他:因為他的信仰是真實的。

弟兄姊妹!當我們面對將來,面對許多的破囗,面對今日的社會,讓我們看清楚,第一步是要撫心自問,問題是否在自己裏面?孔子說:「修身而後家齊,家齊而後國治,國治而後天下平。」天下平是從修身開始。如果我們想,社會那麼多問題,九七那麼多的問號,卻沒想到自己的需要,可能我們將犯上何弗尼、非尼哈的錯誤,那是何等可怕!可是如果我們願意在神光照之下,對付罪、跟從主、忠心把主的話傳開:神會用我們堵住破囗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