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舊約聖經充滿了見證;男人和女人的見證,敬畏神的見證。這些人如何堵破口祢

當全世界的人對真神失去認識之時,神興起亞伯拉罕,把獨一無二的真神介紹給全世界;這不只是神學方面很大的貢獻,更是敬畏神的人,怎樣體驗神的之真實的見證。亞伯拉罕日常生活中體驗神的同在,神是信實的;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,他認識信實的神,抓住神的信實作為一生的基礎。

巴不得我們也以神的信實作為我們生活和事奉的基礎。

我們也看見約瑟、摩西、約書亞、迦勒、撒母耳,這些偉人都見證神的能力;並且神使用他們,在相當困難情形之下;別人沒有辦法之時,神興起這些人---堵住破口的人。

除了耶穌之外,聖經論生平的篇幅,是以大衛為最多;亞伯拉罕只有十四章,約瑟大約也有十四章;可是敘述大衛的生平,有62章之多。如果今晚要細講大衛的生平,恐怕講至明晨都講不完;所以我們只能走馬看花,看些重要的教訓。聖經真是可愛且寶貴,因為十分真實;描寫一個人,很清楚地把其長處和短處都記載;直截了當把人的軟弱都述說出來,不但報喜同時也要報憂;記載大衛的生平也是如此。

聖經說大衛是合乎神心意的人,同時也提及他大大的失敗。(撒下十一-廿四)到底哪個失敗最大,我們不必問;兩個都可怕,一是淫亂的罪,一是驕傲的罪;但是神對驕傲的罪比淫亂的罪刑罰更重;並非說,對淫亂方面可以隨便一點,乃是提醒我們,心裏的驕傲是神所恨惡的。保羅說:「我真苦啊!我發現在我裏面有個律,立志行善由得我,只是行出來由不得我,我一生很高的標準要如何跑、如何作,可是作不出來;我很苦啊!好像在我身上有死的身體。」(羅七)我想,大衛生平時,也看見有此困難;好像有兩個大衛,一是偉大的大衛,一是失敗的大衛。

神的憐憫在大衛身上很清楚地彰顯出來。大衛是個相當有才幹的人;但是才幹卻帶來困難和危險。

如果你是很聰明的青年,應該感謝神,也求主保守你;因為那些才幹、能力,一不小心,就會令我們作更壞的事。

以下略題大衛的失敗。

聖經並沒說大衛沒有罪,很清楚地把他的責任,他得罪神的事都提出;並且三千年來,全世界的人都可知道大衛的失敗,這是很大的刑罰。但是,感謝主!三千年來,我們也看見神的拯救。聖經告訴我們,大衛失敗終知回頭。「苦海無邊,回頭是岸」,大衛願意回頭。好像彼得回頭,向主認罪。猶大就沒有這樣的行動了。

詩篇五一篇,是大衛犯罪之後的禱告。相信許多弟兄姊妹從這章經文大得幫助。大衛說:「我向祢犯罪......我是在罪孽裏生的......神啊......求祢為我造清潔的心,使我裏面重新有正直的靈。不要丟棄我,使我離開祢的面;不要從我收回祢的聖靈。」(4,5,10,11)他看見神從掃羅身上收回聖靈,他知道這是何等可怕的事,他說:求祢使我仍得救恩之樂;因罪中之樂是暫時的,會過去的,不會滿足我心,我要的是救恩之樂;我要的也不是感覺,我要的是主自己。我犯了罪,主啊,不要離開我。大衛的禱告,認罪,實在很寶貴!神聽了大衛的禱告,赦免他的罪。

各位青年!請你不要忽略罪所帶來的後果,有時我們說神是慈愛的,的確這是真實的。神聽我們的禱告;我們認罪,神赦免我們;可是,多少時候也要吃罪所帶來一切的後果。

大衛犯罪的後果,女兒被污辱,兒子背叛,他最疼愛的兒子造反,全國也亂了,從撒母耳記下第十一章以後,全國也亂了,由於一人的影響。你別以為自己犯的是小錯,不足輕重;但聖經明明警告我們,罪有它的後果。神是輕慢不得的,人種的甚麼,收的也是甚麼。

求主用大衛的見證來提醒,警告我們吧。

平常我們講及大衛的罪,我們很少提及拔示巴的罪;其實她也有責任,傍晚時候在平頂洗澡,極不合宜,真是給魔鬼留地步!她是故意或無意;我們不願置評,聖經並不題,至少我們知道她真是給魔鬼留了地步。在座的姊妹!我們應當處處謹慎,無論衣著、動作,都不要給魔鬼留地步。並非說大衛沒錯,大衛大錯特錯;但拔示巴也有她的責任。

我們千萬不要玩火,相信大家不會忘記約瑟的見證;他所以能保守純潔,因他不願意玩火;正在有責任之時,更要慎防試探。這是我們曾經題過的見證。

大衛堵破口,大衛和歌利亞的故事是我們所熟悉的,今晚不必詳述;可是此見證充滿著寶貴屬靈的教訓。我們從兩方面來看大衛,光看他如何經過考驗,然後看關於他自己的看見和動機,他能力的來源。

當掃羅犯罪作惡,(撒上十六)神的靈就離開他;當撒母耳膏大衛,神的靈就降臨在大衛身上,大衛是個有聖靈的人,堵破口的人;若沒有聖靈,實在不能堵破口,可是請注意!有聖靈的人,被聖靈充滿的人,還要經過很多考驗;並非你一旦被聖靈充滿,你就長大成熟;還需要聖靈步步帶領前往。

大衛經過長時間的考驗。他既是個被聖靈充滿的人,為何神長時間考驗他呢!我認為這是他被裝備的時候;好像約瑟經過很長的時間才能完成神給他的使命。大衛需要對神有更準確的認識;所以神從各方面來考驗他。

第一,大衛從他的家人經過考驗,大衛在自己家中有他的工作,也有他業餘的時間。一個人能否運用業餘的時間,從中可斷定他能否成功。孫德生老弟兄曾說:「許多人因誤用悠閒時間,以致失去了神的最好。」我想,大衛能彈琴,他一定用很多時間學習;所以詩篇中充滿了大衛的歌,他邊彈邊唱。大衛要迎接歌利亞的挑戰,他用當時農業社會農夫的武器,機弦是極其簡單的武器,可是他能瞄之極準。我想他一定用了很多工夫鍛鍊。

基督徒的時間是神給的,我們當作個忠心的管家;不只錢財、恩賜、才幹;尤其是時間,如果天天虛度光陰,浪費時間;怎能使用你堵破口呢?

大衛有音樂的天份,有一天,他被選進皇宮;那時因掃羅違背神,走自己的路;神的靈離開了掃羅。另外一個靈捆綁他,需要有人彈琴;他們就把大衛找來彈琴。大衛工餘回家,幫理家務,他的父親和哥哥都是放羊的,過著農民生活;年青的大衛雖然在皇宮作音樂家,但是他工餘放羊如常。

在座間許多青年,有機會受良好教育;是你父母所沒有的機會,你在家裏是否高高在上,有沒輕看你的父母的態度?有沒存著要別人伺候的態度?如果我們要學習裝備以堵破口,我們應當謙卑伺候別人。我想到許多青年的父母還未信耶穌,如果父母發現已信耶穌的兒女輕視他們,不願意謙卑;那怎麼能夠吸引父母信耶穌呢?是否影響父母仍拜偶像,走他們迷信的路?

大衛謙卑,當他父親派他到前線去這是很危險的任務;非利士人攻打以色列人,在途中很可能遇敵;但大衛遵從父命。

一個堵破口的人,如果不學習聽話,在家中,在教會都不聽話,我們怎能聽神的話呢?

大衛到前線去,他三個哥哥考驗他、罵他湊熱鬧、好奇心、不負責任。實在冤枉!

多少時候,我們信耶穌,首要的考驗是來自自己的家庭;可能是父母。

大衛把許多美味的食物送到哥哥們那裏,他們非但不感謝,還忘恩負義地責備大衛。事實上大衛是奉父親之命;他們罵他不負責任;其實他在出發之前,早已安排把羊群交給別人看管,事先已盡了責任。有時,人對基督徒也是如此;如果人家講的對,我們應該謙卑接受。當大衛的哥哥以利押誣告他時,他閉口不言,轉過身與別人講話。這是多美的見證!他覺得毋須為自己解釋表白,免得浪費時間;前面受敵,有更重要的事要做。

數年前,兄弟在台灣中華福音神學院時,有個姊妹遇到很大的考驗;每年招生時,許多想獻身的青年常遇家庭的考驗。開學前夕,有位姊妹來對我說:「明早家父要來領我回家,不准我讀神學。」她告訴我,當她諗完大學,就在自己家的公司作事已有兩年;可是一直感到神揀選她,需要獻身;她父親雖是基督徒,卻加以攔阻。記得那晚我們跪在神面前禱告,這姊妹哭了,說:「主啊!我怎麼辦呢?祢明明叫我要孝敬父母;但是我心靈深處知道祢揀選我,叫我一生事奉祢。」禱告完畢,她回宿舍;次晨,她父親來了。我想,我是外國人,恐怕使他產生另一種感覺,所以請我們的輔導主任陳牧師代我出面,他用了半小時多和這先生談話,越談聲音越大,後來說一定要見院長;原來他是天津人,具有爽直脾氣,他說事情很簡單,若上午十二點之前女兒跟我回家,那就沒事;否則要上法院脫離父女關係。我大吃一驚,他是基督徒,他女兒為了順服主;他居然出此狂言。兄弟不僅一次遇此情形,我覺得很可怕,基督徒的父母竟然攔阻兒女奉獻;我費了多少唇舌都沒有用,最後我對他說:「先生,我應向你道歉,昨晚我才知道你們家裏有此困難;如果早知道,必登門共商解決辦法;現在請你把女兒暫留在這裏,下午三時我護送她回家,我們一起商量,一齊禱告,到時怎樣決定就怎樣作。」感謝主,他答應了。我看見神在行神蹟,當天下午,全校為此事禱告,我和陳牧師到他們家,他的太太話語連珠達半小時,使我們無法講話。女孩子的男朋友,因知道她的父母反對她奉獻;用神的話給她寫信:「愛父母過於愛我的,不配作我的門徒。」他們發現了此信,加罪於他同謀造反;在那一年,這男孩子也進神學院;他們恐怕此對男女不經許可私行結婚。我向他們解釋,我們有校規,在學年中不許結婚。於是他們才鬆了口氣。那天,神真是使用陳牧師,他向這對基督徒父母說:「今年我的女兒也奉獻,她母親在緬甸去世,她住在宿舍,睡在上床,你的女兒可睡在下床;我如何關心我的女兒,同樣關心你的女兒。」陳牧師這句智慧的話,真是把這件困難的事扭轉。他們答應了。不到兩年,我主持婚禮,我充滿喜樂;台前的青年就是那兩位,父母都贊成。今天這倆青年在台北信義會忠心事奉主,作學生工作,大大蒙神使用。回憶當時,是何等的困難!

大衛也遇到社會和國王的考驗。當時的婦女唱歌詞引起掃羅嫉妒。她們唱:「掃羅殺死千千,大衛殺死萬萬。」掃羅聽了大不高興。大衛到了前線,又另有考驗,他看見同胞都懼怕,無一人有勇氣,他們都戰戰兢兢面對敵人。掃羅沒有出來領導他的百姓,當他開始作王時,基列雅比人遇亞捫人攻擊,那時掃羅卻站著發抖。堵破口者大衛說:「你們不要害怕,神與我們同在;我去堵這個破口。」掃羅聽見大衛的話,就召見他;大衛站在掃羅面前,掃羅對他說:「你太年青。」這實在不錯;在教會歷史,神常常用年青者作年長者不敢作的事。感謝主!

戴德生來華時,他還不到廿歲。我想到蘇恩佩姊姊;她在新加坡、在台灣、在香港;神如何使用她,她在年青之時,短短的時間她願意擺上。

掃羅對大衛說:「你太年青,你可以再等;但神要用你。」保羅對提摩太說:「不要讓人小看你年輕,你要作眾人的榜樣。」掃羅又說:「你沒有經驗。」「年青」是對的;但神也要用年青的人;「你沒有經驗。」掃羅這話講錯了。大衛說:「掃羅王啊!並不然,我有很多經驗,我雖然年青,雖然不在戰場,因我不是軍人;但我在日常生活中經歷到神的真實,我是牧羊的,當獅子、猛獸來抓我的小羊;神幫助我勝過,把牠們打死了。」大衛的詩:「耶和華是我的牧者,我必不至缺乏。」他缺乏,神會供應。「我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,也不怕遭害;因為祢與我同在。」大衛知道神與他同在,神會供應他的需要。你怕出來奉獻嗎?你擔心生活怎麼辦?大衛告訴我們,我必不至缺乏;因為創造天地之主供應我的需要,祂是耶和華以勒,祂既能供應以利亞的需要;以利亞的神也是我的神、祂永不改變。大衛真是有經驗,所以他告訴掃羅:「我並非沒有經驗;神在曠野地方,在我進行普通工作時,祂顯出大能;我知道祂是真實的,因我有經驗,所以我有信心,有更大的信心,我可以去。」可憐得很!掃羅常常矛盾。口說:「好啊,願主與你同在。」把自己的盔甲給大衛穿上。但是,大衛說了智慧的話;大衛的經驗是最寶貴的經驗,他沒有靠血肉的經驗、沒有靠人的膀臂、方法。他說:「請你收回吧!」隨即走了出去。

大衛面對歌利亞的考驗,大衛看見歌利亞個子高大,還有帶兵器者在他身旁。歌利亞大聲罵陣以色列的軍隊:「你們是掃羅的僕人......(他看不起大衛)......你當我是狗嗎?持著牧羊的杖想把我趕走嗎?你來吧!我把你的肉給飛鳥吃,今天我要打死你。」很大的聲音幾乎地都震動;但是大衛屹立不動面對敵人,毫不懼怕;因主與他同在。

一九八○年兄弟有機會回中國大陸,我看見許多我父母的朋友,他們告訴我,在過去的年日,特別在文革期間,最寶貴的經文是詩篇廿三篇第4節大衛說的話。

大衛是位堵破口者,他的看見真是屬靈人的看見,他曉得神與他同在一定使他得勝;他的信心看見了那看不見的主。希伯來書十一章告訴我們,大衛和那些領袖得勝是因他們有信心。歌利亞說他們是掃羅的僕人;但是大衛的看見和領受並非如此,大衛說:「你為何怒罵耶和華的軍隊?」這話非常寶貴!「神的國、神的百姓」當時神的百姓實在不像神的百姓,不像軍隊;如果你讀十七11,十三6-7形容這支軍隊戰戰兢兢地上戰場;很多已成逃兵,躲藏在洞穴;餘下的人都非常害怕。為何大衛說是耶和華的軍隊呢?因為大衛所見並非那些發抖的弟兄,他感到神在他們中間,他有屬靈的看見。在神的國,我們應有如此的看見;有時,我們看所屬教會人數很少,覺得領導教會的人沒有才幹,或沒有恩賜;兄姊間沒有了不起的人物,這群人不能作甚麼。你看!耶穌所揀選的十二門徒,有的是打魚的,怎能把福音傳到地極呢?你看見的是人,你有否看見主在他們中間?主說:「父怎樣差遣我,現在我照樣差遣你們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,我必與你同在,感謝主,天上地下所有的權柄都賜給我了;我與你們同在。」撒迦利亞說:「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倚靠神的靈,方能成事。」感謝主!大衛有屬靈的看見。

今天晚上,我真是願意禱告,求主開我們的心眼,叫我們看見,我們這群人是耶和華的軍隊;神若幫助我們,誰能敵擋我們呢?讚美主!我們這群人是屬耶和華的;不是掃羅的僕人,不屬於任何人;神在我們中間,人看不起我們,看我們無能,我們四十晝夜不敢出來,我們沒有力量;可是我們仍然是耶和華的軍隊。感謝主!神要用華人教會,大大使用華人教會,使普天下的人認識神。

大衛要作兩個見證,他的動機真寶貝!

第一個見證是給全世界的人接受這個功課並學習。這位堵破口的大衛,要全世界的人知道以色列中間有位真神,要高舉真神;有亞伯拉罕的心志;大衛也是如此,不是高抬自己、自己的家、自己的國;他所關心的是神的國,他願意高舉真神。請問:你活著為的是甚麼,目的何在?是為自己而活嗎?是否要別人認識你所認識的神呢?大衛在放羊時,體驗到主的真實,知道主的寶貴;他藉著那個戰場,要全世界人都認識神。大衛是堵破口者。

第二個動機,大衛要同胞都知道得勝的秘訣,他自己年青,卻想教導同胞知道得勝非靠武器,乃靠神的大能;大衛懂得國家的歷史,他認識真神,他曉得神與他同在。

求主給我們這樣的看見,也給我們這樣的動機。

謝謝主!大衛兩千年之後,他的子孫降生在人間,祂名叫耶穌。這位有時軟弱有時剛強的大衛,藉著他的後裔,藉著他的血統;神將祂的兒子降在我們中間。雖然大衛曾經失敗;但他悔改;神要使用他,當時用他,千年之後還繼續用他。我們看見,耶穌的得勝是最大的得勝,因著祂得勝,我們都能得救,我們都能靠主得勝,蒙主的使用。

各位弟兄姊妹!我們看見這位堵破口者,能經得起考驗,不懼怕。

求主給我們兩個動機:第一,高抬真神、高舉耶穌。第二,讓眾人知道得勝的秘訣不在乎自己,乃在乎主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