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在教會歷史中,主大大使用姊妹。真是意想不到;今天全世界的宣教士,大概有三分之二是女的。有人說,因為弟兄不肯奉獻;所以主多多地揀選姊妹,這實在是弟兄們的羞恥!

這幾天晚上,我們在思想堵破口者;有男的有女的堵破口者,舊約時代有,新約時代也有,一直到今日,教會歷史都有。

「…… 焉知你得了王后位分,不是為現今的機會麼?」(斯四14)這節經文大家都很熟悉。英譯稍為不同,「你得到王國是為了這個時候。」到底是甚麼時候呢?

第一,神掌管的時候,這是我們必須明白的,當我們讀以斯帖記,特別是第一章;我們覺得亞哈隨魯王掌管的地方很多,他自以為他是掌管一切的,表面看來也是這樣;他管轄的領土從印度直到非洲,達一百廿七個省,(美國只有五十一省)他請客不是一天一頓的筵席,而是七天的筵席,吃喝都是最豐富的食物;他住的也是豪華的皇宮,每有客到,他親自領客人參觀,並顯示他所有的財富。然而我們在第一章發現亞哈隨魯王,連妻子都不能管,王后不肯聽從他的話;還有,內心惡毒的哈曼,他也不能管;他常翻覆床上不能入睡,他的力量實在有限;至於哈曼,自以為了不起;雖然他在王一人之下,但權威在萬人之上;要誰向他跪拜就跪拜,要誰去就揮之即去,哈曼的確管理很多事情;但是人的力量終於有限。這個時候是真神所掌管的時候,何以見得?

其一,以斯帖是個被擄到異國的猶大女子,她有雙重的悲劇,她不但被擄,且是個父母俱亡的孤女。這樣的女子竟然成為王后,實在是神蹟,是神的安排。

其二,末底改正當那時有守門工作,同時,他有兩個同事,這兩人恨亞哈隨魯王,想謀害國王;可是陰謀被末底改發覺,就向王報告。這一切都是出於神;如果其他的人報告,情形就完全不同。所以我們看見,神預備各人的情形是很奇妙的。哈曼進行要攻擊末底改,他完全失敗了;事實上,哈曼不是攻擊末底改,乃是攻擊神。神是歷史的主宰。

保羅曾說:「時候滿足,神差遣兒子到世上來。」或者我們要問為何等這麼久呢?神把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,時候好了,耶穌到世上來。

各位!一九六七年中國大陸文革爆發時,我們的神坐在寶座;一九七七年文革過去,我們的神仍然坐在寶座上;一九八七年今天晚上,我們的主坐在寶座上,十年之後的一九九七年,我們的神仍然坐在祂的寶座上。我一直有個禱告,巴不得今天晚上,主給我們以賽亞的異象。以賽亞有一天帶著沉重的心情進入聖殿;因為烏西雅王死了,國家的寶座上沒有王了。以賽亞在聖殿,神讓他看見異象;看見天上的寶座,神坐在寶座上。他看見聖潔、公義、慈愛、全能的神;神與他同在。求主開我們的心眼,看見我們的主坐在寶座上。第二,敵人攻擊的時候,末底改是個好人,他忠心盡責辦理一切的事。他負責保護國王,發現有人要害國王;這位敬畏神的人,立即盡忠職守;他向王報告,救了王的性命。

基督徒,敬畏神的人是愛國者,愛護執掌權柄的人。

一九八○年兄弟第一次回到離開卅四年之久的中國大陸,到我的出生地。見到我父母許多朋友,和他們有很好的交通。我聽了個見證:在河南一帶有很多人民公社的人信了耶穌,有百分之六十至百分之七十之多;他們說,甚至連那些幹部都不反對;因他們發現基督徒說話誠實可靠。不撒謊、不偷竊,且認真作工,完成國家所定的生產目標。這個好見證,我聽了大受感動。你工作的見證有沒這樣好?如果我們對國家對公司不忠心、偷懶、撒謊、不誠實;未免羞辱我們的神,虧缺神的榮耀。

末底改還有另方面的見證(斯三2)亞哈隨魯王下令,所有的人當向哈曼跪拜;但末底改不肯跪拜,因他曉得哈曼不過是人,凡尊敬在上一切保護國王的事他都願意做;但是和自己信仰發生衝突時他不能做。末底改面臨信仰考驗。

早期教會,弟兄姊妹遇很大的考驗,他們敬畏神是沒有困難的;一旦開口要為耶穌基督作見證,特別是要見證基督從死裏復活;那些宗教領袖非常反對,不准他們講耶穌的名字,也不准講耶穌復活。彼得和約翰說:「順從神,不順從人,是應該的。」(徒五:29)聖經的教訓,在合理情況之下我們應當順從執政掌權的,服在權柄之下。

許多基督徒,該順服的卻不順服;不該順服的反而順服。應該繳稅,沒有按照應繳稅項付稅,這是國民當盡的本分;但是很多基督徒想盡辦法瞞稅。在上的人不准奉耶穌的名傳福音,我們就閉口不傳,那是應該的嗎?

末底改愛他的王,保護王的性命;可是當王的命令與自己信仰衝突時,他站穩。

我曾閱讀香港基督教週報,有人說香港基督徒不可向同胞傳福音。我不明白,我們的同胞,我們骨肉之親為何不可向他們傳福音?聖經教我們要關心家人。我們應該關心同胞,應該順服神的命令。復活的耶穌對我們說:「你們要去,使萬民作我的門徒。」求主幫助我們!我們在香港許多工作尚未作完,我不否認,在香港還有千千萬萬的同胞未認識耶穌,我們應當盡力進行,向他們傳福音;工廠中的同胞,以及未有機會接受好的教育的人;無論在香港在大陸的同胞,我們都應該向他們傳福音;這是復活之主的命令。求主幫助我們,效法末底改和以斯帖的榜樣;看見敵人的攻擊,末底改站立起來。他的信仰成為哈曼攻擊的重要因素。各位!我們這群基督徒的信仰和其他的人不一樣,信了耶穌,我們成為新造的人;當然,我們不能抱著高高在上的態度。今晨許牧師講道,特別題及約翰十七章耶穌的禱告,主沒有把我們從世界帶出來,把我們留在世人中間,祂保守我們說:「他們不屬世界。」感謝主!這是神在我們身上的作為。

末底改和別人不一樣,乃因他有信仰,他敬畏神;怕得罪神,他一心一意要討神的喜悅:所以他的人生觀與眾不同。我們如何?求主給我們以此為榜樣。

哈曼向末底改進攻,你以為是攻擊末底改嗎?錯了,他根本是攻擊神。主坐在寶座上,攻擊我們則攻擊神。你應有這樣的眼光。大衛就有這樣的看見,歌利亞攻擊的,不是這群發抖的以色列人;乃是攻擊萬軍之耶和華。

哈曼也是攻擊神;如果他的陰謀成功,神的應許會落空。神應許亞伯拉罕的後裔如同天上星星之多;如果哈曼把以色列人都消滅,神的應許在哪裏?猶大人全都滅亡,誰歸回聖地呢?神老早就藉先知預言七十年要歸回。神在舊約聖經中應許彌賽亞降臨;若猶太人滅絕,彌賽亞怎樣來呢?大衛的後裔怎來呢?由此可見,哈曼攻擊的是神,不是人。感謝主,應該給我們一個新的看見;他們不是反對我們,乃是反對全能的神;他們怎能成功呢?主耶穌在世上,也曾遇撒但攻擊。撒但極其狡猾,聖經描寫牠的作風,有時如同吼叫的獅子,有時好像光明的天使;在不知不覺之中來引誘我們,向我們挑戰擾亂我們;所有跟隨耶穌的人常會遇到撒但的攻擊。在教會歷史,我們發現確有此事實。當主耶穌升天以後,一直到大約第四世紀,直到羅馬皇帝君士坦丁接受耶穌之時,基督徒處的是惡劣的環境,大受逼迫。今晨有位姊妹給我看個符號是一條魚的形狀,她問我這是否早期基督徒用來代表信仰的符號?是的,那時因他們受逼迫,要讓其他基督徒知道自己是有信仰的人,希臘文這字有很深的意義,

第一個字母代表耶穌,

第二個字母代表基督,

第三個字母代表神,

第四個字母代表兒子,

第五個字母代表救主,

所以用一條魚代表他們的信仰。當時基督徒受極大的逼迫,就好像希伯來書十一章末幾節經文所形容的。到了第四世紀完全不同了,作基督徒是件時髦的事;因為皇帝已經信主,且是位虔誠的基督徒;所以一下子人人都作了基督徒,沒有逼迫了;但是那時,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所受的考驗是很難的;撒但不再像吼叫的獅子,而是像光明的天使來引誘人,使人放棄信仰,外表仍是基督徒;可是內心已不愛主了,教會要用很多時間討論基本信仰。

聖經告訴我們,當撒但進攻時,我們要抵擋,聖經應許我們,撒但必離開我們而逃跑。求主給我們這樣的勇氣,靠主的大能大力,當仇敵進攻,我們就要抵擋;用神的話,靠聖靈的能力得勝牠。

第三,敬畏神的人採取行動的時候,末底改就是這樣的人,他知道當時的情形,他也認識他的神,他對以斯帖說:「此時你若閉口不言,猶大人必從別處得解脫,蒙拯救……」末底改有信心,他曉得,如果人失敗,神必興起別人來拯救祂的百姓。

當大衛開始作王時有很多同胞歸向他,「以薩迦支派,有二百族長,都通達時務,知道以色列人所當行的。」(代上十二32)求主給我們今時代的基督徒,有這樣的聰明,給我們通達時務,了解這個時候;更知道我們應該怎樣採取行動。請看!以斯帖面對這樣的考驗,她怎樣來堵破口呢?我想,她有很多不同的反應,很多的可能;衪許她在宮中過的舒服安全,這些問題不會臨到她,她可以安逸過皇宮的生活,她不理這些;或者當她聽到消息,她心中充滿懼怕,不知所措,她沒有行動;或者她想,不得已時可以一走了之,皇宮中有的是馬和馬車,可是她不走這路。或者她覺得沒有前途,這些人遲早都要滅亡;因哈曼勢力強大,他得勢之日,沒有盼望;吃喝快樂吧!趁機享受吧!不理明天,不理一九九七,反正勢必如此,有機會就過享受的生活吧!但是以斯帖謙卑順服末底改的命令。

各位青年!可能屬靈的長輩關心你,我們應該接受他們的輔導;如果自高自大,神不會使用我們,我們絕對不會堵住破口。

以斯帖是個懂得禱告能力的人,她送信給末底改,要他禁食禱告,並答應遵命去見亞哈隨魯王。由此,我們看見禱告的重要,她真是明白禱告的功效。聖經說:「義人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。」(雅五16)新約時代基督徒禱告,彼得從監牢出來。敬畏神的以斯帖禱告,以色列人得釋放。這是禱告的能力。

巴不得我們在未來的數週,用禱告托住包樂佈道大會;魔鬼要攻擊我們的同胞,不要我們的親友認識耶穌,束縛他們在魔鬼的監獄中;可是復活的主要釋放他們。我們當用禱告托住神的僕人,托住一切籌備的工作。

以斯帖為了同胞把自己擺上,她抱著犧牲的精神採取行動,不顧自身的安危去進行工作。這是多麼寶貴的榜樣!今天有很多基督徒,只顧自己的性命、享受、前途安全了;但是以斯帖卻不然,她罔顧自己,違例入宮見國王。感謝主給以斯帖有這樣的心,給她的同胞帶來更豐盛的生命。

哈曼是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,一切為己,並且驕傲,一切計劃只為自己的前途;可是,結果不但他自己死,且連累了他的全家走進死亡的道路。這裏有個強烈的對比,以斯帖不顧自己的性命,為主之故,為同胞之故,願意自己擺上;她得救了,得生命了;同胞得了更豐盛的生命。

「現今的機會」與你與我都有關係。神把你安排在如今的崗位上,你要學習為主發光。在學校的,可以影響同學;教書的,可以影響同事認識耶穌,讓他們看見主愛在你身上,而吸引到主跟前。如果你是公務員,是否你在一切工作上有基督徒的見證,秉公行事,在光明中行呢?做生意的弟兄姊妹!你是否在光明中行?還是和外人同流合污?他們有兩套的賬目,我們是否也如此?開工廠,對待工人,是否按公義?有否想如何影響他們信耶穌?有否找出時間讓傳道人、牧師、基督徒,向他們作見證?近日我聽到個很好的見證;內地會在港有從韓國來的宣教士,和一些韓國人在一起,後來有一對夫婦信了耶穌,他們大概是開工廠的,他們發現這位青年宣教士在香港,不是專向韓國人傳福音,而是向中國人傳福音;所以就請他到工廠傳福音。後來開工廠的太太對宣教士的太太提議在工廠開個查經班,專向女士們傳福音;由廠方發給加班工資,讓許多工人有機會聽福音。你是醫生、你是護士、主的愛有沒有從你身上流露出去?你今天的地位,這機會是主給你的。

主曾講「好撒瑪利亞人的故事」:有一人從耶路撒冷下耶利哥,途中遭人打得半死,躺在地上;有個祭司經過,有個利末人經過,看見這位有需要的人;他們視而不見,一走了之。我想他們一定有諸多顧慮,若幫助他,對自己有性命之危;而且很忙,無暇顧及,並可能會惹了一些麻煩。祭司和利未人,理應是敬畏神的,卻失去憐憫的心;反而一個撒瑪利亞人看見了,盡量的幫助這個人。

各位!現今的機會是主給我們的,祂與我們同在,賜給我們生命的能力;祂給我們恩賜、才幹,祂要使用我們。我們是否願意將一切擺在主的手中?

求主用以斯帖的見證感動我們的心,讓我們效法她的榜樣,當年她真是成為堵破口者;今日你是否願意?你能否說:「主啊!祢如何用以斯帖為她的同胞,求祢今天用我;祢如何用我,我不知道;但我願意被祢使用。」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