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我應該謝謝大家,在這十天當中,我相信講者比聽者得更多的福氣,這是神的恩典。也謝謝陳牧師和我一起配搭。相信許多弟兄姊妹用禱告來托住這個講台,這是禱告的能力。

培靈大會實在有神的帶領。本屆的題目都是針對著神的國。這個永恒的國,不改變的國,榮耀的國度;誰才能進去呢?就是門徒。

我們也看見神的國常有破口;因為人遠離神。這幾天我們一直在看舊約聖經幾位堵破口者。在一年前,我所思想的題目不是「堵破口者」我本想講主禱文,每天晚上講一句;但是禱告中感到不通,最後才決定這十天所講的題目。我覺得聖靈的帶領實在很奇妙!

未講尼希米見證之前,我先講些關於我家的見證:家父生於蘇格蘭,他是孿生子,身體非常軟弱,醫生告訴我的祖母,這兩個孩子活不到六小時,過了六小時,醫生說活不到六天;過了一個星期,醫生說活不到六個月;可是當六個月時,我的祖父母已經把他們帶到中國。家父活到84歲才回天家,他也是在內地會學校讀書,畢業後離開山東煙台到上海。他是個藥劑師的學徒;他發現老板的女兒很可愛,就開始和她談戀愛;但老板很不高興,因覺得戴某沒有甚麼出色,所以禁止女兒和他來往;可是他倆仍很相愛,常密約外出相會;正在那時,神帶領一位宣教士由日本來滬舉行佈道大會;家父赴會,神的話打動他的心。羅馬書一章,保羅提及許多的罪說:「世人都犯了罪。」這章長論罪的經文,其中有一罪「不孝敬父母。」聖靈在家父心中說話:「你是孝敬父母的兒子,很聽從父母的話;可是現在你常帶那女孩子出去;明知她被父親禁止和你在一起,雖然你們沒行差踏錯;但原則上你叫她違背父母的話,叫她不孝敬父母。」家父受聖靈責備,當晚作了決定,從此不再見這女子,除非她的父親許可。同時,家父真正得救了,已往他雖生長在宣教士的家;但他不認識主;佈道會那晚,耶穌基督成為他的救主;他的一生改變了。實在很奇妙!有個時期他在河南開封內地醫院工作,後來到美國進修大學。神奇妙的帶領,他認識他祖父戴德生的神也是他的神。他離開上海時,他的旅費不足,只夠由上海搭船到西雅圖;如要到達讀書地方,費用沒有;當他到西雅圖數日,都不向任何人啟齒,他只對主說:「祢知道我的需要,求祢為我預備。」感謝主!當他打算去買火車票時,有人把信封交在他手中;神的供應極其奇妙!信封中的錢正好購買火車票。亞伯拉罕的神是我們的神,以利亞的神,今日也是我們的神。家父進了大學,在那裏認識了家母,他們唸完大學便結婚,之後,來中國傳福音,在河南、陝西,廿年之久傳講主的福音。一九四六年我父家要離華赴美,我們四個孩子已經出了集中營;和父母分離了五年半才團聚,就在那段期間我認識了主耶穌,在皖北地方,我接受耶穌作我個人救主。到美國,本擬在紐約教會學校讀書;可是當我們到了美國,從西海岸要往東走之時,忽接消息說紐約州沒有房子住,學校卻是沒有問題;我們分開五年半剛相聚,父母不想把我們安置在校舍;所以臨時改變計劃,我們沒有去紐約,停留在麥芝根,那裏有座房子,也有教會學校;我父母深感這是神為我們預備的。我在麥芝根讀大學二年級時,大學一年級有位小姐,她生長在麥芝根,她小的時候,有一主日上午牧師講道時,給青年有機會獻身,這女孩到前面,當她禱告,心裏聽見主問她說:「你真是全心一意把自己奉獻給我嗎?若然,你是否願意作個宣教士?」她心裏回應主說:「主啊,若祢許可,我願意作個宣教士。」這件事就暫時擱置下來。當她唸高中時,有個宣教士到她們的禮拜堂,是剛從中國來的,報告在華傳福音的情形,再次給弟兄姊妹和青年獻身機會,那晚,這女孩子深感神要她在華人中傳福音,她獻身。想不到她開始在台灣傳福音,她的姓和那位宣教士一樣,因為她嫁給那宣教士的兒子,她就是我的母親。當內子萊茵讀大學時,我們彼此不認識;主步步帶領我們,當時完全不知道她有心在華人中傳福音;事實上,我一直拒絕在華人中傳福音;因為我心想一定許多人認為我是盲從,曾祖父、祖父、父親,都在華人中傳福音;所以我心中產生一種強烈的抵抗;我想讀法律。但是,神真奇妙,當我在光明中行時,帶領我認識萊茵,然後我才知道神在她身上的帶領;那時神也讓我清楚知道應該在華人中傳福音,不是因著祖先的關係,乃是主自己此時要我在華人中傳福音。謝謝主的恩典,神所配合的事,實在奇妙!我們看見亞伯拉罕,神為他的兒子以撒所預備的;我想在我一生事奉之中,神有如此奇妙的預備。今天當我這見證要結束時,我願意補充幾句話:常有人對我說,你們戴家對華人教會的貢獻如何如何......。我覺得不應該這樣講;如果我們是順服神的人,一切是神的恩典;並且我覺得應該反過來講,以我戴紹曾而言,我從華人教會所得的祝福,遠超我給華人的恩典,這話是由我心深處講的。我的兒子繼宗,十一年前來香港,時在第一屆華福會。他生長於台灣,讀的是中文學校;雖然他長大在宣教士之家,卻不認識主。有一天,林治平弟兄來找我,他是宇宙光主編,他說藝術團準備在華福會中演「庚子年」一劇,問我可否幫忙參加演出,劇中需要一位宣教士,請我扮演。我不反對;但我在中華福音神學院實在很忙,我提議請我的兒子代替,他個子比我高比我壯;林弟兄連忙說好。林弟兄邀請他,他立刻答應。數星期他們一直在排練;聖靈開始在他心裏作工,一九七六年正式在此講台上,和其他演員一同演出,其中對白:「義和團的人要來,需作個很重要的決定,到底要不要逃避,要不要離開中國?......如果在這裏的中國基督徒死,我和他們一齊死,我不走。」當時他講這話,並非口頭講而已,他心裏對主說:「主啊!我願意一生奉獻給祢。」所以我說,我們家從中國教會所領受的恩典實在很豐富。那年繼宗回到學校時,有人問我:「戴繼宗為甚麼變了,和過去不同了。」我說:「是的,他重生了,變成一個新造的人。」謝謝主的恩典,他今年五月底從神學院畢業,六月底在美國東北波士頓華人教會,和李壽全牧師配搭,學習事奉主,過兩年,他盼望在台灣和香港華人之中傳福音。神的恩典很奇妙!約書亞說: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

求主給在座每位青年這樣的心志。

今天晚上,我們不可能講完尼希米的見證;因為只有幾十分鐘的時間。

尼希米的確是位堵住破口的人,請各位特別注意!工作的開始是從心裏的負擔開始。

第一,尼希米是位關心的人,這位原來在非常安全的地方,工作單位相當重要,地位很高的尼希米;他和但以理一樣,在巴比倫一帶工作。四圍大多數人非猶大人,他所服事的王也非猶大人;可是有一天他看見自己的同胞,便問:「耶路撒冷的光景如何?」由此可見,他的心絕非忘本的人;雖然他處於安全之地,他想知道耶路撒冷的光景;神百姓的情形。當他聽到報告,心裏非常難過,他願接受報告;他雖然明知所報告的必是耶路撒冷城極壞的光景。

我不知道今天一般的基督徒,是否更清楚更深刻地了解世界的需要,許多未聽過福音者,走滅亡道路者的光景,他們在何處,我們是否了解?有時我們從不過問,似乎與自己無關。

第二,尼希米以禱告為工作的開始,當他聽到有關於耶路撒冷的光景,他並非一時之感動而已;他四個月之久禱告且禁食,因所聽的報告大大感動他的心。尼希米的禱告,如何地崇拜、如何地認罪、為同胞代禱、向主祈求幫助,求主在他採取行動時,把當說的話放在他口裏,引領他的腳步,走主要他走的路。

尼希米的禱告作我們的榜樣,盼望大家讀尼希米記,有關四個月之久的長篇禱告。

神的工作,堵住破口的工作需要禱告;沒有禱告的基礎,工作不會成功;得不到神的啟示和帶領,工作由始至終是靠禱告。

第三,工作開始時尼希米採取行動,當他聽到報告,可能有很多的思想,很多不同的反應;或者他想,禱告了四個月,已盡了本份,貢獻不少了,可以卸任了;也許他想,這事與我無關,我在皇宮是王的主將,擔任重要的工作。因為當時的王害怕人以毒藥謀害,所以擔任酒政是保護王性命的人,有的當酒政者甚至是宰相。尼希米向王請假回耶路撒冷,他毫不顧慮,王是否准許,是否因此大發雷霆,以後回來是否仍保留工作地位?王發現尼希米心中有事,問他要求甚麼?尼希米立即回答:「王啊!求你差遣打發我回去。」尼希米要親自回祖國,他不以金錢派別人代替;雖然重建城牆需要鉅款。我發現有不少青年以錢換生命;神所要的是你的生命,你的一生;可是我們對主說:「別人去,我可以奉獻金錢來支持。」神要的是尼希米自己;他說:「主,我在這裏。」他對王說:「求你打發我去。」於是工作就開始了。

我們看見堵破口工作進行之時,有兩件事情大家注意。有很多的禱告,我已說過尼希米的禱告;但這裏有兩件事,一是尼希米的計劃和組織。二是敵人的反對。在教會,有時一些基督徒錯誤的觀念,以為有計劃有組織就不屬靈;這是錯的。如果我們的計劃和組織代替聖靈的工作,這工作必不成功;若在聖靈引導之下冷靜思想、訂計劃、工作有組織、有條有理;因我們的神是有計劃、有組織、有條理的神,我們看見,神創造天地的次序、建造會幕的計劃、聖殿工作的進行、以色列支派的排列;就知道神是有計劃的神。為何我們覺得,根據臨時的感動比較屬靈,而冷靜下來,祈求聖靈帶領我們的思想,為何不屬靈呢?

尼希米是個有計劃的人,在他四個月禱告之時,他一面禱告、一面思想。何以見得?因為王問他要離開多久?需要甚麼?他一口回答,可見他曾經思想過此些問題,早有準備。一個堵破口者,必須有好計劃;並且工作必須有好的組織,計劃和組織都由禱告中聖靈的感動而產生。他向王要詔書,如果到了耶路撒冷才想要詔書便來不及了,必被敵人攔阻他的工作。王給他詔書,他所要走的路就通行無阻了,建造城牆所需材料也都備齊了。第二章講到尼希米半夜出去巡視,雖然很危險;但他覺得必須親身了解耶路撒冷的需要。一個堵破口者,為了工作需要,應親自有認識,然後才能向同胞講話;次日他招聚以色列的領袖,向他們說話,激勵他們的心,動員他的同胞;若不事先觀察,實在作不到。他把黑暗的光景告訴同胞,他不願敷衍地說不成問題;因他曉得共處於極度惡劣環境之下,所以就開門見山地對他們說:耶路撒冷的光景如何如何,然後他開始作見證。在第三章,兩次有句同樣的話:「我神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。」(三8-18)他提及神的手在他身上,他為何要離開書珊的王宮,他告訴同胞,這異象是出於神的。

各位青年!如果神帶領你一生事奉祂;相信許多弟兄姊妹已有這樣的帶領。當困難來到,能夠藉著神揀選你之時,見證神如何將異象給你,你在一切逼迫困難之下可以站穩;因為你知道是遵命而來的,是出於神,是神的手帶領。

尼希米身居高職安閒的位置,居然回耶路撒冷,絕非出於自己。以斯拉也是用同樣的這句話:「神的恩手在我身上幫助了我。」這句話決定了三件事情,第一是神的供應,當尼希米和以斯拉從遠方到耶路撒冷之時;神用奇妙的方法把金銀供應他們。神的供應,神的恩手!

兄弟站在這裏,真是願意見證神是信實的。內地會一百廿多年的歷史,每個月神供應祂僕人生活的需要,今天全球內地會同工有千人之多,是不向別人開口,這是神知道的,神感動弟兄姊妹的心,實在很奇妙,我們數月來新加坡總部重建辦事處,兩年前當這異象來時,我們覺得工作擴大了,同工增多,特別是亞洲的同工;需要擴建辦事處;但當時一個錢也沒有,工程進行時,每月主的供應都超過我們所當付出的,到了工程的尾聲,距完工前三個月,我們又看見主的供應。

我想到新加坡有個華人女孩名蓮達,她有很美的見證。她讀神學期間,有天從家裏出來,鄰居的馬來人太太對蓮達說:「最近我觀察你的生活和一般人不同;我們的女兒可以和你作朋友嗎?」蓮達非常高興;因為她正盼望帶領她信耶穌,如今終於實現了,馬來女孩歸入了主的名下。後來,有一次她到蓮達家裏,看見蓮達的母親獨坐,似乎非常難過,就問她是否因不久蓮達將到外地當宣教士,無法按月供應生活而擔憂?說:「是的。」馬來女孩對她說:「蓮達走了以後,以往她供給你多少,讓我來負責。」這是神的供應。神是信實的,神要你作個堵破口者,難道你看不見祂是信實的嗎?祂施恩的手在你身上時,祂供應你一切的需要,在人才方面也供應,在路途中也保守你。以斯拉和尼希米都有此經驗,神的恩典在他們身上。

尼希米進行工作之時,敵人來攻擊,內憂外患。這幾天,我們看見神所揀選的人,當他們堵破口時,都處於風雨中,在相當考驗之下。尼希米也是如此,人嗤笑他、威脅他,甚至採取行動和他打架;可是尼希米以禱告勝過他們。可能你讀第三章覺得索然無味,諸多名字、諸多的門、諸多專用名詞,毫無意思!我倒覺得很有意思;因看見尼希米的計劃,看見神兒女的同心。

教會中,常常個人主義太強,基督徒領袖各自為政;好像許牧師所題的,有時宗派主義太濃厚,超過一切。我們沒有想到神的國,我們所見的是自己的範圍,沒看見我們所建造的是神的國,我們所堵的破口是神國的工作。孫中山先生說中國像一盤散沙。多少時候教會豈不如此,教會中信徒之間不和睦,領袖之間互相輕看,教會團體彼此不和,彼此競爭。

尼希米帶領同胞,同心合意重建聖城,把破口都堵住了。這是神的工作。

尼希米帶領同胞在屬靈的奮興中,城牆完成,尼希米帶領同胞讀神的話,以斯拉講解聖經。到了第九章,全以色列民伏在神的面前,認罪悔改;神大大作工,外面工作已經完成,內在的事正要修理。到了第十三章,尼希米看見社會不對的地方,看見神的百姓沒有分別為聖,聖殿中有不潔之物,許多人沒有奉獻十分之一,導致神的工作不能順利進行,許多神的百姓忘記安息日,甚至信與不信者通婚。尼希米看見有聖殿、有城牆;可是他知道更重要的,是神的兒女的心,要完全向著主、完全歸主。過去,神的忿怒臨到他們身上,如今歸回,重建聖城、聖殿,尼希米帶領他們徹底悔改。我們看見神賜福,看見工作的發展,看見福音傳開。尼希米是個堵破口者。

今天你看見教會的光景,看見許多的破口,你也知道自己屬靈的光景,你願不願作個堵破口者?我不曉得我們還有多久,有沒有十年,有沒有更長時間?

在新加坡有個弟兄給我作個小見證。兩年前薛醫生到中國西安參觀。那天是禮拜六,他到秦始皇陵之後,他問嚮導,西安有沒有禮拜堂,他想去禮拜。那人說該地似乎沒有基督教會。於是薛醫生心有所感到那邊開個禮拜堂,每主日有聚會;當晚他上床睡覺,心裏不安,他想到西安是大都市,有很多同胞卻沒有教會;他在睡夢中看見一個穿短褲的中國男孩子走過來,就問他是誰叫甚麼名字?答說:「我是耶穌。」薛弟兄一驚,耶穌問他:「你要我何時回來?」他馬上說:「不要現在回來,我們還未預備好,還有,你所交給我們的工作還未作完。」耶穌說:「好吧!我再給你一代,我必與你同在。」我不知道薛弟兄的夢是否帶著預言的意思。主對我們說:「還有一代。」

今天在華人之中和華人之外,還有千千萬萬人未認識耶穌;在我們的地位,我們的工作,我們是否不關心,我們是否願意像尼希米說:「主啊!請差遣我。」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