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許道良牧師

婚姻在現今的時代面臨一個很大的考驗,特別是基督徒的婚姻正受著一定的衝擊;相信人類婚姻的堡壘一旦被攻陷,其他許多的見證也就失去力量。所以,彼得也很關心基督徒的婚姻生活,在婚姻裏頭的親密關係成為基督徒信仰之中的重大考驗。要帶領未信的配偶信主,首先要在婚姻裏頭有美好的見證。據統計,香港在70年代,申請離婚的案件是每七十個家庭有一個提出。最近的數字則顯示,每七樁有一樁是離婚,而美國的統計則更驚人;每兩婚姻其中之一是離婚收場。基督徒許多時候不願意在法庭上解決婚姻問題,但在感情生活上好可能已達到離婚的狀態,起初的愛心似已失落。

現今的世代,人對婚姻似已失去信心,他們尋求解決之法,並非重建崩潰的婚姻,而是採取一些不合心意的婚姻形式、如同居、試婚等即是;有些人更認為合約式的婚姻才具創意。聖經教訓我們:結婚乃是二人成為一體,今日有許多人認為此乃過時之觀念。今天的一紙婚書薄如輕紗,經不起無數小風波的吹襲;婚禮中的誓言,經不起微細的考驗;問題的癥結可能是我們處身於一個現成即就的社會,任何事情的果效都從這個即時的角度去量度出來。現代人可能太忙碌了,他們沒法子耐心地等候建立一段美好的婚姻。現代人只管到處尋找美滿的婚姻、完善的配偶,在他們眼中,婚姻是個對己有益的經歷;只憧憬著對方如何叫自己得到滿足,這明顯地說明了這是個爭取權利的時代。甚至一對戀人,在戀愛中取悅對方也不外是為了爭取得到對方。我之所以這麼說,是因為見到太多的婚姻,男女一旦結成夫婦, 就忘卻了當初對對方的心態。聖經於此給我們非常恰切的教導,美滿婚姻乃雙方共同努力的成果。絕不能心存僥倖或以為理當如此,乃要不斷地去取悅對方,贏取對方的愛。聖經教導我們婚姻乃一全人終身的結合,彼此取悅對方,共負一軛、奔走人生旅途。

第一方面,彼得與我們探討生活見證的時候,從個人品行的層面帶進婚姻之中,他首先教導作妻子的有哪幾方面要留意。他認為作妻子的首要順服丈夫,目的就是要感化(贏取)對方。真正的去愛並不是自然而然,乃是蓄意的抉擇。在女權運動盛行的當代,「順服」一詞似是相當的礙眼:但當我們細意玩味這詞兒之時, 會發現它美麗的一面。這詞意暗指妻子要接受丈夫的領導,若謂民主、夫婦二人各佔半邊天,如此一人一票;投票至白髮偕老,也可能得不到一個滿意的結果。在神的計劃裏頭,丈夫要站在領導的地位。近年來,丈夫的角色開始有些模糊,婦女很多時埋怨丈夫不肯站在領導的位置,男人可能覺得女性地位提高之後,對己造成一 種威脅,使他不願負上較重的領導責任。然而,我們不能因為男女地位日趨平等,而將神安排的位置調轉。我們都熟悉;始祖犯罪是由夏娃開始,但當神要追咎責任之時,他首先尋找的是亞當;亞當乃是世上首個推卸責任的丈夫,他對神說:你所造的女人教我犯了罪。亞當不肯承擔領導的責任。今日,許多丈夫也是如此、放棄領導的角色、逃避神要他們承擔的職責。當然,聖經教導作女人的接納丈夫的領導,並非指一般世俗作丈夫的領導方式。因為世俗的領導,旨在管束。但從神的角度看:作領導的必先有為僕的心態,無論如何,他必先承擔領導的職責;領導整個家庭的方向與屬靈的追求。所以今天作丈夫的,要重新承擔這領導的職責,神必向你追討責任。而作妻子的則要順服丈夫這領導之職;支持他、鼓勵他、使他足以在神面前實踐這職份。心理學家告訴我們:男人原始的需要乃是被人欣賞,當太太願意接受丈夫的領導,這表示她肯定了丈夫在家中的地位。

第二方面,彼得教導作妻子的要過一純潔的生活,在品行上無可指摘,行事與身份相稱。中國用以形容女性的形容詞「賢妻良母」。說明了一位女性所言所行不應違背她的身份,特別與未信主的丈夫相處,可能會有很多的衝突;彼得並不鼓勵信主的婦女與未信的丈夫離婚,反倒教導她們如何贏取丈夫的信任,領他們信主。彼得提醒妻子們:不要單單用話語教導丈夫,或向他們傳福音,乃要用品行去感化他;叫他從你身上看到主耶穌改變生命的真實性。彼得面對一群初信的妻子, 可能她們身上仍然殘留著不少舊生命的痕跡,所以勸勉她們一定要過純潔的生活,叫人從德行上看出她們是被神新造的人。

今日,我們看見傳福音的最大障礙是,人所聽的與所見的並不相符。我們以為自己已經說得清楚明白,極具說服力,甚至迫使人去作出抉擇。然而,人信目睹之事過於耳聞的;所以,家庭中的見證是嚴厲的考驗;一時的疏忽,已經成了絆跌人的石頭。妻子之所以過純潔生活全因她有敬畏神之心;知道在神面前度過的每刻都要向神交代,絕不可以貪求方便而任意妄為。敬畏神的賢妻不會因為順服丈夫而違背了對神的承諾;有一次,一位丈夫仍未信主的太太來求問牧師,丈夫在主日早上要求她陪同往行山,她卻因為聖經教訓不可停止聚會而決定參加崇拜,拒絕了丈夫的要求。豈料,牧師卻不同意她的看法,竟建議她順服自己的丈夫,陪著出行山;並指出聖經沒指明只有主日早上的時間才可以聚會,只要考慮在週日的時候保持肢體的相交,就不算違背神的意旨。因有不信的丈夫而要作出以上的遷就,為的是免致丈夫對信仰有反感;倘若丈夫反對妻子信主,則另當別論。故此,我們在處理問題的時候,要將形式與本質分別開來,問題若出於形式之上,則可作多方面的遷就。本質則不妥協,譬如丈夫要求妻子做不道德之事,這是原則的問題,不可依從;但倘若丈夫不准妻子奉獻,則暫可把這筆奉獻貯蓄起,神國度不會因你一段時間不奉獻而不能發展起來。妻子在處理與丈夫之間的衝突時需要有智慧,但始終要存敬畏神之心。

第三方面,彼得教導作妻子的要追求內在美、現今的時尚推崇名牌,衣著首飾根本與一般人的入息不成比例,好多時候,當人缺乏內在美就愈追求外在美;這是現代人掩飾內裏空虛的方法,希望藉賴外表的裝飾,來建立自我的形象。彼得說:這不是妻子取悅丈夫的方法,反要以內在的溫柔、安靜、滿足為裝飾。有一位事業心重的姊妹為著建立一己的事業,付上了不少的時間,卻忽略了她的丈夫。她內在有一種催迫,促使她不斷向上攀爬、煩躁不安,當她省悟之一日,竟發現丈夫對這份夫妻之愛經已死心。今日,姊妹們當以甚麼作為裝飾呢?首先要接納神給我們的崗位、安守本份、克盡己職。彼得於此題到「溫柔」,乃是說到已信的妻子,與未信的丈夫之間有衝突時,應如何去處理呢?是理直氣壯質詢對方,還是存溫柔安靜之心去處理彼此的分岐?作為妻子的應該在其身份和崗位上,無可指摘,且盡諸般的義。神在舊約時代,讓我們從撒拉身上看到如何盡妻子的本份,叫我們得著一個信念,當我們遵著神的誡命而行,公義的神會負完全的責任。

丈夫所當盡的責任就是體貼妻子:「你們作丈夫的也當按情理與妻子同住。」情理──小字註解為知識,意思就是說不用意氣、情緒、成見或大男人主義來對待妻子;乃要按正確的知識,明白對方的需要。丈夫身為一家之主,不該以暴君的姿態出現;屬靈的領導不是管人而是服事,有領導的角色兼奴僕的心態。有些人則朝另一相反方向走,一味謙卑以奴僕自居,不肯站於領導的位置,這其實同樣犯錯。心理學家告訴我們:女人最大需要乃是被愛,「體貼」意思就是從愛的角度來滿足對方的需要;聖經講到丈夫應當愛妻子如同愛自己一樣。做丈夫的好可能因為忘記了男女的差異,而把妻子作為洩慾的工具。彼得教訓我們要按著知識待妻子;她是軟弱的器皿,今日社會雖然流行單性服裝,世人往往欲把男女的分別除開。但在神的計劃裏,男女始終有別,男子身上百分之四十一是肌肉,女子身上百分之三十 五是肌肉;男子骨骼通常比女子粗大,故體重亦超越女子。在感情方面,男女亦有分別,男子有責任去保護女子這軟弱的器皿,希望在教會圈子裏頭,沒有丈夫被人控告虐待妻子;神要做丈夫的體貼妻子的需要,不要糟蹋她。

曾幾何時,青年男女談戀愛的時候,男方玩弄了女方的感情;聖經教訓我們,既知女性情感上的脆弱,我們更當愈加保護,使其身體、情感不致受到傷害。今天我們發現子女長大以後,這些年青的小伙子會對母親無禮,而作為父親竟不曉得如何去保護妻子。以前女性地位遠比男性為低,所以彼得教導男子去體貼,呵護這些軟弱的器皿,是一個突破性的教導。此外,彼得更來一個革命性的吩咐;囑咐為人丈夫的要敬重他的妻子,男女共享尊嚴,共同承受生命之恩。敬重妻子意思是容許太太,有成長和表達自己的空間;尊重妻子與神之間的關係,和所領受事奉的職責。彼得把婚姻裏頭所有的實踐,與屬靈生活的關係扯得緊密;當丈夫照彼得之言對待妻子之時,他們與神的相交就沒有障礙。屬靈生活是整全的,一個迫切禱告的丈夫不會掉過頭來就為難自己的太太。真正的屬靈乃是禱告沒有阻礙,生活討神喜悅。男女結為夫婦,二人成為一體,彼此共同有責任去追求和諧、和諧並非堅持對方要與自己一樣,乃是像二部合唱一樣:彼此雖然不同,但要追求協調達到同一的目標。夫婦要達致和諧,首先就是要同心合意,二人不同心豈能同行,彼得沒有假定一對已婚夫婦永遠都能同心,但這是個追求的目標;追求有相同的人生方向和價值觀,並間中去檢討一下,雙方是否仍站在同一陣線。是否有一樣心志,朝錫安而行的天路客?

此外,彼得用了「體恤」和「相愛」的字眼去形容夫婦間要憂慼與共,彼此互相體味對方的感受;大家一同受苦、體驗和分享,無論是物質的東西抑或銀行戶口。又或是思想上的盼望與理想,人生中的苦難和恐懼,都要分享與分擔;最要緊的還是不要以自己為中心,乃要以對方為中心。

第四方面,彼得勸勉作夫婦的要柔情相待;慈憐之心是極其柔弱敏感的,戀愛中人最能體味得到,豈料到婚後,人的心腸似乎變得剛硬。所以夫婦間要培養出一種柔順的情。並叫對方能以接收得愛的訊號,不需要言傳也能感受得到。中國人比較含蓄,不輕易把愛意宣之於口;他們比較喜歡從感受的層面,去接收對方愛的訊號。當夫婦經常以柔情去感受對方愛的訊號,他們就不會認為結婚是戀愛的墳墓;當初相愛之心可能延續至六十歲、七十歲、甚至八十歲。最後,彼得教導夫婦們要學一個功課,就是無限的寬恕;「不要以惡報惡,以辱罵還辱罵,倒要祝福。」夫婦從不吵架未必是好事,二人相處得如此接近,互相得罪的機會也大大的提高了;當一方犯錯,他方是否必定要追究?抑或以此為把柄,向對方施加責備及索償?若基督徒仍舊抱著「以牙還牙,以眼還眼」的心態,則雙方必然爭持不下;其實,饒恕的意思就是釋放別人,也釋放自己。這是一個難學的功課,是一種心態而非一件商品;所以毋需計較饒恕別人多少次。能夠饒恕別人無限次的,乃是知道別人犯錯自己也會出錯。一對新婚夫婦在蜜月旅行期間,作為妻子的首次用旅行燙斗為自己丈夫,把有縐摺長褲燙平,豈料被窗外的事物吸引而把褲子燙得穿了一個窿。為人丈夫的午覺醒來發現褲子爛了,只幽默地笑說:「可幸當時雙腳不在褲管內。」於是就把問題輕輕地帶過去了。倘這個身為丈夫的一味怪責妻子,那麼彼此的關係就會大打折扣了。主的眼看顧義人,又側耳聽他們祈禱。一位年青的太太到宣教士太太那兒訴說丈夫的不是;並笑說倘丈夫學像宣教士那樣完美,她就容易順服他了。然而,神沒有教人嫁得如意郎君、或是娶得如花美眷、才去順服、才去體貼。祂只不過教人建立和諧的婚姻生活,在這充滿著破碎婚姻的時代裏、基督徒要建立起強而有力、活的婚姻見證。

有些人的婚姻像花檔上的鮮花,雖仍嬌艷欲滴;但因為沒有根,從一被割下開始,就邁向枯萎的過程。婚姻亦恰似一個花園,未必經常都是繁花盛開,燦爛繽紛;然而,經過耐心的培植,鮮花的供應不會止息,教人一生受用。婚姻是一個共同培植的園地,我們要在這成長的關係裏見證我們屬天的身份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