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盼望藉著本屆培靈聚會,在講道之前,簡略見證神在我家的恩典。

神的恩典臨到我家,開始於八代之前,1776年美國尚未立國,我的先祖都在英國戴德生的曾祖戴雅各,他和常人一樣,信仰在表面上;當時的英國,視酗酒、淫亂、賭博為三大罪;但是,有些旅店廣告標榜:一個辨士可以喝醉!兩個辨士可以爛醉!若無法回家,還可供稻草免費住宿!十八世紀的英國如此腐敗。當時神興起約翰衛斯理,帶動全英國福音復興,戴雅各參加教會的詩班;可是除了禮拜天之外,他卻喜歡跳舞;當他知道衛斯理和同工們將到村莊來,他站在反對前列,全身的口袋裝滿臭雞蛋和蕃茄,預備講道時飛擲。當晚講道的經節是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(書廿四15)講員向聽眾挑戰;神的話如劍打動戴雅各的心,他把這節經文帶回家。1776年二月一日是他結婚之日,他從未認真思想結婚的事,更沒考慮把這事帶到神前 ,但是哪天清早,他忽然想到結婚是件終身大事,所以他找個靜處坐下思考,他不想禱告,但神的靈在他心中說話: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 」他不存心思想但這話在他腦中盤旋,直到他悔改;他跪下認罪,接受耶穌,成了新造的人他專心與主面對面說話,世事盡都忘懷;不覺行婚禮時間已到,立即回家換上禮服,飛跑到禮拜堂,新郎到達才鳴鐘開始婚禮進行,禮成之後,新郎坦誠向來賓宣布:他今日信了耶穌,立志做個誠實的基督徒;所以婚宴中謝絕跳舞,新娘大不高興,心想:「難道我嫁給衛斯理的傳道人嗎?」婚禮既成,也無可奈何。戴雅各自從結婚之日開始,一直禱告神說:。「至於我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」可是新娘心愈剛硬,不願接受;有天回家,他看見新娘滿臉愁容,他實在盼望她能得主的平安,能得主 穌作她的救主他突然行動,把新娘抱到樓上,迫她跪在床邊,用手緊壓她,流淚禱告;聖靈在她裡面動工,她開始哭泣,接受了主耶穌從此我們。的家成了基督化的家庭,至今216年了,這是神的恩典。願榮耀歸主聖名!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太二1-12)

去年我和戴師母離開新加坡時,有人問我在香港將逗留多久?戴師母說:「我們在臺灣事奉主25年,在新加坡11年,盼望在香港10年。」謝謝主給我們這個機會事奉祂,這個時候事奉主實在是很大的挑戰,也是很大的榮幸;更是主給我們的權利,求主叫我們忠心事奉祂。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約一29-34,三22-30)

我相信有許多人看過戴德生傳的電影,如果我在場的話,青年人一定問我說:「?你從哪裡來的」因為電影中戴德生的妻子馬利亞,小女兒和兒子都死了其實那電影不完全,我的祖父並沒死。今晚我要從我曾祖母馬利亞的父親(也就是我曾祖父戴德生的岳父)作點見證。嚴格地說,我不是第四代在中國傳福音,乃是第五代。我曾祖母馬利亞的父親中文名叫戴爾,他是宣教士,也在華人中傳福音,他原在劍橋大學攻讀法律,他的妻子是英國聖經公會總幹事的女兒。他們結婚後, 1827年到馬來亞檳城華人中開始福音工作,那時中國福音之門未開;馬禮遜能立足中國,是因為他加入東印度公司,戴爾沒有加入,所以無法立足中國他知道東南亞華人很多,有個時期就在那裡從事福音工作,他較重要的貢獻是福音文字工作,他離開檳城到馬六甲,和梁發一 起配搭傳福音,梁發是華人教會第一位傳道人。到了1842年在新加坡,我的曾祖母馬利亞就生在馬六甲,她幼年時一直在新加坡。戴爾本有四個孩子,有一個很小時回天家,正當孩子病重,他寫信說:有時候我看見孩子非常痛苦,就對他說:可愛的寶寶你回天家吧你可以成為主耶穌冠冕的一顆珍寶,可是有時我卻不捨得對他說:「。留下吧,不要走」當我站在死蔭幽谷,我從這立場來看中國,我的心是敞開的;我的心滿溢似乎要爆炸,如果有任何事物攔阻我,不為中國殉道,我要拒絕;我只有個願望,要為中國而活,為中國而死要幫助許多中國人知道主耶穌的道路1843年他來香港,到了1883年年第一次教會會議東南亞華人教會的西教士都聚集在香港,倫敦會議安排他在福州,他被選為大會書記;想不到在大會之中有許多人病倒,醫生為戴爾診病 。在他病重時,醫生問他說:「馬禮遜埋葬在澳門,你要不要葬在他的身邊?」他說:「。不要,要葬在中國」(因那時澳門屬於葡萄牙)他1843年在澳門去世,年39歲,給他埋葬在馬禮遜墳墓旁邊。(到了1999年澳門回歸中國,他的願望便可以成就了。)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約三1-21)

戴德生得救的經歷,我已題過,他17歲才清楚認識主;他自己說他17歲才重生。雖然他生長在基督徒家庭,但他沒有基督徒的生命。至於他蒙召到中國傳福音,我找不到任何資料;他似乎沒個馬其頓異象。其實,保羅的馬其頓異像也不是他蒙召的異象,只不過他在事奉主的道路上,主調整他的路。戴德生得救之後,有心為主而活,並且特別關心中國,竭力尋找有關中國的書,且深入研讀。關於他的裝備期間,略題五方面: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約四27-42)

有本書名戴德生與馬利亞,戴馬利亞是我的曾祖母,她是戴爾的女兒,生於馬來西亞的馬六甲。戴德生認識馬利亞,是很奇妙的見證,今晚講些他們戀愛的過程;在座許多青年弟兄姊妹也許需要聽這方面的見證。戴德生有段時間曾在汕頭傳福音;因為認識了馬利亞,所以沒有再回到汕頭。戴德生和一位從蘇格蘭來的宣教士丁威廉同工,這人是有名的佈道家;在英國、加拿大、中國,神重用他;他到中國就把天路歷程譯成中文。1856年和戴德生配搭,從上海南下汕頭傳福音,後因戴德生病倒,無法逗留,他就送戴德生登船往上海養病。戴德生來到上海,想不到他存放物件的倉庫火警,福音單張、聖經、醫療器材全被焚毀;那時差會未寄款來,貧病交集,極其困難;還好有基督徒關心他︴接待他。當他接英國女友來信,心中大喜,希望從中得些安慰,不料卻是一封「哀的美敦書」說:「你若不離華回英,我們的婚事就此不談;我父親同意我們婚事的唯一條件,就是你必須放棄中國的工作,回英國當牧師事奉主。」次日早晨,他雖然身體軟弱,仍上街分發單張勸人信耶穌,他帶著沉重心情,他本以為這位女友是神要給他為妻的,但如今他曉得必須遵行差他來者的旨意。他在上海,因為失了醫療儀器,所以決定南下寧波,那裏有一位早期在中國做醫療福音工作的醫生,可能有多餘的器具供他使用。那時在寧波有一個廿歲的女子名馬利亞;她六歲時喪父,十歲時喪母,後來有人送她到英國,和她的兄姊在一起讀書。她父親臨終曾寫封信到新加坡給妻子說:我每逢高興時有兩種想法,第一、巴不得主名在中國得榮耀。第二、盼望你和三個孩子在這神聖的工作上有份,要為基督的名在中國得榮耀而活。弟兄姊妹!未知今天我們的理想是甚麼?是否活著為基督,叫基督在眾人中得榮耀。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可九1-8)

戴氏家族的見證

從戴德生的曾祖父至今八代,戴家的經訓是:「至於我,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戴德生和馬利亞有八個兒女,五男三女,我的祖父是長子,按著中國傳統起名叫戴存仁、存義、存禮、存智、存信。戴德生在中國傳福音,工作了七年,因病和馬利亞於1860年回英國。有人以為他不會再到中國,可是神奇妙的帶領;一方面給他機會翻譯聖經的工作,特別翻譯寧波語的聖經;同時也完成他醫學方面的課程,可以正式地行醫。他們回英國四個月,我的祖父生下了,他四歲時,內地會成立;五歲時隨父母到中國開始內地會的工作。一直到九歲,在中國四年;我所知道的不多,但都是相當困難的經歷。他六歲時住在杭州,有日,一隻野狗闖入家裏,把存下的肉都吃了,存仁打狗,給狗咬了一口;還好後來沒事了。不到兩個月,他的姊姊回天家,幼年時就遭遇這些痛苦的事。當他九歲時,他父親覺得需要送子女回英國求學,想不到過了幾個禮拜,他們的母親在中國竟然回天家了。馬利亞在1870年被主接去,我的祖父就留在英國求學,他本擬和他父親一樣學醫;但是當他廿歲那年,因內地會同工日漸增多,戴德生在山東煙臺設立內地會宣教士英語教育的學校。因為他覺得把宣教士的子女送去英國求學,長期遠離父母並非辦法,所以就寄信給他的長子(我祖父)要他放棄所學的,速來煙臺新創立的學校任教;我祖父遵父命任職教師,沒有完成學醫,一直在中國內地傳福音51年之久。到了1932年,我的祖父母退休,他認為英國不是他的家,所以沒有回英國,他大半生都在中國的煙臺,任教退休仍繼續傳福音十年;那時我也來中國煙臺就學,才開始認識我的祖父。至於曾祖父戴德生,我從未見過,因他於1905年已回天家了。七七事變,日軍佔領煙臺,1942年我們全家被俘擄,連八十多歲的老祖父,也在集中營三年;那時我有機會和祖父一起,照顧他老人家,天天為他送食物。那三年之間,從祖父身上學習良多;他愛慕神的話,每晨五時起床,散步後讀聖經、禱告、唱詩;他最喜愛詩篇15篇要讚美耶和華,他教我每日讀箴言一章,一個月可以讀完;他最喜歡唱的詩,內容是要有膽量,依靠主,行公義。日本投降時,我祖父85歲,鬚髮蒼蒼,體重只有90磅,離開集中營之後回英;過了五年,在1950年回天家。至於我,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這是神的恩典。願榮耀歸給神的聖名。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可十46-52)

戴家的見證

我祖父有五個孩子,我父親是雙胞胎之老二,名叫戴永冕;1894年生於蘇格蘭,正是我祖父母回英述職之時。他是宣教士的兒子,所以在山東煙台內地會宣教士的子女學校接受教育;畢業後到上海找工作,從事藥劑工作四年。那時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(1919)我父親還未清楚認識主,雖然生長於宣教士的家。當時上海有聯合佈道大會;事後他對我說:「那時我多麼驕傲,我赴會,講道的經文在羅馬書第一章,保羅把許多罪一一列出,其中一罪是不聽父母的話。我自問雖非基督徒,但聽從父母的話,也讀經禱告;可以說是個讀經禱告而不信的人。」我父親有個女友,是藥劑公司老板的女兒;老板不准他們交往。因瞧不起這個伙計,認為他沒有出息;但他倆總是秘密約會。聖靈作工,使他忽然醒悟。雖然自己聽從父母的話,可是促使女友不聽她父親的話。我父親立時悔改,作出了很困難的決定,不再和她來往,除非老板同意;於是就分手。過了不久,我父親加入內地會;在上海的學習已告完成,就到河南開封內地會福音醫院做福音醫療工作。他學的藥劑正適合在醫院服事主,但他總不感滿足,因為他在日常生活有軟弱,對不起主;常過失敗的生活,他覺得基督徒應該靠主得勝,為此他常禁食禱告。醫院有的同工以為他發神經,太過份這樣追求禱告。開封循理會的謝老牧師夫婦,認識我父親後,很關心他,常請他到家裏,為他禱告,鼓勵他靈性長進,給他很大的幫助。在他們帶領下,讓他感到聖靈潔淨他的心,給他能力過得勝生活、他似乎進入一個新的領域。就像戴德生在工場工作時,覺得自己力量不夠,神特別幫助他讀約翰福音耶穌所設的比喻,耶穌說: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;住在主裏面的,可以從主支取所需,在主裏面得勝。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路十九1-10)

今天晚上要和大家分享一點我母親的見證,她的中文名字叫戴永和。生長在基督徒家庭、從小認識聖經、她的母親是位老師,父親是煤礦炸藥的商人,他們在美國某處有煤礦。我母親年青時就信耶穌,在教會事奉主,一向有個人佈道的恩賜。她和我父親在美國讀大學時認識,婚後準備回中國;當時他們在美國華府牧養教會。當頭生女兒出世不久,生病進醫院,因護士給錯了藥,我的大姐就被主接去,所以我沒見過她。雖然我父母遇到這樣悲慘的事,但是他們對主的奉獻絲毫不搖動。1926年來中國,開始在河南一個小鄉村傳福音工作;正當北伐時期,局勢不安定,我的二姐因患肺炎也被主接去。我父母共有四女三男,我是長子。從1926至1946年,我父母都在中國內地事奉,只有一年到美國述職。1939年日本軍佔領了開封,河南的工作不能順利進行,我母親曾數次騎自行車入城,挨日軍打。家父擬帶全家暫避美國,等抗戰結束再回來繼續傳福音。預定了船票,當時可以說我們門也開了。有一年之久全家都在山東煙台;那時我和兩個姊姊和弟妹在那裏讀書,整整一年全家團聚。我永不忘記每天早晨我們都有家庭禮拜。家母有音樂天份,把詩篇91篇和以賽亞書55章配上調,每天早晨念一節、唱一節;直到如今、我們兄弟兄姊聚在一起時都齊聲同唱這兩章聖經。從小背誦聖經得益良多。就在那一年中,我父母決定不要離開中國,雖然當時內地不安定、有戰爭、有危險;雖然門已開了,屆時可以離開中國;但是神對我父母說:「不要走,還有工作。」所以退了預定的船票,雙親到內地去了;經河南到陝西、西安、寶祁一帶。五年半我們和父母沒有見面,在那五年之中,我們兄弟姊妹們都被日軍俘擄,在集中營過了三年。當日軍轟炸珍珠港那天,消息傳開,我母親極為關心此事,因為有四個孩子在日軍之手,她一看見報上大字標題,日機轟炸珍珠港。她知道孩子們一定給日軍俘擄,她帶著沉重的心情進臥室跪下,但不能禱告,心極痛苦、不斷地哭。忽聽見主的聲音問:「你為何哭,你是否忘記我的應許?」我們在煙台時,主的話曾臨到雙親:「要先求祂的國,和祂的義;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。」有位老牧師用他自己話來解釋這節經文:「如果你先關心神的事情,神會關心你的事情。」主對家母說:「你能否先關心我的事情,西北一帶有千萬中國同胞不認識耶穌,你能否關心他們嗎?因為他們是我所關心的,你所關心的那四個孩子我都知道,我會關心他們的,只要你關心我的事情。」謝謝主!這話擦乾了家母的眼淚,十年多她堅持在陝西繼續工作。到了80年,我有機會帶家母回去看看,到開封、陝西、西安,她看見許多朋友,有不少人在那一段期間認識耶穌。那次的旅行,給家母極大的安慰;並且給我明白為何那五年半我們和父母分開。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約十二20-36)

戴氏家族的見證

戴家的第七代,現在有兩個代表人在這裏。我生在開封,有人說我不像中國人;但聖經說:「不要按外貌看人。」我生下來不到兩歲,身患重病;我有兩個姐姐小時就被主接去,家父很耽心我;有位高牧師特來幫助他,要為我禱告。我今能站在這裏,是這位中國弟兄的禱告,神垂聽他的禱告。

Read more ...

經文:(約二十1-23)

今天晚上,我要先講關於我家族的第八代。

二百多年前,戴德生的曾祖父作了個極重要的決定:接受主耶穌作他個人的救主,並且根據約書亞記廿四章15節的經文:「至於我,和我家,我們必定事奉耶和華。」謝謝主!戴家每一代都有事奉主的人,其中也有許多的困難、失敗,但是神的恩典夠我們用。

Read more ...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