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經文:(約一29-34,三22-30)

我相信有許多人看過戴德生傳的電影,如果我在場的話,青年人一定問我說:「?你從哪裡來的」因為電影中戴德生的妻子馬利亞,小女兒和兒子都死了其實那電影不完全,我的祖父並沒死。今晚我要從我曾祖母馬利亞的父親(也就是我曾祖父戴德生的岳父)作點見證。嚴格地說,我不是第四代在中國傳福音,乃是第五代。我曾祖母馬利亞的父親中文名叫戴爾,他是宣教士,也在華人中傳福音,他原在劍橋大學攻讀法律,他的妻子是英國聖經公會總幹事的女兒。他們結婚後, 1827年到馬來亞檳城華人中開始福音工作,那時中國福音之門未開;馬禮遜能立足中國,是因為他加入東印度公司,戴爾沒有加入,所以無法立足中國他知道東南亞華人很多,有個時期就在那裡從事福音工作,他較重要的貢獻是福音文字工作,他離開檳城到馬六甲,和梁發一 起配搭傳福音,梁發是華人教會第一位傳道人。到了1842年在新加坡,我的曾祖母馬利亞就生在馬六甲,她幼年時一直在新加坡。戴爾本有四個孩子,有一個很小時回天家,正當孩子病重,他寫信說:有時候我看見孩子非常痛苦,就對他說:可愛的寶寶你回天家吧你可以成為主耶穌冠冕的一顆珍寶,可是有時我卻不捨得對他說:「。留下吧,不要走」當我站在死蔭幽谷,我從這立場來看中國,我的心是敞開的;我的心滿溢似乎要爆炸,如果有任何事物攔阻我,不為中國殉道,我要拒絕;我只有個願望,要為中國而活,為中國而死要幫助許多中國人知道主耶穌的道路1843年他來香港,到了1883年年第一次教會會議東南亞華人教會的西教士都聚集在香港,倫敦會議安排他在福州,他被選為大會書記;想不到在大會之中有許多人病倒,醫生為戴爾診病 。在他病重時,醫生問他說:「馬禮遜埋葬在澳門,你要不要葬在他的身邊?」他說:「。不要,要葬在中國」(因那時澳門屬於葡萄牙)他1843年在澳門去世,年39歲,給他埋葬在馬禮遜墳墓旁邊。(到了1999年澳門回歸中國,他的願望便可以成就了。)

昨晚,我們看不遠千里而來的東方博士,克服許多困難,在神帶領之下,大自然的啟示,聖經的啟示,終於到達耶穌降生的所在拜見他,獻上他的禮物。巴不得我們也像他們,把全心奉獻給主。昨晚我們也看見一些強烈的對比,文士也有聖經,他們卻不關心。他們是表面的宗教徒,雖有信仰卻毫無渴慕追求;所以當博士前往時,他們仍留在耶路撒冷。今天也有許多人,雖生長在教會,懂得聖經的真理;但信仰限於表面,不渴慕真理,無心要見耶穌,真是可憐!主給我們極大的恩典,我們當像東方博士、追求、尋找,必尋見。

主自己作見證,施洗約翰是他的先鋒,說:「婦人所生,沒有一個大過約翰的。」這位約翰看見了耶穌,說:「我看見了,就證明這是神的兒子。」他曾為耶穌施洗,為耶穌預備道路。聖經告訴我們,施洗約翰在母腹裏被聖靈充滿。耶穌說婦人所生的沒有一個大過施洗約翰的。我們從哪裏看見他旳偉大呢?也許有人說,看他的種族、家庭背景;他是亞伯拉罕的後裔,上帝的選民,是撒迦利亞和以利沙伯的兒子,生長在祭司的家。路加說他的父母是義人,他們遵行主的道遵守主的誡命。可見在日常生活中,他們非常遵從神的旨意;但是施洗約翰的偉大並不在此。他自己曾說,你們「不要自己心裏說,有亞伯拉罕為我們的祖宗;我告訴你們,神能從這些石頭中,給亞伯拉罕興起子孫來。」(路三8)意即叫他們不要自誇自大,並無可誇之處。保羅也提醒當時的以色列人別以為自己是神的選民,而輕看其他的人;別以為自己比別人高一籌。耶穌對撒瑪利亞婦人說,並非憑著撒瑪利亞人或耶路撒冷人,而斷定敬拜神是對或不對;乃是要用心靈與誠實敬拜神。人不能因種族或家庭的關係而驕傲,弟兄姊妹!關於我作我們家族見證的事,我經久掙扎;因為我知道一切都是神的恩典,無須高舉人;如果我們能夠在人的身上更清楚地看見耶穌,因著他們活出耶穌基督的樣式更應感謝主。

施洗約翰生活簡樸,聖經說他常在曠野生活,穿的是駱駝毛的衣服,吃的是蝗蟲和野蜜,他常禁食,克苦己身,真是過修道主義的生活!他最後被希律斬頭,為主殉道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!我發現教會中有一種如同中世紀教會的觀念,也和佛教及其他宗教的觀念一樣,靠修行立功。我讀大學時,有個同學告訴我,修行者有時深夜起來鞭打自已,以為這樣可以立功。當馬丁路得未醒悟之前,他到羅馬,用膝蓋跪在石級上,逐層而上,上到一半,突然聖靈光照亮他的心;神的話語臨到他,知道得救不是靠行為,乃是因信稱義。保羅說:「我若將所有的賙濟窮人,又捨己身叫人焚燒,卻沒有愛,仍然與我無益。」(林前十三3)如果沒愛沒信,一切都算不得甚麼。

施洗約翰講道言辭並厲,不怕得罪人,他責備說「毒蛇的種類,你們要悔改!」他公然責備宗教領袖和尊貴的人,甚至希律王他也不怕;他責備希律王娶了弟婦為妻,以致因此坐牢並惹上斬頭之禍。他是許多人的老師,他為許多人施洗;有次,耶穌的門徒來找耶穌,要耶穌教導他們禱告,如同約翰教導他的門徒禱告一樣。他不但向眾人講道,他也教導門徒們學習禱告,所以他死後,他的工作仍然延續下去;多年後,保羅到以弗所,發現有些門徒,就問他們「懂不懂聖靈的事」他們說:「未聽過。」他們因為受施洗約翰工作的影響,可能受過他的洗。可見施洗約翰當日的工作延伸到那裏。

施洗約翰之偉大,不在於種族背景、家庭背景、簡樸生活、工作有能力;最重要的,他不單自我認識,且對主耶穌有認識。他知道自己不過是曠野的人聲;耶穌是道,太初有道,道與神同在,道就是神。他說他不是基督,連給主解鞋帶也不配;他是有名的佈道家,很多人聽他講道,悔改,接受洗禮。但他並非叫他們信他、跟從他,乃是指著耶穌對他們說:「看哪!神的羔羊。」且對眾人說:若非從神那裏來的,我們毫無所有。保羅責備哥林多教會,太過重視屬靈的恩賜,甚至為此分門結黨,彼此較量屬靈的恩賜;保羅說明,恩賜是從神來的,否則我們一無所有。今天教會需要聽這樣的信息,如果我們有驕傲的心,因著自己的事奉、恩賜,而輕看別人;這樣就是奪取神的榮耀,求主憐憫!讓我們像施洗約翰一樣、讓我們常常用主禱文說:「因為國度,權柄,榮耀,全是你的。」主說:「要謙卑禱告」。「虛心的人有福了」。有天,施洗約翰的門徒來找他說:你以前為祂作見證,現在眾人都往祂那裏去了。他回答說:「我原不是新郎,新娘非屬於我。」聖經中,新娘是指教會說的,施洗約翰有真正的看見,他知道新娘是屬於新郎的,他不是新郎。他不過是新郎的朋友,他看見婚事成就,非常歡喜;聽見新郎的聲音,心裏喜樂滿足。巴不得有許多弟兄姊妹真正聽見主的聲音,不單是肉身的耳朵聽見;從神的話,聖靈的感動,我們聽主的聲音,能得滿足我們的心,施洗約翰說: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」我們是否也有這樣的心,看見主耶穌興旺,主得榮耀,更多人歸向主;只要自己能促成這樣的結果,便心裏滿足了。

我覺得華人教會也有類似施洗約翰者。再過兩年,是宋尚節博士去世50週年,他在1944年8月18日在北京因癌病去世。你或者希奇神使用宋尚節,或許你會懷疑他在教會中能蒙神重用;他個性倔強、固執、脾氣暴躁,有時似乎很不禮貌、很不客氣。他原是個學者,在美國學成,得博士學位,他想像力極強,他的寓意解經法,不一定為傳道人所欣賞;而且他其貌不揚,頭髮蓬亂;可是神重用他,他傳道十五年。內地會的來因楊宣教士在宋尚節傳記中,稱他為中國教會最偉大的佈道家。他在國內、在東南亞帶領很多人認識主。我發現有很多今日教會的領袖,都是宋博士40年前所結的果子。神怎會重用他,我想他和施洗約翰的原則是一樣的。司徒德牧師特別提到:宋尚節是個懂得委身的人,他懂得奉獻自己。有個基督教的作者說:「如果沒有偉大的捨己,就沒有偉大的事奉。」其實,宋尚節不必離美回國,有些學校留他,他可以繼續深造;但他決意回國,船航行在太平洋,他把文憑丟下海裏,他並非看不起學問,而作出破釜沉舟之舉。他那時心中掙扎,大學請他當教授,盡可帶職事奉;有許多教授不認識耶穌,然而他清楚明白主在他身上有特別的宣召。並非說基督徒不可帶職事奉主,在大學,我們需要更多基督徒的教授;但是他知道神在他身上的旨意不是這樣,他絕不妥協,毅然捨己委身。

再過十天,我將到溫哥華參加一個重要會議,絕大多數參加者是從香港去的。今天在此美洲,不見更多人獻身,乃因他們的出發點不在委身;一粒麥子若不落在地裏死了,仍然是一粒。很多人到那邊不是為主,乃是為己;應當轉步回來!在香港,在宣教地區事奉主。讓我們撫心自問,我們到底為主還是為自己呢?有時好像宋尚節,神要我們放棄自己的職業,自己的專長。我認識一些醫生,在中國多年事奉,現在不能在中國,他們原是宣教士,是醫生,如果留在英國或美國;他們醫學的專長,能不斷進步。他們到雲南少數民族處,到四川,新疆這些偏僻處,專長怎能進步呢?可是他們為主而捨己。宋尚節就是這樣。當然要清楚所選擇的是出於主,而不是出於自己。

宋尚節工作能力的來源,請注意四方面:第一,神的話,他在美國已得博士銜,準備獻身,在美國的神學院讀神學,那神學院很可憐!他稱那神學院是鬼學院,根本不信神的話,不信耶穌是藉童貞女馬利亞懷孕而生,不信耶穌復活。他深覺沒有意義,人以為他患神經病,把他關起來四十天,他藉此讀聖經數遍,他知道神的話是力量的源頭。第二,禱告,他禁食禱告,直到他臨終時,他說句極重要的話:「禱告是未來最重要的工作。」第三,十字架,他知道十字架是他的力量。保羅就是這樣說:「因為我曾定了主意,在你中間不知道別的,只知道耶穌基督,並祂釘十字架。」第四,他懂得聖靈的能力。

宋尚節是個十分真實的人,對自己很嚴格,他懂得自律,對別人也相當嚴格,不怕得罪人,他講道能助人醒覺,免得在日常生活中得罪主。據說,他講道時隨身帶著一個小棺材,從中抽出許多罪來,給聽眾生動的信息。有次他到河南的開封,我父母正在那裏和他一起配搭,當地有位醫生姓「上官」還未信主,我父親常去勸他信耶穌,他沒接受;當宋尚節來講道,我父親請他赴會;本擬悄悄入坐最後邊,但那時後座已滿,招待員請他坐前座。那天由始至終講論「罪」,會畢,他找我父親提出抗議;為何把他的事告訴宋尚節,從頭至末針對講他的事。其實,講員一無所知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!神重用他的僕人。我們對神要十分真實,神是輕慢不得的;人種的是甚麼,收的也是甚麼。我們必須在神面前作誠實人,我們彼此間也要真誠。

宋尚節的工作是透過教會,一直和當地的教會聯合、配搭;雖教會有許多問題,有的傳道人屬於新派,根本不信神的話;有時他責備宣教士,還問他們重生了沒有;來中國傳福音,自己還沒有重生。雖然他是個有才幹、有恩賜的人,但他的工作完全為主、為中國教會,並非要獨創自己的天下。我們看見今日國內外的教會,因他的事奉得到很大的幫助。巴不得今時代神在香港興起施洗約翰,在華人教會興起宋尚節;神如何感動這些人,今日也加倍感動我們;使我們委身,知道能力的來源,做個誠實人。

親愛的弟兄姊妹!施洗約翰作耶穌的先鋒,事實上,你我也是耶穌的先鋒。在家庭,在學校,在工作地方,在香港,在中國,在東南亞,在全世界,主在尋找先鋒為祂開路。

你見過耶穌嗎你願意站起來說:「看哪,神的羔羊。」你認識祂,願為祂而活,像施洗約翰說: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」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