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绍曾牧师

經文:(可十46-52)

戴家的見證

我祖父有五個孩子,我父親是雙胞胎之老二,名叫戴永冕;1894年生於蘇格蘭,正是我祖父母回英述職之時。他是宣教士的兒子,所以在山東煙台內地會宣教士的子女學校接受教育;畢業後到上海找工作,從事藥劑工作四年。那時正當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之際(1919)我父親還未清楚認識主,雖然生長於宣教士的家。當時上海有聯合佈道大會;事後他對我說:「那時我多麼驕傲,我赴會,講道的經文在羅馬書第一章,保羅把許多罪一一列出,其中一罪是不聽父母的話。我自問雖非基督徒,但聽從父母的話,也讀經禱告;可以說是個讀經禱告而不信的人。」我父親有個女友,是藥劑公司老板的女兒;老板不准他們交往。因瞧不起這個伙計,認為他沒有出息;但他倆總是秘密約會。聖靈作工,使他忽然醒悟。雖然自己聽從父母的話,可是促使女友不聽她父親的話。我父親立時悔改,作出了很困難的決定,不再和她來往,除非老板同意;於是就分手。過了不久,我父親加入內地會;在上海的學習已告完成,就到河南開封內地會福音醫院做福音醫療工作。他學的藥劑正適合在醫院服事主,但他總不感滿足,因為他在日常生活有軟弱,對不起主;常過失敗的生活,他覺得基督徒應該靠主得勝,為此他常禁食禱告。醫院有的同工以為他發神經,太過份這樣追求禱告。開封循理會的謝老牧師夫婦,認識我父親後,很關心他,常請他到家裏,為他禱告,鼓勵他靈性長進,給他很大的幫助。在他們帶領下,讓他感到聖靈潔淨他的心,給他能力過得勝生活、他似乎進入一個新的領域。就像戴德生在工場工作時,覺得自己力量不夠,神特別幫助他讀約翰福音耶穌所設的比喻,耶穌說:我是葡萄樹,你們是枝子;住在主裏面的,可以從主支取所需,在主裏面得勝。

我父親在開封工作結束後,就離開中國到美國升大學,在美國和我的母親結婚。戴家本是英國籍,從我父親開始,就轉為美籍了。我父親到美國求學時,因為費用不足,他就和數位朋友同住在西雅圖;當時他不知道往芝加哥需多少旅費、他每天為此禱告。有一天,主感動他憑信心到車站買票往芝加哥,有位朋友看見他站在櫃台前,就來對他說:「主感動我交這封信給你,請笑納。」其實此人完全不知道我父親的困境;信封裏的錢加上原有的錢,正好買車票。他學習了信心的生活,在美國讀完四年大學,認識了我的母親,他們結婚後回中國傳福音。當時他心裏掙扎,一方面想應當在內地會事奉主;但又想,事奉主不一定要在內地會,在循理會弟兄姊妹中得了很大的幫肋。(我母親屬循理會)靈裏所領受的,在有生之年應與別人分享。內地會是祖父創辨的差會。有一天他寫信給他的叔叔戴存義,題到有意離開內地會,加入循理會到中國內地傳福音。他的叔叔覆信說:「如果你離開內地會,就等於賣掉長子的名分。」他心裏很難過,難道把長子的名分賣掉嗎?他禱告,尋求,後來決定所走的路是神的旨意;就寫信給叔叔說:「你以為長子的名分,是留在祖父所創辦的內地會才對;或是像祖父一樣憑信心順服主的帶領呢?」結果,我父親加入循理會,一生在中國內地,在台灣事奉主,他最重的負擔是講解聖經,喜歡帶領弟兄姊妹查經。他也很喜歡在神學院教書,所以在開封,陝西鳳祥創辦西北聖經學校。抗戰期間,我們和父母分開了五年半,我父母在後方教書,有機會訓練許多中國青年。奇妙得很:在那期間,神興起華人教會早期的差會;西北的弟兄姊妹,組織一個遍傳福音團,目的要把福音從中國西邊傳回耶路撒冷。我父親一生在神學院教書訓練青年,在台灣十二年都在神學院任教,1978年回天家。願榮耀歸主聖名!

今晚我們要看一位雙目失明的人怎樣見耶穌。

巴底買的悲劇

瞎子的父親名叫巴底買,聖經為何告訴我們他父親的名字呢?是否巴底買在當時是個有名的人物,我們不知道。我相信當他的兒子瞎眼之時,他一定盡其所能,盼望他的兒子重見光明;可能耗盡所有的貲財,但卻無濟於事。巴底買每日坐在路旁求助於人。失明者實在可憐,完全享受不到大自然的美麗。

聖經告訴我們,神照祂自己的形象造人,人為萬物之靈,神不但造我們肉身的眼睛,還給我們心靈的眼睛,讓我們享受祂自己;可是聖經又告訴我們,撒但害我們,把我們心靈之眼弄瞎了。此等不信之人,被這世界的神弄瞎了心眼,不叫基督榮耀福音的光照著他們;(林後四4)撒但不叫我們知道神的存在。所以今天許多人因被撒但弄瞎了心眼,就否認造天地主宰的存在。蘇聯的太空人,第一次從太空回地球時招待記者,述說太空情形;附帶地說:「我在太空沒有看見過上帝。」他自以為了不起,認為科學萬能。但今時的蘇聯,都有許多人的眼睛都開了,他們知道有位真神,他們也渴慕耶穌了。據說張有光牧師曾到蘇聯傳福音。這是他的見聞,撒但把人心靈的眼睛弄瞎了,不讓我們知道有位真神。

撒但更不要我們思想神愛世人、常把許多疑問放在我們心裏,說:神若愛你,為何許多悲慘的事發生在你身上?為何叫你經過許多痛苦?約伯曾經此考驗,相信在座中許多人都有此經歷。

當魔鬼把人心靈的眼睛弄瞎了,使人不思想來生的事;認為今生已是困難重重,何必思想來生,更不要思想將來有審判。中國有句話說:「善有善報,惡有惡報,若然不報,時辰未到。」魔鬼不要我們思想這方面的真理。

戰國時代,中國有個青年英雄,因出征敗北,無顏回家,騎了匹白馬上山巔,準備跳崖自殺,了結性命;但是兩次都不成功,因馬看見眼前無路可走,停足不前;到了第三次,把馬的眼睛矇蔽,看不見前面絕路危險,於是如願以償。矇蔽人心靈的眼睛,是魔鬼達其目的之詭計。

魔鬼不要我們知道耶穌是救主能救贖罪人,只需靠自己的聰明,才幹,善行便可自救。

數年前我在新加坡居住,吉隆坡有位牧師來信,要我為他的哥哥禱告,因他哥哥患癌症,還未信耶穌。我立即前往醫院探訪,發現他的臉色呈黑灰色,離死之日必不遠,我急不及待,加緊工作;可是他極力拒絕,我問他有沒有看聖經?他睜大發紅的眼,說:「我們不需要聖經,你們外國人才需要,因為你們是野蠻的民族,我們有四書五經。」我說:「我們是需要聖經,但我有很多中國朋友,他們也有四書五經,總覺得不夠;你覺得需要耶穌嗎?」我每天去看他,他每次都有新的問題反駁我,他不願接受耶穌,認為靠自己有辦法;也問我為何有諸多宗派,他說他認識的傳道人都要錢。我對他講信心,講簡樸的生活;我天天勸他,但我不敢問他要否我為他禱告。因為他第一次見面曾說「你為我禱告,好像我的孩子沒有爸爸一樣。」到了第六天晚上,他的臉上微帶笑容,我問他「好嗎?」他問我說:「我可以受浸嗎?」我問他信了沒有?他說:「有呀!」第七晚他接受了洗禮。第八天破曉時他的弟弟電話告訴我:「哥哥回天家了。」原來他眼睛弄瞎了,以為不需要耶穌,自己有辦法;當他真正認識自己時,主開他的心眼,他知道自己不能救自己。

巴底買的機會

當主耶穌走向耶路撒冷,走向各各他的十字架,經過耶利哥,看見巴底買坐在路旁,耶穌主動地找他。我們的神總是採取主動來尋找我們。亞當夏娃犯罪,神伸手要幫助他們。主自己說:「看哪,我站在門外叩門,若有聽見我聲音就開門的,我要進到他那裏去,我與他,他與我一同坐席。」從創世記至啟示錄,都是神採取主動,沒有把我們留在罪惡之中,巴底買聞耶穌將要經過那裏,他知道耶穌傳講真理;或許他也聽說耶穌能醫病,甚至叫死人復活。他知道舊約預言耶穌是大衛的子孫、所以他開口喊叫:「大衛的子孫!可憐我罷!」他並非發怨言,他自覺不配求救,只求耶穌可憐;跟隨耶穌的許多人反對他,不許他作聲,認為耶穌沒時間來關心他、幫助他。我想許多人有此經歷,當你開始尋找耶穌,你覺得有所需要,渴望得主幫助,尋找信仰的歸宿;但是有人反對,可能是你的父母、親屬、老師、同學或同事,反對你尋找耶穌,仰慕耶穌。巴底買雖遭人反對,他越發大聲喊叫:「大衛的子孫可憐我罷!」他有恒心、有迫切的心,他覺得這是他的機會,不能錯過。

瞎子巴底買得醫治,這段聖經如同一幅極其美麗的圖畫,在四福音中沒有能形容主耶穌,比這裏描述的更美。在路旁坐著一個衣服破爛的瞎子巴底買;世人的救主耶穌經過,眾人圍著耶穌,嘈雜聲中巴底買喊叫,耶穌聽見站住了。主耶穌曾說:「凡勞苦擔重擔的人,可以到我這裏來。」有次在耶路撒冷最大節期的日子耶穌喊說:「口渴的人可以到我這裏來喝。信我的人就如經上所說,要從他腹中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。」(約七37)耶穌多麼關心有需要的人。耶穌動了憐憫的心,要解救這個在黑暗中摸索的瞎子。許多人責備他,不許他作聲,他卻越發大聲喊著;耶穌說,叫他過來,他們就叫那瞎子,說,放心,起來,他叫你喇。人情冷暖,變幻無常!唯耶穌基督是完全可靠的,昨日、今日祂愛我們,永遠不改變。瞎子就丟下衣服,跳起來,走到耶穌那裏。這裏有很深的意義,我們看見巴底買的信心,他和以往的生活就此一刀兩斷,破釜沉舟地走向耶穌。聖經告訴我們說:「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,如同雲彩圍繞著我們,當放下各樣的重擔、除去容易纏繞我們的罪。」(來十二1)巴底買瞎眼無法看見,他的父親也沒有辦法,別人都沒有辦法,反而要攔阻他;他的盼望、他的信心,完全寄望於耶穌,他毫不考慮、不思索,只憑信心走向耶穌、要見耶穌。可是主耶穌先問他一個奇怪的問題:「要我為你作甚麼?」並非耶穌不知道他的需要,而是先要知道他要甚麼。巴底買平日坐在路旁,只求乞討銀錢,但是他向耶穌所要的並非銀錢或任何方法可以解決的,他對主說:「我要能看見。」耶穌說:「你去罷,你的信救了你了。」當巴底買坐在路旁喊叫之時,他的心靈深處已經相信。耶穌能憐憫、能幫助、能解決他的問題。當巴底買的眼睛開了,看見耶穌,他抱著感恩的心跟隨主耶穌,帶著喜樂追隨基督。

各位朋友,弟兄姊妹!主開了我們心靈的眼睛,我們是否緊緊地跟隨主?或是忘了主的恩典?

當許多人跟隨耶穌的時候,巴底買求耶穌幫助,被許多人責備;但他並不因此而放棄機會,他卻抓緊機會,因為機會一去不再來。

多年前我聽了一個故事,在美國有一家基督徒,父母僅有一兒子;從小父母愛護備至,培養他最好的教育。但這孩子忘恩負義,後來濫交損友、沾染許多惡習、參加幫會結黨打架;打死了一個青年,被判處死刑。他的母親很痛苦,盼望給他有機會改過自新。她去見州長,把心裏的話向州長陳明;她要負全責,相信他必不繼續走錯路。州長表示這要求不容易獲得答覆,不過可以試試,過了兩天州長親到監獄瞭解情況。當他到達時,那青年看見這位穿西裝的男人,心想也許是母親托牧師來勸他,他立定主意不理牧師、不聽牧師的話。州長站在鐵閘外,這青年故意以背相向,州長對他說:「請你過來,我有話對你說。」青年裝作聽不見,州長再次說:「我今天特來幫助你。」青年硬心不信;州長再三請他快過來,說:「本州惟我能幫助你,」青年仍然不理,心裏還想,這牧師太狡猾。州長無可奈何走了。看守的人來問他:「今天州長來了和你說甚麼?」青年大驚失色,說:「原來州長來救我,我卻不理他。」他錯過了機會,太可憐啦!

聖經所載這段經文,我們看見巴底買沒有錯過機會;因他信了耶穌、知道耶穌愛他;深信耶穌有能力解決他的基本問題,他的信救了他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