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戴紹曾牧師

經文:(約十二20-36)

戴氏家族的見證

戴家的第七代,現在有兩個代表人在這裏。我生在開封,有人說我不像中國人;但聖經說:「不要按外貌看人。」我生下來不到兩歲,身患重病;我有兩個姐姐小時就被主接去,家父很耽心我;有位高牧師特來幫助他,要為我禱告。我今能站在這裏,是這位中國弟兄的禱告,神垂聽他的禱告。

1936年至1945年,我都在山東的煙台,在宣教士子弟學校讀了九年書;那段時間正是抗戰時期,七七事變以後。日本軍艦進煙台港口,想不到經過四年,我們被拘禁在集中營;有天,同學問我:「離開集中營以後,打算做甚麼?」我說:「我不知道;可是我絕對不在中國傳福音。」弟兄姊妹!我們千萬別說「絕對」的話;我們的神有辦法,有時我的老師很壞,但我也覺得他們也很偉大;當我不好的時候,他們總是把戴德生的名字擺出來,說:「如果你的曾祖父知道你這樣壞,他將怎樣呢?」我很生氣,我哪裏管他怎麼樣。因此我告訴同學,我絕對不在中國傳福音;其實那時我還未得救。離了集中營,我們全家團聚。與父母分開了五年半,有個五歲的弟弟,素未謀面,見面的那天,我們握手認識;弟弟很不高興,我不明白為甚麼。後來他說:「爸爸媽媽是我的,不是你的。」原來他以為父母是他獨有的。當我們將要離開中國,我一生最重要的事發生了;我終於認識耶穌。安徽的教會請我父母去領佈道會,我隨同去,我無心要聽福音,目的在於到新地方觀光,抱著旅遊的心去遊山玩水;但是結果神的道路高過我們的道路。當佈道會進行時,我看見纏足的老婆婆,小腳寸步遠路而來聽道;她們多年拜偶像,聽福音信了耶穌。我希奇地觀察到底甚麼力量吸引她們,同時還令我感動的,是那些天天和我在一起的中國青年。他們是我的朋友,他們信耶穌之時使我扎心。有聲音對我說:「你真該死!這些中國青年從未聽過福音,他們一聽就需要耶穌;你生長在基督化家庭,在教會學校讀書,抗戰時期在集中營;許多中、外的人死亡,我保守你的性命,你卻忘恩負義。」於是我去找家父,說:「許多中國青年都信了耶穌,我可以信耶穌嗎?」他說:「當然可以。」當晚,我們跪在床邊,流淚悔改認罪禱告,從此我的生命完全改變,我離開中國時,我重生了,真是神的恩典。本來我們打算到紐約,可是那裏沒有房子住,途中改變計劃決定到麥芝根讀大學;雖然我們的計劃改變,但天父卻引領我們的路。

現在讓戴師母繼續說我們的見證

昨天晚上戴牧師說讓我今晚講些我們的見證,可能講些關於我們戀愛的事,我實在不知怎麼講才好。總之,神的帶領非常奇妙,本來我也是要到紐約讀大學;因為那裏有教會辦的學校。我原住在麥芝根,為了不想到遠處去,所以就在麥芝根教會讀大學。神的帶領實在太美!我讀大學一年就認識紹曾、神步步帶領我們。我們結婚將近42年了,並非沒有遇到任何困難和磨擦;但靠主勝過,我們讓主居首位。祂給我們聰明、智慧、力量,叫我們一生之中能夠榮耀主。戴家的經訓是約書亞記廿四章15節,一個家庭有聖經節作為座右銘是很重要的;但是個人有聖經節作一生的準則,也是很重要的。在我年幼時,神給我的經文:「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,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;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,都要認定祂、祂必指引你的路。」(箴三5-6)「在你一切行所行的事上」這句話真是幫助我,大事小事都包括在內,很多大事,都是根據小事來決定,所以在日常生活中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。可能,一般人以為,我當宣教士是因我嫁給戴家,這正是神的帶領。當我十歲時,神向我顯現,某主日崇拜完畢,(那次所講的並非宣教信息)牧師宣佈:心裏有重擔者可到前面禱告。神叫我到前面,我的禱告是:「主啊!你要我作甚麼我都願意作。」想不到神把一個問號放在我心裏「宣教士呢?」那時我年紀太小,不大明白,但心裏願意去做。到了年青時期,有位宣教士到我家,報告中國的工作;那時神又對我說:「將來你要在中國人中服事我。」那時我還未緊緊的跟隨主,我不大願意接受;但是一切主權都在主手裏。所以主帶領我到那大學,認識戴家,漸漸的認識主的帶領。感謝主!我母親是位很虔誠的基督徒,我在主日常參加背經節比賽。到了台灣,有很多弟兄姊妹都喜歡唱經節,我覺得中國教會應該回復這樣的經驗;因為這樣可以把神的話隱藏在心裏。我們多次回大陸探望弟兄姊妹,他們常常唱經節,非常寶貝!神的話作你路上的光,腳前的燈,祂必指引你的路。一切榮耀歸於主。

希利尼人求見耶穌

約翰福音第十二章告訴我們,有許多願意見耶穌的人。當耶穌離開耶利哥,就上伯大尼去,那是耶穌所愛的拉撒路、馬利亞、馬大所住的地方。在那地有一名叫西門的,患痲瘋病得了醫治。他請耶穌到他家裏,當他們進晚餐時,馬利亞到耶穌腳前。她常喜歡在耶穌腳前,靜聽耶穌的教訓;她的姐姐馬大忙著家務,耶穌對馬大說:「馬利亞已經選上最好的福份,是人所不能奪去的。」馬利亞在主腳前,流露真愛,打碎玉瓶,用最珍貴的真哪達香膏膏耶穌;因她知道耶穌赦免她的罪,她何等愛耶穌!

當耶穌離開伯大尼,將走近耶路撒冷,有更多的人來,願意見耶穌。門徒不知所謂地跟耶穌進耶路撒冷,他們實在不明白耶穌要作的是甚麼。他們還以為耶穌要設立地上的王國;他們既不明白,眾人更加糊塗,他們為的是要看拉撒路從死裏復活。法利賽人也見耶穌,說:「看哪!你們是徒勞無益,世人都隨從他去了。」他們看見成群的人跟從耶穌,很不高興;或者他們指的是猶太人;可是當時有些希利尼人想見耶穌,他們求見耶穌,對耶穌的門徒腓利說:「我們願意見耶穌。」至於他們見耶穌的情形,聖經無清楚記載,不知詳情如何;不過我想,若有人存著誠懇的心要見耶穌,必定能見到耶穌。主耶穌要教導他們很多重要的真理。請注意!希利尼人來找耶穌,到了使徒行傳時,哥尼流也是希利尼人,他們渴慕主的福音,派人請彼得到家裏傳福音。

西面所看見的救恩,包括外邦人和以色列人,耶穌是外邦人的光,是以色列人的榮耀;東方的博士不遠千里而來見耶穌;西方來的希利尼人也願意見耶穌,他們不覺得耶穌僅是猶太人的救主,耶穌是世界的救主,也是撒瑪利亞婦人的認識──這豈不是世界的救主嗎?

謝謝主的恩典,當我回到中國大陸,和弟兄姊妹有來往,發現今日在國內,改變了一種觀念;從前常有人認為耶穌的福音是洋教,可是現在聽不見這樣的話;因為40年來沒有洋人在那裏傳福音。福音廣播是用中文,國內傳福音都是中國人,並且不怕為主受苦傳福音;這是神的恩典。國內的弟兄姊妹,他們覺得為主受苦是榮耀的;好像新約耶穌的門徒認為配為主受苦是榮耀的。保羅說:「我已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。」他找到了至寶,為主願丟棄一切;因為他發現所得的遠超過所失的。中國歷史有和氏璧的故事,此人很聰明,能分辨碧玉的真假;他發現一件被人忽視的石是真玉,他贈送給皇帝,皇帝以為受騙,斬斷他一隻手,但他仍堅持那是件最寶貴的真玉,以致另隻手亦被斬掉;後來皇帝才發現確實是珍貴的玉。基督徒是這樣,國內的弟兄姊妹也是這樣,好多人都莫名其妙的被無知的人斬斷手腳,世人不曉得主耶穌是無價之寶。

希利尼人來找耶穌,他們覺得是重要的事,他們有機會認識耶穌。耶穌對他們說:「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。」(23)這是最適當的時候。耶穌說「人子得榮耀」絕非指眾人喊著「和撒拿」的榮耀;而是釘十架的榮耀,祂的價值觀和我們的價值觀不同;當時人以十字架是羞辱的記號,但是耶穌說釘十字架是人子得榮耀的時候到了。耶穌說:「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,仍舊是一粒;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」(24節)這是大自然的原則。耶穌說:「我若從地上被舉起來,就要吸引萬人來歸我。」(32節)所謂舉起來,不是傳道人把耶穌高高舉起來,乃是指在十字架上被舉起來;摩西在曠野怎樣舉蛇,人子必照樣被舉起來。「耶穌這話原是指著自己將要怎樣死說的。」(33節)當耶穌面對這個原則時,祂憂愁、難過,說:「我現在心裏憂愁,我說甚麼才好呢:父阿,救我脫離這時候;但我原是為這時候來的。」(27節)記得耶穌在客西馬尼園禱告時,面對祂的十字架,祂禱告說,父阿,倘若可以,求你叫這杯離開我;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,只要照你的意思。主耶穌告訴門徒,「若有人服事我,就當跟從我。」(26節)「愛惜自己生命的,就失喪生命。」要事奉主人,必須遵行屬靈的原則。主教導希利尼人和祂的門徒,必須預備心為主受苦,為主擺上。

當耶穌走向耶路撒冷時,祂告訴門徒將來他們必遭遇許多考驗,「但這一切的事以先,人要下手拿住你們,逼迫你們,把你們交給會堂,並且收在監裏,又為我的名拉你們到君王諸候面前。」(路廿一12-13),12節耶穌論到門徒的遭遇,要為主受苦,13節說當一切事臨到他們,必為他們的見證。意即他們經過苦難,如同一粒麥子落在地裏死了;正是他們為主作見證之時,福音越發廣傳。到了行傳四章3節,耶穌所說的話都應驗了,那些宗教領袖,拿住彼得約翰。這裏的動詞和路加廿一13節動詞一樣。「但聽道的人,有許多信的,男丁數目約到五千。」(徒四4)經過一番的迫害、痛苦,他們「拿住使徒,收在外監。」(五18)「那時門徒增多。」(六1)司提反成了第一位基督徒的殉道者,因為他們不喜歡他所講的真理。那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四散的門徒邊走邊傳,福音就傳開了,他們到安提阿,設立教會,成為偉大傳福音的教會。保羅說:「弟兄們,我願意你們知道,我所遭遇的事,更是叫福音興旺,以致我受的捆鎖,在御營全軍,和其餘的人中」(腓一12-13)保羅為了福音之故,在羅馬被下在監牢;他在獄中傳福音。腓立比信徒很明白這件事;因為保羅到腓立比之前,看見馬其頓異象。腓立比是他傳福音的第一站,有人反對,打他並把他下監。他半夜唱詩讚美主,地大震動;因此帶領獄卒全家信耶穌。腓立比人完全明白一粒麥子的屬靈原則,保羅實行出來了。保羅寫信給腓立比教會;「眾弟兄都問你們安。眾聖徒都問你們安,在該撒家裏的人特特的問你們安。(腓四21-22)福音傳進該撒的家裏。奇妙得很!因一人帶著鎖鍊,把福音帶到羅馬,給軍人、給該撒家人;過了一段時間,君士但丁的母親信了耶穌,再過段時間,她的兒子當了羅馬皇帝,他都信了耶穌;因為基督徒明白「一粒麥子」的屬靈原則。

磐石阿!甚麼時候裂開?中國阿!甚麼時候歸主?

1865年是中國內地會成立之年,全中國僅有四千基督徒,過了35年增至十萬,那時中國教會遇極大迫害,庚子年義和團大殺基督徒,數千基督徒殉道;可是到了1935年,基督徒增至50萬人。1937年是抗戰期開始,那段日子,許多基督徒變成無家可歸的人:當然其他非基督徒也是一樣。我父母跟著這許多無家可歸的人在後方,他們到了無人傳福音地方。到了1950年,全國基督徒增至80萬人。過去40年中,今晚我無法形容基督徒的遭遇,我知道「真金不怕火煉」據官方統計,全中國的基督徒現達仟萬,我想這是極保守的統計,聽說浙江省、河南省各有500萬基督徒。聽說我的出生地河南現有一新的名稱叫做耶穌窩,因為那裏基督徒很多,有次我問當地的牧師原因何在,他說,因為河南洛陽一帶遭逼迫最厲害,所以信的人也特別多。

有次我到新疆,聽了個很寶貝的見證,現與大家分享。那地有位弟兄,本有兩個兒子,身體不大健康;基督徒們為他們禱告,身體強健起來。為父的對主感激不盡;熱心為主作見證;工作單位為此大不高興,命他離家。附近基督徒見此情形,為他造間臨時居屋,可見弟兄姊妹彼此相愛。但是過了不久,上級又調動他離鄉別井到新疆的省會烏魯木齊,負責清理廁所的工作,算為一種懲罰;這位弟兄卻非常高興,因為每天進出廁所者極多,於是傳福音機會更多於從前。

兩年前我在澳洲墨爾砵,有主日講道,聽眾都是來自中國的留學生,那天有機會向三百多位傳福音;雖然我生在中國,但因種族關係我無權利在中國傳福音。聚會完畢,我很高興和這班學者見面。那天我講道一個半小時,沒有翻譯,我擔心有人暗中記他們的名,所以不敢呼召,恐對他們不利;後來我想通了,如果被暗中記名;那麼長的時間也早已被記下名了。所以我就放心呼召,我對他們說:「各位朋友:你們比我更了解你們自由的程度;今天若有誰要接受耶穌,當唱詩時可到前面來。」我只說了一遍,竟然有79人到前面來;因為他們看見許多麥子落在地裏死了,他們知道這個屬靈的原則。他們渴慕,多年來他們受無神論的教導;但他們終於知道人為萬物之靈,物質不能滿足他們的心。他們願意接受耶穌。國內的弟兄姊妹曉得一粒麥子的屬靈原則。我們的看法如何?

耶穌說愛惜自己生命的,就失喪生命;可是一粒麥子若落在地裏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

耶穌告訴那班希利尼人,祂所走的路是榮耀的路,「如果有人要服事我,必須跟從我。」這條榮耀的路,為主背十字架的路,為福音受苦的路,我們願意走嗎?中國有句話說:「寧為玉碎,不作瓦全。」你有這樣的心意嗎?

我們願意見耶穌,見過就步祂的後塵,這是榮耀的路,無一條路更能滿足我們的心。

無論在何方,我們順服主,我們會看見祂的榮耀,享受祂的榮耀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