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沈保羅牧師

在基督徒的信仰中,偶然帶着異教的信仰,認為敬拜神一定蒙大福;相信祂,一定萬事順利。這些想法並不在聖經之列。有個很好的例子……一天晚上耶穌吩咐門徒渡到海的那邊去,途中忽然起了風暴,波浪大作,甚至船滿了水,幾乎下沉。雖然門徒遵主命令而行;但仍然遭遇風暴。按照地理背景,加利利海每日下午四到五時之間有風浪,到了晚間都是風平浪靜的。耶穌門徒之中,有幾個是漁夫,對於海事都非常熟悉;可見忽然來的風浪是他們意料不到的。

請記得:奉獻為傳道,不一定事事順利;你天天禱告,愛主,愛聚會,為主作見證,奉上十分之一,甚至超過十分之一,以為這樣必行事順利,其實不一定的;因為我們住的環境是敗壞世界所管轄的;要等候主再來,世界才有平安,到末了,新天新地實現,舊的一切都過去。在你我的一生中未免遭遇忽然的風暴;所以今晚這段聖經對我們生活有很大的幫助。

請問:若我們坐在滿了的小船上,當風浪大作,你的感覺如何?你能否歡樂高歌?我想,除了不正常的人,此情形之下一定心驚害怕,恐懼死亡臨到。當那天晚上,主耶穌也同在船上,臥在船尾睡覺。人家告訴我,滕近輝牧師曾經在講道時說過:「若有人聽沈保羅講道時睡覺,那人有睡覺的恩賜。」可是我也曾經在講道時看見有人睡覺。耶穌當時是枕着枕頭睡覺,是正式睡覺,並非打瞌睡。風浪大作之情形下,主理應不會置之不理的;難怪門徒叫醒祂,說:「夫子,我們喪命,你不顧麼?」你有否這種經歷,當你做生意遭遇困難,心裏想主應該會保佑的;但奇怪,你禱告,主卻不理,使你更加膽怯。屬於主的兒女,在這敗壞的世界裏,環境未免使我們害怕。不久之前,新加坡有一條船,從加拿大運煤到瑞典,途中遇大風浪,巨浪達五層樓高;海員們不得不跳海逃生,加拿大的海防軍派兵救援,他們都很有經驗,尤其是隊長,但是那次的驚險前所未見,他們救人之後,說:「如此風暴叫人極其害怕。」不久之前洛杉磯地震,我正在那裏,從電視看見平日井然的三層公路,好像豆腐一般地塌下,非常可怕。有個醫生最喜歡玻璃器具,經這次地震,全部碎爛無遺,碎片鋪滿地上達一尺之厚。有個人,地窖存放萬罐名酒,至少每瓶值一兩千美元,金部打碎,地窖簡直成了酒槽。自然環境的破壞力,真是叫人觸目驚心。不信主者遭遇,信主者同樣遭遇,此情此景實在令人心驚膽跳。社會環境也叫我們害怕,暴亂,經濟不穩定;無人知道明天將會如何,特別是現今科技進步,資訊發達,將來購物不必上商店,讀書不必上學校,開會不必赴會場;社會結構不斷改變,將來你的職業如何?你到底作甚麼?弟兄姊妹;現在我們大家都在睡覺,醒來害怕,人人對於社會的不穩定毫無把握,個個心中存在黑影;因為世事變幻莫測,前認為老而死是自然現象,反而視老而不死為賊,但現在年青人一樣要死。我未來港之前,經檢查身體,腸子之間有個黑影;我的女兒是癌症專科醫生,她認為急需詳細檢查;我說等我到香港講道後才再檢查;女兒認為刻不容緩,恐怕癌細胞散佈,立即送我入院,服下一加侖的瀉藥清理腸胃,一天半不得進食。聞癌色變,真是苦呀!感謝主,檢查結果沒有事。自從亞當犯罪之後,人類要經過三個經歷:

第一.死亡,

第二.苦難,

第三.害怕。

從心理學看,害怕是學習的行為,不是與生俱來的;學習越久害怕越多,所以老人特別害怕;因為曉得的事多。當我們無法處理,不能管制環境就害怕。風暴來了,船滿了水,束手無策,就害怕起來;怕與不怕其間有很大關係,看如何處理。患癌症者,按理是老人死得快,青年死得慢;但奇怪得很,情形適得其反。人在世的日子是神管理的,環境超過你能管理的;社會,政治的改變,並非我們能管理;香港未來我們不能管理,不能管理的豈不害怕;凡有思想者都會害怕。這段聖經給我們看見很特殊的事,當主耶穌被叫醒,祂站在船頭上向風說:「止住罷。」對海洋說:「平靜罷。」風和海都平靜了,各人大大害怕。如果有主耶穌在我們心裏,當你生命中有風暴時,你會害怕;但是當主耶穌平靜風之後,你不但害怕,且大大害怕;難道是信心不好嗎?聖經的寶貝就在這裏,你經過浪濤風暴,滿心感謝我們所信的主,前後兩種怕是不同的,第一個怕是恐懼的怕,當看見風平浪靜時的害怕是敬畏的害怕。主吩咐風浪平靜,除了神外無人有此能力權柄,乃是神在肉身中顯現;他們親眼看見神的作為,人看見神必定大大害怕;因神是聖潔公義,祂是光。讓我來講個真實的事:從前在大陸,牧師傳道人不抽煙,不喝酒是自然的事,無需教導。有天我看見個慕道友迎面走來,邊走邊抽香煙,突然他發覺碰見我,伸手相握,熄滅香煙放入褲袋裏;我緊握他的手問好表示親熱,久不放手;那知道煙頭在褲袋裏死灰復燃,燒得他很痛。這是他受洗之日親口見證的。作錯事見了牧師都這麼害怕,難道不害怕神嗎?所以這裏有個結論:不敬畏神者沒有見過神;若是靈裏真正見過神的人一定敬畏神。害怕和敬畏同出一字;其實害怕是怕死,敬畏是尊敬。

神的恩典常給我出外,向自己的同胞、世界各地的人講道。我發現華人教會的失敗,是弟兄姊妹在敬拜中不懂得敬畏神;有的奇裝異服五顏六色,失去敬拜的體統。會見偉大人物,理應端莊整齊;會見天地之主宰,拯救我們的神,怎能隨便呢?到教會來,道長說短,閒話連篇,毫無敬畏神之心。敬拜神在神前應當安靜、默禱、認罪,求主赦免潔淨;有甦醒的靈與祂接觸,在靈裏敬拜,真正存着敬畏之心。我們在生活上太隨便啦!為何我們不能改變社會,不能作好見證,因為我們的生活和信仰不相稱,不調和,脫節了;以為神看不見,任所欲為,真是最大的失敗。我們所事奉所信的神,是鑒察人心的;教會獨行其事,以為自己的方法最好,毫無敬畏神的心。我在華人教會服事多年,教會裏有紛爭、嫉妒、辱罵、姦淫、不誠實、偷竊,樣樣都有;這就是我這傳道人沒有好的榜樣,信徒也沒好的生活。服事神卻沒敬畏神,否則怎敢隨便?你們在團契,在詩班,在長執會,在教會的專職地位上,應該敬畏神。我甚麼都不知道,我只知道神是輕慢不得的,我服事神多年,所看見,所聽到,所經歷的,實在太多,若是我甚麼都不懂,但有件事我一定要曉得,神是輕慢不得的,祂從不以有罪為無罪。不要以為傳道人犯罪不算為罪;因祂是聖潔的神,是輕慢不得的。我可以見證,沈師母有個特長,很肯幫助人,雖然我們人收入不多,她總想辦法幫助人;若是我為她寫見證集,書名字可以叫做「鈔票可以拉長」,意即使用得很適當。有個雨天下午,她要我幫助她一起把一些食物送到某傳道人家裏;我替她打傘,按地址找到,鄰舍說:「那傳道人現住在礦場的鐵板下面。」我們找到了,鐵板下四周顯着帳幕,四個小孩子正在吃飯,唯一的菜是醬油,實在可憐!我們把帶去的食物給了他們;出了門口,沈師母問我:「你覺得怎樣?」我沒話回答,半天沒有開口。沈師母說,傳道人怎會弄到這地步。我說我也不知道。她再三追問,我說,可能有件事,聽說這牧師管理整個小教會,他從來不給太太零用錢;所以這位師母常到奉獻袋去拿,有次給信徒看見了,揭開此事。我說可能是為了此事,她以為人不知道,但神看見,當神的手下來,房子燒掉,無處可住。神真是輕慢不得了。切切牢記!

聖經告訴我們,看見神的人都存敬畏的心。以賽亞看見神的異象,說:「禍哉我滅亡了,我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。」約伯說:「我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,我在爐灰中懊悔自己。」但以理在異象中看見主,祂穿細麻布的衣服,腰束精金帶,身體好像蒼水玉,眼目如火把,聲音如大眾的聲音。他看見時,渾身無力,面貌失色。不但如此;人子和他說話時,他面伏在地沉睡了,因為懼怕過度。使徒約翰在拔摩海島看見主的異象,渾身戰抖,仆倒在祂腳前,像死了一樣。因為有敬畏主的心。

弟兄姊妹,讓我們省察,日常生活中有否敬畏主的心,有沒有敬拜神的心;若有,教會的事工進展,大家謙卑盡心盡力服事神;因祂是全能聖潔公義的神,拯救我們的神,是我們的阿爸父。

這段聖經首先給我們看見自然的風暴,叫我們產生恐懼,連主的門徒都是這樣;繼之,當年平靜風和海,他們肅然敬畏,因他們看見神在人中間顯現。當他們有了第二個懼怕時他們第一個懼怕消失了。這就是信主者特殊之處,信與不信主的人同樣在敗壞的世上,但有些分別;因為我們所敬拜的是位獨一的主,是位復活的主,祂是神,你敬畏祂就可免去第一個害怕。聖經上,信徒的經歷可見及此。以色列民出埃及時,法老軍兵追到紅海邊,使他們進退兩難;但是摩西對百姓說:「不要懼怕,只管站住,看耶和華今日向你們所要施行的救恩。」(出十四13)摩西將離世時對約書亞和全以色列民說:「你們當剛強壯膽,不要害怕,也不要畏懼他們;因為耶和華你的神與你同去。」(申卅一6)大衛的經歷,他說:「耶和華是我的亮光,是我的拯救,我還怕誰呢?耶和華是我性命的保障,我還懼誰呢。」(詩廿七1)一個敬畏神的人,他有第二個懼怕,沒有第一個懼怕。

新約時代,當教會成立,神特別使用彼得,一次講道三千人悔改,因此希律要殺他,派人提他下監,用手鐐鐵鍊把他捆鎖,睡在兩個看守的兵丁中間,彼得竟然熟睡如常。由此可見,一個敬畏神的人沒有害怕,這是所信的主賜與莫大的恩典;想到死後到主那裏是好得無比的。真正的權柄在神手中,若祂不允許,連一根頭髮也不會掉下來,若屬神的旨意,無法逃避。

第二次世界大戰時,在非洲的英美宣教士被德軍俘擄,用軍艦運載要送到歐洲大陸的集中營,士兵們都難以入睡,但其中有個較年長肥胖的士兵睡得很好,人問他怎能睡得着,他說:「聖經記載:『看顧我們的耶和華必不打盹。』因此我就要安心睡覺。」今天我能站在這裏講道,實在是個見證。我未啟行之前身體檢查,發現腸裏有黑影,我的女兒是癌症專科醫生,她非常緊張,安排入院檢查,刻不容緩。結果發現腸裏有個小肉瘤,因檢查服瀉藥清腸,被腸內骯髒感染,又割除肉瘤以致發燒。預定啟程香港的時日在即,真使我進退兩難;兒女們為我禱告,認為應該如約赴港,只要不發燒。燒終於退了,可是身體發冷,對着冷氣實在難忍。全家全教會為我禱告;最要緊沈師母為我禱告,她也說:「你應該去,憑着信心去。」感謝主!有位教會的執事李弟兄,他願意從洛杉磯到三藩市來陪我到香港,一路照料。感謝主打發了位天使來照顧我,凡事真是看見主的旨意,我上飛機時身體仍覺得冷;接機的人看見下機時面色蒼白。星期一開始講道,我兒子寫信給我說:「傳道人若死在講台上是最榮耀神的。」感謝神,發冷的感覺消失了,精神一天好過一天,講道聲音宏亮,因我曉得我們的主是活的主,祂是神,祂實在聽禱告;我不是等身體好了才來,而且未痊癒就來,我相信祂作了這奇妙的事。等我作完了工,我身體更好地回到美國。我對陪我的弟兄說,「你可以回去,我已經很好了。」為何我不懼怕,因我所信是位活的主,我敬畏祂,我來不是為自己,乃是為着主要我把祂介紹給你們。我愛祂,雖然沒有見過祂,我卻愛祂,我曉得有天我要面對面見祂;我一生的經歷,知道我們的主全然可愛,祂實在可靠。

在美國,有一次的星期五查經班以後,一位弟兄來告訴我,教會有位老弟兄病危在醫院,可能將離開世界,請我去為他禱告。平時晚間我很少出門,但為了需要,我到醫院去。一進病房,看見病人已不省人事,據說從下午兩點鐘開始全身發抖;我到達時已是夜間十時了,一直沒停過。傳道人對於垂死的病人最要緊的是要他清楚得救的問題,所以我就問他,他不會說話,但眼睛能動。我就為他確實得救禱告,讓他心裏沒有懷疑;因為這是撒但最後的工作,叫人臨死時對得救懷疑,所以為此迫切誠懇禱告;禱告之中他仍不停發抖;我就對主說:「主啊!他這樣很痛苦,求你讓他平安離開世界。」我按手為他禱告,在旁瞪眼注視親人,流淚地說:「這是神蹟!」

我的主是活的,我怎能不敬畏祂呢?我應當做個好傳道人,作群羊的榜樣,愛主到底,忠心服事祂,在行為上小心謹慎,在我生活上見證。請你們為我禱告,我也為你們禱告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