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吴 勇长老

經文:(結十18;十一23;四三2-3)

《聖經》有說道理的書,也有異象的書。《結、但》是異象的書,《亞、啟》也都是異象的書。今天晚上要給大家看個異象。

《結》九至十一章,是講耶和華的榮耀離開,四十三章講耶和華的榮耀回來了;也可說,神的離開與回來。神離開,就荒涼;神回來,就復興。除非不得已,神是不會離開人的。九章說,祂從門檻出去,然後停在門檻那裏;又從門檻出去,停在城的中間;又從城中間出去,停在東門那裏,然後就從東門離開了。神走一步,停一步,因為祂實在不願意離開人。正像一個母親送兒子到國外去,母親實在不願意離開兒子,所以走一步,停一步。

神不願意離開人,有很多例子。好像約書亞將出去打仗,他站在城門口吩咐將士:打耶利哥時,不要取當滅之物。其中有一人名叫亞干,他看見金銀就起貪心,取了收藏在家裏,以為人不知,神不覺。後來約書亞打艾城打敗了,覺得奇怪,大城打勝仗,小城卻打敗仗,於是求問神。神說,他們中間有人取了當滅之物。神沒有指名,乃給亞干有機會認罪悔改;但亞干始終不認罪,結果製籤,第一個抽出猶大來,猶大是亞干的太祖宗,為何抽出猶大不抽出亞干呢?因為給亞干機會自己認罪。可是亞干還是不肯悔改,後來又抽出謝拉,亞干仍然不悔改。由此可知,神一直給人機會。《摩》告訴我們:人三番四次犯罪,神沒有離開他,人一直犯罪,神才不得不離開,對人審判。

《結》從二章到廿四章:神審判以色列人,以色列是神的選民,是獨居之民,故以色列人和外邦人中間有條清楚的界線,就是潔與不潔、聖與俗之分。我們與世人不同,世人只知道時間,不知道永遠;只知道有身體,不知道有靈魂;但基督徒就不然,我們知道有時間,也知道有永遠;也知道有身體,也有靈魂,所以我們不只為時間、為身體而勞力,我們也為着那看不見的而勞力;故基督徒和非基徒應有顯着的不同。以前猶太人是住在埃及,作法老的奴隸。我們本來在世上作撒但的差役,但是今天就不同了,猶太人被神放在迦南地,迦南地有奶有蜜,我們被放到愛子的國度裏,愛子的國度有豐富、有甘甜。我們每天讀《聖經》,就是領受神的豐富,每天向神禱告,就是享受神所給的甘甜。猶太人是選民,我們今天也是選民,我們應過豐富、甘甜的生活。以色列人還有一個特點,就是住在美地;美地有聖殿和聖城,在今天來說,聖殿就是教會,聖城就是國度。故保羅說:「我們成了一臺戲,給世人和天使觀看。」(林前四9)亦即做教會的生活給世人看。教會的生活是相愛的生活,是配搭的生活。還有我們要做國度的生活給世人看,國度裏的生活有管治,有約束,所以,我們這些基督徒,有神在管治、約束我們。「你若在我面前效法你父大衛所行的,遵行我一切所吩咐你的,遵守我的律例典章,我就必堅固你的國位。」(代下七17-18)

一個選民應該與世人有分別,應該過享受豐富與甘甜的生活,應該過殿裏相愛的生活,應該過管治的生活。若我們照着祂吩咐去行,祂必賜福給我們,延及子子孫孫。可是猶太人離開神,親近偶像。偶像在這裏另有解釋。我們每人與神的關係,是用心,所以《聖經》說:「虛心的人有福了,……清心的人有福了」(太五3-8)。所羅門也說:「我兒,要將你的心歸我。」(箴廿三26)「心」應讓神設立座位,如果心裏沒有神的座位,而讓人、事、物設立座位,人、事、物就成了我們的偶像了。我們應當尊神在第一位,否則我們的靈性就走下坡,漸漸地和世人沒有分別了。有次在美國好萊塢地方,有人在街頭佈道:「你信,你就能得救!誰要得救呢?」有幾個不正經、衣着裸露的女孩子回答說:「我們已經得救了!」傳道人就問她們:「你們被神從那裏救出來呢?」神把我們從世界救出來,就得與世界有分別。但這幾個女孩子,衣着還是和世界一樣,世界怎樣裸露他們的身體,她們也照樣裸露她們的身體。

神為何要審判猶太人呢?因他們已墮落了。墮落的猶太人光景如何?(結二6;廿二18,29;卅三31),從這些經節看:墮落的以色列百姓,

(1)是荊棘蒺藜與蠍子;

(2)成為渣滓;

(3)欺壓人、搶奪人;

(4)有很多破口,但無人堵破口;

(5)聽道好像聽唱歌一樣。這些是墮落的以色列百姓的光景。

(一)荊棘、蒺藜與蠍子

荊棘、蒺藜是植物,蠍子是動物。神也用植物和動物描寫基督徒,但不用荊棘和蒺藜,乃是用葡萄;也不是用蠍子,乃是用羊。為甚麼用葡萄和羊來講基督徒呢?葡萄能釀酒,酒給人喜樂;葡萄給人吃,葡萄有甜味;故基督徒應該給人喜樂和甘甜。羊毛可做衣服,穿了很溫暖;羊肉可吃,吃了得以飽足;所以一個基督徒應該給人溫暖和飽足。但是很多時候並非如此,好多基督徒是荊棘和蒺藜,把人刺傷;又如蠍子,有毒液,使人中毒。

(二)渣滓

純金、銀從礦中煉成提出,剩下的雜質便是渣滓。今天墮落的基督徒,既非金也非銀,因為金銀是有價值的,然而墮落的基督徒不能從他們身上找出有價值的東西,他們的身上,只看見他們的肉體、血氣,所碰見是他們的妒嫉、脾氣;人家批評,他就生氣,就發脾氣。

(三)欺壓和搶奪

四福音告訴我們,基督徒應是光、是鹽。光是用油點着的,油消失了,光才出來;鹽消失了,功用才發出來。若基督徒要發出功用,自己就要消失了。若你去探訪,去幫助孤寡,幫助教會做工,時間一定要消失,才能發出功用,如果時間不肯付出,精神不肯付出,怎叫人從他身上得到好處呢?可是墮落的基督徒只有欺壓人、搶奪人。亞伯拉罕當時和羅得相處,他對羅得總是讓步;羅得為了牛羊吃草的問題和他爭吵,他說:我們是骨肉,應盡力讓步。今天的教會如果謙讓,各人寧把好處給對方,教會就不致爭鬧;可是教會常有很多吵鬧爭執的聲音,都是因不肯謙讓,且欺壓搶奪,以致教會沒有平安。

(四)聽道如同聽唱歌

一般崇拜的時間,是一個鐘頭,講道時間有三分之二,因為神的兒女有錯誤、軟弱需要訓導,需要警誡,故講道非常重要。藉着講道,我們才知道我們的神是怎樣的一位神,才知道神在我們身上有何盼望。猶太人也很喜歡聽道,可是他們把聽道當做聽唱歌,只知道講道的結構、比喻,全篇的道與我無關。就像從前在上海聽梅蘭芳唱戲一樣,這是墮落基督徒的光景。因此神就審判他了,審判就是離開了,這是以西結當時給我們看到的光景。

既然神離開是不得已的,神是多麼盼望能夠回到人的中間!四十三章講到神回來,神怎樣離開,就怎樣回來;神從東門離開的,也從東門回來。剛才我講到亞干,神從以色列軍隊離開,因他們打艾城時很多人被殺了,故約書亞跑到神那裏,把衣服撕碎,撒落在頭上,苦苦問神為何在大城打勝仗,在小城打敗仗呢?因為有人取了當滅之物。當時神是從亞干身上離開的,所以神也要從亞干身上回來。好像耶和華的榮耀是從東門離開,所以耶和華的榮耀也從東門回來。後來把亞干用石頭打死在亞割谷,把罪人對付了,神又回到他們中間。

我認識一位弟兄,他本是個相當好的弟兄,因錢財的引誘,他竟墮落了!他和一個美國人合作生意,想了很多方法,用手段把動產和不動產都變成自己的;當美國人回來,甚麼都沒有了,都被他吞吃了。他做得天衣無縫,法律也奈不過他,他輕鬆地得了許多財物。當他正得意揚揚時,忽然發現他的腿子發麻,麻得不能立足,就到台大醫院就診,醫生告訴他,大動脈穿了,是嚴重的疾病,醫葯對此病無效,不如回家渡日,享天倫之樂。回家之後,因為從前對屬靈很有追求,他知道人與神中間罪會堵塞,所以他想應該是罪的問題,使他的血管堵塞。他就請傳道人來為他禱告,那傳道人很有智慧,叫他先禱告,然後他才為他禱告。他自知與神之間的路已斷了,被罪堵塞了。有天早晨他告訴太太,把細軟的東西都拿出來,預算欠人的那筆款項,送到美國人那裏。他把這椿事對付清楚了,那天晚上,他跪着要感謝神,忽然覺得腳有熱氣,麻痺的情況沒有了,力量也恢復了。他從那哪裏跌倒,也從哪裏起來。所以神從亞干離開,也從亞干回到約書亞的軍隊。如果我們盼望神回到我們中間,神是從東門出去的,神也要從東門回來。新約也有這樣的話,你從那裏跌倒,你也要從那裏站起來!(參啟二5)

除了亞干的例子以外,還有一例是參孫。(士十六)神的能力在參孫身上,後來非利士人利用妓女大利拉引誘參孫,追問能力的秘密,參孫不肯透露,那女人用了很多方法,參孫也用辦法敷衍過去;說用青繩子捆綁,那女人就用青繩子把他捆綁,然後喊說非利士人來了,參孫一掙,便即刻鬆開。大利拉對參孫說,「你欺哄我,向我說謊言。」參孫說:「人若用沒有使過的新繩捆綁我,我就軟弱像別人一樣。」。一再試驗,能力還是在他身上。大利拉三次受騙,結果用盡方法,終於套出參孫的秘密:「向來人沒有用剃頭刀剃我的頭,因為我自出母胎就歸神作拿細耳人;若剃了我的頭髮,我的力氣就離開我,我便軟弱像別人一樣。」於是大利拉就剃了他的頭髮,這一次能力果然沒有了,能力是從他的頭離開的,也要從他的頭再回來。以後參孫在監牢裏,頭髮漸漸地生出來,能力再回到他的身上。

各位!我們看見《聖經》的記載,耶和華的榮耀從東門離開,只有從東門回來!不過我們要請神回來,祂要在我們心裏設立寶座,在寶座上掌權,在寶座上行事。所以如果你請神回到我們中間,你要把心裏的寶座恢復起來。一個心中有寶座的人,神必在他身上有管治;如果被人激動,以致想發脾氣,想講出口,立刻想到此話:「說出口會叫神的名受羞辱!」故立刻就收回去,這就是心裏有寶座。心裏沒有寶座的人,撒謊、不信實,都無所謂。故弟兄姊妹,我們要把寶座恢復起來。(啟四):玻璃海有寶座,而後顯出四活物。一個有寶座的人,他的生活像玻璃海,生活透明、聖潔。玻璃海有活物,有生命的樣式,能夠表彰出來,讓人看見神的榮耀!弟兄姊妹,如何盼望神回到我們中間呢?先要把心中的寶座恢復起來,讓神管治,讓神的旨意可以流通。

(結三7)給我們看見:一個教會如果都是額堅心硬的人,就是對神反抗頂撞,這教會將產生刀劍、饑荒、瘟疫、惡獸等四種情形。刀劍就是戰爭,彼此相殘,並不容讓。饑荒,我們讀以利亞躲避亞哈王時,在一個山洞,後來有烈風大作,但是崩山碎石後,耶和華不在其中,風過後有地震,耶和華仍不在其中,到了地震停止,耶和華有微小的聲音。弟兄姊妹,如果我們內心若有刀劍,有戰爭,我們聽不見神微弱的聲音。如果教會有各種嘈雜的聲音,這個教會就得不到神的啟示,得不到啟示的教會無可供養羊,群羊要吃鴿子糞。第三種光景,如果我們額堅心硬,教會就有瘟疫,瘟疫是傳染病,對教會的不滿,結果導致教會大亂。第四種光景,惡獸;堅硬不肯悔改的人變成惡獸。好幾年前香港的某教會兩派的人大打出手,警察來包圍,兩邊的人都成了惡獸,請牧師調解都沒有用,甚至有人說,你若有辦法請耶穌來也不能解決;這不是成了惡獸了嗎?教會若是堅額硬心,不是刀劍就是饑荒,不是饑荒就是瘟疫,不是瘟疫就是惡獸,這是不悔改的路。另有一條是悔改的路;猶大被擄,神興起西底家,可惜西底家不求神卻去求埃及,於是猶大就結束了,國家滅亡了。

弟兄姊妹!神離開就荒涼,神回來就復興!神從東門出去,也必從東門回來!把寶座恢復,神就能回來!所以弟兄姊妹!若我們被神光照,神好像離開我們很遠,你若希望神回來,要查清楚神離開的原因。神離開以色列百姓,是有原因的,因他們滿了荊棘、蒺藜、蠍子,他們要找人堵住破口,可是連一個人都沒有。若我們如此光景,怎叫神不離開呢?若我們要神回來,我們必須把原因對付了,把寶座建立起來,神就回到我們中間了。求主賜福這個信息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