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吳 勇長老

經文:(結四七5)

《結》是一部異象的書,還有《但、珥、亞、啟》,也是部異象的書。真理有時要用異象才能夠解開。《結》第一章有個字是「火」,第四七章有個字是「水」。

火是指聖靈;在新約,施洗約翰說,主耶穌要聖靈和火給我們施洗(路三16)。水也是講聖靈;耶穌在高處喊着說:「信我的,就如經上所說:『從他腹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來。』」(約七38)耶穌這話是指着聖靈說的。現代的教會常想突破,我們荒涼,怎樣才能突破以至復興?人數只有幾十個人,怎能突破至數百人?我們大概都是講方法,對小孩有小孩的方法,對老人有老人的方法,所以有個時候很多地方都在講方法、組織或小組。因《聖經》裏新約和舊約都有講組織,好像猶太人走到曠野時,若沒有組織,百萬群眾很難行路。新約也講組織,耶穌以五餅二魚給五千人吃飽,是五十人一排、百個人一排,這也是組織。今日,教會有的數百人,有的數千人,若無組織,就沒有辦法治理。但近幾年來我們更多人注重聖靈,為甚麼?我想受韓國的影響很大。有次我要到美國去,搭韓國的飛機,要在漢城逗留一天;我去看一位韓國朋友,他問我想看甚麼?他可以帶路,問我要否看風景?我說:「我對風景沒有興趣,聽說韓國有幾個大教會,容納會眾有幾萬人。」他就帶我到有幾十萬人的中央教會。適逢牧師出國,教會的得力,全在於牧師的岳母;介紹之下,她竟然認識我,說:「聽說神在你的身上作了件大事,你曾經患了毒瘤第三期,神竟然叫你活着。你在韓國要逗留多久呢?」我說搭明天晚上七點多鐘的飛機離開,她說正好有機會讓我來作見證!我問明天他們有聚會嗎?回說沒有,可是可臨時通知,都會來的。我答應了,因為作見證是本分。次日兩點我就到了聚會的地方,來的人很多,都是婦女,因為弟兄要上班。我上台就講了四十分鐘,因要給婦女們回去做飯,我就走下講台。那姊妹又把我擁上講台,她說他們提出要求:給他們按手。我想不如舉手像祝福一樣,但她說不行,要逐個地按,結果惟有閃電式地按手。他們是很注重講聖靈的教會,因而風聞天下,各教會常組團去參觀。

一般人講聖靈,都注重能力和異能,以西結是用火來講聖靈。太陽是火,地球上要仰賴火才能存在;若火熄了,地球就沒有了。飛機需要火才能上升,火車需要火才能前進,工廠需要火才能製造;聖殿也需要火來燒香、點燈、獻祭。有個鄉村,他們曾流行傳染病,實在煩不勝煩,後來這個鄉村起了一場大火,從此傳染病就絕跡了,所以火有又有潔淨的功效。(結一15)往下看,有很多輪子,輪的意思是行動。教會的人才很多,計劃很好,可是不能動彈,因沒有火。火不但能作潔淨的工作,還能夠推動工作。第一章內有「活物」,此詞和《創》生命樹是同一字根。活物並非動、植物的活物,也非人物的活物,乃是有神生命的活物,所以聖靈把有生命的活物作成好像人的樣子,又好像獅子的樣子,像牛、像鷹的樣子,因為我們有神的生命,所以《聖經》就用四種臉面把神生命的樣子描述出來。這是火的工作,要把我們燒成人,成獅子,燒成牛,燒成鷹。我們信主一年、兩年,是人;信了十年,到了老年還是人。每一種動物有身份、有本份,例如一隻貓,牠的本份是捉老鼠,如果貓不捉老鼠,有貓的身份卻不盡貓的本份。一隻狗的本份是看門守更,若不看門守更就單有狗的身份不盡狗的本份。人有人的身份,當然也要盡人的本份。我們看見基督教裏有時有個錯誤,我們單愛天上的事,不要愛地上的事,因此對地上的事就消極了。兄弟從來不分天上的事、地上的事,甚至掃地之事,只要是為神而作的工作,也是屬靈的事。可是常常有人對地上的事消極。有次我去探訪,當我敲門,裏面有聲音問是誰?我說:「我姓吳。」問:「找誰?」答:「我找吳太太。」又問:「你是從哪裏來的?」答:「對面禮拜堂來的。」她說:「禮拜堂來的?不在家!」我知道她對禮拜堂一定有成見。我繼續叩門:「請問吳先生在家嗎?」有一人衝出來說:「我是,有甚麼事?」我說:「尊夫人在我們教會多年,我沒有來認識你,實在對不起。」我坐下來,一看周圍,就明白了。這位太太只愛天上的事,地上的事都不管,睡房鋪蓋沒摺起,客廳亂七八糟,地也沒有掃,而孩子很髒,難怪人家要說基督徒是社會的毒瘤,是多餘的東西了!女人有身份,就要盡太太的本份,男人有男人的身份,就要盡男人的本份。若只有身份而不盡本份,就父不像父,子不像子。故聖靈在我們身上的工作,叫我們有人的身份,就當盡人的本份。

還有獅子的臉面。獅子是獸中之王,牠能夠勝過豺狼虎豹。有獅子的臉面,是能夠過得勝生活的標誌。外面要勝過世界,裏面要勝過肉體。當遇有挫折時要勝過灰心難過,我們才可以盡本份,堅持到底。

還有牛的臉面。牛有兩種解釋,一是勞苦。主耶穌在世上實在勞苦,晚上常沒睡覺,因他在禱告,白天因工作忙而沒吃飯。有一次祂對猶太人講道說:「還沒有亞伯拉罕就有了我。」猶太人說:「你還沒有五十歲,豈見過亞伯拉罕呢?」那時耶穌只有三十歲,人看他像五十歲。有一回我乘的士,我問司機說:「老伯,你貴庚?」「五十六歲!」我就笑了起來,因我七十六歲,竟還稱呼他老伯!因看起來他比我老,故他一定比我更勞苦。神把我們修成牛,為要叫我們知道勞苦,叫我們為屬靈的事勞苦。教會常常講復興,其實我想復興很簡單,神給我們人人都有兩隻手,把這兩隻手都拿出來,用一隻手把軟弱的人帶成剛強,跌倒的人帶着站起來,另一隻手把外面的人帶進來,這樣該教會一年半載就要改觀!不可能兩手都不動,只坐待復興。故我們應該勞苦,為主勞苦。牛不但勞苦,而且犧牲。一生用來犁田,到了老的時候已經做不動了。人做義工,到老了沒有人說讓他去做牛工。牛老了做不動,人把牠宰了,牛皮做皮鞋,牛肉可以吃,最後牛的命運必是犧牲了。(太五13-14)告訴我們作光作鹽。從前的光是油點的,油消失了便發出光來。鹽的味道要顯出來,也一定要自己消失。若自己不消失,豈能發出光、發出味道呢?今天的基督徒不肯為別人犧牲,故聖靈把我們修成牛的樣式,叫我們能夠勞苦能夠犧牲!

聖靈又把我們修成鷹。鷹生於地,卻不屬於地,因為牠能夠飛翔於天空。一個神的兒女,生於世而不屬於世,福音書有話說:「寶貝(原:財寶)在那裏,你的心也在那裏。」(太六21)寶貝不一定作金錢解釋,寶貝可作主耶穌解釋。主耶穌現在天上,所以我們的寶貝在天上,我們的心也在天上;地上怎麼搖動,我們的心不搖動。有些人的心在地位上,地位一垮,心也垮了。有些人的心在錢財上,財產一破,心也跟着破。所以神把基督徒修成鷹,叫他能夠超然,在地猶在天,過着超越的生活!

聖靈乃是做生命的事,把人修成人、獅、牛、鷹,藉着這四種臉面,來表彰基督的榮美,表彰生命的形象。

(結四七3-4)講到水流到踝子骨,流到腰,然後流到頭頂。「踝子骨」解作遵行。聖靈在我們身上工作,帶領我們追求在屬靈的光景裏往前走。從基督耶穌的比喻就知道,遵行的重要。有一次,有人告訴耶穌說:「看哪,你母親和你弟兄站在外邊,要與你說話。」他卻回答說:「誰是我的母親?誰是我的弟兄?……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,就是我的弟兄姊妹和母親了。」(太十二47-50)我們今天和耶穌基督的關係,不是用我們知道了多少《聖經》道理可以證明,不是教會名冊上有名可以證明,只有聽見神的話就遵行的,就是跟祂有關係。在教會裏最嚴重的的問題,就是聽見神的話就往腦袋裝,神的話不過是知識,不是我們的生活。「道成肉身」,道就是話,話是把心裏的意思發表,把心裏的意思說明,用我們的肉身來說明給人聽,把神發表給人看!所以我們今天看見聖靈帶領我們遵行。神的話是我們「腳前的燈,路上的光」,走一步,照一步。我們看到,博士第一步有神用異象給他們啟示,他們看見天上的星,就遵行啟示來到耶路撒冷,問新生王在那裏?希律不知,文士說:「在猶太的伯利恆。」博士遵行第二個啟示,到伯利恆。第三個啟示,神給他們做夢,叫他們不要回耶路撒冷。(參太二1-12)我們聽神的話也是一樣,得了神第一句話,遵行了,然後才有第二句話;遵行了第二句話,你就能得到第三句話。神的話越來越多,越來越豐富,豐富是從遵行才能得着的!聖靈在我們身上帶領,叫我們一步一步地遵行。

水流到「膝」,膝代表禱告。我們教會有個姊妹移民到美國;她很愛主,每年夏天帶領美國青年人到大陸去,引起美國情報局的注意,她說她帶那些青年人去作見證,她作繙譯。問她有何證據呢?她拉起裙子顯示她的膝蓋,說:「這是是證據!」原來她膝蓋有一層很厚的皮,整年都到野外地方禱告。膝蓋就是禱告。聖靈帶領我們禱告。(賽六四7)說,要奮力抓住神,向祂禱告。奮力是自己的奮力,因為禱告時間長了,就腰酸背痛,常草草結束,如果奮力就可以支持長久,讓思想集中。所以我們需要聖靈的帶領,不但勝過身體的軟弱,也勝過思想的混亂。

水流到「腰」,腰解釋作服事。猶太人的衣服做事很不方便,所以要拿帶子把腰綁起來,故腰表示服事。聖靈帶領我們服事。摩西在神家中全然忠心,忠心就是站住崗位,而不是東跑西走。我常到日本講道,有一次要乘火車,在車站前面有一隻小哈巴狗銅像,小狗和大門實在很不相稱,我問一位弟兄,他說這隻小狗有段感人的歷史。話說有一家人養了一隻小狗,主人每天到東京上班,小狗每天送主人到車站,到了下班,便來迎接主人一齊回家,從來沒有差錯。想不到有一天,當小狗再來迎接主人回家,主人卻沒有回來,因美國飛機轟炸東京車站,主人被炸死了。小狗一直在車站等,車站的人通知牠的家人,叫牠回去,牠也不回去,送東西給牠,牠也不吃,於是就餓死在車站。忠心就是站住崗位。我們在教會參加事奉,如果人人站住崗位,教會的事奉可多美,教會的建造必定成功。中文《辭源》對於「忠心」的解釋是「盡己」。有次耶穌在聖殿裏,看見有好些財主往錢箱裏投了若干的錢,有一個窮寡婦投了兩個小錢,耶穌竟稱讚寡婦比眾人所投的更多,因為她把一切養生的都投上了(可十二42-44)。忠心就是盡己,在神的眼目中不是看人奉獻多少,乃是看人有沒有「盡己」。屬世的看法是多少的問題,是成敗的問題,但是屬靈的看法不看多少,不看成敗,乃看是否「盡己」。

水流到「頭頂」。我們若把眼睛閉起來,可看見兩個字,一個是「少」,一個是「多」。因水流到踝子骨,這一段身子就少了,流到膝的時候,這一段更少了,因這一段看不見了。流到腰,半個人都看不見,流到頭頂,整個人都看不見了。至於多呢?流到踝子骨,水是這麼多,流到膝,流到腰,水多了,半個人就看不見了,流到頭頂,水就更多。少,就是人少;多,就是水多。屬靈的長進,不是《聖經》的知識加多,也不是工作繁多了,長進乃是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。」祂多了,乃指神在我身上多了,我衰微,乃指己在我身上少了。長進意即神在他身上越多,己在他身上越少。

我在中華福音神學院教書,有時我會出是非題目,對是用「+」號,不對就用「-」號,那麼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」,是加?還是減?同學們都說是加,我說請同學們連讀兩遍,才發現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」原來是減!追求屬靈的事情,不是從自己先講究,乃是從祂先講究。若非祂在我身上興旺,我必不會衰微!好像有一大桶污水,如果要把它一杓杓舀出來必弄得筋疲力竭,若把它推倒,一次就可以解決,但是卻推不動。人要講究怎樣對付自己,你會覺得精疲力盡,無能為力,唯一的辦法,接一條水管,讓乾淨的水慢慢地流到了,有一天污水自會變成清水。我們講究不是講究怎樣推翻污水,乃是講究清水怎樣不斷加在我們裏面。不是講究我怎樣衰微,乃是講究祂怎樣興旺。如果祂興旺,我必定衰微,聖靈在我們身上作祂興旺的工作,而我自己慢慢就會衰微。如果從你自己講究,就永無乾淨之日。為何我們天天讀《聖經》,天天禱告?因為要祂在我身上加多,然後我們的己自然減少了。

所以火的工作,是把我們修成人、獅子、牛、鷹四種臉面,把神的形像活出來,叫神在我們身上得榮耀。水的工作,就是聖靈的工作,帶領我們遵行和服事,帶領我們「祂必興旺,我必衰微」,這就是長進。《聖經》的知識加多了,這不是長進;乃是要神在我裏面加多,己在我裏面減少,這才長進。求主祝福今天晚上的信息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