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周永健牧師

《但以理書》的主題講及神的主權,祂如何掌管人間的歷史,叫信靠神的人經歷祂信實的保守。但以理記述不同君主的名字,一方面因為他在宮庭裏任職,所經歷的事情莫不與巴比倫王有關,另一方面,作者欲藉此點出,天上也有一位君王管理諸世界,而地上君王俱為祂所立。地上諸君統治年期有限,天上君王的國度卻永遠長存。神掌管歷史,王的權柄亦為祂所賜,祂本着公平﹑公義,懲惡﹑除奸;倘有君主濫用權力,自高自大,目中無神,甚至凌駕法律之上,其本身亦當受審判;如果人間的法庭無法檢控,使其得到應得的懲治,在神的審判台前,不會視若無睹,置諸不理。神追討世人的罪行,包括君王在內,無一倖免,而知法犯法的人更罪加一等。王若濫用大權,隨便生殺,任意升降的話,那神必攔阻驕矜的,賜恩給謙卑的;正如撒但,本為天使,但因驕矜,欲與神同等,而墮落為魔鬼。

《但》第四﹑五章,言及兩個不同的君王,第四章言及尼布甲尼撒王從神那裏得一異夢,其實是對他一個警告和審判。第五章言及伯沙撒王,神的手在牆上寫字,向他作出警告。這兩位君王雖從神領受審判,但結果和命運都不一樣。今天我們要從這兩章經文,看神對二王的審判對我們有何意義?

第四章可以說,用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傳記的方式,去記錄發生在他身上的一件奇事,見證了耶和華神在他身上的作為。許多時,神會用夢境向人啟示祂自己,尼布甲尼撒王夢見一個巨像,金頭﹑銀胸﹑銅腹﹑鐵的雙腿和半泥半鐵的雙腳,意謂神繼巴比倫之後,會興起另外三個帝國,直至最後,這人間的帝國都必結束,然後神的國度展開。

後來,尼布甲尼撒王又作了一個關乎他自己的夢,他夢見一棵大樹,高得頂天,而且枝葉繁茂,果子甚多,空中的鳥飛來在它的枝上搭窩,野獸都來宿在它的蔭下,樹上的果子又可供人作食物,但忽然天上有聲音下來,說要將這大樹砍去,只餘樹墩一個,並用銅圈把它箍住,任它讓天露滴濕,並與地上的獸一同吃草,使其心改變不如人心,變為獸心,並要經過一段時間才能恢復正常。當尼布甲尼撒王發完了這夢,便感心神不寧,結果由但以理向其解夢,大樹喻尼布甲尼撒王,多人皆仰仗他的權勢,他的國土廣大,出產繁多,養活了一眾百姓,正好像飛鳥在其上搭窩,和野獸在其下棲身一般。這王責任重大,卻驕傲自持,不按公平公義去治理百姓,因此,神的審判要臨到他身上,將他逐出皇宮,叫他暫時失去王位,與野獸同居,吃草如牛,又被天露滴濕,意指他將突患怪病,即今人稱之為「狼狂症」的精神病,其表現為精神錯亂,失卻人性如動物牲畜,在地上爬行吃草般,再過一段時間,竟能不藥而癒。尼布甲尼撒王結果亦如夢中所言,經過一段時間,終可恢復正常,重掌王權。所以這夢境亦可說,是對王的一個警告,縱使他現在權傾一時,結果亦會遭神審判,失去理智。但以理向王解夢之後,補充了很重要的一句話,他請王悅納他的諫言,望他施行公義,斷絕罪過,憐憫窮人,除掉罪孽,或者他的平安可得以延長(但四27)。這正如耶利米先知曾引述神的話說:「我何時論到一邦或一國說:要拔出﹑拆毀﹑毀壞。……若是轉意離開他們的惡,我必後悔,不將我想要施行的災禍降與他們。」(耶十八7-10)神會因應人的回轉而後悔,不將應有的懲罰加諸人身上,尼尼微城就是一個好例子,合城的人因為惡貫滿盈,神差先知約拿去警告他們:若不悔改,城在四十日內必遭傾覆,結果全城的人;從君王到平民,都披麻蒙灰認罪悔改,於是神沒有即時把所說的災降與他們,倘那城的人固執行惡,則神的福氣必然離開他們。

當我們繼續讀下去的時候,發覺很可惜,尼布甲尼撒王沒有聽但以理的諫言,所以神的預言一年之後就應驗了(但四28)。當他正在宮中自鳴得意,陶醉於這一手建立的空中花園(巴比倫大京城),彰顯他威嚴的時候,就是說,他只管欣賞他這棵大樹的華美,而忘記了他要給人棲身和搭窩。所以他的話尚未說畢,就有聲音從天上降下:「尼布甲尼撒,你的國位離開你了!」於是神的審判也就臨及於他,他果真患了精神病,幸而,過了一段時間,日子滿足以後,尼布甲尼撒舉目望天,求神憐憫幫助,他的聰明復歸於他(34)。他的神智恢復過來,身體就痊癒了,於是就開口讚美神。我們從這一章經文可看到神給他的警告﹑審判和憐憫。

讀到第五章,所看到的是另一位王伯沙撒,按巴比倫的歷史記載,巴比倫最後一任王名叫拿波尼道,因有一段時間患病而不臨朝,到一個沙漠的綠洲去養病,於此七年期內曾立一子伯沙撒代其攝政,成為巴比倫最後一位皇帝。據《聖經》記載,他亦是狂妄自大的王,在宮中設擺千人宴,不單奢華揮霍,酒逾數旬,更不虔不敬,把從猶大人聖殿裏奪來的戰利品,拿來耀武揚威一番;又敬奉金﹑銀﹑銅﹑鐵﹑木﹑石等假神。神的審判於是即時臨到,使宮中牆上出現好像人指頭所寫的字,沒有人能讀能解。但以理奉命來為王詮釋,但在解說之前,先給予勸諫,引其先王尼布甲尼撒為鑑戒,責伯沙撒仍不自卑,故其將受之刑罰更重。神所降予伯沙撒之刑罰頗為嚴厲,牆上所現之字,本為量度銀幣的單位,喻神已將伯沙撒王的年日數過了,巴比倫帝國氣數已盡;稱其在天秤上亦已顯出虧欠,未能達到神的標準,神要將其國分開,歸瑪代及波斯王朝掌管。伯沙撒王在當晚被殺,巴比倫帝國就此結束。由此可見,神的審判臨到是即時應驗的。

我們從《但》第四至五章所看到的事,堪作我們的鑑戒,尼布甲尼撒王得到神的警告﹑審判和憐憫;伯沙撒王卻只得神的警告和審判。盼望我們都從這兩章《聖經》得到啟迪和提醒。這兩張《聖經》之所以重要,是因為它能幫助我們瞭解全卷《但》,並把神(天上的君王)與人間的君王作出比較。尼布甲尼撒王作夢,見一個巨像,而最後有一塊非人手所鑿出的石頭,打在那巨像的腳上,叫像粉碎;那石頭喻作神的國度,意謂人間的國度,有一天必然結束,並為神國所取代(二)。一切國度均成為我主及我主基督的國度,直到永遠。但以理本人亦見一異象,就是四獸的出現,第四獸終亦被殺,掌權者坐在寶座上,人子駕雲降臨領受其國度(七)。總而言之,第二章和第七章的主旨,乃言地上的國度終必為天上國度所取代,神的兒子要在地上開始祂的統治。第四章和第五章則言,神如何審判地上的君王,就算如巴比倫帝國之強大,終亦為波斯帝國所取代。尼布甲尼撒王那巨像的夢境一一應驗,這像終必為石頭所打碎,永恆者要坐在寶座上審判世界。

耶穌基督到世上來,為我們成全救恩;今日衪的國度已經展開,所以保羅說,我們信靠耶穌基督的人,乃神把我們遷進祂愛子的國度裏,我們藉祂的愛子,得蒙救贖,罪得赦免,與眾屬天的子民同候主的顯現。有一天,主必定再來,祂的國要全然降臨;人間的國度和政權於今仍然進行,但終有一日,要成為我主基督的國度。我們際此觀看歷史及其轉變,心中毋需惶恐,因為無論其改變若何,神始終掌權作王。以賽亞先知當烏西雅王崩的那年,耶和華坐在天上的寶座上作王,就是說當洪水泛濫的時候,耶和華依然坐在寶座上作王。這令我們身處於萬變世代的信徒,有着把握和信心,深知歷史正朝着這方向走,天國已經降臨,耶穌基督經已到來,為我眾成就救恩。我們今天已是天上的國民,等候救主再來。

此外,我們更要認識神乃審判者,祂對犯罪作惡﹑不肯悔改的人,懲罰極其嚴厲;對於肯悔改,回轉歸向祂的人,卻是滿有恩典和寬容的。弟兄姊妹,請試把尼布甲尼撒的夢視作你的夢,你生命就像夢境中的大樹不斷成長,或說你事業和家庭的發展,也像那樹一樣美滿茂盛,成為他人的祝福;不少人依附着你,或因着與你合作而得益處,你上有高堂,下有兒女,當你目睹自己的成就是否就心高氣傲,抑或充滿感恩,承認一切都是神的恩典?人若狂妄犯罪,可招致神把這大樹斬去,經過一段時期的管教,如生病或失敗,然後復得神的憐憫。然而人的心,在主裏面靠祂的恩得堅固才是好的,因此,我們必須對付一己的驕傲,除卻目中無人,眼中無神的傲氣;然而不可過份自卑。就讓我們好好照顧自己這一顆樹,叫它在神的恩中不斷成長,當我們目睹其他弟兄姊妹的失敗,要存放在心裏以作警惕。但以理固然是我們該效法的榜樣,尼布甲尼撒和伯沙撒卻要成為我們的警戒。

保羅引用以色列人在曠野的經歷,去警告哥林多的信徒,勉勵他們切勿重蹈覆轍,不要貪戀惡事和拜偶像,不要犯奸淫,不可試探主(林前十)。我們讀經的時候,應從中吸取教訓,又當留心所見所聞,不要像某些傳道者初期蒙神重用,可惜晚節不保,好像巴比倫王一樣,被驕奢淫逸和權力之事,沖昏了頭腦。有些信徒起初熱心愛主,一旦事業有成,就疏遠教會,愛心漸漸冷淡,單靠己力建立事業;原本有一美滿的婚姻和家庭,但結果淪落至拋妻棄子,另覓新歡,這是人間最大的悲劇。然而,這些事神都要審問。我們切勿學像伯沙撒那樣,雖眼見這許多的事例,仍心不自卑;神藉但以理的勸諫,給他一個機會,可惜他不肯回轉,終須接受神的管教。

保羅提醒我們:神寬容﹑忍耐,滿有恩慈,為的是要領我們回轉﹑悔改。神是輕慢不得的,人種的是甚麼,收的也是甚麼!今日你若行神不悅之事,人雖不知,但我們不要沾沾自喜,以為無事,甚或變本加厲,因為這正像埋下計時炸彈一樣,終有爆發的一天。今日,你做人有何原則?如何看待錢財﹑婚姻和家庭等問題?神的懲罰尚未臨到,不等如祂讚成如此,而是要寬容我們,好叫我們能以回轉。因此,我們應當把握現今的機會,從所犯的罪惡﹑錯誤中出來!神昔日寫在伯沙撒皇宮牆上的文字,今日要寫在你﹑我的心版上,神要數算我們的日子,衡量我們的生命。人一生的年日有多久呢?我們的生命在神手裏,不論長短,究竟又有否善用呢?我們的生命﹑工作和事奉,都要放在神的天秤上稱量,到底是合格抑或有所虧欠呢?神透過尼布甲尼撒王和伯沙撒王的經歷,對我們發出一個警告﹑提醒和鑑戒,教我們謙卑﹑自省,不要走他們的道路,更切莫虧負主恩。我們都是神所栽種的生命樹,祂已賜下豐盛的恩典和栽培,才有今天的光景。我們今日成了何等樣的人,都是靠主的恩而成;但願我們到主面前,被祂評估的時候,都能符合祂的要求。天上君王的審判,要臨到不義的地上君王;我們到祂面前,只要把生命獻呈給祂使用,祂卻能叫我們成為多人的祝福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