導言:《腓立比書》中的誠信正直觀

《腓立比書》無疑是很多基督徒甚愛研讀的一卷保羅書信,因為其中四章經文都充滿鼓勵性的信息,令人在困境中產生積極的信仰出路。保羅是主後六十二年 被囚在意大利羅馬監獄中(徒廿八30),在那段日子,他得着聖靈感動寫了這封書信;在失去自由的景況下,並沒有使他意志消沉。

相反,在不自由的環境下,心靈卻反而釋放,思想開脫積極。在書信的字裏行間,以自己的見證為骨幹,教導鼓勵腓立比信徒怎樣面對生活的衝擊,又以基督為生命至寶作核心來瞻望目前及未來的生命取向。換言之,他是以神的眼光來看世情,以致可以說:「我總是喜樂地着眼於活出真誠單純的生命,所以現實生活的壓力﹑威脅與困難都不成問題。」因此,無怪乎一直以來,多數人都以「喜樂」為《腓》的主題信息。由於「喜樂」一詞,在四章經文中出現了十六次之多,故可說 「喜樂」實乃反映保羅當時的一種積極的精神心態;當代著名的《新約》註釋家高登費爾(G.Fee)在其《腓立比書註釋》中清楚指出:「喜樂」只不過是保羅 的心態,而不能因此認定為這書信的主題。我們在書信中找不到保羅論述「喜樂」的重心,故本人亦認為喜樂並非這書的主題。當我將這書信前後翻閱,反而觀察到有另一個主題觀念突顯出來,就是鼓吹人建立誠信正直的生命質素。一方面保羅自己本身已活出這種優美的質素,以致能大膽向人提出:「弟兄們,你們要一同效法我,也當留意看那些照我們榜樣行的人。」(三17)另一方面,假教師的出現,更促使他勸人培育純全正直感,作個誠實無過的人(一10)。「誠實」一詞在希臘原文含有純全無雜質的意思,能顯出誠摯和真實的特色,這就我們一般人所說「正直(Integrity)」的意思。《腓》全書有十六處提及這個觀念,讓我 們打開《聖經》翻查一下,各位就會同意我的觀察是合理的。

Read more ...

(腓一12-20)

通常,當我們遭遇人生一些不測的事情時,所認識的朋友和弟兄姊妹都會關心我們,甚至伸出援手,看看可以怎樣幫助我們!即使幫不到忙,也會在禱告中紀念我們,或會來電鼓勵我們,叫我們心靈得着安慰。同樣,昔日遠在腓立比的信徒,知道他們所愛和敬重的屬靈領袖保羅因傳福音而被入罪,被凱撒大帝逮捕囚禁 (徒廿八30-31),他們非常關注保羅的處境,因此托以巴弗提帶給保羅一封充滿關切和慰問的信函(腓二25,四10),想藉以知道保羅在獄中的安危,並送上一些金錢禮物作為支援。於是保羅便趁機回覆腓立比信徒,告訴他們自己在羅馬監獄的經歷,因為唯有這樣才能消除他們的焦慮和掛念,並藉此感謝他們愛心的供應。

Read more ...

保羅既在(腓一20)清楚表達了他面對人生不斷起伏的波折,無所畏懼;甚至是死亡,都有勇氣去面對。總之能彰顯基督,他就心滿意足;這反映出面對羅馬審訊時,保羅特別關心判決的結果能否榮耀主,無論是生是死他也在所不計。保羅這種對生命態度彰顯着基督信仰的真義,實在是人類歷史昭然若揭的一種獨特的教導,與一般的教訓不同,亦不是容易做到。正因為保羅是以其生命及行為來經歷這信仰歷程的,故最能彰顯基督教的理念,因而成為解釋基督教信仰與生活最受注目的人物和最佳的詮釋者。在致腓立比信徒的書信中,他有很有趣的自我描述,那時他已重生得救,在新生命中活了卅三年,仍能以充滿人性的筆觸表達他的思想和情感。而在這一切之上滿有神的榮光,藉以彰顯出:在背後掌管他一生的力量乃來自那位活基督,他雖在環境的壓力下,卻沒有引起絲毫憂慮。他心裏只有一個願望,這個願望凝聚出一句精闢的話:「因我活着就是基督」,這句話可以說是基督教整個信仰的縮影。無論前面是光明或是黑暗,是好景或是絕景,他都朝向這目標而生活;對他而言,基督教信仰就是以基督為生活的焦點,這是他心中最高的切望,亦是至終極屬靈的價值觀!這種價值觀指導着他的生活形態,在面對生命不同處境時,採取和選擇恰當的生活方式,這正是本段經文的要旨。

Read more ...

(腓二1-11)

從保羅在(腓一27-30;二2)連續呼籲信徒要有一個同一的心志,為所信的福音齊心努力,可見腓立比教會並非一個全然和諧的教會;他們當中也有人受到歧視和結黨分派的困擾。今日,不少教會的情形也是一樣,有分裂和衝突的事件發生。這種缺乏溫馨、合一之愛的不理想情形,就成了昔日和今日教會合一見證行動的大障礙!為此,保羅視教會的合一為恰當相稱的生活形態,所以跟着下來,保羅探究這「相稱」的生活形態的主要元素,並更實際地解釋何謂「同有一個心志、站立得穩」的真義(二1-4)。其實,基本的精神來自謙卑,因為謙卑乃是信徒合一團契的基本條件。

Read more ...

廿世紀初著名的南非靈修作家慕安德烈曾這樣說過:「一個能全然活出神正直﹑美善旨意,又能影響周圍的人,是神給教會和世界最寶貴的禮物。」保羅在他那個時代,無疑正是這樣神所寶貴﹑重視的人。其實神也冀望我們在今日這個虛假欠誠信的世代中,有更多真能活出誠信正直的人來影響周圍的人。尤其是在教會裏擔當事奉崗位的領袖──教牧﹑長執﹑部長﹑組長﹑團長﹑導師﹑職員等,不但在事工恩賜上有精進的表現,更重要的是順服﹑謙卑﹑捨己的屬靈生命質素有上乘的表現,更是神所重視的,唯有將生命之道表明出來的人才是最感染別人的人。在本段,除了保羅自己有這樣榜樣的表現外,他亦舉薦兩位福音鬥士:提摩太和以巴弗 提。腓立比信徒再次看到活生生的榜樣,這三位傑出使徒的生活榜樣,遠勝過任何論正直的理論。

Read more ...

若我們對保羅的背景有些認識的話,都會知道他本身的性格是剛烈的;他雖然文化水平高,行為表現卻屬粗獷的一類。保羅未信主前為猶太主義大發熱心,只可惜他領受的教導卻是有偏差的,所以他參與逼迫那些改信福音的猶太人。在此,我們可見他在維護正統這件事上是表現熱心的,如今,他雖已信主多年,生命亦改變了,維護正統的熱心和性格卻依然是一樣的。他對腓立比教會裏一些傳虛假和謬誤教訓的人是有所反應的,他的語調從稱讚同工一轉而為畢直的責備,他開首就用 了一段強有力﹑充滿激情的話來針對那些攻擊福音的敵人,就是那些反對藉恩典可以得救而堅信靠律法才可得救的人,他竭力為純全正直的福音作有力的辯護;這種 硬朗不留情面充滿激情的性格,會令人覺得他粗魯無禮,令我們難以接受。但請注意,他罵人為「狗」,其實是猶太人一般對外邦人極鄙視的稱呼,這倒反映出保羅 正直感之強;尤其對虛假欠缺誠信的事甚為敏銳,對任何更改福音真義的事都不能容納和忍受,這種率性是值得我們學習的。今天教會內部充滿錯誤﹑偏差的言論和 不平衡的教導,律法規條主義夾雜着若干人類文化中的小傳統,使信徒活在許多人為傳統中,得不着因信福音而得自由釋放的生活。另一些相反的情形則是思想過份開放,不受《聖經》真理原則的約束,鼓吹太過自由放任的生活,甚至與世界那一套認同了,失掉了分別為聖潔的本位。這實在需要有像保羅那樣具正直的道德勇氣,指出這兩極化﹑偏謬不正的言論。也許率直的指責為人所不喜歡,為死守傳統之人所不悅,也令開放之士覺得我們不夠開明,然而這正流露出保羅維護正統純全 的現代精神!盼望主興起更多像保羅的人,來為華人教會作調校更正的工作。今天的經文似乎令人感到保羅的說話較負面,然而他卻不期然以自身的行動來見證了他誠信正直的質素,同時亦提出了獲致誠信正直的秘訣何在?保羅可說是我們追求誠信正直的典範!

Read more ...

不知道大家會否覺得在一充滿積極喜樂的書信中,保羅竟突然會在寫作過程中,表示他想哭泣的悲緒是何等令人詫異的事情?以他這持定專一追求心志,認定基督是他至優先寶貝的人,不可能意志消沉到想哭的地步;他不會為自己的遭遇或難處而哭,他乃是為一些自認為信徒卻受錯誤觀念的影響,過着一種滿足肚腹之慾 和放縱生活者而難過哭泣。又一次充分證明保羅實在是一位滿有人情感的人,他並未壓抑魂的作用,覺得悲哀難過就自然拼發出哭泣的情感來。巴不得我們信徒都要 作個有情感人,為感動的事而灑淚,也為一些乖謬的事而抱不平。保羅之所以難過而哭,是因他看見一些破壞誠信正直生活的因素在腓立比教會滋長着,不及早提出來加以糾正,恐怕會影響多人的信仰,也破壞了他們過純全正直的生活;所以他率直揭露這些負面性的不正直因素,提醒腓立比信徒加以防範並與之抗衡。

Read more ...

我們的總主題是誠信正直感的培育,來到研讀查考《腓立比書》最後的一章經文,保羅並未離開這個信念,請聽他說:「弟兄們,我還有未盡的話:凡是真實的、可敬的、公義的、清潔的、可愛的、有美名的,若有甚麼德行,若有甚麼稱讚,這些事你們都要思念。」(8),可見保羅在這最後段落所着重的,仍是優秀純全的正直品德。在這方面,保羅呼籲腓立比信徒和我們,要集中注意力在這些優質真實的品德上,它們可算是神國度裏最寶貴的生命質素。在這最後一章裏,保羅以此核心信息作結束,並道出一個整全誠信正直的生活所包括的三個層面,

Read more ...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