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曾立華牧師

導言:《腓立比書》中的誠信正直觀

《腓立比書》無疑是很多基督徒甚愛研讀的一卷保羅書信,因為其中四章經文都充滿鼓勵性的信息,令人在困境中產生積極的信仰出路。保羅是主後六十二年 被囚在意大利羅馬監獄中(徒廿八30),在那段日子,他得着聖靈感動寫了這封書信;在失去自由的景況下,並沒有使他意志消沉。

相反,在不自由的環境下,心靈卻反而釋放,思想開脫積極。在書信的字裏行間,以自己的見證為骨幹,教導鼓勵腓立比信徒怎樣面對生活的衝擊,又以基督為生命至寶作核心來瞻望目前及未來的生命取向。換言之,他是以神的眼光來看世情,以致可以說:「我總是喜樂地着眼於活出真誠單純的生命,所以現實生活的壓力﹑威脅與困難都不成問題。」因此,無怪乎一直以來,多數人都以「喜樂」為《腓》的主題信息。由於「喜樂」一詞,在四章經文中出現了十六次之多,故可說 「喜樂」實乃反映保羅當時的一種積極的精神心態;當代著名的《新約》註釋家高登費爾(G.Fee)在其《腓立比書註釋》中清楚指出:「喜樂」只不過是保羅 的心態,而不能因此認定為這書信的主題。我們在書信中找不到保羅論述「喜樂」的重心,故本人亦認為喜樂並非這書的主題。當我將這書信前後翻閱,反而觀察到有另一個主題觀念突顯出來,就是鼓吹人建立誠信正直的生命質素。一方面保羅自己本身已活出這種優美的質素,以致能大膽向人提出:「弟兄們,你們要一同效法我,也當留意看那些照我們榜樣行的人。」(三17)另一方面,假教師的出現,更促使他勸人培育純全正直感,作個誠實無過的人(一10)。「誠實」一詞在希臘原文含有純全無雜質的意思,能顯出誠摯和真實的特色,這就我們一般人所說「正直(Integrity)」的意思。《腓》全書有十六處提及這個觀念,讓我 們打開《聖經》翻查一下,各位就會同意我的觀察是合理的。

(腓一10)首次提出正直的觀念,誠實無過的人意指有清晰的道德判斷力,堪稱為絕對純全誠信的人;這樣的人既有純正的動機和公義﹑正直的生命,就能結滿了仁義的果子(一11)。保羅在(一17)提及有結黨並不誠實的人,反映出不誠實的人令他不安難受,可見他對誠實的品格何等看重!保羅在(一20)說到:「沒有一事叫我羞愧」,表明他的良心清淨純全,沒有任何事令他感到尷尬!他又期望信徒行事為人與基督的福音相稱(一27),就是品行和生活方式都有純全良好的舉止,好與福音的純正本質相稱。他再勸勉信徒不可貪圖虛浮的榮耀(二3),意謂處世待人不可只做表面工夫,浮誇的人是缺少內裏正直感所致!他提醒信徒不要單顧自己的事(二4),就是要對別人抱誠信態度。而保羅又表明一個最清晰的立場,勉人要在虛假世代中做個光明磊落﹑正直誠實的人,藉以反映神真實的生命之道的特性(二14-16)。保羅又特別點出提摩太和巴拿巴這兩位同工,呼籲腓立比教會的信徒要尊重這樣的人,因為他倆的生命品質是值得人敬佩和尊重的(二19-30)。

(腓三)開始述及保羅個人的背景,他說:「就律法上的義說,我是無可指責的。」(三6)可見保羅原是個正直剛毅的人,只是信主前致力推行猶太律法主義。所以說,正直感並非基督徒的專利,未信主的人同樣具有;而基督徒更應維護和發揮誠信正直的質素。再者,保羅承認:他雖有正直感,但卻不完全,仍要竭力追求,不斷往前奔跑,達到完全的境界(三12)。因此,他勉勵我們:「所以我們中間,凡是完全人總要存這樣的心。」(三15)他以自身純全正直為眾人效法的榜樣,然而他也負面揭露一些不正直之人的行為,令他們淪為基督的仇敵;這些人生活只為肚腹滿足,為了五斗米不單可以折腰,甚至出賣自己的良心(三 18-19)。羅又籲請一位肯真實同負一軛的同工,去介入兩位因事而起爭執的女同工之中,加以輔導及協調,可見他十分重視人的誠信度(四2)。另外,他求 賜平安的神進入腓立比信徒生命中,保守他們的心懷意念,就是指誠信正直的心懷意念(四7)。最後,更鼓勵腓立比信徒追求優秀﹑正直﹑純全的品德,在行為上活出這些優美德行來(四8)。

上述這十六處經文清楚說明:保羅是如何注重誠信正直感的培育,亦是《腓》一個很清晰的主題,這促使我以此貫通全書,藉此結構大綱來啟發大家,一同在這八天早上查考這卷書,看有甚麼適切現今的信息和重要的提醒,好幫助我們在這虛假的世代中培育出這個重要的生命質素。

(一)誠信正直的意義及重要性神大能所必須的。

誠信正直(Integrity),向來是人所認定的美德,有誠懇﹑忠信﹑真摯﹑言行一致和忠誠可靠等含義。字典定義一般是指人有完全﹑完整和健全的人格,強調完美健全的質素。故此,誠信正直的人,就是品格健全﹑完美﹑絕不虛假,行事為人都能表裏一致。誠信正直也包括着倫理道德的觀念,就是要清潔純正 ﹑有高尚動機﹑良好的操守和堅持原則,做事絕不胡亂,不耍手段,對是非黑白有敏銳的判別眼光。《聖經》有十六處地方提及正直感,強調我們要依據純全的信仰,活出一個誠信可靠的生活見證來。正直的人並非不會犯罪,但他們犯了罪卻能勇於認罪悔改,大衛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。

社會上一般人都重視人的正直可靠,越是任職高位的人,誠實可靠越被視為一項品格操守的指標。身居要位的官員必須誠實無偽地履行其職責,除了不干犯法紀外,更須竭力保持對廣大市民這份誠信;有錯認錯而不是諸多推諉。對教會而言,眾信徒都同樣重視教會屬靈領袖們誠信正直的表現。一個在這方面有嚴重缺失的人,不論是教牧同工或長執,都會叫信徒大失所望,失去對他們的尊重。這就解釋了為何《聖經》論教會領袖的條件,神注重有良好正直的品格和純全的道德,過於其他如學問和外表形像等的條件。唯獨一個可靠而又有高尚正直操守的領袖,才能發揮其屬靈領導的影響力!至於所有的信徒亦應如此,因為這是生命最基本的問 題,就算父母﹑子女或夫妻之間的關係,也一樣需要有誠信正直的表現。夫妻結婚時的許諾,父慈子孝的傳統都必須忠誠地持守,才能維繫幸福的生活。不忠誠﹑虛假﹑欺騙,只會造成彼此的傷害和家庭的悲劇。

可惜,在今天忠誠這種美德已經大為下降,整體社會如是,個人﹑機構﹑甚至政府官員都有很多令人慨嘆的不忠事情。醜聞的背後,揭露了充滿污點的品格, 這些人行事不正,好耍手段,實在令人搖頭嘆息!教會亦好不了多少,教牧和長執亦有少數欠誠信的表現,大失見證,令人失望疑惑,而信徒中亦在各方面有顯示道德的失守。這在在反映出末世時代,人的正直感有不斷下降的趨勢;特別在今天這個追求個人享樂和走捷徑成功的世界裏,個人正直操守已全然崩解,這就是今天的世情!為此,我們倒要在這樣的世情中走回正確的道路,重拾純全正直的生命,培育健全優美的品德。正如葛培理博士曾這樣的呼籲:現代基督徒要重視正直純全, 因為「正直凝聚我們的生活方式,我們必須不斷努力,常常保持正直完整無缺。失去財富,沒損失甚麼!失去健康,只是損失身上某樣東西,但失去品格,就一概都喪失淨盡!」他的忠告實在是至理名言。為要建立正直的生命,就讓我們自我評估,並以保羅這卷論誠信正直感的書卷來教導我們,努力做個具有優質正直人格的人罷!

(二)為追求誠信正直感的禱告(一1-11)

1.一個誠信的教會群體(一1-7)

《腓》這封信是由保羅和提摩太聯合發出的,而腓立比教會是保羅在第二次傳道旅程中所開創的(徒十六1-15)。這教會座落在當時羅馬的殖民地馬其頓這個重鎮上。腓立比可算是當時一個商業十分蓬勃的貿易城市,市民的生活相當富裕。幸而信主的人肯分別為聖,沒有習染世俗化的生活,故保羅稱他們為「聖徒」 (腓一1)。他們之所以能成為「聖徒」,是因為他們已在基督裏,正因為這事實,信主的人就有了信仰的定位,成為聖徒,過着委身基督﹑與別不同的生活。這同樣可以作為我們今日活在香港這個商業味道重,以經濟掛帥的社會中的借鏡。在現今的特區社會裏,我們依舊活在一個以金錢為本的價值觀潮流中,能夠不跟潮流大隊,持守信徒身分,活得有所不同,這顯然要有勇氣才能做得到。因為敢於分別,與人不同是會受世俗人所排擠和拒絕的;然而,這正是願保有誠信正直的人為信仰所當付的代價,而且還要有心理準備,世人會輕視我們為愚笨和落伍的。一個信主的藝人因信仰問題拒絕主持風水節目而被逼坐冷板凳,一位醫生不肯參與燒香拜神儀式而遭排斥,然而信仰定位卻在於此。若我們真的活在基督裏,就甘於背負別人的輕視,因為這才是委身基督,作為聖徒的真義啊!不過,我亦要同時指出:分別為聖的生活,並不意味我們就要與現世的社會文化割絕,或摒棄其他對社會文化有利的因素。正如保羅也不曾摒棄希臘文化中良好的因素,並加以利用來辯明福音的真確性。這就是實踐耶穌所講「在世」而「不屬世」的雙世觀(約十七14-19);他不把世上良好的文化因素抽離,卻用真理使之成聖。就是說積極發展信仰與生活的元素,包括愛護環境,善用資源,對文化藝術的欣賞和運用等,而對抗神的因素則須加以鑑別,過着濁世清流的生活,這才是當今廿一世紀基督徒應有的平衡生活。

從(腓一3-7),我們看見保羅與腓立比教會信徒有着一種緊密的生命的關係,在這裏反映出保羅那種教牧的關懷之情,他以感恩喜樂的心惦記着腓立比的信徒,誠懇地為他們代求。保羅雖然身繫牢獄,但在逆境中仍有這感恩喜樂﹑積極的心態,實在難得。馮蔭坤博士論到這種喜樂時曾作這樣的詮釋:「喜樂可說是一種對生命深遠的﹑堅定的﹑積極的﹑了解的態度,不論環境或際遇如何,不管經歷的事帶來情緒上快樂或憂傷,都存着信心與盼望,認定全能之主掌管一切,並以祂榮美救贖之恩典與福澤為歡喜快樂之因由。」這種超越環境的平穩情緒和積極進取的生活見證,充分反映福音信仰最獨特的氣質,理應為基督徒生命成熟的樣式,同時亦是我們每一位屬主之人當持定的生命取向和態度。

我們從保羅為腓立比信徒的禱詞中得見另一件當學習和實踐的事情,那就是信任﹑欣賞和鼓勵他人的態度(一4-7)。華人教會向來在這方面比較吝嗇,只會消極定人家的罪和批評別人的不是,又常忽略去欣賞那些善待我們的人,更鮮有發出鼓勵讚美的說話!但保羅這位神的僕人卻給我們很好的榜樣,他對信徒們信仰上的優點極之讚賞,又以此鼓勵他們,尤其是對同工,有值得讚賞的地方,往往在書信中公開表揚(參《提前》及《多》)。為此,讓我們今後不論在家庭﹑教會和工作的地方,多注意別人的優點,有值得讚賞的地方,就以積極的話來鼓勵別人;要知道鼓勵本身就是一種再激勵,別人因着你的鼓勵而獲得肯定的價值,別人開心,自己也開心,這正是積極喜樂生命的一種表現。甜蜜快樂的家庭由鼓勵中得以建立,復興成長的教會也是藉彼此的鼓勵得以成長,所以,如今該是推行鼓勵運動的時機!

2.誠信透明度高的生命(一8)

保羅之所以喜樂和充滿對人的信任欣賞,乃因他心地光明磊落,正所謂「仰不愧於天,俯不怍於地」,足以反映出他那誠信透明度高的生命。正因他有一副像基督那樣豐滿的愛心,故能強烈地表示他極想念腓立比信徒;為了讓他們確知他對他們的愛心,他採用起誓的語調,呼求神作見證說:「這是神可以給我作見證的」。這句話有着一種神臨在的意識,若我們每一刻都意識到神是臨在,看着我們的話,我們就不會隨意地生活,也不會作任何虛假不誠信的事,因為知道可以瞞騙到人卻瞞騙不到神的。昔日,主大大使用的僕人司布真曾坦率講過這樣一句話:「你可將我的生命寫在天空白雲上,因為我沒有任何可隱藏的東西!」這樣的人必獲神賞賜的喜樂,也是一種高透明度生命的寫照,散發一種通體透明之人表裏一致的誠信表現!

3.識見洞察力強化正直感(一9-11)

保羅為信徒們有模範的基督徒生活代求,期望能幫助他們活出一種帶有知識和見識的愛心,為甚麼保羅特別要將愛心建築在知識上呢?是因他期望我們所發的愛心不純粹是感情,因為感情可以是盲目不理智的,正所謂好心做壞事,不免會產生不良的後果。但神的愛有最清晰的透視洞察力,「見識」一詞特指道德倫理方面的辨別或審斷力,有見識作基礎的愛能幫助我們保持正確的價值觀,在日常生活中有敏銳的觸覺,對事情作合理的判斷和決定,能夠明辨是非,知所抉擇,在基督的日子作誠實無過的人。

保羅認為知識與見識均同樣重要,皆能促進我們對事物的合理分析和正確判斷。不少華人信徒因受反理智的傾向所影響,仍有着一種分裂,不統一的人格,認為屬靈事情不應運用頭腦思考分析。這見解明顯與保羅的教導相違反,請注意保羅說知識與見識越多越好。故此,在整體基督徒生活中,我們要多運用常理知識作參考,以致對事情能作深入一點的考慮和分析,再結合《聖經》一貫的教導,又藉着禱告仰望神,聖靈就引導我們作正確合理的判斷,行神所喜悅的事,這才是成熟信徒的表現。至於生活的指標則是作誠實無過的正直人,在生活一切見證上持守純正的美德,結出仁義的果子呈獻給神,過榮耀見證神的生活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