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曾立華牧師

若我們對保羅的背景有些認識的話,都會知道他本身的性格是剛烈的;他雖然文化水平高,行為表現卻屬粗獷的一類。保羅未信主前為猶太主義大發熱心,只可惜他領受的教導卻是有偏差的,所以他參與逼迫那些改信福音的猶太人。在此,我們可見他在維護正統這件事上是表現熱心的,如今,他雖已信主多年,生命亦改變了,維護正統的熱心和性格卻依然是一樣的。他對腓立比教會裏一些傳虛假和謬誤教訓的人是有所反應的,他的語調從稱讚同工一轉而為畢直的責備,他開首就用 了一段強有力﹑充滿激情的話來針對那些攻擊福音的敵人,就是那些反對藉恩典可以得救而堅信靠律法才可得救的人,他竭力為純全正直的福音作有力的辯護;這種 硬朗不留情面充滿激情的性格,會令人覺得他粗魯無禮,令我們難以接受。但請注意,他罵人為「狗」,其實是猶太人一般對外邦人極鄙視的稱呼,這倒反映出保羅 正直感之強;尤其對虛假欠缺誠信的事甚為敏銳,對任何更改福音真義的事都不能容納和忍受,這種率性是值得我們學習的。今天教會內部充滿錯誤﹑偏差的言論和 不平衡的教導,律法規條主義夾雜着若干人類文化中的小傳統,使信徒活在許多人為傳統中,得不着因信福音而得自由釋放的生活。另一些相反的情形則是思想過份開放,不受《聖經》真理原則的約束,鼓吹太過自由放任的生活,甚至與世界那一套認同了,失掉了分別為聖潔的本位。這實在需要有像保羅那樣具正直的道德勇氣,指出這兩極化﹑偏謬不正的言論。也許率直的指責為人所不喜歡,為死守傳統之人所不悅,也令開放之士覺得我們不夠開明,然而這正流露出保羅維護正統純全 的現代精神!盼望主興起更多像保羅的人,來為華人教會作調校更正的工作。今天的經文似乎令人感到保羅的說話較負面,然而他卻不期然以自身的行動來見證了他誠信正直的質素,同時亦提出了獲致誠信正直的秘訣何在?保羅可說是我們追求誠信正直的典範!

(一)放棄人為資歷背景(1-8)

首先,保羅再次表達他的心情仍然是喜樂的。因為他一直倚靠主,以致心中有喜樂﹑平安;同時,他深知腓立比信徒正受着假教師的言論困擾而引起不快,但保羅早已識透這些假師傅,故對他並不構成威脅。所以他盼望腓立比信徒靠主喜樂,並從中得力,好應付這些困擾。與此同時,他坦誠揭露假師傅的虛假惡行,勉勵信徒提防這些虛假的教訓。這種虛假教訓包括兩方面:

(1)猶太主義者強調:必須守外在割禮和守律法規條才可以得救。

(2)完美主義者則認定:在今世可達完全無罪的地步。

保羅深感這兩種教導不合基督釋放人的福音精神,故提出來與他們爭辯。同樣,我們今天在教會裏,也很容易強調外在宗教行為而忽略內在的信心,但神看重內心過於外表的一切,所以不要從人的責任或所作的工作來判斷人的屬靈程度。也不要以為拼命地為神工作和事奉就一定能討神喜悅,神固然欣賞我們為祂所做的一 切,但神更重視和喜悅我們內心的單純。總之,最要緊的是,我們常有愛主的心,常對祂的愛有回應,因為這是一種屬靈優先次序的原則!

從保羅自身的引述中(二4-6),我們得見保羅屬靈生命所產生的一種智慧:本來他可以提出一連串神學論據,來與假教師辯論;但他改用爭辯的策略,寧可引述個人的經歷。因為保羅深深領悟到,自己因律法而得的義都是不足的。他願放棄一切人為的資歷,為要得着因信基督而來更高的義。顯然,他採這種辯護策略更高明,因為生命感染生命,信仰的生命經歷更能說服人。他指出既然猶太主義者以割禮來誇口,以表明自己比外邦人更優越,所以若要講誇口,他一樣可以憑着他過去優越的背景和資歷去誇口。因此,他一口氣便說出了五樣他可以靠肉體而得以誇口的事:

1.他第八天受割禮,這宗教禮儀表明他在血統上是純種﹑正統的猶太人。

2.他是以色列族,便雅憫支派,是希伯來人所生的希伯來人,證明他出自名門正宗,可以承受神對以色列選民的一切應許和享有一切權利。

3.就律法來說,他是法利賽人,是嚴守律法遺傳﹑正宗猶太清教徒的代表。

4.就熱心而言,他是逼害教會的,有着一股維護猶太教傳統,以致逼迫背棄猶太傳統的基督徒。總言之,他是宗教狂熱者,從猶太人觀點來看,他這方面的成就是值得嘉許的。

5.就律法的義來說,他是無可指摘的,實在是個標準的猶太人,無論品德行為都依足律法要求,故可說是無可挑剔的。

保羅就以上五方面的論據,向那些猶太主義者和腓立比信徒表明,他實在是再純正不過的,加上他那股虔誠和熱心,誰能懷疑他這種優厚的資歷背景?然而, 他立刻表白自己從大馬色路上歸主得救後決定:「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,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。」(三7)即謂他計算過:過去獲得的一切好處,如今看來都是一種纏繞性的損害。換言之,他生命自從被基督拯救過來以後,整個人生的價值系統有了一百八十度的改變,不再戀棧過去引以為傲的事,決心為了更多得 着主而放棄個人優越的資歷背景。保羅用了商場上慣用的字眼「有益」,即「資產」與「負債」來形容他的人生,如何因基督而有完全不同的看法。人生信念和價值 觀改變了,他徹悟到以前認為有助的事物,如今卻成了他認識基督的障礙物,令他生命沉重得像背負債項一樣。所以,他決心放棄之,並視以前的一切都如無價值的 糞土﹑垃圾﹑廢物一般。如今,唯一的目標是得着基督為至寶(8)。過去的一切,即使是人所羨慕﹑渴想得着的,如今因基督的緣故都變成次要和無價值之物,不 再倚重了!「至寶」乃指上好和最重要的,其他的都變為次要的了!

張子江牧師曾經說過:「以基督為至寶的人生不是要求我們消極,全然放棄為人所當盡的本分與正當的需要。」保羅雖然放棄了很多東西,但有一樣卻沒有放 棄,就是作為羅馬籍的公民;這些優厚的資歷和背景都無甚不妥,人生具備這些條件也是不錯的,但在比重底下,如今有更重要的追求,於是其他的都變得次要了! 我們要學效保羅以認識基督為至寶,並以此作為抉擇人生優次的標準和依歸。所以弟兄姊妹,基督是否成為你衡量人生的標準和定位點,以致我們能夠高瞻遠矚,衡量甚麼是重要的,甚麼是次要的?當今世代的人,包括我們信徒所倚重的是甚麼呢?對某些人來說,他們倚重的是經濟﹑財富﹑房地產或名牌衣服。對一些青年人來 說,他們所追求的或許會是成為社會的精英份子,有學位﹑名牌球鞋﹑珍藏版本的書籍﹑雜誌和光碟等。對另一些人可能會是社會地位﹑學術資歷﹑權力或榮譽﹑事 業成就﹑謀生技能﹑專業知識等。對教牧同工來說,我們在神祝福及自身努力下,事奉上有成就,教會增長,多人信主,擴堂﹑植堂又成功。總之,以上所講的都可 成為我們有利的資產,若以正途擁有這些並無不妥,某些條件甚至可成為有效的見證和事奉上有利的條件。而這些都是維繫正常健康人生所必須的正當事,只是我們 該明白甚麼是更重要的。我們所追求和擁有的該是甚麼?就讓我們在生活上尊重基督,不再倚重次要的事物和條件,乃以基督為我們生活的唯一滿足和考慮。

因此,培育靈性亦不容忽視。我們在世享受種種事物之時,屬靈生命也得豐潤而有深度,致能在生活上反映基督,榮耀父神!基督徒應以此為目標,若要保持在世生活的平衡,必然要付更大的代價,甚至在必要時為順服神的旨意而甘心為主丟棄擁有的權利,決心不再戀棧和倚靠那些暫時性的事物,也不會被其糾纏着,這樣才會活得輕鬆愉快,以無憂無慮的心繼續奔走屬靈的天路!十九世紀譜寫「小伯利恆」這首聖誕歌的作者,是美國一位頗負盛名的教牧菲臘布魯克,他曾說:「神 不察看你的勳章﹑學歷﹑證書或專業成就,而是看你為祂而有的疤痕。在我手中曾有過許多好東西,現在因擁有基督就全放棄了,交在祂手中;而凡是交在神手裏 的,我如今都擁有。」《天地一沙鷗》這本世界名着裏,描寫一隻很特別的海鷗約拿單,牠不像一般的海鷗,只會繞着風和魚船尖叫追逐,忙着爭吃小魚和麵包;牠只管單獨在高空練習飛翔,訓練自己飛得更高﹑更快和更遠;牠深明一個道理,就是飛得越高的海鷗看得越遠。同樣,我們每天都要與主緊密親近,在生活經歷上也實際體驗祂更多,又被祂的愛所吸引,心靈真正得着滿足。我們的靈性越高,就能高瞻遠矚,不會單為眼前次要的利益而追逐;我們實在要像那隻聰明的海鷗,時常提醒自己處事為人要看得準,看得遠,看深一層,找着更優先﹑重要的,作為追求的焦點。

(二)在屬靈上不斷成長(腓三9-11)

本段可算是保羅神學思想的信息精華,(9)涉及稱義的教義,(10)論及其成聖的經驗,(11)則提及其所冀盼得的榮耀,這說明充滿神學教義性,卻 源於其生命體驗,故滿有屬靈生命的動力,一點都不抽象,很有感染力;難怪歷世歷代激勵了不少信徒產生一種有方向感的人生,這正是華人教會﹑信徒當有的屬靈 追求和整合。神學理論與生命經歷交織着產生互動作用,強化我們基督徒的生命。他現在繼續談到得着基督的三方面,以致各人可以在靈性上不斷成長!

1.得着基督,是在基督裏擁有義(9)──保羅擁有誠信正直的質素乃在於他在屬靈上不斷有成長的心志,就是得着擁有基督的義為目標。保羅指出不論是 嚴守律法,苦待己身,操練敬虔,甚至強制禁慾的宗教行為,都不能使我們與神有正確的關係,只有單憑信靠神的心,接受祂透過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稱義的救贖 工作。換言之,我們只是被動地將基督救贖的工作當作衣袍穿在身上,就自然擁有這份稱義的禮物,成為聖潔無罪的人,這正是基督教最核心,亦是最奇妙的道理和 經驗,是你﹑我過去和現今都經歷了的,我們不必做甚麼,單憑信心就得到了。所以,「信而得着」是我們基督教信仰最大的特徵,條件也是最簡單的。感謝讚美主 的大恩!

2.得着基督使我們成為聖潔(10)──就着這種對稱義的屬靈認識,激使保羅在追求認識基督上更賣力,尤其在生命經歷上體驗基督受苦的死和復活大能 的改變﹑更新,以致得成聖潔,這亦成為他追求屬靈成長的焦點;我們同樣要在生命上,認同和經歷基督復活的大能和受苦﹑受死。當然我們今天不能再目睹基督復 活,這事情在歷史上祂獨自的完成了,然而我們仍可體驗其復活的大能,特別在日常生活和事奉中,在不可能的事情上或環境上充分體驗神那種神聖大能;使我們這 些原本無能的人成為有能者(powerinthepowerless),這種大能力使平凡的你﹑我凡事都能作,甚至形勢亦可大為扭轉。基督徒生命中若沒有 這種體驗,會令人懷疑你是否真正的基督徒。基督徒必然會在信仰和屬靈經歷上有超自然或超乎尋常的體會,尤其在生活上靠主勝過罪惡捆綁的能力,使我們活在聖 潔的狀況中,這是未信的人所不能掙脫的捆綁,即使在社會上有地位的人禁不住衝動犯了罪,也與一般人無異,要受法律制裁。而在與主受苦﹑受死的經歷上有份, 可有兩個層次的意義:其一是指我們有保羅受苦﹑受試煉的經歷,此種生活上的煎熬亦是神煉淨我們的一種方法。為此,《聖經》一向認為受苦與成聖有關(彼前一 7,四1-3),另一種意義就如保羅在《羅馬書》所講:向罪死(羅六4-11),那是人內在私慾及自我中心的死,結束舊有被罪捆綁的生命,包括內在嚮往成 功的慾望﹑名譽﹑聲望﹑控制別人的權力慾及自我堅持的意志等,藉着主復活的大能得以更新,成為聖潔,生活變得純潔正直,良心有高透明度,生命散發一種屬靈 馨香的魅力。一個人若自認或活或死都是主的人,這樣的人不但令人羨慕敬佩,撒但也最怕這樣的人,然而這樣的人也是神所要用的人。

3.得着基督就得着榮耀的盼望(腓三11)──保羅在這裏說:「或者我也得以從死裏復活」,這反映保羅心裏的一種期待,即使他有一天真的為主殉道而 死了,他深知生命並未因此而終止,他的身體終有一天要復活過來。是的,我們今天只要肯謙卑下來,向神有渴求的心,聖靈就賜下基督超自然復活能力予我們,使 我們復興更新,得以經驗復活的大能。然而,我們身體仍在,故仍然受着許多的限制,這是我們必要接納的現實,否則我們就會憎恨自己,情緒變得沮喪。有一點我 們要確切知道,身體將來得以復活過來,變成榮耀更新的新存在狀態,像基督昔日復活的身體狀況一樣,不再受限制了,這正是我們信仰裏最榮耀的盼望,也成了我 們忍受今世苦難和試煉的最大動力,但願我們都能不憂不懼的去面對世間的一切苦難!

(三)在信仰上奮力進取(三12-16)

如果用一句話來表達保羅在這段經文的精神就是:「我還未得着那獎賞,但我卻找着目標作奮力進取的追求。」這句話反映保羅不是個自滿的人,即使直到今 天已追求得不錯了,有某種成就的程度達到了,然而離完全還有好遠的距離。所以他自己要「忘記背後」,不再陶醉在過去的成就中,繼續努力向前,向着前面終點 的目標直奔,這充分反映他那種要求自己非達完全地步不可的心態。

保羅實在開了貼興奮劑給我們,在靈性追求上和正直品格培育上,不要因為個人的能力有限或過去所犯的錯誤而內疚,使自己的靈性癱瘓停滯下來。我們要戰 勝過去不難,只要有目標向前作進取性的追求,生命永遠保持一種機動性極強的意志力,勉勵自己朝向更高目標作進取性的追求,有這屬靈的雄心,我們的屬靈生命 就會出現一種生生不息的氣象。要記得,一個轉敗為勝的球隊要比一個常勝的球隊更令人興奮,就如今年世界盃賽事中法國勝巴西,這賽果更令人興奮一樣!為此, 讓我們每一位弟兄姊妹,不論你屬靈經歷有多深,總不要拿目前的情況來與過往比較,只要努力向前,向着你﹑我屬靈的標竿直跑,直到得着神為我們預備的獎賞。 要是我們有這樣的心態,做基督徒就不會沉悶,信仰亦可保持一種新鮮的動力。

近年一位管理學上頗有影響力的作家柯維(Stephen Covey)在其暢銷極高的名着《與成功有約》中提到,要在任何事上有成功,包括靈性追求,便要鎖定生命座標,確立目標,全力以赴,這說法與保羅所言只有 一個向前追求的目標互相吻合。世界上許多有顯着成就的人皆因鎖定某一件他認為值得努力的目標,並為此付代價﹑下苦工,終致有驕人的成就,如奪得滑浪風帆冠軍的李麗珊不就是個很好的例子嗎?我們今日也當如此,否則實在令主難過。現代靈修作家尤金.彼得遜博士(Eugene Peterson),在他《持定方向作恆久順服》一書中指出:許多基督徒起初對福音和真理都很有興趣追求,但持久力不足,所以許多人就後退了,唯有那些持 定目標有恆地追求的人才能在屬靈競賽上成為贏家。弟兄姊妹,你會是其中一位嗎?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