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于力工牧師

神在一個人身上作工,會先將祂的恩典在他身上運行。昨晚講到約拿先知怎樣開始在神面前走一條新的道路;因為他是先知,所以這不是神第一次向他說話,以前他能接受並實行神的教導,但這一次,他完全拒絕神的話語。為甚麼呢?現在我們要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約拿的心理。

心理學是教人對人更加明白,探討的主要是他的動機,然後才是他的生活。許多時候,人都有問題,我們常說要作一個正常的人,但絕對正常的人是沒有的。由於受情緒所統治,我們時時看別人不順眼,在我們裡面有許多東西支配,稱之為「人的天性」。「人的天性」加上罪性便產生了許多的病痛,這些病痛在我們身上令我們不能走屬天的道路!我們沒有健康的生活,心口不一。我們今天從約拿的身上,應該學到功課。

從《拿一3-10》中,我們看到約拿要逃避神的話語,不要神的話語成為他的動機,不要事奉,也不要神的話當作他的信息。在約拿心中:我在北國已經作了這麼多年的先知了,現在要叫我改行?叫我去尼尼微?我現在有這麼多的羊群--您的選民,您把他們交在我手中,而現在又叫我去作一個宣教士,我已經作駐堂牧師作慣了,又要換另一個工場--這不太容易吧?到另一個地方,那裡的人是最殘忍,殺人不眨眼,可能我人還未到,他們已經把我吃掉了!可能捉到我後,活活剝我的皮!我又不懂他們的言語,這麼大年紀還要學他們的話,我學不來的!神啊,您找錯人了……。於是他決定了躲避神的話語,還要離開神的面,走自己的道路!

弟兄姊妹們,我們常常照著自己的想法,走所要走的道路。我們今天的教會,光景又是怎樣呢?我去過很多教會,至今還沒有找到一間教會中間是沒有問題的!為甚麼呢?因為在我們人的裡面:天性與罪性常常支配著我們;在這當中,我們失去了靈裡面的自由,雖然禱告,卻是照著自己的意思!雖然跟隨主,但像約拿一樣,走到相反的方向!約拿走這條道路時,離開了自己的家鄉;神要他往東面走,他偏偏往西面走。他帶著細軟,要到西部最遠之地--他施去《一3》,逃避神!這裡沒有講到他帶了妻子、兒女,由此我們看到:一個人在違背神時,任何事都可以做得出來的!一個作先知的人,聽慣了神的話,但這一次的話來得不一樣:不能接受!

我是在山東大復興時蒙恩的,親眼看見神當時在山東作工時,那如火如荼的光景;許多人在農忙之後,背著大蒜,帶著乾饅頭就去傳福音。

約拿接受了神的話,但沒有照著神的話去行,走自己的方向,表示他不認識神。看他在這裡的行動,相信他沒有禱告,沒有來到神的面前求問:「主啊,我要不要去?」他順利地找到了船,請注意:「順利」並不一定代表是神的道路!走神的道路,常常要付上十字架的代價,有時遭遇與你心的願望並不是一樣的。約拿因為被他的國家觀念所控制,民族意識充滿了他的心,這時他的天性使他選擇了自己的道路!整卷《拿》讓我們看到:是的,尼尼微人犯了大罪,神要傾覆這城;但神主要在一個作先知的人身上顯出祂的作為!不僅僅是尼尼微人要悔改,所有跟從神的人、替神作事的人,都要悔改!因為在他天性裡還有許多東西還未曾對付清楚,對神還不認識!約拿要躲避見神的面;至少不認識神是無所不在的神,正如《詩一三九7-8》所講。當一個人在悖逆之時,向神反抗之時,是非不分,這是人心天性的敗壞!

神常要在那需作工的人身上作工。這幾十年來,我帶領教會,我常常對神說:「主啊,教會三日一小波,五日一大波;因著大家性格不一樣、認識不一樣,不能彼此接納,不能用愛心去寬容,不肯走第二里路;人打左臉時,右臉不肯給人打……!」當神在約拿身上作工時,他跑了,神叫約拿去尼尼微作工,其實作工的不是約拿,在人心中作工的,乃是神自己。神常常把我們對付好了之後,藉著我們作祂合心意的器皿。神在每一個時代興起人來,神要約拿去宣告,開始一個新的時代。耶穌基督受浸之後,天為祂開了,有聲音說:「這是我的愛子,我所喜悅的。」人非有信不能討神的喜悅;當人信了之後,因信稱義,神好像「浪子回頭」的父親一樣的高興,擁抱他,連連與他親嘴。宣教士衛斯理約翰在美國失敗被趕回英國之後,在船上遇到了一班宣教士,振奮起來,到英國重讀《羅》,體會到如此行是神所喜悅的、是聖潔的;「聖潔」二字光照了他,他自身有了改變。神就用他改變了英國的教會,英國的社會避免了一場像法國一樣的流血革命!

約拿不認識神的作為。想起多年來,心中一直有個負擔:在基督未來之前,深深盼望神在這個時代,產生一班禱告的人,把教會帶起來,讓復興的火燃燒!尼尼微城後來是全城的悔改,大概有五十萬人以上(其中包括還不能分辨左右手的孩童十二萬!)我們還沒有看到這樣的情形,還沒有看到神在這時代大大作工,求主給我們看見。請問,今日有誰願意與神一起宣告?我們是否像約拿一樣逃走了?請問,今天我們教會的祈禱會有多少人參加?今天缺少禱告的人,缺少與神一同宣告的人!

我們逃避,表示對神不夠認識,對自己也不夠認識,我們的情緒已在我們心中作主,我們的觀念已成我們的主人,在我們意識中:只有我自己!約拿以為逃跑可以從神的旨意中跑出去;上了船,以為可以穩穩當當到他施去,他打好了如意算盤:「神啊,我看您沒辦法的了!」他不認識神,是由於他對神的不順服。我們常常說信靠順服,但約拿心裡不柔和。當風浪大作時,人們在求告,而約拿在睡覺;他心想:就是死,我也不遵循您的旨意--這是人的天性,人裡面原本就有的,它常常攔阻我們走屬天的道路!

神用忍耐原諒我們的過犯。自從我們蒙恩得救之後,常常沒有瞭解《聖經》中一個基本的道理:認識神不是知道神!現在神興起的工人非常的好,有很多我很喜歡。但我有一點不認同,教會祈禱會常常用唱詩等人,許多人遲到、不準時,這亦是我們要學習的功課。一件小小的事也犯錯,我們的天性常常這樣;我們在神的面前要認真。約拿不甘順服,就是不夠認真!神是掌管海和天地萬物的神。耶穌在世時,加利利海興風作浪,祂直斥風浪,風浪就停止了《可四36-39》。可見神掌管一切!約拿是作先知的,他可教導百姓,帶領他們,但他對神不夠認識!求主教我們今天能以約拿為一面鏡子看見自己,認清自己的本相;我們是一無所是的,沒有主的形像,我們要匍匐在神前,求聖靈來光照我們,令我們看到自己沒有好的光景。有時我們隱藏自己的罪,還沒對付清楚,求主特別憐憫我們。

神在過去的時代用了許多人:王載、王明道、宋尚節、倪柝聲,他們生在一個患難的時代,飽經憂患,在患難中受到造就;宋尚節被關在瘋人院,想逃,逃不了,在一百零九天的時間內把《聖經》讀了四十遍,神才用他。神用一個人,常常叫他經過患難,常常看他肯不肯順服神在他身上的工作。在此我們看到約拿不肯,但神沒有放鬆祂的手,沒有停止作祂的工作,神乃是要約拿學習一個功課。從整卷《拿》,我們看到約拿心中的剛硬,他竟對神發脾氣!感謝主,祂是以祂的憐憫來對待我們的軟弱!神在約拿心中作工;藉海中的波浪,令船無論怎樣波動但都沒破,約拿當時抱定寧死也不聽神話的態度--這是人的天性和心理在他裡面作祟。尼尼微人可愛,雖然他們犯罪,但神要溶化他們,把他們的石心變成肉心!有時我們的天性太剛強而產生對神的反抗,對神的悖逆,但神今天在我們身上作工,因為正如《太十一28-29》所講,基督的心柔和謙卑,同情那些背著心靈重擔的人。今天人有問題會去找心理醫生;據調查,今天在北美的職業界自殺率最高的是心理學醫生--他們能聽別人的難處而解決不了自己的難處!所以,神才是我們真正的輔導者!祂輔導我們時,裡面柔和謙卑,有一顆柔軟的心。今日我們不能同心事奉,皆因我們裡面不夠柔軟,我們的靈不夠柔軟,互相不服氣,心裡剛硬,神不能用我們,教會不能被建立,團契不夠興旺。

約拿不管人是否得救,船能否保存;這些完全不在他心中,他心中沒有同情,因為心裡不夠柔軟。神要對付他:抽籤把他抽出來,他承認錯,但不悔改!神為甚麼要對付一個作工的人,因為當這作工的人被對付好之後,神的工作便作好了!今天神要在香港行奇事,巴不得在香港能看到大的復興來到,叫多人悔改!一九零四年,在加拿大的人民教會,史密斯牧師到英國的威爾斯去,看到那裡有大的復興;神在八個月的時間令到十五萬人信主:劇院關門了,酒吧關門了,人們不到那些地方去了!警察局裁員了,因為已經用不著那麼多警察,只留下了四個人,組成一個男音四人合唱團。有人肯付上代價,令整個社會改變了!衛斯理約翰在他的時代,一個人要用六百英鎊去買一牧師的地位,為甚麼呢,因為那時只有牧師能讀書寫信,人們生財有道,紅包滾滾而來;那時教會黑暗,法國有流血革命,人們亦蘊釀著英國的流血革命,衛斯理約翰到村莊去,到小的城鎮去傳福音,很多人悔改、認罪了,將逃的稅還回去給政府,政府稱之為「復興基金」,教會的復興影響了社會!

弟兄姊妹們,我們生在這大時代裡,我們有屬靈的責任,我們在神的面前要先審查自己,在天性裡我們有罪,我們還沒有對付清楚,願聖靈光照我們!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