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溫偉耀博士

一.《哥林多後書》導言

有人談保羅的作品  --《腓立比書》及《哥林多後書》-- 是最感情的,前者代表了保羅的笑,而後者則代表了他的淚。

在《林後》裡,實有不少表達感情受傷的句子。就如《二2、4》,字裡行間充滿了憂愁、快樂的感情,交織著眼淚與愛。《十一5—7、11》都叫人感到他受盡委屈、被人踐踏,另外,《十二15—18》則說出他犧牲地去愛人,卻被誤以為欲佔人便宜。為何保羅生出如此激情呢?原來保羅親手建立哥林多教會,後來有些「超等使徒」往那裡去,他們本屬猶太裔,信了耶穌或偽裝信耶穌,擁有希臘文化修養,口才了得,博取哥林多信徒的信任,以為自己才是真正的領袖,以致保羅被人攻擊,被自己所牧養的信徒背棄。「超等使徒」利用希臘的演講術及包裝的技倆,贏得信徒的歡喜,肆意批評保羅演出差勁,其貌不揚,又乏人推薦,保羅更被譏評為二流(次等)使徒而已。保羅為哥林多教會付上一切,現在淪落至如此下場,他心情如何呢?他又如何回應呢?


其實我們也會碰上他的境況,被人批評、奚落、踐踏、受盡淩辱,就讓我們追縱保羅的心路歷程,瞭解他如何面對困境。《林後》不獨是一卷古老的經卷,讓我們瞭解保羅的掙扎,書卷中也談論人際關係之道,也談及怎樣自處,究竟他如何又謙卑,又不自卑?他如何又自我肯定,卻又不自傲呢?

從全卷《林後》來說,面對挑戰的秘訣是什麼呢?保羅重要的秘訣就是「體會有信仰的人獨特的吊詭性(paradoxicality)」,從表面言,似是對立,但從更高層次觀之,叫人對人生作更深刻的瞭解。在《林後》裡,似有不少互相矛盾的、對比的句子,如《六8—10》,談到軟弱與剛強,生與死,憂愁與安慰,保羅的矛盾將我們領到更深刻的屬靈體會裡去。此外,保羅自《十》起用上了不少諷刺的反話,叫我們研究時花上了不少的功夫,雖然如此,研究此書,叫我們發現保羅滿有人性,在艱難的環境裡拼命掙扎,最後得著勝利,這就是《林後》給予香港信徒的寶貴資訊。

二.寶貝在瓦器裡

1.雙重身份,張力中過生活 -超然的內在能力

7我們有這寶貝在瓦器裡,是要顯明這極大的能力是屬於神,不是出於我們。8我們雖然四面受壓,卻沒有壓碎;心裡作難,卻不至絕盟,9受到迫害,卻 沒有被丟棄;打倒了,卻不至死亡。10我們身上常常帶著耶穌的死,好讓耶穌的生也在我們的身上顯明出來。」《林後四7—10》

這是一段甚為寶貴的經文,經文裡寫出強烈的吊詭對比 -- 寶貝與瓦器。瓦器是低賤及脆弱,沒有價值;而寶貝則是最珍貴的無價之寶。寶貝放在瓦器裡,保羅用以形容基督徒獨特之處,他提醒基督徒:我們乃是瓦器,但內裡卻有寶貝,即使如此,我們終究只是瓦器。叫信徒得著警告,亦得著安慰。雖然我們成了神的兒女,經已得救,但我們只是瓦器,仍然是人,依然會犯罪,會四面受壓,心裡作難。初信之時,我們深知自己無能無助,軟弱跌倒,到神跟前求主饒恕,聖靈感動,叫心裡發出莫大的能力。時間漸漸過去,我們在教會裡事奉漸多,亦漸受人歡迎,慢慢忘了自己原是瓦器,自以為自己是寶貝。

當以色列三個王 -- 掃羅、大衛、所羅門 -- 剛出道時,他們都知道自己是瓦器而已。掃羅又健壯、又俊美,先知撒母耳四處尋找掃羅時,他顯得害羞。他為主爭戰,跟隨神。可惜,後來他忘了自己是神所差派的,離開神,認同群眾,百姓變成他的上帝,他只管自己得勝,不再聽從撒母耳的話,滿以為自己就是得勝的寶貝。最後他精神崩潰,死於非命。另外,大衛本是牧童,憑著一顆石子打死歌利亞,他順服神,寫下不少美麗的詩篇;直至他作了以色列王,國泰民安,以致睡至日頭平西,犯下姦淫罪,又誤以為自己是個寶貝。無論如何,我們當以他們為鑒戒,我們始終是瓦器,總不會有一天我們不致犯罪跌倒,人性就有如地心吸力一般,叫我們往下墜,我們對某項能力自傲自驕時,我們就會以為那是自己的寶貝,最終神或會起來打碎那「寶貝」。

這段經文不獨警告我們只是瓦器,尤為重要的是保羅安慰我們,我們雖是瓦器,四面受壓,常被打倒,心裡作難,然而有寶貝放在瓦器裡,叫我們經歷這極大的能力,能力的源頭乃是上帝,不是我們。我曾經歷自己只是個瓦器,脆弱無能,似是走到最黑暗的路程,行過山窮水盡的境地,叫我疲累。按常理而論,當人四面受壓,理應被壓碎。心裡作難,理當感到絕望,被人迫害時,理應覺得無助。可是保羅提醒我們因有寶貝在瓦器裡,以致不被壓碎,不致絕望,不致被棄,也不致於死亡,秘訣是什麼呢?

十多年來,就正如保羅所述,我曾感到再沒有力量叫我往前走。當時,心想《聖經》可有什麼秘訣,叫人不致打倒,不被死亡支配呢?我花了兩個月時間研究各個聖經人物如何渡過難關,原來他們都有共同秘訣 -- 不放棄!放棄與否只是一念之差,能否被神所用,會否被環境壓力打倒,全因當時一念之別,那就變成彼得與猶大、掃羅與大衛之間差異。耶和華要求亞伯拉罕獻上以撒,亞伯拉罕苦候多年,才能得子,現在養育多年,神竟提出如此要求,祂的應許及一切希望似告幻滅,當他舉起刀來,心裡想著,「以為神還能叫人從死裡復活;他也彷佛從死中得回他的兒子來。」《來十一19》即被打倒,也不致死亡。另外,約瑟被賣往埃及當奴隸,人生再無盼望,他依然堅持相信耶和華。在牢獄中,仍然堅信耶和華,即使被主母引誘,但至終他堅持不放棄。約伯的朋友勸他認命,認自己犯錯,然而他持守神對他的應許。此外,哈巴谷言:「雖然無花果樹不發旺,葡萄樹不結果,橄欖樹也不效力,田地不出糧食,圈中絕了羊,棚內也沒有牛。」《哈三17》似是已被打倒,理應絕望之時,「然而,我要因耶和華歡欣,因救我的神喜樂,主耶和華是我的力量。」《18—19》屬靈人對神執著,至死依然執著神的應許,儘管自己的際遇叫人相信神再也不理,可是仍要相信神依然存在,神仍愛我們,神仍能夠作工。唯有抱持這樣的信念的人才能安渡難關。寶貝放在瓦器裡,人是瓦器,瓦器會感到疲累,會被打倒,但寶貝卻不會。神賜下獨生子,並犧牲在十架上,又三天復活,叫我們得著新生命。

猶記得當太太離世後,曾有弟兄姊妹跟我說我很堅強。其實那段日子甚難捱過,自己絕不堅強。我敬重的父親及所愛的太太相繼在半年內離世,在那段時日, 我仍懷念著父親及太太。有一晚,自己抱著發高熱的女兒,心裡彷徨無助。直至我再婚,日子仍不好過。神賜我好好的太太,但大女兒全然不能接受新媽媽,以為我遺棄她,太太流著淚跟我說,自己再不曉得如何當後母,她寧願搬離,免得再惹起爭端。我另一女兒是弱智的,她不在香港出生,香港政府遺棄她,加拿大政府勒令她兩個月內離境。當我將她帶往出生地英國去,政府竟因要花太多金錢,女兒又被見棄,沒有地方願意接納她。那時我在加拿大,獨自一人駕著車,往盧雲神父家的地庫,對著十字架痛哭,我四面受敵,心裡作難,唯有咬緊牙關,對自己說我有寶貝在瓦器裡。縱使四面受敵,終不致失敗,即或被打倒,終不致於死。信徒與非信徒同屬瓦器,唯一不同的是信徒有那寶貝,倘若信徒不取用寶貝,不去彰顯源於神的能力,必被打倒,被掉棄。

2.超然的透視力、視野

i 榮耀不是榮耀 - 「對比呈空」

讓我們再引用另一段經文來說明軟弱及剛強的對比:「那從前有榮光的,現在因那超越的榮光,就算不得有榮光。」《三10》。經文有點叫人困擾:摩西的榮光。摩西是唯一天生的領袖,也是唯一進入會幕,面對面跟神交談的人,因著上帝的榮光,當他離開會幕時,臉上帶著榮光,雖然如此,若將摩西臉上榮光,跟上帝藉耶穌顯出的榮耀來作比較,就算不得什麼。佛教徒終極否定世界,名譽、地位、美貌、金錢不過是鏡中之花,水中之月,一切皆空,時勢流轉,轉眼成空。然而基督徒看一切都是美好的,摩西榮光乃真實的榮光,只是跟無限的上帝作對比時,就算不得什麼。若然自己花容月貌,不妨享受其中,並進而思想那位擁有一切美好的上帝,叫我們感到貌美算不得什麼;若自己學問了得,感謝神,賜予自己滿有智慧,並進而思想那無窮智慧的神,就算不得什麼;有人稱讚神學家巴特的作品為人 類歷史裡最偉大的作品,他只笑一笑,說他死時不會抱著自己的作品上天堂,免得給天父恥笑,因從神的角度言,他的智慧算不得什麼。我們無需逃避神賜人的恩賜,大可肯定自己的榮光,然而從無限的角度觀之,就算不得有榮光了。

ii 苦楚不是苦楚

「因為我們短暫輕微的患難,是要為我們成就極大無比、永遠的榮耀。」《四17》保羅所受的苦是至暫至輕的嗎?「23我受更多的勞苦,更多的坐監,受 了過量的鞭打,常常有生命的危險。24我被猶太人打過五次,每次四十下減去一下,25被棍打過三次,被石頭打過一次,三次遇著船壞,在深海裡飄了一晝一 夜;26多次行遠路,過著江河的危險、強盜的危險、同族的危險、外族的危險、城中的危險、曠野的危險、海上的危險、假弟兄的危險;27勞碌辛苦,多次不得睡覺,又饑又渴,多次缺糧,赤身挨冷。28除了這些外面的事,還有為各教會掛心的事,天天壓在我的身上。」《十一23—28》

從這兩段觀之,他飽受苦難,什麼叫他把極大苦楚變成了至暫至輕呢?原來他跟永恆將來的主給他承受極重無比永遠的榮耀來作比較,主將來對他說「這又良善又忠心的僕人」。眼看著如此榮耀,現今所承受的痛苦也變成至暫至輕。當我們有盼望,就可忍受眼前的痛苦,即如不少人都不喜歡上班,但為著月底收取的薪金,也會勉強為之。若人世間的盼望也可以填補我們工作的不滿,那麼極重、永遠無比的榮耀必可叫我們苦痛變為至暫至輕。讓我們曉得透過永恆來看現在,透過無限來看榮耀,並經歷瓦器裡的寶貝,即使我們四面受敵,仍可以跨勝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