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eaker: 溫偉耀博士

1誇口固然無益,卻也是必要的。現在我要說說主的異象和啟示。2我認識一個在基督裡的人,他十四年前被提到第三層天上去。(是帶著身體被提的呢?我不知道,是離開了身體呢?我也不知道,只有神知道。)3我認識這個人,(是帶著身體被提,還是在身體以外被提,我都不知道,只有神知道。)4他被提到樂園裡去,聽見了難以言喻的話,那是人不可以說的。5為了這個人,我要誇口,但為了我自己,除了我的軟弱以外,我沒有可誇的。6即使我想誇口,也不算愚妄,因為我要說的是真話。但我閉口不提,免得有人把我看得太高,過於他在我身上所見所聞的。7又因為我所得的啟示太大,恐怕會高抬自己,所以就有一根刺加在我的身上,就是撒但的差役來攻擊我,免得我高抬自己。8為了這事,我曾經三次求主,使這根刺離開我。9他卻對我說:『我的恩典是夠你用的,因為我的能力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。』所以,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,好讓基督的能力臨到我的身上。10因此,我為基督的緣故,就以軟弱、淩辱、艱難、迫害、困苦為喜樂,因為我甚麼時候軟弱,甚麼時候就剛強了。」《林後十二1—10》

在這裡,保羅提及兩個經歷,分別為天上的經歷及深淵的經歷。

一. 「三層天」的經歷

1.「三層天」經歷與《出三1—6》經歷的對比

讓我們先行從下列三個角度來理解「三層天」的具體獨特性。

i究竟保羅在十四年前遇上了什麼事呢?若然我們翻查《使徒行傳》也不能找到蛛絲馬跡,連他自己也不知情,他自己也不曉得被提是帶著身體抑或離了身體。在整個經歷裡,他不能分清主體及客體,也不知道那是心靈超升抑或身體被提往另一個時間空間的領域去,他身處在非常態的意識裡。

ii在這經歷裡,他是超語言的,他被提到樂園裡,聽見難以言喻的話,無法利用人間的說話來作表達的。

iii保羅在那境界乃處於被動狀態,他被提並非自主,乃是自我不能控制的。
1摩西牧養他岳父米甸祭司葉忒羅的羊群;一日領羊群往野外去,到了神的山,就是何烈山。2耶和華的使者從荊棘裡火焰中向摩西顯現。摩西觀看,不料,荊棘被火燒著,卻沒有燒毀。3摩西說:『我要過去看這大異象,這荊棘為何沒有燒壞呢?』4耶和華神見他過去要看,就從荊棘裡呼叫說:『摩西!摩西!』他說: 『我在這裡。』5神說:『不要近前來。當把你腳上的鞋脫下來,因為你所站之地是聖地』;6又說:『我是你父親的神,是亞伯拉罕的神,以撒的神,雅各的神。』摩西蒙上臉,因為怕看神。」《出三1—6》

讓我們將之作對照。按記載,摩西心理狀態全然正常,他清楚知道自己身處何方,也能辨明這裡、那裡。且神明言祂是過去列祖的神,現在到這裡來,呼召他救以色列人出埃及地,將來再到那山去事奉神,在經文中,明顯地申明時間。跟保羅不辨身內身外,不知時空,截然不同。再者保羅經歷乃超言語的,但上帝及摩西卻進行對話。此外,摩西可主動跟神交談,表達他的想法,跟保羅被提,處於被動狀態不同。

在新約以後,過去二千年來基督教靈修學的歷史裡,保羅的經歷乃最高的典範,自新約後,基督教教會被壓迫,至第四世紀起,卻成了國教,展開嶄新的靈修運動。沙漠教父在荒僻之地面對面長時間與神祈禱,發展出屬靈的境界,有人認為屬靈祈禱裡有三個層次:1.放下自己欲望;2.周圍的事件成了他渴望看見神的對象;3.不能言傳,與神聯合。第五世紀時人肯定三層屬靈境界:1.將自己從罪中擺脫出來,不被罪引誘控制;2.心靈被神光照;3.神人神秘地聯合,不分你我。成了以後基督教及天主教靈修學發展的典範,三層境界成為基礎。

2.我的「回歸聖經」的靈修學心路歷程

在八十年代我在英國念靈修學,至1986年出版錄音帶,介紹這層級的屬靈追尋的境界,引用16世紀兩位重要的天主教靈修學大師,他們將三層境界作進深探究。90年代我再出版三盒錄音帶,藉以表達我對靈修學的見解。至1995年我發表傳統靈修學的內容,喜見教會漸漸接納這類思想,神學院亦開設相關科 目。95年我想為中國知識份子寫有關基督教信仰書籍,我轉而埋首寫作,嘗試從宗教學角度來談,談現代化,談人類是否需要宗教,也說及基督教的宗教經驗。從《聖經》來起首,滿以為不太困難,便嘗試搜集資料,從中發現從宗教經驗角度來研究《聖經》的宗教經驗的中文、英文、德文的書籍均極少,即使天主教研究靈修神學幾達二千年,靈修作品汗牛充棟,再嘗試翻閱靈修學歷史,論及《聖經》時,宗教經驗卻甚少,令我大失所望。書中大多引用《雅歌》,將《雅歌》這首愛情詩比喻為上帝與人親密的愛,另外還有摩西,在會幕中與神面對面,但也不是《聖經》中最為重要部分。

因此我花了兩年半去把《聖經》翻閱了一遍又一遍,試從宗教學的角度看《聖經》中的宗教經驗。然而我發現《聖經》裡主要的宗教經驗就是剛才我們讀畢的 《出埃及記》那類的經文,而並不是保羅那類的經歷,聖經人物跟神面對面相遇,就有如朋友般,如亞伯拉罕跟神討價還價,雅各跟神摔交,彼此交談對話。在先知時代,但以理、以賽亞、以西結見異象,內容清清楚楚,並非不能言傳的神秘境界。《聖經》所載的耶穌、彼得、約翰、保羅都有跟神對話的屬靈經歷,他們都跟神作面對面對話。此外,《聖經》常記載耶穌說祂實實在在的告訴人,原來「實實在在」有誤譯之嫌,亦解作「阿們!阿們!」,那是指當有人跟你說話,你回應說:「是!是!」可能上帝跟耶穌說話後,耶穌說:「阿們!阿們!」。因此《聖經》宗教經驗跟我所引進的天主教心靈超升境界性的宗教經驗不同,令我對此大為震撼,面對真理,我唯有誠實認錯。雖然保羅也曾嘗過「三層天」的經驗,但不是他所要誇的。由《林後十》後,他常引用諷刺的「反話」,他說誇口的未必是他以為最精彩之境況,超等使徒自誇,故他也說出自己所誇的,其中帶著諷刺意味,《十二5》所說「為了這個人」,若根據希臘文原文,指用超等使徒所按的精明的標準而論,這個人就值得誇口了,若為了保羅自己,他情願誇自己的軟弱。保羅用第三身來說,他認識一個在基督裡的人,那即是他自己,意思是想跟那個人有點距離, 雖是他自己的經歷,卻不是最深刻、最重要,他不認同這經歷,也不想強調。他寧願誇那根刺的軟弱經歷,雖曾三次求主,但神並沒有把它挪開。《聖經》所載的都是對話式的屬靈經歷。

於是我在各個會議中發表論文,申論這觀點,我在比利時國際靈修學會議發表有關論文,遭人漫駡及反駁,但不被駁倒,最權威的學者說也許聖經人物也有境界性的經歷,但只是沒有記下來。然而為何作者沒有記下?他再反駁說那些經驗過於高深,不能言傳,但在東方哲學裡,不少屬境界性的經驗,如佛教禪宗、印度教等也談及此類境界,它們全都記下來了,為何《聖經》偏偏不加以論述?所以三層天的經驗並非基督教獨特的經驗,基督教的特色乃是我們面對面跟又真又活的神傾談,讓我們重新追求返回《聖經》的經驗去。

二.「一根刺」的經歷

1.尖銳痛苦的刺

保羅論及一根刺,究竟那根刺是什麼呢?原文指古代行刑時用的刑具,令人疼痛。有人說那是指保羅說話不太清楚,又有人指他遭各類的逼迫,我們用不著深究,總而言之,這根刺叫他深覺痛楚,令他忍無可忍,要求神三次把它挪開。這刺加在他身上,叫他免得高抬自己,那是合乎神心意的屬靈結果,為何那又是撒但的 差役來攻擊他,以完成神的美意呢?

2.是「撒但的差役」還是神?

原來約伯也是如此,攻擊約伯,奪去他的財產及兒女的乃是撒但,而不是神,只是撒但得了神的允許,下手的乃是撒但。所以保羅深知攻擊他的乃是撒但,最終叫他不敢再驕傲,在軟弱中得見神的剛強及奇妙,神得著勝利,保羅也得著靈裡更大的祝福。撒但也有自由意志,它用不著跟神商議攻擊誰,而神卻制止撒但攻擊的程度。

3.神終極的目的 -- 恩典顯得完全

神愛世人,祂本來心願叫人得著一切的好處,祂不會叫人受苦,保羅那根刺也不是神放下來,不過在現實層面裡,罪進入世間,撒但及人都有自由意志,以致出現了痛苦。那根刺完成了神的奇妙,他曾三次求主叫那根刺離開他,但神說祂的恩典夠他用,因為神的能力在人軟弱上顯得完全。原文的意思指若沒有人的軟弱, 神的恩典不能得以成全,那根刺成了成全神恩典的一項條件;唯有這根刺,叫我們知道自己有什麼不能作,神就在那裡作工,叫神的恩典和能力顯明出來。保羅誇他的軟弱,以之為完成神奇妙恩典的條件。

我易於頭痛,頭痛藥也不能止住,唯有睡足三天,才可痊癒。幾年前我在溫哥華講道,落機受涼,便頭痛了,當天晚上及第二天都頭痛欲裂,吃下止痛藥,又嘔吐大作,第三天我到羅錫為牧師教會講道,我對他說若我在講臺上倒下來,請他代我講道。講道前先有聖餐,羅牧師說這是基督的身體,為我們而擘開,我心裡對神說現在我深明擘開身體是什麼意思,我也想經歷祂復活的身體,那刻我不是期待著什麼。後來我喝下葡萄汁,有一道暖流從背脊上來,經頸而至頭部,突然頭痛盡消,然後我就上臺講道。到了機場候機室,甫一坐下祈禱,我流下淚來,深知寶貝在瓦器的意思,頭痛叫自己全然軟弱。我誇我的頭痛,叫我看見神的剛強及力量。

4.軟弱 = 經歷剛強的「窗戶」

每個人生總有那根刺,或許是人生際遇,或是容貌、殘疾,或是成長的家庭,或是讀書、工作及心上人,常令自己痛楚。我們別埋怨神,那不是神給我們,乃是撒但的攻擊,然而因著那根刺,叫我們知道什麼是我們不能作,唯有神才能成事,叫神的恩典顯得完全。我那根刺就是我那弱智的小女兒,我不斷為她祈禱,希望她能痊癒。過往十年講道中,唯因著我女兒的經歷叫人感動,最有能力的講道竟從這根刺而生。我在加拿大神學院開學禮,每位教授都要回答一些問題,他們問我在我屬靈生命裡三個影響深刻的人物,我回答說戴德生、倪柝聲及我嚴重弱智的女兒,沒有我女兒,我不能講出八成的講章來,這弱小的生命叫多人得祝福。即使保羅曾上三層天,他所誇的卻是那根刺,好叫神的恩典在軟弱的人的身上顯得完全,當他什麼時候軟弱,什麼時候就顯出神的剛強來。讓我們一起來經驗「如今活著的不再是我,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」所發出的另類剛強。

版權聲明

大會現場速記只供信徒溫習用,全文未經講者過目,版權屬港九培靈硏經會。